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路易斯湖

第十五章 路易斯湖

路易斯湖,位於加拿大艾伯特省,班夫山以東35英里處。。

這片寧靜的湖泊是世界最好的滑雪勝地之一。湖兩測的山嶺覆蓋著濃綠茂密的針葉林,對岸是雄偉巨大的維多利亞冰川,冰川劃過地表而帶來的細沙溶入湖中,使湖水呈現奇妙的寶石綠色。

高山、跨國滑雪,直升機滑雪和滑板滑雪是這裡最受歡迎的活動。冰中捕魚,滑冰,雪橇和冰山攀岩也吸引了大批的遊客。

即使在夏季,單純為了欣賞這片美景而來的人也絕對不少。

翔翼的出手基本可以用豪邁來形容,直接包了三架大型客機,花了三天與加拿大政府溝通一番,對方機場那兒早已派了幾十輛旅遊大巴待命,師生們下了飛機就直達路易斯湖城堡酒店。

就這樣,王詡的修學旅行開始了,當然,在我們的故事中,往往不會有什麼一帆風順的好事發生……

…………

12年,在距班夫小鎮40分鐘車程的加拿大班夫國家公園深處,一位探險者在山林中行走著,忽然,他聽到了一聲巨響,同行的印第安嚮導告訴他,這聲音是巨大的冰塊從山滾入了一個「沒有多少魚的湖泊」而產生的。

在印第安人的引導下,外來世界的人首次發現了這片翡翠色的湖泊,從這天起,這裡被命名為「翡翠湖」。

此地的美景如同有著魔力般,很快便吸引了許多人,連當時的加拿大總督都慕名而來,他將這個湖泊的存在報給了維多利亞女王,並請求用他妻子的名字來重新命名這個湖這位仁兄的老婆其實就是維多利亞的女兒,路易斯湖由此得名。

每年5月,湖面的冰會融化,由於山的雪水帶著泥沙流入湖中,湖水的顏色會變得不那麼純凈,而到了10月,湖面又會再次冰封,所以,只有在每年夏秋季節,這裡才會顯現出翡翠色的湖水。

隨著前來觀光的遊客越來越多,湖邊建起了一座城堡酒店,酒店裡至今仍然懸挂著路易斯的照片,豪華的裝潢和星級的服務,加窗外美不勝收的景色,讓去過那裡的遊客無不流連忘返。

不過在這城堡酒店百餘年的歷史中,有的不僅僅是輝煌,那裡還曾有過一次不同尋常的災難……

1924年7月3日,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給所有人留下了一段可怕的記憶。恰巧就在這天,中國的老黃曆寫著:忌——行喪、伐木、作梁、作灶。

可能從未有人注意到,同樣是在這一天,另一起匪夷所思的事件正在北美大陸發生著……

bzite鎮,美國德克薩斯州一個並不起眼的小鎮,很多年以後,人們稱其為「鬼鎮」。就在那一天,整個鎮子,從地圖永遠消失了……

…………

「喂,醒醒,這位同學。」一位四十來歲的大叔輕輕搖著躺在大巴最後一排睡覺的王詡。

王詡艱難地睜開眼,打了個哈欠,這才看清面前的人,長了張國字臉,五官並不突出,看著不覺得帥,也不顯難看。

「你哪位啊?」王詡的態度比較惡劣,所謂起床三分火,他的時差沒倒過來,在車後面睡得又不舒服,自然火氣要更盛幾分。

「我是郝教授。」

「我不認識你?」

「我教了你快一年了……」

「嗯……」王詡這才覺得這位很眼熟,應該是自己每天課去睡覺時瞥到過這傢伙幾次。

「算了,我看是時差問題……總之,王詡同學,你該下車了,大家都已經進酒店了,司機現在要開車去加油。」

王詡這才注意到車裡只剩自己和郝教授兩人了,他點點頭,說了聲:后便跟著教授一起下了車。

山區的空氣十分清新,王詡下車后深呼吸了一次,頓覺神清氣爽,精神百倍,在這大自然環繞的地方,他的感知能力使其本能般地覺得舒服,在那一秒,他似乎有了種明悟,天地之大,自己只是滄海一粟,盡情地將自己的感覺如觸鬚般探索出去,就像與這無限的天地融為了一體,估計在醫院吸純氧都沒在這兒站一會兒來得爽。

不過他的舉動在郝教授眼裡,僅僅是伸個懶腰罷了……

半小時后,王詡、齊冰和貓爺三人已經坐在了餐廳里胡吃海塞起來。齊冰原本是真不想和這兩位一起進餐的,因此他特意提前來到了餐廳,想要一個人,迅速、安靜地解決掉晚飯問題。

但事與願違,貓爺比他來得還早,而王詡正巧在大堂里經過,從極遠處看見了他們……

「我說,老齊你也太不夠意思了,下車了也不叫我一聲。」王詡嚼著一塊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魚的肉。

齊冰面無表情地回道:「為什麼你不幹脆和巴士一起離開呢……哎……」

「靠!你太沒人性了,還有你。」他抓住了貓爺的手腕,阻止了對方從自己盤子里拿走更多東西:「你丫混過來幹什麼?家裡有懷孕的老婆,你還出來旅遊?」

貓爺不停往嘴裡塞東西,竟還可以講話:「小孤前些日子也搬來市了,似乎是接到了余老狐狸的命令來監視無魂成員的,讓他幫我照顧他老姐幾天,問題不大。

哎……沒辦法,校方不放心這些少爺小姐們,所以有那麼幾個隨行醫務人員的名額,而我正好搞到了一個。」

「等等……」王詡表情忽然變得異常猥瑣:「如果我沒猜錯,是你的某位『司』給你留了個名額,而且……她自己無疑也來了……」

貓爺還未說話,齊冰插嘴道:「雖然貓爺和我們不是乘同一輛巴士,但我在酒店門口下車時,無意中聽到了某人對他說『記得來我房間玩,門一直給你留著』之類的。」

「齊冰啊,原本我以為你也是個大好青年,沒想到你已經被王詡同化,與他沆瀣一氣,變成了這種人……」貓爺說歸說,自然是不會在乎那些風言風語的。

齊冰不說話了,因為王詡搶先吐槽道:「什麼叫我這種人?你還敢說我?前幾天是誰?啊?校長親自跑到他面前,說了句『請不要在學校里種植大麻』。這句是說給你聽的不?不是我的幻覺?」

「切……我只是最近對園藝有些興趣……」

無恥之徒們就這麼大言不慚,大吃大喝,肆無忌憚,反正老外也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

整整一個小時過去了,晚飯吃成了夜宵,齊冰已經找了個機會開溜,而王詡和貓爺仍然堅持奮戰,大有一種撐死也是條好漢的覺悟。

又過了片刻,終於,他們飽了……

「啊……」兩人齊齊打了個飽嗝,表情要多有多。

這時,服務員先生端來了一個盤子,面有張小紙片,紙片有著一個觸目驚醒的數字。

「怎麼?學校不是包了食宿和來回機票的嗎?這傢伙怎麼端來一賬單啊……」王詡問道。

貓爺聳聳肩:「很顯然,我們吃的不是標準餐,而是自己另外點菜的,算是額外費用,學校不可能對你在這裡娛樂的所有活動買單的,因此,我們得付賬。」

王詡看著他:「喂……我可沒錢啊……我以為來這兒不用花錢,根本就沒換加拿大元,連人民幣都沒帶啊……」

貓爺的表情依舊十分鎮定:「這樣啊……那沒關係,我來付好了,你和我的債務我會適當做些修改的……」

王詡聽了這句,瞬間感覺自己墜入了一個深淵中……這個世界,哪怕是欠高利貸的錢,縱然利息會不斷翻倍,但你至少知道一個確切的數字,可是欠貓爺的那本黑賬,恐怕是誰也說不清了。

付完了賬,王詡拖著沉重的步伐朝房間走去,旅行的好心情在第一頓飯以後就被貓爺給破壞了,不過很快,就會有另一個傢伙來給他泄憤的。

「哼……王詡,沒想到你也來了。」高大的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王詡抬頭一看:「楚……楚……」他好像很努力地在想對方的名字:「楚雲飛!」

我還李雲龍呢!楚凡自然不可能這麼回他,畢竟自己是有風度的,和王詡這樣的傢伙吐槽太跌份兒了:「是楚凡!」

「哦,這樣啊……」

「怎麼?不記得我了?」

「記得記得,怎麼會忘了呢?你想在公共場合強吻我女朋,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連碰都沒碰到人家,就被支配之力嚇得快尿褲子了。」

王詡的後半句話楚凡沒聽懂,他之所以會無所顧忌地說出來,也是吃准了對方聽不懂,當然了,聽到「偷雞不成蝕把米」這裡,楚凡就幾近暴跳如雷了,後面的話根本沒聽進去。

「哼……尚翎雪是你女朋?你這窮鬼混混高攀得起嗎?」

王詡無精打采地望著對方,似乎都懶得理他:「我們的事情,怎麼也輪不到你進來嚇摻和……她當時下手還是不夠狠呢,看來應該乾脆把你弄瘋才是。」

楚凡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卻是無言以對。

「行了行了,我忙得很,別擋道兒。」王詡打著哈欠從他身邊經過,嘴裡還低聲念叨著:「真不知道這傢伙想幹嘛……」

楚凡想幹嘛?當然是找你茬唄,人家是學生會會長,被你這個小人物當眾羞辱,強吻校花的好事告吹,你讓他把臉往哪兒擱?肯定得在畢業前把你給惡整一回,讓你永世不得翻身才行。

平日里王詡不是宅在寢室,就是在話劇社裡跑龍套打醬油,話劇社有燕璃罩著,這位社長大人絕不好惹,楚凡那是真不敢得罪。

但現在,聽說你和燕璃鬧僵了,人又在國外,按照咱們楚凡少爺的一貫作風,出了學校,殺人棄屍的勾當也有膽干,此時不行動,更待何時?

也許正如貓爺的理論,一個在自己家鄉老實本份的人,一旦到了某片陌生的土地,行事就會奔放起來……

王詡可不知道這些,當然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在乎,他只想回房間睡個回籠覺,可偏偏在他開房門的時候,又遇到了一熟人。

威廉小哥竟然就住在王詡的隔壁,此時天色漸暗,他正想出去勾搭幾位美女,免得孤枕難眠,誰知他剛出房間,就發現王詡正用鑰匙開他左手邊的房門。

「嗯……你……你……」

「啊……這麼巧啊……一卡通。」

「我……我……」

「我說……你要去哪兒啊?」

「酒……酒。」

「哦,那再見,祝你好運。」王詡打著哈欠進了房間。

威廉整個人像散了架一樣,要扶牆才能站穩,「這傢伙居然和我住那麼近……不妙,和他扯關係肯定就不會有什麼好事……誒?他怎麼轉性了?按理說應該……」

威廉腦海里出現了這樣一個場景,酒中,王詡喝得爛醉如泥,左右手各攬著一個美女,他把一張張大面額鈔票塞進美女們的衣里,表情猥瑣之極,而那些錢是屬於自己的……

搖了搖頭,把這些念頭趕出腦海,威廉小哥打了個激靈,乖乖回到了自己房間里,加入了右手俱樂部的行列……

…………

夜,降臨了,黑暗中,一個模糊的身影在山林間以超乎常人的詭異速度移動著。

它是潛伏在陰影中最可怕的殺手,讓人談及色變的恐怖幽靈。在平滑如鏡的湖面掠過,不帶起半點波瀾,他接近了湖邊的酒店,用那布滿血絲暴突而出的眼球緊盯著這燈紅酒綠的牢籠,牢籠里的所有人,都將是它的美餐……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路易斯湖

6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