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夜,店(下)

第六章 夜,店(下)

凌晨兩點,伴隨著大號排氣管造成的噪音,一群騎著摩托的青年停在了小歇便利店門口。他們都穿著皮衣,以鏈條等重金屬物品進行裝飾,莫西幹頭在他們之中屬於比較保守的髮型,五顏六色的發色中就是找不出一個黑髮的。

自動門開啟的聲音響起,這六個自以為是暴走族的傢伙魚貫而入,為首的那個男子留了一頭金色長發,進來后根本就把王詡和埃爾伯特當成是空氣般無視了,他似是有意要擺酷,用一種玩世不恭的眼神掃視了一圈,然後和同伴們一起走進了店裡。

他們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隨便,拿起貨架的東西,先看一眼,看完了也不放回原位,往地一扔,還有幾個拆開了隨手拿起的薯片就吃了起來。

這過程持續了大約十多分鐘,金髮男走到了收銀台前:「結賬結賬。」他身後那幾個傢伙已經捧著拿來的東西往店外走了。

王詡顯得十分淡定:「那把東西拿過來啊。」

對面立刻暴出一句粗口:「操!這麼麻煩,你看著結不就完了。」

「那你隨便給個萬八千的好了。」

「你說什麼?」金髮男好像沒聽清王詡的話,也可能是對眼前出現的情況沒有充分的思想準備,不過他隨即就回過神來:「操!你小子挺有種啊!跟老子叫板是不是?!」

「我警告你,只有老子才能自稱老子,你要是再敢說自己是老子,老子就讓你這輩子說不出老子這兩個字。」繞口令般的一段話被王詡回了過去。

「呀喝!嘴挺硬啊!弟兄們,過來,這小子想鬆鬆筋骨。」他的同伴們早就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所以金髮男一開口,這幫傢伙就一個個露出兇狠的表情聚了過來。

「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讓老子聽聽。」金髮男道。

噗一聲悶響,金髮男的門牙不見了,嘴裡的血不停地往下滴,王詡語氣很平靜地說道:「看,這樣你以後只能發出『老屎』這個音了。」

「給我他媽打!!砸了他這破店!!」他捂著嘴,忍住劇痛吼了一聲。

於是,在短短兩分鐘后,這些人倒在了地,渾身下沒有一處是不痛的,縱然他們勉強能站起來,但也絕不會這樣做,因為躺在地呻吟才能不再挨揍。

埃爾伯特用單手托著下巴站在收銀台後邊兒,兩眼望著遠處的掛鐘,從這幫傢伙進來到現在,他都沒正眼瞧過一下,此時卻是開口了:「你們得負責把這店收拾一下。」

暴走族們卻沒想到這個在旁邊打醬油的外國佬竟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沒聽見嗎?」埃爾伯特的眼神掃了過來。

這些傢伙起死回生般竄了起來,掃地、整理貨櫃、擦玻璃,收拾得比他們進來前更乾淨。而王詡和埃爾伯特就站在那兒一臉無趣地看著。

「我本來想把他們趕走算了,沒想到這些廢物還有潛在勞動價值可以開發啊。」王詡感嘆道。

埃爾伯特還是托著下巴望著掛鐘:「我只是覺得,他們走了以後,收拾的工作很可能會落到我身。」

待這些人幹完了活兒,王詡對金髮男勾了勾手指:「過來。」

他扭捏著靠近,眼中寫滿了恐懼和不安:「大……大哥,我……我們錯了……」

王詡根本不讓他接著往下說,粗暴地打斷道:「我又不是你爸,沒義務聽你認錯,收拾東西是應該的,現在給錢!」

「好好……」他掏出皮夾,從裡面抽了兩張百元大鈔遞了過來,「多的拿去喝茶,大哥。」

王詡沒有伸手去接,他緩緩伸出一隻手,從桌拿了支棒棒糖,剝開包裝紙,放進了嘴裡,然後用冰冷的語氣說了一句話:「我想把你關在那邊的冰櫃里,三小時后取出來,加到關東煮里當配菜。」

金髮男九十度鞠躬,雙手送了整隻錢包,連鑰匙和女的照片都沒來得及取出來:「大哥,您隨便拿,不夠我回家去取!」

埃爾伯特眼神迷離,似乎已經失去了焦點:「你們呢?」

他這句話無疑就是將給另外那幾個暴走族聽的,他們原本站在金髮男身後不遠處,此刻如遭雷擊般,表情抽搐……

十多分鐘后,六個原本氣焰囂張、橫行於夜晚的暴走族青年,如同逃離奧斯維辛集中營一樣連滾帶爬地衝出了便利店,乘著他們心愛的座駕揚長而去……這輩子也沒敢再踏這條街五公里之內。

靈異突擊隊的五人完整地目睹了這一切,雖然他們不知道裡面的人在說什麼,但對整件事基本也能猜出個大概。

攝像大哥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我怎麼越看越覺得這兩個不像鬼……倒像是開黑店的啊。」

「我們是不是搞錯了啊?」大周問道。

主持人似乎是他們的老大,他想了想道:「也有那種非常喜歡錢的鬼……你們也看見了,那個挺清瘦的小子,一個人就把六個混混輕易解決了,這可不是拍電影,他又不是李小龍身,一般人怎麼可能做到呢。」

這話還用你說,問題恰恰就是,連那六個街頭鬥毆能手都被他幹掉了,旁邊那個外國佬還沒動手呢。我們這些人衝進去豈不是以卵擊石?

另外四人都很想這樣說,可是沒一個開口。

這五個傢伙好不容易在電視台拿到了一筆經費,讓他們做這個好不容易通過了審查的節目,雖然被其他節目組的人視為笑柄。可他們也不在乎,因為他們都是靈異事件的資深死忠,而且在成立了這個「靈異突擊隊」之後,他們的死忠程度又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有這麼一種說法,一個人的瘋狂程度是有限的,但當他加入了某個「組織」,遇到了許多志同道合的瘋子以後,他們的瘋狂將以幾何倍數般增長。

所以,這些狂熱而激進的男人們,今晚註定要大幹一番……

「算了!拼了!管他呢!」主持人站直了身子,此刻的他,確是顯得比平時高大了些。

「對!拼了!讓台里那些傢伙好好看看!」阿贊應和道。

攝像大哥拿起了攝影機:「奉陪到底!」

大周和小斥也都點頭同意。

於是,他們的錄影再次開始。

「觀眾朋們,今晚,靈異突擊隊遇到了自成立以來最嚴峻的考驗,如大家所見,就在我們身後的便利店裡,有兩個惡靈正肆無忌憚地在那裡營業,殘害著那些誤入的行人。

他們是迄今為止我們見過最強大的幽靈!和他們對抗很可能有去無回,但我們不能坐視不理!除靈就是我們的工作!如果我們不幸犧牲了,希望看到這段影像的人可以記住,曾經有過我們這樣五個人存在過!」他說完這段話,和同伴們對視了一眼。

正所謂忠臣謀國,百折不回,壯士赴難,萬死不辭。這幾位現在的感覺很微妙,不是每個人的人生中都有這樣奇妙的時刻的,往前一步,你可能會成為英雄,退後一步,你必然會抱憾終生。

大多數人,並沒有選擇前者的勇氣。可是靈異突擊隊的這些激進份子,卻在此刻雄起了!

他們衝進了便利店,雖然背後一片冷汗,但眼神卻很堅定。雖然靈識全無,但他們卻有莫名的信心。

不過收銀台後面那兩個「惡靈」,貌似並沒有把他們當成對手。

「怎麼?這位大哥,這麼快就帶朋來光顧啦?還都心急火燎的樣子,來來來,幾位放心,我這裡存貨還有很多。」王詡熱情地招呼著。

埃爾伯特很自覺地伸手從櫃檯地下拿出了裝盜版碟的塑料筐子。

「別太囂張了!」主持人從口袋裡掏出了些東西來,王詡還沒看明白狀況,對方就把一瓣兒大蒜塞進了他嘴裡,然後從脖子解下一個十字架,對準王詡的臉不停揮舞著,口中念叨的卻是:「太老君……急急如律令……」

「你們這是……啊!!」埃爾伯特剛想問問情況,大周和小斥就從衣服的內側口袋裡拿出兩包食鹽,二話不說就朝他撒了一大把鹽,還都正巧撒到他眼睛里了。

那個叫阿贊也不知從哪裡抄起一串佛珠,套在了王詡脖子,嘴裡大喊著:「惡靈退散!般若般若密!」

靈異突擊隊的五人一擁而,用盡了他們從電影電視看來的各種手段,把王詡和埃爾伯特按在地百般蹂躪著。

「我算是明白了……」王詡吐出口中的大蒜,臉寫滿了不爽。

「所以說……業餘的就是業餘的……」埃爾伯特吐出了一嘴兒鹽。

他們兩個掙開鉗制,跳收銀台,異口同聲地大喝:「給我適可而止啊!!!」

…………

天亮了,自那晚以後,再也沒有人看見過在深夜突然出現的古怪便利店。

黑豹號和獵鷹號回到了電視台,五個鼻青臉腫且一嘴兒蒜味的傢伙帶回了一卷很怪異的帶子,台領導在看過以後對他們說道:「你們終於開竅了,好,以後會多撥些資金給你們的。」

五人感激涕零地離開了,可是他們沒想到的是,從此以後,靈異突擊隊成了一檔搞笑類節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夜,店(下)

7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