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結論已定

第三十九章 結論已定

王詡聽了這句以後思考了良久,他這次卻是頗顯沉穩地答道:「我知道了,我會想想辦法的……」

樂誠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平靜地回道:「那麼……我就……」

「等等,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更新超快」王詡知道對方這是要離開了,趕緊說道。

「哦?還有什麼事?」樂誠面帶微笑,此刻這種笑裡藏刀的神情讓人覺得他真是實實在在的文森特。

「你知不知道,翎雪去了哪裡?」

「呵呵……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

…………

貓爺一拳擊碎了眼前的一個分身,但隨後又有三個從不同的方向圍了來,隨著體力的下降,招架這些並無太大威脅的攻擊也變得吃力起來。

「不太正常啊……本想著能解決多少是多少……但這數量完全沒有減少的樣子,難道我哪裡想錯了……」貓爺心中念叨著,忽然,他瞥見了什麼,動作為之一滯。

「曼森……我好像你的當了呢……」貓爺停下手中的動作,腳下一點,朝後疾退而去。

其實此刻真正吃驚的是曼森,幾百個分身圍攻一個人,居然打了這麼久也沒殺掉他,所謂超靈體究竟強到了什麼地步?

「繼續這樣下去,等我體力耗盡事情可就不好辦了呢……」貓爺笑著道:「他們也差不多該安全了,那麼,拜拜!」

他說完扭頭就走,由於本來速度就比曼森要快,所以後者空有人數優勢也無法追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貓爺實現了之前的話,以一人之力拖延了三百個分身將近二十分鐘。

…………

當貓爺來到古宅時,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廳里,看去大夥對先前在教堂里突然走散的經歷還心有餘悸,除了幾個靈能力者,其他人都不敢獨自行動了。

「怎麼了?沒想到我能回來?」貓爺問道。

王詡冷冷地丟出一句:「暗號。」

然後貓爺一腳踩在了他的臉,還碾了幾下。

齊冰用那張撲克臉十分淡定地說了句:「看來這個是真的。」

王詡被踩完以後只是自己用手抹了把臉,然後道:「來得正好,我有事情跟你講,老齊帶你媳婦兒一起過來聽聽。」

他們四個鬼鬼祟祟去了隔壁,一個叫汪小玉的女生靠到燕璃身邊悄悄問道:「燕學姐,你有沒有發現,他們幾個總是離開大家單獨行動,我們在這個鬼地方會不會是他們的什麼陰謀啊?該不會是綁架?」

一旁的另一個女生也應道:「我也覺得他們幾個不對勁兒,不過綁架應該不會?難道這裡是電視台的什麼整人節目?」

燕璃苦笑著搖頭:「你們能這樣想也好……」

與此同時,在隔壁的房間。

王詡將他和燕璃一天的經歷,以及德里克所製造的死亡片段重現都敘述了一遍,當然略去了一些自己耍流氓的細節,並把樂誠提供的信息也告訴了眾人。

結果這次貓爺只想了大約一分鐘就開口道:「這下我就全明白了。」

齊冰點頭:「結合之前安斯教授給我們講的那些,整件事大致清晰了。」

王詡奇道:「安斯?就是一路背著郝教授的那個陰鬱哥?他還是教授?還知道德里克的事?」

「這個慢點再解釋,我先把德里克和曼森,以及這個空間的事情大致整理分析一下……」貓爺不理王詡的吐槽,想了想便開始說道:「首先是德里克乾的事情,根據安斯所說,他創造了一個偽神信仰,那個神就是他自己,而在多年以後,他的頭號信徒——查理·曼森橫空出世了。

至於這一系列破事兒的原因么……先來說說德里克這邊,根據他對王詡提的要求看來,他的根本目的只有一個,其他行為都是為了這個目的而服務的,那就是……」

「為了女人……」王詡接道。

「我本來想說他是為了讓自己的愛人復活,不過你那種說法也沒錯就是了。」貓爺笑道:「於是乎,他詛咒帝,研究鍊金術和黑魔方,最終在這個領域展現了無比的天賦和毅力,走了一條十分極端的道路。」

「這叫走邪路走成神了是?」王詡問道。

「你所謂的邪路,也可以視為是一條成神的捷徑,正所謂千年悟道不及一夜成魔,鬼穀道術中也有許多類似旁門左道的方法,為善為惡,成神成魔,這個關鍵還是在於修習者的意志……」貓爺講解道,「不過現在我們還是回頭再來看看曼森,這位生前曾經是神父,信奉帝,而非德里克創造的偽信仰,但在他人生的最後幾年中,卻毅然投身到殺人剝皮的事業中去,並且為了更好地完成這種製造祭品的儀式,他還自己選擇走了絞刑台,這種毫無來由的、捨身取義的大無畏精神著實讓人費解……」

「但你卻有結論了?」喻馨一聽就知道貓爺在賣關子,說個事兒弄得像在天橋底下說一樣。

「那是啊……這件事其實也推測出來也不難。因為曼森的體內,流淌著和德里克相同的血。所以他切實體會到了……那種力量,那種讓人難以抗拒的誘惑,只要效忠於這份信仰,他就不再是一個平凡的神父,不再是一個凡人,而會成為一種接近於不朽的存在。」

齊冰打斷道:「難道他是德里克的後代?」

貓爺道:「這可能性不大,但德里克的家族很可能有別的血脈被流傳了下去,並且在多年以後,某個後裔在美國成了一位神父。」他說到這兒頓了一下,接著道:「根據王詡的描述,德里克還是個活人的時候,路易斯湖附近還很荒涼,很可能尚未被世人發現。那麼我可以假設,當時的年代可能是獨立戰爭結束后,大量保皇派和英國本土的殖民者都遷移到了加拿大,這就很好地解釋了那個村莊的存在,他們類似是一個遺失的村落,許多遷徙者在這裡落地生根,他們不想受政府管轄,政府也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存在,這些人有自己的農耕業和紡織業,安於這種現狀,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不和外人來往,或許連附近的印第安人都不知道這村莊的位置。

直至後來路易斯湖成為旅遊勝地時,依然沒人發現他們,因為那個時候,德里克早已經殺回了那個村子,把活人全做成了蠟燭,每年生日拿出來點兩根……」

王詡又道:「那我們身處的這間屋子又是什麼來頭?」

貓爺道:「你也看見了,英式風格,而且也算是不錯的宅邸了。我們可以假設,這片高地曾經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存在過,並且就是德里克的家,他的全部研究都在這兒進行,從人變成一個魔頭的過程也在此發生。只是在這個錯亂的空間中,這間屋子被放置到了一片高地。」

齊冰道:「我們可是把所有房間都檢查過了,沒有任何可疑的東西。」

王詡也道:「是啊,那種堆滿化學藥劑,桌放滿用古怪文字填滿的大,牆釘著死屍的房間可是完全沒有。」

貓爺不屑地冷哼了一聲:「也就你這種宅男的人才會把死屍和化學品堆放在自己居住房間里。」他站起身來:「好好看看周圍,居住在這裡的可不會是什麼平民,德里克應該生在一個很好的家庭里,極有可能是貴族。所以,身為一個有良好衛生習慣,並且追求生活質量的人,他在屋子外面挖了口井……如果我沒猜錯,井底下應該有個比較邪惡的實驗室,而且屋裡還有一條通往那裡的暗道。」

王詡這才明白過來,門口那與高地格格不入的井,就是因為這層關係才被複制到了這個空間。

貓爺接續道:「試想有一天,一群泥腿子、黑人、民兵,拿著所有能當武器的東西,高喊著『追求自由』的口號,把穿得跟大鸚鵡似的英國皇家軍隊打得片甲不留。於是德里克的家族在美國的好日子到頭了,來到了加拿大,而這裡就成了德里克家族的新家。

然後呢……我想想,這家族的長子,他是一個受過良好教育,卻又沾滿所謂流社會習氣的年輕人,他很愛冒險,即便是到了這片陌生的土地,他還是老樣子,拿著獵槍,騎著愛馬,進入了一片從未涉足過的叢林,想去獵幾頭漂亮的獵物掛到自己家的牆。

接下來的事情么,自然是他在迷失了方向,從獵手變成了獵物,饑寒交迫,體力透支,說不定還受了傷,就在這時,我們美麗動容,善良純潔的鄉間女孩兒愛莎琳娜發現了他。

這少女和德里克以前見過的任何女孩兒都不同,那不經修飾卻的楚楚動人容貌,那好不虛偽做作的純真笑容,那……」

「行……行……你不用耍排比句了,接下來的事情我們懂了,不就是德里克被愛山琳娜救了,最後愛她了嘛。你又沒看見,只是隨便推理推理,有必要說得那麼邪乎么?」王詡打斷道。

貓爺接著道:「邪乎的在後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結論已定

7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