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脫困

第四十九章 脫困

黑暗退去,王詡的手腳建在,身上的靈識聚身術——改也沒有解除,他還是拿著大劍站在那兒,好似沒事兒一般。。

德里克確是有些疑惑了,他對著王詡道:「你做了什麼……」

「我和你的力量溝通了一下。」王詡微笑著道,「你那深淵之力告訴我,它依靠的是希望、它依靠的是執著、它依靠的……是思念。」

「別再說了!」德里克咆哮著:「你再胡言亂語,我就殺了你身後的同伴!」

王詡根本不理他:「你的力量沒有傷害我,並不是因為我用能力將其主宰了,只是因為,我心中也有希望、也有執著、也有著……一份思念。」

德里克想控制那黑暗的能量去襲殺王詡背後的眾人,可他卻發現自己的力量竟不受控制了,只是留在自己身上,無法離開。

「德里克,你不是說我不理解你的力量嗎?現在我理解了,我們倆確實有點像呢……可是你,自己選擇了末路。」

「不要把我……」德里克乾脆就自己沖了下來:「和你這種什麼都沒經歷過的、無知的小子相提並論!」

「你已經輸了,停手吧,德里克。」貓爺從古宅中慢慢走出,他的手裡,拿著一幅畫像。

「你……你怎麼可能找得到!」德里克瞪著那布滿血絲的雙眼。

「文森特的提示總是有些隱藏的意義,如果不仔細想想,還真有可能錯過了呢……」貓爺拿起那幅畫,畫上是一個垂目微笑的少女。「他在屋裡掛滿了畫像,連地下室都掛上了,雖然那幅……是他自己的,呵呵……總之,唯一沒有掛畫像的,卻是那間堆著畫架和油彩的房間,我只是稍微找了找,就在地板下發現了暗格……」貓爺把畫面向自己:「德里克,這是你親手畫的愛莎琳娜……我想那是她留給你的,最美好的記憶,所以……和曼森一樣,你的靈魂其實也不在屍體上,而是附在這幅畫上。」

德里克伸出了手:「你要是敢……」

「撕了它?」貓爺問道:「有必要嗎?現在你的存在與否就掌握在我的手中,拿來要挾你豈不是更好?」

「相信我,與其被他要挾,不如你自己把畫破壞掉比較痛快……」王詡很認真地說道。

德里克道:「好……你們贏了,這無知的小子封印了我的能力,而你……拿到了我的靈魂所在,那麼你們現在想怎麼樣?沒有我的幫助,你們逃不出這空間的!當洪水將這裡吞沒,只有我能倖免!」

「他說的沒錯,這空間被封閉了,我用冰塵探查過,天空以上,也沒有任何可以出去的通路。」齊冰這時也從水上回來了。

貓爺擺出頹廢的神情,一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超然態度:「我是不會和你妥協的,也懶得去要挾你,因為……根本沒有必要。」他一甩手,竟把畫丟給了德里克。

德里克小心翼翼地將畫接在手中,對著畫像上的愛莎琳娜,他那蒼白的臉上難得地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神情。

王詡徹底驚了:「喂……你搞毛啊?帝國主義列強單方面撕毀不平等條約啊?!」

「嗯……你倒是形容得很貼切嘛……」貓爺笑了笑,轉頭對德里克道:「德里克,我不會和你討論道德、善惡、我也不想去衡量什麼正義與邪惡。我只是想讓你了解一件事情……」他嘴角浮現一個邪惡異常的笑容:「這裡的男人都失戀過,所以我們非常討厭你這種顧影自憐、胡作非為、把自己當成悲劇男主角的行為……」

「那什麼……是他說討厭你啊……我可沒說……」王詡還不忘插一句嘴。

貓爺指間紅芒迸現,四把手術刀鋒芒畢露:「你的力量貌似和王詡的好人魂產生了共鳴……哦,不對,應該說是被他污染了……」

「這什麼呀!你是怎麼作出那種推論的呀!喂!」王詡的吐槽被所有人無視著,貓爺的話卻成了被默認的事實。

「也就是說,你那次神級別的能力,已經不復存在了……」貓爺一步步逼近著德里克,在後者眼中,這男人此刻無疑就如惡魔般可怕。

「等……等等……」德里克第一次顯出了慌亂。

…………

五分鐘后,貓爺、齊冰、喻馨、燕璃、安斯、威廉、郝教授和那三個女生突兀地出現在了路易斯湖畔。

而文森特和西蒙,恰巧就站在他們旁邊。

「哦?上來了嗎?是怎麼辦到的呢?」文森特微笑著問道。

還未有人回答,西蒙就不屑道:「明知故問,德里克還沒有死,當然是他送這些凡人回來的。」

文森特打了個響指,郝教授和三個女生立刻昏了過去,他的語氣仍然很輕鬆:「別擔心,他們醒來以後什麼都不會記得了。繼續剛才的問題,其實我想問的是……」

貓爺道:「你想問『為什麼』,其實很簡單,我把他要的留給他了。」

齊冰補充道:「嗯……也就是說呢……貓爺提出,只要德里克先把我們都送回來,王詡就歸他了,至於能否讓王詡幫他找回愛人,就看他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文森特摸著下巴:「哦……這樣啊,那麼,王詡和他還有一戰咯?不過那空間很快就要不復存在了哦,他可得速戰速決呢……」

西蒙啐道:「無聊至極,我要回去了。」他轉身就走。

文森特道:「喂……萬一結果是德里克出來了怎麼辦?」

「你不要一再地提些蠢問題來消耗我的耐心。」西蒙說罷就踏入虛空中消失了。

文森特聳聳肩:「哎……毫無幽默感的傢伙。」

貓爺道:「我說你啊……為什麼不抹掉所有人的記憶呢……」其實他指的就是燕璃和威廉兩個。

文森特自然明白,他笑得很邪惡:「那個女孩和王詡有著一段不錯的回憶,抹掉太可惜了啊……」

貓爺竟和他一樣陰測測地笑了起來:「原來如此……幹得好。」

燕璃就站在不遠處,雖然聽不到這兩人鬼鬼祟祟在說些什麼,但忽然覺得后脊樑一陣惡寒……

「至於那個威廉啊,自從他遇見你們以後,撞上了不少靈異事件,於是漸漸產生了靈識,只是其程度可能就比正常人高一點點,不過身為一個魔鬼,我是不介意這種未來多半要下地獄的傢伙,靈魂再變得強一些的。」

貓爺冷哼道:「你還真是時刻心繫工作呢……」

「過獎……過獎……」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脫困

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