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你……不用跟我解釋

第二十七章 你……不用跟我解釋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到現在……

燕璃在王詡懷裡抽泣了一會兒,可能是身子實在孱弱,她顯得有些睏倦了,聲音也漸漸小了。。

王詡讓她躺平,幫美女蓋上了毯子:「好了,你先休息吧,我看你的燒還是沒退,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燕璃是真的感覺很難受,燒得頭都有些發暈,她喉嚨里嗚咽了兩聲,終究沒有再說什麼,乖巧地點點頭鑽進了被窩裡。

王詡走下樓,看到那三人用一種幸災樂禍的眼神圍坐在桌邊,他問了句:「怎麼了?」

貓爺反問道:「應該我問你,你怎麼了?」

「我沒怎麼呀……」王詡被問得莫名其妙。

貓爺十分理直氣壯地道:「你怎麼又下來了?」

王詡瞪大了眼睛:「既然病號已經睡下了,我趁此機會過來和你們討論討論怎麼對付那個鬼行不?」

喻馨冷哼一聲:「不行……」

齊冰沒有表情,喝了口茶:「沒那必要……」

貓爺看著王詡:「明白了沒?」

王詡搖搖頭:「沒有……」

貓爺深深地嘆息道:「哎……今天大家都累了,照我的意思呢,就各自挑個房間睡下,如果晚上曼森殺出來,我們就見機行事、與其周旋,如果今晚平安無事,明天早上我們再作計較。」

「哦……那我就上去睡了?」

貓爺又道:「不,你有任務。」

「你們睡大覺,我有任務……好,很好,很強大……意思是我守夜對吧?」王詡沒好氣地道。

貓爺猥瑣地笑道:「你的任務就是貼身保護好燕璃,人家是普通人,又在發高燒,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這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所以呢……嘿嘿嘿……祝你好運……」

「喂……這算什麼……你們那是什麼眼神……這事兒為什麼偏偏讓我去?喻馨去不是挺合適嗎?」王詡顯得頗為局促不安。

喻馨又露出相當邪惡的笑容:「我才不去呢,會傳染上感冒的。」

「哦,我去就沒事兒了?」王詡問道。

「嗯,傻瓜是不會感冒的。」喻馨言之鑿鑿。

王詡還想說些什麼,可貓爺直接插嘴道:「我和齊冰去保護,就更不合適了……這事兒,還是你辦最妥當……」

「切……」王詡不屑地冷哼:「你們三個剛才在這兒反正都已經商量好了是吧?去就去!我告訴你們,老子是有定力的人,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有高尚情操與品格的人,你們想象中那些齷齪的勾當,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他說得義正詞嚴,說完后就用一種大義凜然、慷慨赴死的姿態大踏步地邁向了二樓。

除了貓爺,另外兩人幾乎就相信了王詡,可貓爺望著王詡那滄桑的背影,意味深長地說道:「再等等,最多五分鐘……」

王詡沒有讓他們等五分鐘,僅僅一分鐘后,坐在樓下的三人就聽到了一聲尖叫,女人的尖叫。這一聲明顯是燕璃喊的,三秒后,王詡又吼了一嗓子,他「啊……」的一聲,叫得像殺豬一樣。

齊冰和喻馨實在是摸不清狀況,正在想著要不要上樓看看,貓爺卻十分淡定地說道:「冷靜……要冷靜……從這兩聲可以看出,這間屋子的隔音效果還是相當不錯的,實際的分貝要比我們聽到的高出很多。那麼……根據我的分析,即便今晚那屋裡會有床架吱吱作響,或者粗重的喘息,急促的呻吟等等,我們也是聽不見的。非常好……測試完畢,大家回房睡覺。」

…………

這裡有個疑問,一分鐘以前,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王詡他走上樓,進了燕璃的房間,關上了門。以前在風雲客棧的客房,王詡也是給燕璃守過夜的,所以他還是老規矩,打算搬張凳子坐在床邊眯瞪個一宿。

可燕璃這時候,偏偏還沒睡著,她是醒著的!

燕璃雖然身子虛弱,頭也有點暈,但絕不是神志不清,在這陌生詭異的古宅里,漆黑的深夜,她聽到一個人摸進了自己的屋子,王詡剛剛離開不久,應該不會鬼鬼祟祟地回來,那麼這個人是誰?

燕璃心裡害怕,她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先假裝睡著,看看情況。此時如果王詡就這麼坐定打瞌睡,沒準過一會兒燕璃就會發現是他,但王詡沒有……他幹了一件事。

準確地說,這是一個惡作劇,至於靈感,來自貓爺的那句「貼身保護」。

此刻屋裡的蠟燭已經熄滅,窗外的雨倒是停了有一會兒了,烏雲散去,一輪新月映在空中,月光透過窗帘灑在床上。

燕璃背對王詡側卧著,身上蓋得毯子並不算厚,所以落在王詡眼裡的,是一條起伏的、優美的弧線……

於是,王詡一時興起,幹了件很不厚道的事情,他鑽人家被窩裡去了……

王詡知道,他這樣往人家身上一貼,燕璃肯定是會醒的,不過怎麼說都是生病的人,最多就是羞憤交加,問他一句:「你幹什麼?!」

王詡準備的台詞是:「貼身保護。」

然後燕璃會把他趕下床,罵他一句傻瓜,很好,很和諧,便宜佔了,人家也不是真的生氣,反正是個玩笑。

不過這世上有那麼一句話——人生不如意十之。

因此,事情並沒有按照王詡的想象發展,而是出現了一連串讓他震驚的變化。

首先,燕璃大叫……

是尖叫,聲音很響,很嚇人,饒是王詡這人神經相當強韌,也沒想到一個病人能喊出那麼高的聲音。然後他迅速做出了反應,以一種非常愚蠢的方式……

王詡捂住了燕璃的嘴,接著壓低了聲音貼著她的耳朵說道:「別喊,是我……」

哦,原來是你,那麼……你這是幹什麼?!你究竟想幹什麼?!

燕璃知道了是王詡,那是真的驚怒交加了,於是她朝著王詡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再然後……便是王詡的大叫……

王詡縮回了手,「喂……燕學姐,不必這麼狠吧……」

回應他的是一雙含淚的眼睛,還有羞得通紅的臉頰,燕璃緊咬著下唇,不發一言。

那眼神讓王詡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出事了,哪裡不對……一定有哪裡不對!

他很快就明白了問題出在哪裡,因為他「感覺」到了……這個感覺可不是什麼與天地交融之大能,也不是什麼靈能力,而是人人都有的基本五感——觸覺。

大家都在一個被窩了,很多事情,是瞞不過的,比如,王詡他穿著衣服,而燕璃沒穿……

「嗯……」王詡想說些什麼來調節一下氣氛,可實在說不出來……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從燕璃的臉上,游弋到了脖子那裡,接著……繼續往下,嗯……光線太暗,得掀開毯子才能看見了。當然,看不看的,也無所謂了,人都貼在你懷裡,喘口氣你就知道什麼尺寸了不是?

燕璃注意到了王詡的眼神,她瞪著王詡,用僅有的一絲力氣道:「你什麼意思?」

「我……」王詡忽然想扯開話題:「我說燕學姐,你好像沒有裸睡的習慣吧,怎麼今天那麼好興緻啊?」

燕璃的聲音很輕,聽上去像在嘆息,「衣服沒幹透,你出去以後我就脫了。」

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容易得出的答案,根本不用問也能猜到,不過是王詡沒話找話而已。

「我最後再問一遍,你究竟是什麼意思?」燕璃道。

少女的氣息和體香隨著燕璃的每一次呼吸刺激著王詡的感官,兩人這樣貼身靠在一起,還使彼此都有了點生理反應,不過王詡此刻的頭腦十分清明,他作出了一個非常正確的判斷,自己已經講不清楚了……

既然講不清楚,那就不要講清楚了,扯吧……

「嗯……是這樣,我見色起義,一不留神就摸你床上來了,這實屬情不自禁……那麼現在如果你樂意呢,咱們就那什麼什麼……如果你不願意呢……」

他這句話還沒說完,燕璃就用十分細弱的聲音打斷道:「我今天不舒服。」

這又是什麼意思?!

這下輪到王詡想要問這個問題了,他很想問問清楚,是不是你哪天舒服了,我可以隨時無票上車?

燕璃這時轉過了身,背對著王詡,露出的肩頭和那一點點背後的肌膚在月光下顯得如玉般無瑕通透,這放到廣告詞兒里就是,牛奶般絲滑……看得王詡又是一陣喉嚨發乾。

「我要睡了,你要一起睡也可以,但我真的不太舒服,你可別做些奇怪的事。」燕學姐臨睡前拋出了一顆重磅炸彈……

王詡當時就驚了,這叫僵直狀態,他腦海中閃過了當年李連杰先生主演的《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劇中的趙敏曾經對無忌同學講過這樣一句話:「我早晚都是你的人了,我也懶得反抗,反正現在叫破了喉嚨也沒人理我,就讓你為所欲為吧」。然後張教主就轉過身,嚴肅中帶一絲靦腆地回了一句:「不知羞恥。」

王詡現在想來,張無忌你這個人渣,心中暗爽,嘴上還要說髒話裝清高,真可謂是集悶騷之大成者……

不過胡思亂想沒持續多久,王詡決定,這個玩笑還是到此為止比較好,他準備離開這張罪惡的床,堅守自己的正義之道……

可惜,正當他準備撤出來的時候,發現燕璃的頭,正枕在自己的左邊手臂上,而且,她似乎已經很神奇地睡著了……

…………

一夜無話,曼森的鬼魂沒有出來,也沒有別的異常狀況。

直到第二天清早,喻馨去敲了王詡的房門。

咚、咚、咚,「我可要進來了啊……」她好像有點兒想笑。

門被推開了,喻馨看見床上躺了兩個人,王詡頂著黑眼圈,用一種非常奇怪的姿勢側卧著,他的左手依然被燕璃枕著。

「喲……還沒起呢,黑眼圈都有了啊……難道你從昨晚一直加班到天亮啊?」她似笑非笑地調侃著。

王詡目光渙散,活像個被蹂躪了的男人……

「我的左手好像不見了……失去感覺很久了……」

喻馨道:「我們三個要去鎮上,晚上再回來,今天這裡就你們倆,慢慢玩啊。」

「喂!」王詡盡量壓低了聲音對門口的喻馨道:「為什麼又剩我們倆了?!」

喻馨笑道:「燕學姐生病了,讓她一個人留在這鬼屋裡,你放心么?」

王詡嘆了口氣,頭靠在枕頭上:「其實我挺痛苦的你知道嗎……」

「把人家衣服都脫了,還有什麼好多說的。」

「我……」王詡張口欲言。

不過喻馨根本不讓他吐出第二個字:「你……不用跟我解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你……不用跟我解釋

6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