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訪客

第二十四章 訪客

屋外的雨越來越大,雷聲陣陣。.k.隔著窗帘,依稀可以看到幾根樹杈的影子時不時被映射出來,似是鬼怪貼著玻璃正在張牙舞爪。

貓爺的描述還在繼續:「到了1924年的7月,確切地說,應該是7月3日,一場災難降臨了,bozite鎮就此從地圖上消失,變成了德州著名的『鬼鎮』。

而這一切並不是毫無徵兆的,其實從1920年曼森來到這裡時,就已經註定發生,而1924年的上半年裡,也就是是曼森被絞死後的這段時間,鎮上也出現了許多的不祥預兆,如果當時有西方的『獵手』在這裡,或許能夠看出些端倪,拯救一些人的……可惜啊,這世上沒有如果。」

貓爺又喝了口紅茶,在搖曳的燭光中,他那頹廢慵懶的表情竟顯得有些可怖:「先是在1924年的2月,小鎮里開始死牲口……牛、馬、豬、狗、還有家禽,甚至是天上飛過的野生鳥類,在總共三個月內全部死絕,這些事情可都是有書面記錄的。

一些『科學家』陸續來到鎮上,試圖證明他們發現了某種類似禽流感病毒的東西,可結果自然是鎩羽而歸。後來,宗教學家們又出現了,開始藉機大肆宣傳自己教義里的那一套,那段時間,要在這地方搞出個邪教來,我估計難度倒是不大……

總而言之,到了5月,動物死得差不多了,那麼這個小鎮里剩下的,也只有人了……人們又一次陷入了莫名的恐慌。

湊熱鬧的學者們開始逐個離開,可能他們也感覺到了某種異常,也可能是他們覺得這個小鎮已經沒什麼吸引力了。根據我的推理,那段時間,與其說這裡沒有吸引力,不如說是沒有生機才對,整個小鎮籠罩在一種十分明顯的『死氣』之下,即使是常人,也可以明顯地感覺到了……

接著就是6月,精彩的6月,對曼森來說,似乎是兒童節到來了,因為鎮上的小孩兒開始失蹤,那段時間,誰家的孩子如果獨自走上街頭,離開大人的視線,那就別指望他會再出現了,按照咱們中國人的說法,那不是失蹤,而是『沒了』。

事情愈演愈烈,到了6月底,孩子們消失在自己的房間里,消失在廁所里,消失在任何大人們看不到的地方,甚至只是路過一個轉角,回頭時,人已經不在了

7月2日,鎮上的人們聚集在一起,從嘴上剛長毛的小夥子,到不拄拐連站都站不穩的老翁,當然,還有將所有這些事都記錄下來的一些外來記者,他們的記錄非常有價值,因為他們比其他同行更加有毅力,在曼森被處死後,仍然堅持留在鎮上企圖發掘到一些新聞。

也正是這些人留下的信息,才使得事情越發撲朔迷離……

剩下的鎮民們就像恐怖片里那種註定要完蛋的群體一樣,開始了一次冗長的討論,其中心主旨就是為了確定接下來的行動方式,方案不多,就兩個——第一,大家一塊兒跑路;第二,留下和那未知的可怕力量對抗。

按照施瓦辛格版哈姆雷特的說法——他們犯了個錯誤。

在確定了執行方案二以後,鎮民們摩拳擦掌、群情激昂,他們中許多人都對找回自己的孩子不再抱有幻想了,他們只是想復仇,或許也有些人是想捍衛自己的家園,無所謂了,不管出於何種目的,他們最終都走向了同一個結局……

7月3日,將唯一一份記錄來的並不是一個記者,而是個實習生,一個打字員,也許是他的上司預感到了某種危險,所以在當天上午就讓這個實習的傢伙離開了。

他帶著一堆手稿和一壺水,徒步在沙漠里走了一天一夜,終於來到了離bozite最近的鎮子,休整一天後,他搭車繼續旅程,又經過了幾個小鎮,終於在三天後乘上了前往休斯頓的火車。

最後的這份記錄的內容,雖然在當時被不少新聞界人士視為笑柄,但在我看來,除去一些誇張的修飾,其可信度還是很高的。

裡面寫到:『7月3日,早晨卻不見有太陽升起,烏雲遮蔽了天空,好像黑夜永遠不會離開,鎮民們舉著火把、乾草叉、當然還有獵槍,一起衝進了荒廢已久的教堂,那裡,很顯然就是一切邪惡的中心。』

從這段描述可以推理出的事情不多,但很有用,首先,一個類似鬼境,卻比鬼境更加險惡的壞境終於誕生了,雖然花了半年多的時間才完成……其次,『死氣』已經強到了難以形容的地步,連那些鎮民都能明確地知道其產生的位置是在教堂;最後,他們手裡只有乾草叉和獵槍……

記錄的那個實習生在文章的結尾處還續寫了一些內容:『我本想和他們一起去,可是蒙特先生看上去很不安,他將手稿交給我,希望我儘快離開,而他則選擇留下。那天上午,是我最後一次見他,現在想來,是他救了我……

我離開那鎮子的時候,幾乎是用跑的,人群就在我身後不遠處,他們朝著教堂的方向行進著,人聲鼓噪,但當我轉過身背對著他們時,竟感覺不到身後有任何生命存在,好像那些聲音來自很遙遠的地方……』」

貓爺的敘述好像完了,齊冰這時開口道:「那麼,後來這地方如何了?」

王詡插嘴道:「嗨!還能如何?曼森大開殺戒,片甲不留唄。」

貓爺笑道:「他不是問這個。」隨即轉頭對齊冰道:「現在那地方仍舊是一片沙漠,什麼都沒有。在1924年7月3日以後,地圖上就沒有bozite了,我們此刻身處的,是一座只在記憶中存在的小鎮,而這棟房子……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三人隨即陷入了沉默,看來疑團還是很多,而且暫時是沒有答案的。

「嘭嘭嘭……」三聲急促的敲門聲傳來,貓爺和齊冰還算處變不驚,王詡就差點了,差點蹦到桌子上……

「既然你都站起來了,去開門吧。」貓爺道。

王詡面子上有點掛不住,但還是狡辯道:「我本來就是想站起來開門去的。」

齊冰無奈地搖搖頭,「我們還是一起去吧,萬一有情況,也好有個照應。」

三人一起走出餐廳,拐了個彎,穿過不長的走廊來到了大門口,敲門聲還在繼續。

王詡走上前,因為緊張,他伸出的手正在微微顫抖。

門把手剛轉了一半,外面的人就用力將門推開了,王詡立刻往後跳出一大步,擺出戰鬥姿態,形似螳螂拳……

「喻馨!」齊冰臉色突變。

喻馨整個人就像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站在門口,而她肩上竟還扛著個人。

「我看見屋裡有光,所以才敲門,沒想到是你們。」她語氣有些不悅,向前兩步,直接就把肩上的人往王詡身上一扔:「交給你了。」

「什麼呀你就交給……」王詡話還沒說完,發現懷裡的人居然是燕璃!

「這麼大的雨,你們還讓女士在門外等了這麼久才開門,故意的么?」她四下張望了一下,自顧自就往二樓走。

齊冰忍不住追上去道:「二樓晚上可能有危險,你一個人……」

「什麼危險?」喻馨直接打斷道。

「嗯……目前還不知道。」

「那我現在去擦身換衣服,你要不要來幫我啊,齊哥哥?」她最後還故意用很嗲的聲音叫了聲齊哥哥。

齊冰老臉一紅,「我在門口站著可以吧?」

「不可以!」

老齊臉上挨了一腳,鼻血橫流,直接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貓爺單掌掩面,搖頭不止:「悲劇……」

王詡倒很淡定,他扛起燕璃,也往樓上走去。

貓爺問道:「你又想幹什麼?」

「擦身,換衣服,她已經發燒了,得趕緊。」

貓爺摸著下巴道:「哦~耍流氓是吧……再奸再厲啊……」

王詡冷哼道:「注意你的措辭……再說我也不是第一次干這個了……」

貓爺沒理他,拍了拍齊冰的肩膀,「來,咱們再去喝杯茶,等著看悲劇。」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訪客

6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