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Terror

第九章 Terror

這棋盤在未打開時呈正方形,正中間有一塊突起的月牙形水晶,木質的翻蓋鑲嵌在月牙的兩側,棋盤表面並沒有寫規則之類的東西,只有這個遊戲的名字——terror.

王詡打心眼兒里覺得這名字起得實在太好了,在這遊戲里,失敗者要面臨的懲罰確實夠恐怖的。

尤先生掀開了月牙兩側的翻蓋,這副遊戲棋的內部看上去也很簡單,四個棋子,兩個骰子,由棋盤四個角落開始的起點都通往最中間的月牙水晶。

「選一個喜歡的棋子吧。」尤先生做了個「請」的動作。

王詡看了眼那些棋子,分別是一隻食Rou恐龍、一個西部牛仔、一個中世紀的鐵甲騎士和一隻紅色的蝙蝠妖怪。他也沒多想,伸手就去抓那隻紅色的蝙蝠,結果在他的指尖接觸棋子的瞬間,那蝙蝠棋子就如同活起來一般,自己竄到了王詡這一側的起點上,然後其就如同被釘死在棋盤上一樣,任王詡怎麼使勁兒都挪動不了半分。

「喂……你該不會正好有另一個遊戲叫Jumanji吧……」王詡問道。

尤先生笑著道:「Jumanji必須四個人走,不過terror兩個人就可以玩了,沒有規定所有棋子都得參與。」他頓了一下:「就算我真有Jumanji,對你我來說,那樣的遊戲也太簡單了些。」

「至少玩那個不會禿頭吧……」

尤先生無視了王詡的吐槽,他選擇了那個騎士作為自己的棋子,「這遊戲很簡單,我們輪流扔骰子,直到一方到達終點或者死亡,就能分出勝負。」他神秘莫測地笑著:「途中每一個格子上都會有恐怖的事情發生哦~~~」

「只要不在玩的過程中變成禿頭就行……」

「你就這麼在意那個嗎……」

「少羅嗦……死胖子……」王詡抓起骰子就擲。

兩個六,十二點。

棋子開始在棋盤上自動行走。

尤先生笑道:「你好像很擅長擲骰子啊。」

「你有什麼不滿嗎?」王詡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呵呵呵……沒有沒有,只是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技術啊,看來如果你不死的話,一定可以先到終點了。那麼……加油吧。」

最後三個字在王詡聽來已經十分模糊了,因為他眼前的景物開始扭曲、分解。就像十幾個雞蛋的蛋黃和蛋清攪在一起一樣。

待視覺再度清晰起來時,王詡發現自己站在一片空地上,天上掛著一輪滿月。

「總覺得這裡有點兒眼熟呢……該不會是……」

「爪刀風刃!」一聲低吼從王詡的身後傳來。

他幾乎是本能般地往旁邊躲閃而去,但左臂外側還是被一道鋒利的能量劃破。好在這傷口並不算深,應該不需一分鐘就能癒合。王詡捂著傷處回過頭,看到了一個足有三米高,全身長滿鋼鬃的狼人正瞪著血紅的雙眼望著自己。

「不是吧……大哥……」王詡的嘴角**著:「何家睦?」

狼人一步步走來:「我,只是你曾經的恐懼,之一!」

王詡還在玩味這個「之一」的意思,對方的攻擊再度襲來,一團巨獸般的黑影幾乎在瞬間就到了他眼前,然後就是滿月狼人近身後狂暴的一爪從王詡的左前方轟殺而至。

砰一聲,王詡被拍飛了出去,雖說左臂是傷上加傷,但至少犧牲了這條胳膊把剛才這一擊的力量給卸掉了不少,沒有傷及頭和軀幹。

王詡很快就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哎……縱然過了這麼久,這種力道和傷痛仍然能喚起我一些不好的回憶呢……」他此刻不由得想起了當初自己的脖子被一巴掌弄斷時的那種疼痛與震撼。

何家睦把雙爪交叉在身前,無形的月光漸漸凝聚到了他的身上,一股未知的能量正在其手臂上聚集、提升……

「喂喂……我『曾經』的恐懼居然還會放一些我『曾經』沒見過的超必殺技啊……這是犯規啊!」王詡抱怨著。

狼人卻報以一聲嗜血的低吼:「十連風刃!貫突!」

王詡的瞳孔在這剎那收縮,恐懼與危險的壓迫感如巨浪般襲來。

會死!左臂那真實的痛楚,面前對手散發的氣息,那閃電般逼近、卻不曾出現在視覺中的可怕攻擊。

真實。

這一切都是真實。

這招……必須躲開!

在不足一秒的時間內,王詡閃過了無數的念頭,他根本不必看到,也不用嘗試去接,更不會像貓爺一樣分析這招的原理,戰鬥的本能已經使身體做出了自然的反應,必須躲開,這是唯一的答案!

如果說普通的風刃是一把匕首,那十連風刃就像是斷頭台上落下的刀鋒,其純粹的破壞力絕不亞於鬼嘯。而且鬼嘯是大範圍的轟擊,貫突卻是將所有力量集中在一條線上的斬擊。

不過再強的招式,如果打不中目標,也就毫無意義。這點,無疑讓王詡非常慶幸,因為他依靠著先知先覺的反應和一種家貓躺在沙地里蹭後背撓痒痒的姿勢完全閃過了這一擊。

「呼……這可不得了。」王詡翻了個身,看了看自己身後,貫突的風刃一直飛行到了遠處的樹林里,成片的樹木就像蛋糕上的奶油一樣被整齊且輕易地刮掉了半層……

何家睦不與他對話,他似乎已經開始醞釀下一次攻擊。王詡卻不想再給他這種機會了,他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伸出單手往虛空中一握,嘴角露出了無比自信的神情:「深淵饕餮!」

漆黑的能量從狼人腳下的地面中蔓延出來,變成了一片沼澤,有如實質般的黑暗像伸出的觸鬚般鉗制住了何家睦的身體。狼人那超凡的身體能力再此刻顯得是如此無力。

「弱點終究是靈識太弱,至少這點沒變。」王詡將拳頭往下一壓,黑暗就包裹住了狼人,讓其沉入了地底。

…………

短暫的失神后,王詡發現自己仍然坐在尤先生的對面,眼前是那個怪異的棋盤。

「剛才……」他開口想問些什麼。

尤先生直接道:「你發獃了十秒左右。」他笑了笑:「從你沒有突然猝死這點看來,這一步應該是完成了,你可以進行詛咒了。」

「啊?」王詡一愣。

尤先生解釋道:「這遊戲的特點就是你每次成功推進一步,就可以對其他任意一名玩家進行一次詛咒,鑒於現在只有我們兩人在玩,所以……詛咒卡片在那裡,你隨便抽一張,念出來就行。」

王詡忽然邪惡地笑了起來;「嘿嘿嘿……死胖子,你也有今天!」他從卡片堆的中間抽了一張出來,原本那卡片上並沒有字跡,但王詡將其拿到眼前時,一種詭異的文字和中文同時顯現在了上面,周邊還浮現出古怪的魔法圖陣。

他大聲念道:「惡魔逆火!」

然後,什麼事都沒發生……於是,王詡的臉上瞬間寫滿了憤怒。

尤先生笑道:「放心,我沒可能作弊的,那詛咒已經生效了。你看棋盤中間的月亮。」

王詡湊近了一看,那突起的月牙水晶中出現了一副模糊的圖案,就像水中倒影般不甚分明,但大體可以看出是一個中世紀的鐵甲騎士正被一隻紅色的惡魔壓制著的樣子。

尤先生的兩顆骰子已經擲了出來,五和二,總共七點。他的棋子也自動往前推進了起來,在進入這一步的幻境前,尤先生還不忘跟王詡解釋一句:「惡魔逆火,會在我的這一回合中對我產生影響……」

王詡看著這死胖子忽然兩眼渙散,不再行動,心想他一定也是進入了和剛才的自己一樣的狀態。

還不足十秒,棋盤上那個騎士的身上亮了一下,然後月牙水晶中的詛咒畫卷消失了。尤先生就恢復了神采,他拿起手帕擦了擦額頭上頃刻滲出的大量汗跡:「真是給我製造了很大的麻煩呢……你現在應該大致明白這個遊戲怎麼玩兒了吧?」

王詡道:「你不聲不響地讓我先走,是想讓我熟悉一下規則,不至於在第一次詛咒中喪命對吧?」

「沒錯,你是新手,這樣比較公平不是嗎?」

「哼……你確實是個無聊到發慌的傢伙呢……」王詡不屑地回道,心理卻在想:死胖子,這時候還發揚奧林匹克精神,我不得不承認你真的很犀利……

尤先生的話打斷了王詡的思緒:「我要詛咒你了哦~~」他伸出那隻Rou感十足的手,直接抓起了詛咒卡堆最上面的那一張,幾秒后,他還是用那魚不驚水不跳的語氣開口道:「弩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Terror

7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