第三章 戰!局?

第三章 戰!局?

「哼……以為我真殺不了你嗎?」柳傾若的眼中,當真是閃過了殺意。k.!。!超。速!更。新

水雲孤卻也不怕:「你的能力——緣,雖然我學不會,但通過解讀,我已經知道了自己身的……那件事情。」

「幼稚……」柳傾若又一次極其準確地評價了小孤同學:「靈能力,只是戰鬥手段的一種,就算我不用,你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她自然不是開玩笑,也沒有開玩笑的心情,說話間,另一隻手掌輕輕印到了水雲孤的胸口,這看似輕描淡寫的舉動,卻產生了爆破般的巨大衝擊力,水雲孤吃痛放開了柳傾若的右手,整個人朝後彈出,大口鮮血被咳了出來。

星龍看著這邊的情形,整了整他那頂破帽子,嘴裡罵罵咧咧的:「還讓我幫你擋三個?到底是你小子對付她還是她對付你?」

他還沒發完牢騷,一道粗如碗口的靈光撕開空氣中的靈子呼嘯而來。這一擊似是打了星龍一個措手不及,他竟然根本沒有做出任何躲閃的動作,直接被擊中了心臟部位。

郭凈天自己都有些吃驚,他右手持一把黑色的雙管獵槍,槍口此刻扔在冒著青煙,按說剛才那一槍只是試探,威力雖屬中等,但射速並不算很快,很難想像星龍這樣的高人會躲不開。

其實他不是躲不開……懶得躲而已……

「到底是個鬼,靈體合一的程度確實高,靈力也很強,打得我有幾分疼呢……」星龍拍了拍自己的衣,似是想撣掉些莫須有的灰塵,「但是……」他投來一個明顯帶著敵意的眼神:「你把超靈體,當成什麼了?」

郭凈天不由自主地後退一步,是啊,自己究竟把這個男人當成什麼了?試探?簡直太可笑了,和人間界最強的兩個靈能力者之一戰鬥,做這種事當真就如兒戲一般可笑。

「讓前輩見笑了……郭某自知不敵前輩,但我也有自己的立場,只好得罪了!」他手的獵槍開始變色,由黑轉白,發出刺目的光芒。

柴興知道郭凈天要幹什麼,他身形一閃便來到了星龍的面前,露出一個張狂的笑容,「靜室!」

在這兩個字傳入星龍耳中后,他就再也聽不到其他聲音了,這感覺不像失聰,更像是……這世本無聲。

「哦?你這小娃娃,還是個幻術系?」

柴興冷笑:「別看我個子不高,其實都快二十了,你可別亂叫。」

星龍臉色微變,不知為什麼,在這無聲世界中,他能清晰地聽到柴興的說話聲。不過這老小子頗有幾分無所顧忌的痞性,同樣笑著答道:「別看我模樣永遠二十五歲,其實都奔一百二了,叫你聲小娃娃還是夠輩分的。」

「哼……」柴興也不與他再講,只見他手中出現了一支細小的金屬棒,朝著虛無的空氣中輕輕一敲,陣陣如水般的波紋緩緩綻開,然後,星龍聽到了可能是有生以來最高分貝的聲音,每一層細微的水紋都激發出海嘯那樣的聲勢,金屬棒在柴興手中揮動時竟會帶起八級颱風一樣的呼嘯聲。

「原來是這樣……」星龍總算明白這個能力是怎麼一回事了,此刻他聽到的已經不是傳至耳膜的聲波,而是別的東西,就算堵住雙耳也無法阻擋的東西。

柴興面露得色:「超靈體嗎?我知道和你戰鬥無論用武技還是靈力攻擊都是隔靴搔癢,可能你那體質無意間流露的靈氣都比我們集中攻擊時的要高,但是……幻術系的絕對影響規則,是你也無法抵禦的。」他說著就做了件很恐怖的事情,他的另一隻手,拿出了一個三角鐵也叫三角鈴,交響樂隊里,您經常會看到,有個貌似閑得蛋疼的傢伙站在一邊,手裡拿著這玩意兒,半天才敲那麼一下,請注意,這一下是不可或缺的……。

星龍可不想知道這小子敲打三角鐵時自己會聽到什麼聲音,反正不會很好受的,若是初窺門徑的靈能力者,沒準聽他敲一下直接就七竅流血掛點了。

柴興這次可不再客氣,他揮起那金屬棒就奮力敲了下去,「震魂!」

「十字炎!」星龍兩手的食指交叉,對著自己的頭頂放了一招,一個縱橫十餘米的燃燒大十字破空飛起,一秒后,撞了一層無形的壁障。

星龍騰躍而起,他的速度絕不會比貓爺慢,僅在瞬息之間就從十字炎打出的裂縫裡竄出,與此同時,柴興的三角鐵敲響了,那十字形的裂口中,劇烈的音嘯震蕩激射而出,就貼著星龍的后脊樑釋放出來。

就在離開那幻術領域的剎那,星龍恢復了聽力,一種本能般的直覺告訴他,危險還未結束……

果然,那邊的郭凈天終於是準備完畢,熾白色的光芒從那已經完全變白的槍口中吐出,這是鬼嘯!

星龍自知是躲不開了,準備硬撼,他很有自信,哪怕是四相鬼將那個級別的鬼嘯,接它一兩個也不在話下,你郭凈天恐怕還沒到那個火候。

可惜,事情又朝他想象之外的方向發展了……

在掌心與那白光一觸的瞬間,星龍就知道事情糟糕了,打個比方……超人哥看著一顆子彈朝自己飛來,他的潛意識中總覺得接這東西根本不在話下,但在被擊中時,卻猛然發現,這哪兒是三八大蓋兒?整個一陽電子破城炮啊!

爆炸發生了,從直觀看,這規模和威力,基本和數個4炸藥同時引爆差不多,就算是裝甲車恐怕也得被揉碎了。

「你……已經不是純粹的鬼魂了……」星龍的聲音從煙塵中響起:「還有你……也算不是個人了。」他沒有死,只是半身左肩以外的部分全部消失了。

柴興和郭凈天漸漸被恐懼的感覺包圍,此刻星龍的身,已經散發出了和剛才判若兩人的氣息,不再有隨性戲謔,透出的只有君臨天下的壓迫感!

「我總算有點明白了。」星龍失去的部分軀幹,逐漸被火焰所代替:「貓爺小子口中的『創世計劃』,果然是非常危險的……柳傾若給了你們超越自身所能承受的力量,而你們……應該也為之付出了代價。」

柴興退到了郭凈天身旁,兩人皆是默默提升著自己的靈力,準備迎接不知何時會到來的攻擊。

火焰成功重塑了星龍的殘體,他裸露出的半身,儘是精實的肌肉,就像雕刻出的藝術品般完美無瑕。他用大拇指推了推帽檐,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眼神:「因為某些原因,我才會站在狩鬼者這邊,所以除了柳傾若以外,本不想傷其他性命,可現在看來……我還是認真一些的好。」

貓爺還靠在那根電線杆,他回過頭來,望著遠處星龍的背影低聲笑道:「終於明白了嗎……」

…………

與此同時,城市的另一邊。

段飛還扛著王詡往前飛奔著,看他那意思,再跑個半小時也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喂!老段,可以了?這麼遠了,還不放我下來?」

王詡這話剛說完,段飛就一個急剎車,然後手一松,王詡立刻摔了個狗啃泥。

「我放棄了。」段飛道。

「你敢摔我!」王詡從地爬起來,正準備用他凌厲的表達能力將段飛羞辱一番,卻看到了一張無比嚴肅的臉。

段飛抬頭看著天:「我用流領域也無法驅散這霧,而且跑了那麼久,一個人也沒看見……看來,從一開始,我們就中計了……」

「啊?」王詡聽得一頭霧水。

「知道我們是怎麼找到無魂成員的所在嗎?」段飛忽然這樣問道。

王詡自然不知道:「你們給貓爺拴鏈子,讓他趴在地一路聞過來的?」

段飛可沒心情與他吐槽:「是最簡單的靈識探測;在水前輩帶著星龍與我們會和后不久,我們就找到了無魂所有人的靈識,還包括你的,就在這片濃霧中。」

王詡道:「哦~那個啊,以前找不到他們,是因為他們都躲在真神魔方的世界里,不知為什麼,他們這次帶著我大搖大擺地出來了,也絲毫不隱藏自己的靈識……等等……這!」

「貓爺的分析是,這是『某種我們不知道的存在』在給我們提供幫助,不過此刻看來,這是個單純的陷阱,柳傾若要引我們過來而已。」

王詡低頭沉思了半響:「不太可能啊……先不說貓爺這廝很少會有這種明顯的失誤判斷,就說小柳,她如果要和我們做個了斷,大可以在抓我的那次就將我們逐個擊破,何必要等到星龍還有另一個十殿閻王來了才動手?」

段飛道:「你應該很容易就想到答案的。」

王詡瞪大了眼睛:「卧槽!難道!」

「嘿嘿嘿嘿……」一個猥瑣的笑聲從霧中響起,伍迪戴著那永遠泛白光的眼鏡緩緩行來,「你們想得太多了,而且是錯的。」

段飛驚道:「你是誰……不……你是什麼!」

王詡虛著眼道:「別慌……他應該是貓爺的狐朋狗之一……」

伍迪笑道:「嘿嘿……能夠得出貓爺串通柳傾若出賣你們這樣的結論,看來你們也當真是蠢材……」他推了推眼鏡:「應該說,貓爺的推論沒錯,而柳傾若的舉動,也很合理,她只是遵循著神算篇『戰則生』的明示而已。」

王詡冷哼道:「所以……這次其實是你們在當中搗鬼嗎?」

伍迪哈哈大笑起來:「搗鬼?呵呵,請不要用這種詞來貶低我,這是個局,一個非常完美的局,可以一次性解決掉所有複雜的問題,從豪龍膽現世開始,一切就已經全在我的掌握之中,環環相扣,絲毫不差。」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戰!局?

6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