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冷笑話

第三十三章 冷笑話

德里克向前走了兩步,臉的表情陰晴不定。。王詡看似站在原地未動,其實已經繃緊了每一根神經,準備迎接隨時可能到來的襲殺。

但最終德里克還是沒有出手,他站在那兒,似是在進行思考,過了一會兒,他好像決定了什麼,冷笑一聲道:「哼……既然你現在不肯合作,那就算殺了你也無濟於事,你們就先和曼森玩一玩。」他這話一說完,王詡就覺得肩產生了一股莫大的壓力,險些將其整個人都壓倒在地。

燕璃看去卻是絲毫沒有受影響,只是她也注意到了王詡的神色有異,拉住他衣襟的手又緊了幾分。

短短几秒,在王詡還沒想明白髮生了什麼時,他眼前的景物已變幻得面目全非。

德里克頃刻間便不知所蹤,而他們所站的地方,變成了從bzite通往高地樹林的小路。王詡回身抓住了燕璃的手,好像這樣能使他安心一點。

「我們去鎮找找他們。」他也不再考慮這種時空跳躍究竟是怎麼回事了,反正一時也想不明白。

燕璃點點頭,默不作聲地跟他。

他們走了小鎮中間唯一的一條主幹道,黑夜中的bzite小鎮給人一種壓抑詭秘的感覺,好似那些充斥著黑暗的荒廢小屋內,有著無數可怖的幽靈鬼怪正在窺視著你。

王詡走在前面,將燕璃的手緊緊攥在手心,燕璃也有些害怕,身子幾乎貼在了他的後背,此時他們都沒有靈識,無法察覺到任何超自然的危險,即使王詡已經見了不少牛鬼蛇神,此時也不敢大意。

忽然,一個人影從街邊的轉角處閃了出來,王詡立刻停下腳步,壓低了聲音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厲聲問道:「什麼人!」

那邊的聲音雖然不算熟悉,但王詡還是聽得出來,是威廉小哥……

「是我……威廉……」

「我怎麼相信你?」此時確實是黑燈瞎火的,因為月光被烏雲遮去了不少,而且那人影與他們之間還有幾米距離,面目難辨。

「我……我……我怎麼知道?」

「說暗號!」

「啊?還有暗號啊?」

「少廢話!」王詡張口就來:「地振高崗,一派溪山千古秀!」

「這……這……」威廉急得汗都下來了。

「快說!」

「門朝大海,三合河水萬年流!」

「嗯……很好……原來是天地會的兄弟。」王詡十分安逸地笑著,走過去拍了拍威廉的肩膀。

威廉一看是王詡,立刻道:「哇靠!不用這麼玩我?還好我以前看鹿鼎記時印象深啊。」

王詡回道:「這裡都是外國鬼,估計要對這個是不可能的,要是你一時說不出來,我或許還會再問你些別的,比如木立斗世知天下,順天行道合和同之類的。」

「喂……為什麼全是天地會的暗號啊……」

王詡不想與他接著討論這個,於是問道:「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也不知道啊,白天的時候突然和另外幾個老師同學一起穿越了,然後在這兒遇到了古大師他們,大家一起聚在教堂里想辦法。到天快黑的時候我去廁所方便了一下,結果等我出來時人全都不見了。那教堂里陰森森的,我一個人發憷,就想出來找找他們,結果在鎮轉了半天,就遇見你們了……」

「哦……」王詡點點頭,開始思考這幫人究竟出了什麼事。

威廉很不識趣地打斷道:「王詡啊,這位是燕學姐……你們怎麼……」

雖然看去現在問這個問題很不合時宜,但威廉的確是非常好奇,燕璃怎麼說也是翔翼數一數二的美女,即便是前一陣子和王詡已經有不少緋聞傳出,可此刻親眼見到兩人舉止親昵,這麼「貼」在一起,局外人自然都會忍不住問一問。

「關你屁事!」王詡用四個字解決了所有問題。

「竟敢這麼跟本少講話!信不信我給你整個無期!」這話是威廉心裡罵出來的,但要他說出來,那斷然不可能。而且他再想想,王詡怎麼說也救了自己好幾次,加背景厚黑、武功高強、手段毒辣,現在兩個女朋的家世來頭似乎也都不小,這……能忍就忍了,不能忍……也得忍……

「喂,你們都沒事?」忽然,又一個聲音響起。

王詡他們三人往聲音的源頭看去,貓爺就站在離他們並不遠的地方,依舊一臉睡不醒的頹廢樣。

「你什麼時候來的啊?」王詡問道。

「就在剛才,你們聊天的時候。」他邊說邊走了過來:「怎麼樣?你們有沒有受傷?都沒事?」

「哇嗒!」王詡二話不說,飛起一腳就直取貓爺的胸口。

這一下子來的實在是太過突然,在場所有人都始料未及,貓爺被他重重一腳踢得倒飛出去,撞破牆壁摔入了路邊的屋子裡。

「首先,真的貓爺一定能躲開這一腳,就算在吃飯時我突然用筷子插他鼻孔都能躲開。」王詡十分淡定地放下了腿,「其次,你下次要冒充他,最好不要一開始就說什麼『你們有沒有受傷』,你應該直接看著我說『人渣,你怎麼還沒死呢,昨晚爽夠了沒?』」

倒在屋裡的曼森深深地震驚了,他自認為完美的偽裝,這變換外貌的能力,竟在一句話的時間內就被識破了,而且理由是……他模仿的人性格惡劣,遠遠異於常人……

曼森緩緩從一堆破爛里爬了出來,身的皮膚片片剝落,那些類似人皮的東西掉落在地后就成了土黃色的蠟塊。他前幾步,開口道:「你,還有另外那三個,你們似乎不是普通人……」這句話只能說明一點,他被踢得很疼,因此他能判斷出,王詡這一腳的力量絕非一個常人所能使出。

「哦?難道不是你把我們給弄進這個空間的嗎?你現在才知道我們都是非人類?」王詡這是想套話。

不過曼森也不傻,根本不答王詡的問題,他接著剛才的話道:「但這也改變不了你們最終被殺死的宿命。」

王詡的手心已經全是汗了,要知道,剛才那一腳,已是他的全力。這就是不能用靈力、也無法發動鬼穀道術的情況下,王詡靈體合一程度的真實寫照。可曼森現在好像沒事一樣,拍了拍灰,又這麼站起來了,這事情可是相當不好辦……

此時此刻,王詡想起了屠龍篇,想起了那面關於人體自身擁有的,「氣」的運用,可惜,他根本沒好好學……

正所謂到用時方恨少,臨時抱佛腳恐怕也來不及了,即便曼森的唯一能力就是變臉,王詡也沒有依靠目前的體術一拳拳將其打死的自信。

「等等,在動手之前,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王詡正色道。

曼森很奇怪,他們倆之間還有什麼可說的?於是好奇心使他本能般地回道:「什麼問題?」

「什麼東西綠色,有四條腿,從樹下掉下來能致你於死地?」

曼森這下更奇怪了,青蛙?不對,太小;壁虎?不,也太小;那究竟是什麼?等等,我為什麼會思考這種問題?這很重要嗎?這和現在的狀況有關係嗎?

王詡冷哼了一聲,十分囂張地道:「哼哼……想不到了,正確答案是……撞球檯。」

這個笑話……很冷……

威廉的嘴角著,他都不想問為什麼撞球檯會被放在樹……但他知道,這東西確實是綠色的,四條腿,掉下來能把人砸死……

曼森莫名了,在剛才的震驚后,現在是一種被羞辱的感覺,很顯然,王詡在拖延時間。

「你……將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曼森已經不是那個態度從容的神父,他不再如最初見面時那樣稱呼王詡為「孩子」,他此刻完全露出了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殺人魔應有的狀態和表情。

但是……他還沒出手,就又一次中招了。

先是「哐」一聲巨響,然後是一些東西碎裂的聲音,煙塵散去,曼森已被壓在了一張撞球檯的下面……

月光下,在曼森身後的屋頂,出現了一個眼神頹廢的男人,他的嘴角還掛著一抹冷笑,他用那總是帶著倦意的聲音道:「這種碾壓般的重擊和剛才某渣那一腳把人彈飛的飛腿可大大地不同。不管是個什麼玩意兒,被一塊將近400公斤的火山岩青石板從高空砸中,也該成肉醬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冷笑話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