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新的血祭

第二十一章 新的血祭

當王詡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正站在遍地黃沙的沙漠小鎮中,烈日當空,刺眼的陽光讓他的雙眼一時難以適應,齊冰就在他身邊,同樣以一種茫然的眼神觀望著四周的環境。。第一小說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貓爺用手摸著下巴,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王詡和齊冰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塊木牌,那木牌就立在鎮子盡頭的路旁,上面的字很大,寫的應該是小鎮的名字——bozite。

「你又明白什麼了?」王詡問道。

「這次的鬼,名叫查理·曼森,生前的職業是個神父。」貓爺一邊說著一邊往前走,並且揮手示意王詡和齊冰跟著他。

「我們此刻身處德克薩斯州的沙漠中,這個叫bozit的小鎮……嚴格來說,在八十多年前已經消失了,因為某個事件,或者說某個人……」貓爺警惕地觀察著四周的一草一木,那些空屋、電線杆、甚至是垃圾堆。

「嗯……這事兒說來話長,總之,情況非常不妙,你們也該注意到了,我們連靈識都幾乎消失了。」

經他這麼一說,王詡才剛剛注意到,而齊冰仍舊面無表情,只是點點頭。

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小鎮中心的教堂門口,貓爺第一個走了進去,整體呈長方形的教堂空無一人,陽光透過彩色的玻璃照射進來,卻沒帶給人半分明亮諧和之感,相反,那綺麗扭曲的光線讓人覺得很不自在。

「果然沒有嗎……」貓爺看著禮堂正前方那空空的雕像底座,若有所思道。

王詡這時忽然插嘴道:「我要是說,我做夢的時候來過這裡,你們信不信?」

貓爺回過頭:「哦?什麼時候?」

王詡道:「就是昨晚你和老齊撬開我的房門把一杯水潑在我臉上之前……」

貓爺對他的牢騷不以為然:「說說內容。」

王詡回道:「我那時也是來到了這個鎮子上,不過時間是晚上。我四處轉了轉,沒發現人,教堂這裡我也來了,那個空的雕像底座我有印象,再然後我就上了那邊的高地。」他說著就走出教堂,齊冰和貓爺跟在他身後。

「看那邊,有幢房子看見沒?」王詡指著遠處的那片高地。

齊冰有點疑惑:「怎麼是古典的英式建築……」

王詡道:「我也納悶兒呢,難道這鎮子里住了個英國老財主?」

貓爺立刻否定了他:「這不可能,這個小鎮很窮,我們面前的這個景象應該是1924年時的bozite,當時汽車、收音機等等都已經成了許多美國家庭的必需品,而這個小鎮卻依然只有馬匹,連輛汽車的影子都看不見,簡直像仍舊停留在西部拓荒時代一樣

再者,那個時候的美國已經不再處於『進步時期』,在一戰結束后的十年裡,是屬於商人階級的時代,社會文化是一種無感情、無生氣的狀態,也就是所謂二十世紀的過度開發時期,緊隨其後的就是後來那災難性的經濟大蕭條。可是你看看這裡,臨街的商店都屈指可數,這個鎮子的貧窮完全是寫在臉上的,基本上算落後地區的典型代表了。像這樣的地方,是絕不會出現那種建築的。」

王詡又指了指遠處的房子:「喂……那你準備怎麼解釋那個?」

「很簡單,那是這裡的人死光以後才出現的。」貓爺道,「繼續說你的夢吧,你還看到了些什麼?」

王詡接著道:「然後我就穿過那片小樹林,接著是爬坡,最終到達了你說的那個人死絕了才出現的房子面前,再後來,我看到玻璃窗上有個人的手劃過,他正在用手指死摳玻璃,發出非常難聽的那種聲音,我也不知道他是人是鬼,反正我當時在夢裡渾渾噩噩的,可能潛意識裡覺得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我就衝進了屋子。」

齊冰見他不說了,問道:「再後來呢?」

「我被水給潑醒了唄。」王詡聳聳肩。

貓爺想了想:「也就是說……你已經來過這裡一次了。」

「什麼?那不是夢嗎?難道我們現在也是做夢?」

貓也搖頭:「不,此時此刻,我們三個的和靈魂確確實實全都在這裡,而昨晚……你卻只有靈魂進來了,時間正好是查理·曼森行兇的時刻,你看到的手,應該是屬於路易斯湖酒店那四個死者其中之一的。」

齊冰道:「這究竟怎麼回事?你好像什麼都知道了?」

貓爺指了指遠處那沙漠中的豪宅:「邊走邊說吧。」

王詡和齊冰只好閉嘴跟上,他們倆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貓爺理了理思緒,開口道:「首先來說說時間地點吧……這個空間,應該算是鬼境和神之結界的融合體,入口就在路易斯湖附近。我們眼前的這個鎮子,是1924年的bozite鎮,小鎮上的人已經全部死絕,而時間,就在這一刻定格。

然後就是關於那個鬼魂了,你們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會知道他的名字,其實結合文森特的第一個提示,答案就很容易得出了,那就是『倫敦』,我這輩子只去過一次倫敦,發生了不少事,不過文森特想讓我去聯繫的只可能是錐伯的事件。

既然如此,我就可以得出一個十分合理而且看上去很正確的結論——這裡發生的事情,和開膛手傑克案件本質上是一樣的。

根據我個人對於歷史上各種變態殺人魔案例的研究,查理·曼森和bozite小鎮這兩個名字早就在我腦子裡了,當看到這個小鎮名字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同樣是一場血洗,一場祭祀。

這個查理·曼森可能比錐伯更加可怕,錐伯是工具,而曼森……就不止那麼簡單了。1924年發生在這裡的屠殺,僅僅是一個前奏,那並不是真正的血祭,只是為了造就一個惡魔必經的儀式而已。

真正的血祭應該是很嚴格的,殺的人未必要很多,但冥冥中有某種規則,在結界里死去的每個靈魂都有特殊的意義。

所以,真正的血祭就是現在,二十一世紀,就發生在我們眼前,一個蟄伏了八十多年的嗜血魔頭,終將在此完成他的使命,昨晚的四個,半小時前那兩個……我想一切才剛剛開始。」

王詡越聽越覺得不妙,那錐伯老兄生前也就是個欺男霸女的角色,死後才過了回連環殺人案的癮,但這個曼森似乎在活著的時候就一個人把全鎮人都給斃了,現在還得到了神之結界的力量,那他還不翻了天?

「喂……那第二個提示是什麼意思?是不是教你如何開掛把曼森幹掉?一定是了吧?我們現在靈能力都沒了,不開掛可就頂不住了……」

貓爺冷笑一聲:「第二個提示?哼……『伍迪的話』嗎?那句原話我就不告訴你了,反正基本意思是,根據地獄的某份名單顯示,我就要當爸了。

我現在再想想,當時他那句話還真是大有文章,『根據地獄的某份名單』,哈!我兒子的靈魂果然不是來自天堂呢……那也就算了……

但我怎麼也想不到,當年老希出生前半年多,開膛手也只殺了三五個,現在我兒子出生前的血祭,居然已經死了六個了……」

王詡的下巴好像要脫臼了,兩個提示,血祭,這眼前的一切,沒錯!這傢伙的推理嚴絲合縫……他兒子絕對是個混世魔王!

寫到這兒,我說個題外話……

一般來說,但凡皇帝之類的人物出生前,都會有點兒所謂的「異象」,不是他爸媽做些噩夢,就是屋裡有紅光,天上流星雨等等……

比如劉邦老兄——「高祖,沛豐邑中陽里人,姓劉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劉媼。其先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則見蛟龍於其上。已而有身,遂產高祖。」

各位觀眾,請注意了,這段話可是史記上的,司馬遷老師您這麼干……我覺得真不太好……

要是有人沒看懂,我就粗略地解釋一下剛才的文言文,也就是說呢……劉邦這哥們兒,是其母與蛟龍神交而產之,其父就是見證人,這真龍天子之說,可謂言之鑿鑿……

好吧,劉邦,你贏了,漢史這麼修法,給你老爸修了頂如此「高貴」的綠帽子,我只能說……算你狠。

我們可以再舉個例子,朱元璋老兄,太長的我就不引用了,且看這段——「母陳氏,方娠,夢神授葯一丸,置掌中有光,吞之,寤,口余香氣。及產,紅光滿室。自是夜數有光起,鄰里望見,驚以為火,輒奔救,至則無有。比長,姿貌雄傑,奇骨貫頂。志意廓然,人莫能測。」

好吧,修明史的各位,你們的脖子上都有刀架著,我懂的……

撇開龍的兒子劉邦和一出生就霸氣十段,且疑似擁有火焰果實能力的火拳朱重八不談(真不知道以後面這位的資質,為什麼年少時還要放牛)。其他的帝王也多有天神下凡的徵兆,趙匡胤、鐵木真、李世民,歷朝歷代,神人不斷,且前赴後繼。

最為讓人震驚的是……這些說法大多出自正史。

因此我只能說,教科……千萬不能不動腦子,照單全收……

那麼回到我們的故事中……以看小說的視點出發,我們還是什麼都信了吧,既然帝王將相出生前有異象,魔頭們自然也不甘落後。

貓爺的兒子,註定不是個省油的燈……

齊冰這時插嘴道:「你們說的神之結界,還有錐伯、倫敦這些事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解釋一下?」

貓爺道:「等有空的時候我來說吧,讓王詡來講是將不清楚的。」這倒是真的,關於天堂、地獄、神之類的內容細節,只有等貓爺過濾掉以後,重新組織語言,才能儘可能多地把「安全的信息」告訴齊冰。

王詡忽然道:「那什麼……其實我在夢裡也注意到了,你們有沒有覺得,這樹林……散發出屍體的味道。」

「切……還用你說,臭成這樣,聞不到我成蛆了。」貓爺回道。

齊冰停下了腳步:「不對。」

貓爺和王詡都回頭看著他,「怎麼了?」

齊冰的表情未變,可冷汗順著他的臉頰流下:「我聞不到!不止是你們說的屍臭,我什麼都聞不到了!」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新的血祭

6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