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小時前

第二十六章 一小時前

時間回到一個小時前,王詡扛著燕璃走進了房間,他把燕璃放到床上,關門,點蠟燭,反正就這幾件事,接下來,就是脫衣服了……

當然,不是脫自己的,而是燕璃的。。

按照王詡的邏輯,反正當年伺候海妖埃莉諾的時候,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了;該摸的,不該摸的,也都摸了。如今么,給燕璃換身衣服,擦個身什麼的,屬於家常便飯,完全沒有心理障礙。

但事到臨頭,他還是有點小激動的,畢竟當年人家下半身是條魚尾巴,而現在么……

王詡伸出了手,手心有點出汗,事實上,他全身都在冒汗……

他的手僵在空中,足足一分鐘,然後又縮了回來……

「不行啊……這可是一雙正義的手啊……」他這句著實是自欺欺人,當年這雙手在賭桌上坑的人可不少,說其殺人不見血可能還靠譜點兒。

王詡站起來,來回踱步,然後又坐到床邊,盯著人家猛瞧。

由於發燒,燕璃的臉頰透出些許紅暈,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神色頗為憔悴。不過美女依然是美女,這叫病態美,此時的樣子更是惹人憐愛。

最終,王詡把那雙「正義」的手伸了出去,不過他只是從燕璃的上衣口袋裡拿出了一本小冊子……

「這算脫下來一件了吧……」他自言自語道。

(我很客觀地評論一下,這不算……)

此刻燕璃身上穿的是一件單衣和一條牛仔褲,據王詡的目測,估計裡面就只剩內衣了,再脫一件,實在需要很大的勇氣,起碼得準備準備,氣沉丹田、摒除雜念、默念大乘佛法,最好刺瞎自己的狗眼,再練幾年基礎的葵花寶典之類,不然就容易犯錯誤……

因此,王詡決定喘口氣,翻翻別人的先……

這個「別人」指的不是燕璃,至少王詡一開始覺得不是,燕璃的記憶他讀過,和他手上現在拿的筆記本一樣的小冊子,在燕璃家裡塞了整整一箱,記錄了許多十分有用的信息,比如學校里誰和誰有一腿,誰被誰搞大了肚子,誰在某年某月某一天搶了小孩兒的棒棒糖,等等等等。

當初高劍兄弟說的很正確,「別看我人稱百曉生,在翔翼的情報能力,只能算第二」。

王詡一時好奇,想看看這本里又有什麼精彩情節,因為這本筆記按時間來說應該是在「另一個王詡」消失以後寫的,所以王詡並不知道其中的內容。

「……王詡的病情還是沒有好轉,整天像個孩子一樣,或許那都是我的錯,因為我不斷地用催眠去喚醒另一個他……

……他恢復了,翎雪卻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高興還是悲傷,我喜歡的那個人,永遠離去了嗎……

……一個月了,我真的很想扮演好一個朋友,僅僅是朋友,可是……

……我被他迷住了,被這個王詡……這個我一直輕視的人,這個看上去一無是處的人,另一個王詡……原來一直以來吸引我的,並不是你……而是眼前這個傻瓜,他讓我的心越發深陷,卻不自知,我漸漸迷失了自己,改變了自己,甚至想為了他穿上婚紗,和他相伴餘生……」

這些文字斷斷續續、十分凌亂,但整本筆記每一頁都要出現多次的詞就一個「王詡」。

王詡再往後翻,只看到了越發潦草的字跡和紙上已然乾涸的淚痕。

他沉默了,回想著幾個月來這位社長大人的變化,確實是能看出些端倪的,如此美女,頭髮長了都不去做個髮型什麼的,草草扎個馬尾辮了事,人也日漸消瘦,原本要人命的筆記本,成了「燕璃單身日記」,總結一下,可以概括為「愛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日記本里頁頁執著」。

如果王詡沒有去過十九世紀的倫敦,在看到這本筆記后,他很可能作毛骨悚然狀,然後學野原新之助同學那樣說一句:「我沒有那麼好」。

不過現在,他彷彿明白了一些什麼,一些來自靈魂深處的東西,無論時空、記憶,如何更迭,人的靈魂,人的心,是不會改變的。

離別時埃莉諾的話縈繞在王詡的心頭,或許這根本不是在要求王詡給出一個承諾,而是在說:「無論以後會怎樣,我一定會與你重逢,衝破所有的阻滯,又一次愛上你。」

…………

當王詡抱著燕璃走到一樓的會客室時,喻馨已經裹著一條床單坐在那裡了。

王詡的神情十分平靜,他把燕璃放到燕璃身邊,「那……現在原封不動地交還給你。」

喻馨狡黠地一笑:「嘿嘿……這麼久……真的還是『原封不動』嗎?」她在那四個字上加了重音……

王詡沒回答她,而是虛著眼扭頭就走。

貓爺和齊冰正在隔壁的餐廳里喝茶,王詡快步走到他們旁邊坐下,用非常誠懇的語氣道:「老齊,你媳婦兒耍流氓……」

齊冰面無表情道:「我們還沒結婚呢……」

「這不是有事實了嗎……」這句很熟,好像小孤以前對貓爺講過。

齊冰又道:「就算以後結婚了,她想耍流氓……就耍流氓……」

「喔靠!你也算個爺們兒?!」

「誒!」貓爺忽然插嘴道:「這世界上沒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王詡用異常猥瑣的眼神掃了回去:「尊重……你以為……你藏在家裡的那些護士裝、警察制服、女僕裝、貓耳髮夾我一樣都沒看見么……」

貓爺的手在王詡話未說完的時候已經掐住了他的脖子:「你想骯髒地死去……還是骯髒地活著……」

「喂……為什麼死了也是骯髒的啊……」王詡臉色發青還不忘吐槽。

齊冰這時回答了王詡的問題:「你有尚翎雪這樣的女朋友,還敢對其她女人干出這種事來,確實比較爺們兒。」

王詡道:「我幹什麼了?!」

貓爺道:「誰知道呢,我只看見你扛著個昏迷的女人上去,過了半個多小時抱下樓,她衣服沒了,剩一條床單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一小時前

6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