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記錄官

第三十章 記錄官

貓爺獨自站在教堂的門口,抬頭望著漸暗的天空,他思索著種種可能性,但已知的線索實在有限,如果沒有更多的提示,在這個本就處處受限的空間中,他將一直是被動的那一方。。

齊冰從他身後走了過來,語氣顯得很平靜:「現在大伙兒還能安靜地休息,但如果這種情況持續到明天,食物和水就會成為一個大問題,即使我和喻馨可以堅持,其他人最多兩天就會面臨脫水問題。」

貓爺冷笑道:「哼……兩天……你就別考慮這麼遠了。現在馬上就要天黑了,鬼知道這個小鎮晚上會出什麼事情,今晚能不能平安度過才是擺在面前最大的問題。」

齊冰回道:「我們三個除外,剩下的人是威廉、兩位教授和三個女生,共計六人,只要大家都集合在一起,要保護這點人應該也不難。」

貓爺道:「威廉倒是無所謂,他對我們雖然不了解,但大體知道我們不是普通人,至於其他人,我卻是不希望他們知道得太多……」

「這時候已經顧不上隱藏身份了吧,我們是狩鬼者,保護這些無辜者,不就是我們存在的理由嗎。」

貓爺若有所思地道:「存在的理由……呵呵,是啊。」他的思緒又回到了多年前的一個晚上:「我才發現,入行至今,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救下多少人了……可是,我卻記得每一個沒能救的……他們的樣子、名字,我全都記得,想起這些人,就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還真是重呢……」

「兩位。」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齊冰很詫異,他竟然沒有發現被別人靠近了。

貓爺語氣從容,頭也不回道:「安教授嗎……」

安斯捋了捋他那頭路清晰的中分髮型:「打擾到你們了嗎?」

「當然打擾到了,一個大好青年偶發的多愁善感就這麼被你打斷了。」貓爺自嘲道。

安斯笑了,笑得很像墮落後的阿爾薩斯老兄,總而言之,那張臉看上去就是十分邪惡,而且他僅僅是笑,卻並沒有發出笑聲……

「即便是我,也對你很感興趣呢……貓爺。」

齊冰臉上的表情雖然未變,但聽到安斯這句話以後,他心中還是十分吃驚,難道眼前這個人也是靈能力者?在學校里那麼久,為什麼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既然你主動過來搭話,意思是想給我提供些幫助吧?」貓爺直接問道。

安斯道:「是的,畢竟這也關乎到我的性命,破例給你些信息也是應該的。」

齊冰不明白這兩位究竟唱的是哪一出,他試探著問道:「安教授,你究竟是……」

貓爺道:「他是個記錄官。」

這句說了也等於沒說,因為齊冰根本沒聽說過什麼記錄官。

安斯似乎知道齊冰是不會懂的,因此他立刻補充道:「我們一族,是『末日編年史』的書寫者,記錄著這個世界上的許多事情,例如上次的召魔陣、還有數年前時流者和傅定安引起的騷亂,當然,還有上世紀末,陸坤和時流者的那次決戰……」

「時流者?不是應該叫時間吞噬者嗎?」貓爺問道。

「嗯,那種叫法也可以,時流者是他們一族的統稱,而時間吞噬者,是那個族群中最大的分支,地獄使者直接這樣稱呼他們,是因為時流者的其他分支本就非常稀有,而且在和陸坤的世紀決戰後幾乎完全滅絕了。」

「哦……原來如此。」貓爺轉頭對齊冰道:「嗯……言歸正傳,總之呢,記錄官就是些閑來無事四處晃蕩的傢伙,其最強的特點就是,存在感幾乎是無,每逢什麼大事件,他們都會在遠處觀察記錄,但基本不會有人發現他們。

和攝政王很像,記錄官也是一群置身世外,卻和世界運轉息息相關的閑人。」

安斯的嘴角在抽搐:「什麼叫閑人……末日編年史的修編對這個宇宙的意義,遠遠大於你們用暴力去救幾個靈魂。」

貓爺根本懶得鳥他:「反正你說的那書我們也看不到。不過救回來的人可是活生生的,此刻你不就是個需要我們用暴力來保護的人嗎?」

安斯無可奈何地苦嘆:「哎……咱們記錄官命苦啊,攝政王自有天佑,絕對安全,我們可就不同了。每次出來晃蕩……嗯……是出來工作的時候,搞不好都會惹禍上身,縱然是沒有存在感,也不能保證人身安全。你看,這次不就被扯到這潭渾水裡來了?」

齊冰這兩天算是長見識了,什麼攝政王、記錄官,以前根本沒聽說過,想來是自己級別不夠,原來狩鬼界的高層,還是有許多他所不知道的秘密和知識的。

「嗯……那這位安前輩,你能給我們那種幫助呢?你應該是不能戰鬥的吧?」

安斯點頭:「戰鬥的事情……還是不要找我了,不過我有些信息可以給你們,關於這個空間的。」

貓爺道:「快點說,天快黑了……我有不祥的預感。」

安斯確實有些害怕了,他趕緊理了理思緒道:「嗯……關於這個bozite鬼鎮的傳說,你們知道多少?」

貓爺回道:「查理·曼森,剝皮殺人魔,從他來到這個小鎮上,到這個鎮從地圖上消失,這部分我都知道,但不知道最後那天,也就是1924年7月3日所發生的細節。」

安斯道:「關於那個,編年史上有,可我不能告訴你們,但我能告訴你們些別的,查理·曼森殺人的原因。」

齊冰可真沒想到,這位居然什麼都知道,那可太好了,他隨即開口:「是什麼?」

…………

王詡背著燕璃在樹林中快速奔跑著,這片林海也不知覆蓋面積有多大,反正王詡確定自己已經走了半個小時的直線,而且絲毫沒有減速,但完全沒有能夠走出去的跡象。

「燕學姐。」

「什麼?」

「你還有知覺嗎?」

燕璃嬌嗔道:「我倒希望自己失去知覺。」

「哦?」王詡笑道:「我摸得你興奮了?」

燕璃勒住他的脖子,咬牙切齒道:「你居然有臉說……」

王詡知道她也就是鬧鬧,沒真用力,他回道:「說正經的,其實呢,我這一路上一直摸你……」

他話沒說完被拽掉一撮頭髮……

王詡疼得嗷嗷直叫:「喂!我說正經的呢!」

燕璃道:「你的手正經嗎?」

「好好,我不摸了,行吧。」

「哦,還真是謝謝你了。」

王詡心中不屑:「切……一路上都這麼過來了,你也不說什麼,現在稍微調戲你一下,又跟我鬧情緒,真搞不懂女人……」

然後王詡非常清晰地聽到燕璃在自己耳邊說了句:「傻瓜。」

「喔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燕璃被他問得莫名其妙:「你在想什麼啊……」

王詡趕緊改口:「嗯……沒什麼,那個那個……我剛才要說什麼來著,哦,對了,這片樹林應該是可以讓人失去知覺的才對啊,照理說,我們都在這裡跑了半小時了,你應該已經五感全失才對。」

「哦……原來是這樣……」燕璃這才明白,為什麼自己昨晚和喻馨走進高地周圍的樹林后,很快就失去了意識。

她想了想道:「我覺得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並不在你說的那片會讓人失去意識的樹林里。」

王詡道:「啊?你怎麼知道?」

「味道啊,那片樹林里全是屍體的腐臭味,現在我們周圍可沒有。」燕璃回答。

「是啊……」王詡恍然大悟般:「可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是那屋子發生空間移動了?」

「我怎麼會知道……不過我猜,我們之前待的地方才有問題,那種沙漠里,怎麼會有這樣一片高地和一幢歐式的古宅呢?也許,這裡才是這屋子真正的所在地,我們先前只是住在類似海市蜃樓的東西裡面。」

王詡回頭道:「海市蜃樓看得到,摸不到的吧?」

「你說就說!摸什麼呢!」燕璃對著王詡那不安份的手一陣猛掐。

王詡使壞不成只得作罷:「燕學姐,你不是在生病嗎?還有這麼大力氣啊?」

「我醒過來以後就都好了。」她沒好氣地回了句,然後用頗為邪惡的語氣道:「怎麼,我要是全身無力,你準備干點什麼不成?」

王詡趕緊否定:「不敢,不敢……這種程度的揩油已經我的極限了……」

這兩位打情罵俏之際,忽然竟走到了樹林的盡頭,眼前的視野順勢開闊起來,他們發現自己還是身處在一塊地勢較高的地方,而遠處的平原上,通過月光可以遙望到一個村莊。

今晚,這村子里顯然出了什麼大事,因為王詡看到許多火把的光亮,組成了一個起碼有百人的隊伍,浩浩蕩蕩地移動著。

而這些人行進的方向,正是他和燕璃的所在……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記錄官

6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