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決心

第十五章 決心

雖然整個人都被冰封住,王詡的意識卻還很清醒。。他曾聽貓爺排遣過賀家兩兄弟的實力和招數——「與賀文成那赤炎雙槍特有的穿透性攻擊不同,賀文宏所持銀槍打出的攻擊都帶有強勁的爆破力」。

所以,此刻王詡結合了一下當初接這招時的經驗,得出個結論:如果對方用的真是蒼鷹破空,那在被擊中的瞬間,自己的身體就會隨著冰塊一起分崩離析。

眨眼間鷹嘯破空,靈力已至。那銀白的光芒比賀文宏本人使出這招時更加耀眼,在冰塊中的王詡瞪大了眼睛,心裡暗自叫苦。

不過這一擊最終還是落空了,冰棺下的地面忽然成了一片黑色泥沼,一股涌動的黑暗能量快速地將整塊冰拖拽下去。幾秒后,王詡像游泳似地從裡面撲騰了上來。

「哼……你對自己用深淵饕餮?」未來的王詡冷笑道。

「總比被你當靶子打好吧。」王詡回道。其實自己使出的黑暗能量原本是傷不到自己的,可王詡為了把冰塊腐蝕掉,自身難免也承受了些攻擊。

「哼……那就給你看點有趣的東西吧。」對方露出了獰笑,身體上蒸騰起一陣紅色的血霧。

王詡的反應很快,他幾乎在同時也開啟了靈識聚身術——改,可事實證明那是徒勞的。

正拳,正面的直拳。

最簡單直接的攻擊,依靠力量、速度上的絕對優勢,一擊,就能將人殺死。

直到自己的胸口被打中時,王詡也沒能看清對方的動作。和迄今為止見過的任何一個敵人都不同,比迄今為止接過的任何攻擊都更強。

王詡徹底放棄了,腦海中有個聲音告訴他,自己贏不了,而他也知道,這就是事實。

即使再努力,人,還是有許多辦不到的事情。

王詡已經無法站起來了,無法使用靈能力了,甚至連動一下手指頭都不行,那一拳彷彿打散了他的骨頭、他的靈魂,還有他的鬥志。

「真疼啊……沒想到會死在這種地方。」他躺在地上,仰望著天空,月光灑在臉上,清冷、柔和,心裡想的是:或許這樣平靜的死法也不錯吧。

「你放棄了嗎?」未來的王詡來到他面前,好像頗為失望的樣子:「這樣就放棄了嗎?」

「你還想怎麼樣?」王詡此刻連說句話都有一陣陣的疼痛從喉嚨擴散到全身。

「我想怎樣?哼,我想?我想的當然是,你還能起來打啊。」他用張狂地語氣回道。

「呵……呵呵……」王詡苦笑道:「你有那麼多種靈能力,自身各方面的實力又都比我高出一大截,還要再打?那要不這樣……你放放水,不用雙手雙腳?」

「哼……你是說我恃強凌弱嗎?這話太可笑了,這世上的較量,自然有贏有輸,勝負中必然有一方是強者。強者可沒有去憐憫弱者的義務,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哦,你見過有獅子把一隻兔子咬得半死,然後還讓兔子起來接著玩的嗎?」王詡乾脆吐槽了。

未來的王詡冷哼道:「這麼說來,你要找翎雪的那份決心,連自身的**都戰勝不了嗎?這算是什麼決心啊?還有你對埃莉諾的那份承諾呢?讓她這一世還是在痛苦中結束嗎?到頭來,你到底做了些什麼啊?」

王詡依舊兩眼無神地看著天,不過聽到這番話后,他的拳頭卻又一次攥緊了。

對方接著道:「既然那些一直支持著你的信念無法戰勝我,為什麼不和我妥協呢?讓**和本能變成支持你的力量吧,這樣你就會變得和我一樣強了!

主宰之力可比水雲孤那溝通與學習的能力還要強上許多啊,你根本不用像得到德里克的能力一樣去和別人的靈魂產生什麼共鳴,我們是可以直接把別人的能力拿過來當自己的用的。

鬼穀道術之類的東西,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能全部學會,靈體合一的修鍊更是輕而易舉。只要你接受我!只要你成為我!我就放你出去,不需要太久,你就會來到我這樣的高度——巔峰。」

「不對。」王詡躺在地上,語氣顯得很平靜:「如果成為你,我反而成不了最強。」

「哦?為什麼這麼說?」未來的王詡仍然是自信滿滿的樣子。

王詡看著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傢伙道:「你駕馭不了,過高的力量,如果再向上攀登,就會使自己徹底淪為野獸,因此,你固步自封,自欺欺人地宣布已到了頂點。」

「你說什麼?!」他暴怒了,可是沒有什麼好反駁的。

王詡又道:「我永遠不會變成你的,我想,我也不會再見到你了,當我完成這個terror遊戲時,也宣告了你的消失。」

「哼……完成遊戲?我現在就殺了你,你能完成什麼?!」未來的王詡提高了嗓門。

可王詡根本不吃他這一套:「你早該清楚自己的命運了,你只是我的恐懼。無論你殺了我,還是放我走,最終,你都唯有消失這一種結局。」

「但我還是擁有選擇權,不是嗎?」他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吼道。

「選擇權?哼……」王詡盯著對方的眼睛:「在主宰之力的面前,你沒有。」

「少開玩笑了!」未來的王詡祭出黑炎劍,高舉起來:「同樣是對自身的絕對主宰,你能把我怎麼樣?你這廢物宅男!現在就去死吧!」

地上的王詡起死回生般忽然竄起,遠遠跳開了數十米的距離:「我得感謝你,你讓我明白了,我以前的信念確實還不夠。」

看著他身上泛起的藍光,未來的王詡咬牙切齒道:「躺在那兒的時候一直在用醫蠱篇的法術嗎……」

「你那絕望的未來近在眼前,所以只能依靠**和本能。可我,還有很長的人生,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還有美好的幸福等著我去品嘗。懷揣著希望才能成長、變強,你那自以為是的巔峰,我一定可以超越,我可以看到,你看不到的風景。」

未來的王詡瞬間欺近:「會讓你得逞嗎?!」黑炎滅奏斬下,整個時空為之一滯。

可王詡躲開了,他的速度竟然變得和對方一樣驚人。

「哎……其實我剛才說的也全是廢話。」王詡的語氣突然變得相當頹廢,他像個流氓似地歪著脖子,雙手抓住了對方的領口:「你敢說我是廢物宅男?!」

黑炎劍再次襲來,可王詡像拍蒼蠅一樣拍飛了對方手中的武器。

繼續用那凶神惡煞的表情瞪著雙眼,王詡道:「怎麼?你在想,我為何變得如此強了是吧?那老子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好了。宅男玩遊戲可是很容易上手的,『terror』的隱藏意義當我不知道嗎?我越是害怕,具象化后的恐懼,也就是你……就越強,我說的沒錯吧?」

未來的王詡說不出話來,目前的狀況看來,王詡僅僅用氣勢就能把他壓制住了。

「知道你為什麼會完蛋嗎?因為你太啰嗦了!和所有反派一樣,太啰嗦了!直接給我一刀多好,啊?非要跟我提什麼決心,什麼承諾。」王詡越說越來勁兒了:「我告訴你,名聲、力量、財富、權力、友情,你都可以提,就是別跟我提女人!」

王詡說到這兒,又把對方的臉往自己這邊拉近了幾分:「能讓男人奮鬥的東西很多,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啊!!能夠讓男人全力以赴的情況……是女人啊!!」他仰起脖子,用盡了最大的力量,對著眼前的傢伙使出了一記頭槌。

額頭撞擊的疼痛感剛剛出現,王詡就覺得眼前一花,回到了尤先生的面前。

此時,terror的棋盤已然是合上了,尤先生看著王詡,微笑道:「是我輸了,哎……看來我要不幸變成長生不老卻沒有女人緣的禿頭了。」

王詡嘴角**,看著眼前這個早已經長生不老、且一看就知道不會有什麼女人緣的禿頭道:「尚翎雪在哪兒?快點說。」

「哎呀……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這麼著急呢,其實我還有幾個不錯的遊戲,不如我們三局兩勝吧。」

「我一旦進入怒不可遏的狀態可就要糊你熊臉啦……」王詡虛著眼道。

尤先生依舊樂呵呵地道:「哦?怎麼個糊法?」

「拉一堆屎在手上,然後摁你的臉,直到你溺屎窒息而亡。」王詡淡定地說道。

「呵呵……你可真會開玩笑……等……等等……你幹什麼……解開皮帶是要做什麼……好吧……我明白了!請……請不要這樣!!請把褲子穿上!!我立刻滿足你的要求!你要什麼都行!請不要做出那種隨時會有東西從體內出來的認真表情!!」

於是,王詡重新穿上了褲子,走到尤先生身邊,勾住了他的肩膀:「死胖子,知道後果的嚴重性,就乖乖跟我合作。」

尤先生乾笑了兩聲:「我……我明白了,想必以你的手段、作風、決心,三界之內沒什麼東西可以阻止你去找回那個女人了,跟我來占卜室吧。」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決心

7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