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畫像

第四十章 畫像

「根據你的說法,曼森的力量可能已經超出了德里克的控制,這點才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我本來不知道德里克的存在,我以為曼森是血祭的執行者,1924年的一些列事件只是塑造了他,而今時今日發生的一切,便是神給他的使命。

可現在的情況和預想的不同,德里克才是執行血祭的人,先前那六個,顯然是德里克殺的,你在夢中應該也看見了,人是死在這間屋子裡的,並非死在bozite小鎮。

這裡是德里克的世界,因此,即便不是德里克親自動手,而是他讓曼森到這屋裡來代勞,性質也是一樣的……

德里克和當年的錐伯不同,後者只是工具,但德里克,他有自己的意志,他本身甚至就是一個和面那些傢伙不共戴天的存在。

這就產生了一個疑問,德里克為什麼要幫那些『神』去完成血祭?他被控制了?顯然不是,那麼答案只剩下一個,他和『神』達成了某種交易,他做神想讓他做的,而神,也滿足他的某些要求。」

王詡問道:「德里克的目的只有一個?只要愛莎琳娜可以復活,我想他什麼都會答應的。」

貓爺回道:「可是神不會輕易地滿足他的,很顯然,從德里克對你提出的要求看來,愛莎琳娜還沒有復活。」

喻馨冷笑道:「我想,那些你們口中的『神』想了個折中的辦法來應付德里克,那就是把王詡送到他的面前……」

王詡聞言大驚:「哇靠……經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這麼個意思啊!」

齊冰補充道:「然後……在你身邊的人,你認識的人,也都被一一帶到了這個空間,也就是這裡的十一個人。」

王詡回頭看著他:「不是,你們三個倒也算了,外面有好幾位我都不認識啊,那個安斯更是見都沒見過。」

齊冰嘆了口氣:「汪小玉,馬琳,於菲,他們可都是和我們一個系的,有幾次聽課坐的位置離你還挺近。」

王詡十分茫然地瞪著雙眼:「哇,老齊,你居然能叫出這麼多女生的名字來……」

貓爺打斷了他們的吐槽:「這些事都不要緊了,你們該注意的是另一點,我們這十一個人,來到這空間時,無一例外,都出現在bozite小鎮,而並非直接出現在這裡。」

喻馨道:「說明這個空間的平衡,已經開始朝曼森那邊傾斜了嗎?」

貓爺道:「很正確,所以我們如今最大的威脅不是德里克,他反倒好說話些。威脅大的是曼森……他過份熱衷於把活人的皮剝下來套在蠟像了,他乾的事情已經和血祭不血祭無關了,不殺死我們,他是不會罷休的。」

王詡道:「看來不找德里克幫忙不行了嗎?但就算我有心幫他復活愛莎琳娜,我自己都不知道方法啊?」

齊冰問道:「你把燕學姐的靈魂帶回來時是怎麼做的?」

王詡想了想回答:「我想那個過程應該是不可複製的……」

貓爺的神情頓顯猥瑣:「哦?你到底幹了些什麼?」

還未等王詡說話,忽然從外面的走廊里傳來了一聲女生的尖叫。

四人幾乎是立刻反應過來,齊齊沖將出去,待他們趕到聲音的源頭時,只見那個叫於菲的女生摔坐在走廊的地板,她蒙住自己的雙眼,瑟瑟發抖著。

其他人也在這時聞聲趕來,燕璃蹲下身,讓於菲靠在自己懷裡,口中輕聲道:「沒事了,別怕。」

王詡彎腰撿起於菲落在地的蠟燭,朝著走廊的牆壁照去,很顯然,這女生是看到了什麼才會怕成這樣的。

將蠟燭探出去,走廊的牆壁,一副畫像映入眼帘。

其實這是一幅很普通的人物肖像畫,畫的是一個少女,十七八歲模樣,王詡認識這張臉,正是在死亡片段重現中自己所見過的愛莎琳娜。

畫框中的這張臉雖然沒有活人的生氣,但也不至於讓人嚇成這樣,王詡隨即問道:「你是害怕這幅畫?」

於菲抽泣著道:「她……她……她瞪著我……」

「啊?」王詡拿著蠟燭在那幅畫前面左右移動了幾步,畫像中的愛莎琳娜依然目視前方,並沒有那種眼珠子跟著人走的詭異場景出現。

「大概是燭火在動,所以你看錯了,別害怕了,沒事的。」燕璃安慰她道。

於菲也不再說話,而是繼續抽泣起來。

於是大伙兒又重新回了客廳,而燕璃只好陪著於菲去廁所,這次說什麼她都不敢一個人去了。

王詡他們幾個繼續站在原地,待人走光后,王詡拋出了一個挺嚴重的問題:「昨晚這兒有這幅畫嗎?」

齊冰搖頭:「肯定沒有。」

貓爺道:「其實我剛才過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你們跟我來。」他說著就往剛才來的房間走去。

轉過一個拐角,貓爺便立即停下,指了指旁邊的牆:「這兒也有。」

三人朝他指的方向望去,又是一副這樣的肖像畫,和剛才的一模一樣。

貓爺接著道:「而且你們仔細看,她確實在看著我們。」

王詡往那幅畫看去,畫中的愛莎琳娜眼珠子雖然沒動,但那眼神卻真的似乎一直在盯著自己。

「是德里克在搞鬼?」齊冰問道。

貓爺冷哼道:「我倒覺得,這像是文森特的傑作……總之,我們四個重新分頭把這間屋子搜一遍,看看還有多少這樣的畫像,從位置,分佈,細節找出些規律來,說不定能得到什麼新的信息。」

簡單分配了一下各自負責的區域,四人就分散開,在每個房間、每條走廊里尋找這樣的畫像。確實如貓爺所說,這屋子裡現在幾乎到處都是愛莎琳娜的畫像,只是掛的位置都不算顯眼。

十幾分鐘后,他們在一樓的前廳再次碰頭,貓爺、喻馨、齊冰都一絲不苟地完成了任務,不過他們都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規律,每幅畫看去都一樣。

但王詡,他恬著一張囧臉,開口就道:「我覺得,我似乎是找到了一些線索……」

三人都表示挺驚訝的:「是什麼?」

「嗯……總之,你們跟我過來一下。」

眾人跟著王詡一起走到了地下室,王詡舉起蠟燭,在一個壁櫥的旁邊,有一幅畫框、大小、風格和那些愛莎琳娜畫像完全一致的畫。

但他們四個在看見這幅畫的時刻都有種苦笑不得的感覺,因為這畫里畫的是正在作勝利手勢的文森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畫像

7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