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王詡的霸氣

第十一章 王詡的霸氣

春色將盡,天氣也逐漸炎熱了起來,轉眼間,王詡他們回到S市已經兩個星期了。.CoM

這兩個禮拜王詡和齊冰都沒回過學校。齊冰是要養好傷,並且從被甩的陰影中走出來,而王詡卻是為了些不可告人的原因……不過他最後還是找到了一些借口的,比如「我有四本妖書要研究,沒空去大學里混日子」之類。

但缺勤要有個限度,翔翼的校風再寬鬆,也不可能讓你隨心所欲的,因此,兩位終究還是得去上課……

於是,在消失了近半個月以後,王詡和齊冰在同一天回到了學校,這在學生中並沒有引起什麼特大的反應,只是校長得知這二位回來的時候血壓當即就上去了。

這也是情有可原的,兩位失蹤前可沒請假,當然也不必請假,因為他們是被類似國家安全局的人給帶走的。如今竟又安然無恙地殺了回來,沒缺胳膊沒少腿,看來這後台不是一般的硬,而是黑又硬……

王詡那岳父大人辦事也確實不太厚道,他直接和貓爺聯絡了一下,得知成都的危機已經圓滿解決后,連句謝謝也沒說,好似這事情就這麼揭過去算了……

按照王詡的想法,雖說這事兒從最初我們就被拉下水了,但畢竟是您老以國家安全名義來找我們,我們才會去的成都。現在謝不謝的也無所謂了,關鍵是這來回的車錢您都不給報,我和齊冰被帶走的事也沒人去學校里解釋一下。合著我們為國家安全白忙活了,最後還背了一莫須有的黑鍋……

…………

就在王詡回學校的當天下午,兩人鬼鬼祟祟地飄到了話劇社。可別以為話劇社在沒有大型演出要排練的時候就很閑。既然說了是興趣社團,沒事兒的時候大家一起演演著名劇目,自娛自樂一下也是十分正常的。所以基本上每天的活動內容還是照舊,如果你敢無故缺勤……那社長大人的筆記本上可絕不會有半分遺漏,你敢在她統治下的社團為所欲為嗎?那是自尋死路!

齊冰表情木然地走了進去,和幾位同學打了招呼,然後他看見了喻馨,喻馨也看見了他,接著,原本面帶微笑的蘿莉換上了一副鄙視的神情,從他身邊匆匆而過,潛台詞是:我都懶得鳥你。

齊冰的自尊心(我們就當他還剩下一些好了)再次受到了嚴重的摧殘,不過齊冰畢竟是齊冰,他依靠那萬年不變的撲克臉,多少可以掩飾一些尷尬。

而王詡那張表情豐富的宅男面孔,可就沒齊冰的深厚功底了……

我之前提到過,如果王詡不笑不說話,作冷酷深沉狀,那麼不認識他的人可能會以為這是一個相貌還算英俊的大好青年,但他只要一張尊口,或者干點兒什麼事情,基本就得惹上麻煩。

「王詡,好久不見了啊。」社長大人主動和王詡打招呼了。

王詡用一種十分深情的眼神看著燕璃:「嗯……是啊……自那晚后,過了好久了……」

這句話落入了許多人的耳朵里,如同一股凜冽的狂風,瞬間將事情推向了不可控制的範圍……

燕璃很少會陷入不知所措的境地,但此刻,她中招了:「你在亂說些什麼……」

王詡想了想:「嗯……這事兒解釋起來很複雜,不如我們找個四下無人的犄角旮旯,我跟你解釋一下。」

「哇噠!」花展雲同學一個飛腿便已殺到。

王詡一低頭輕鬆躲過:「四眼仔,這兒沒你什麼事兒。」

「少廢話!你給我過來!」花展雲勾著王詡的脖子就把他拽到了後台。

確定了沒人偷聽,花展雲才壓低了聲音厲色道:「喂!姓王的,你解釋一下,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跟你說的著么……」

「我……」

王詡長嘆一聲:「哎……四眼仔,我倒並不討厭你這個人,但你還是對燕璃死心吧。」

「你說什麼!」花展雲聽了這句無疑是又驚又怒。

「沒錯,上次我是跟你說過,我們只是普通朋友,沒有你臆想中的那種關係,所以我讓你要追就去追。不過現在情況發生了一點變化……我覺得你還是放棄吧。」

花展雲絕對是那種很較真兒的人,他正色道:「我明白了,你這個女人的小人,你和尚翎雪分手那段時間根本就是藕斷絲連,但那時候你還不忘要去招惹燕璃,你們複合后,你便假裝和燕璃是朋友關係,現在尚翎雪離開了,你又想對燕璃出手!你這個腳踏兩條船的人渣!」

王詡的表情當時就抽了,雖說花展雲同學的分析和王詡的主觀想法不符,但從旁人看來,似乎還真是這麼個意思。

以宅男之名,王詡可以發誓,他真的很希望成為花展雲口中的那種人,以一個男人的角度出發,莫說是兩條船,即便你來個八十萬大軍鐵索連環船,只要能踩,那我也豁出去了……

「哎……好吧,既然被你看穿了,我也無所謂了。花展雲同學,今天咱就把話說開吧,你要公平競爭也可以,告黑狀也可以,但你記住,燕璃是屬於我的!」王詡這是懶得跟他解釋,當然也解釋不通,他不可能告訴花展雲,其實自己在一百多年前對埃莉諾有過一個承諾,現在該兌現了……所以他只能破罐子破摔,不惜把自己的光輝形象(他自認為有這種形象存在)毀掉。

花展雲真是恨得牙痒痒,他原本以為王詡是個不錯的人,即便是情敵,至少不是個惡人。但此刻看來,他和學校里那些花花公子、紈絝子弟也沒什麼區別。

他會找一個人品還不錯的情敵去天台決鬥,但絕不會和一個人渣多說半句,所以在王詡說完后,花展雲反而冷靜了下來,話鋒冰冷地回道:「你也配?」

王詡發現扮演惡人也確實挺過癮,至少什麼話都可以說,所以他很有霸氣地再次開口:「我再說一遍,燕璃,是,我的!」

這句說的字正腔圓,一字一頓,每個字都很清晰,還都加上了重音。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王詡的最後一個字剛剛出口,燕璃從轉角走了出來……

社長大人的表情非常複雜,實在說不上來此刻她心中究竟是個什麼想法,死一般的沉默降臨在了這三個人的身上。

花展雲左看看,右看看,發現那兩位正在對視著,好像沒自己什麼事兒。

王詡他根本不敢動……他用十分具有王霸之氣的表情,挺胸收腹,傲然講出了這麼一句話,當然話的內容也是霸氣十足。但燕璃的突然出現,使他呆立在當場。此刻他只能努力保持住自己在這一秒的偉岸形象,其實背後已是一片冷汗……

燕璃盯著王詡看了很久,然後長長吁了口氣:「你們兩個,躲在這兒說什麼呢?活動的時間別偷懶,快回去幫忙。」

王詡和花展雲瞬間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灰溜溜地跑開了。

很顯然,燕璃作出了最高明的反應——假裝什麼都沒聽見……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王詡的霸氣

6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