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陰陽界

第十七章 陰陽界

一日,貓爺開著他的本田戰鬥機來到了事務所,想看看他的兩個嘍啰是否還健在。他從車裡下來,連鑰匙都沒拔,直接通過消防樓梯到了二樓門口。

開門后的場面有點不對勁兒,因為王詡和埃爾伯特沒有東倒西歪地找地方癱著,而是正襟危坐,目光炯炯。一副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開茶話會的表情。

「我正在等你。」王詡道。

貓爺虛起眼,眼神快速地掃描了整個房間,然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頭頂,再用腳尖輕輕地推開了門口的地毯,確認沒有任何陣法陷阱或者裝滿屎的鐵桶后,他開口道:「看來……你是想和我討論一下那份意外身亡保險的受益人問題是吧……」

王詡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既然你自己提出來了,我們可以在談完正事以後聊聊那個……」

「切……原來不是那事兒嘛。」貓爺走了進來,隨手帶上門,在他們對面坐下,拿起茶几上也不知誰喝剩下的半罐咖啡就往嘴裡灌,「那有何貴幹啊?」

「就是想問問你,我怎樣才能去陰陽界的煌天城。」王詡道。

由於大量液體突然間被嗆入肺部,當貓爺從瀕臨死亡的掙扎中狂咳一陣再緩過勁兒來以後,他才喘息著答道:「你這是要死啊?」

「不,我要去找人。」王詡的表情仍然很嚴肅、很認真。

「哦?去煌天城找人?」貓爺幾乎在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這麼說來,尚翎雪現在在煌天城裡?」

「你早就知道?」

「哼……我早就猜測過那種可能性罷了,但要確認是不可能的。不過既然你現在信誓旦旦地說要去那裡找人,結論就很明顯了,你一定是通過某種渠道,得知了尚翎雪的所在。再說,難道在那兒還會出現第二個你要找的人嗎?」

「明白了就好,所以不必勸我,不必說什麼這是找死,或者什麼有去無回、九死一生。說什麼我也一定要去!」

貓爺轉頭看著埃爾伯特:「讓我猜猜,王詡也邀請你一起去了吧?」

埃爾伯特點頭道:「即使他不叫上我,我個人也想要去幫助他。上次去解決無魂的事件時,我實力還不足,而且你們要精簡人手,因此我只能待在這兒留守。可這次,我想多個人,多少都能增加一些戰力的。」

貓爺冷笑一聲:「無知啊,無知可真是一個恐怖的東西啊。」

王詡道:「那麼,就請無所不知的你,把知道的都告訴我們吧。」

貓爺嘆了口氣:「好吧,不過說之前,我要聲明一件事。」他也收起了頹廢的表情,「這次,我,不去。」

王詡道:「這次就算你想去,我也不會讓你去的。」

「哼……好,那我就開始了。」他起身,在辦公桌那邊拿來了紙和筆,然後開始邊畫邊道:「狩鬼者們,將我們現在所在的世界,也就是一般意義上的地球,稱為人間界。其總面積……你的初中地理老師應該已經教過你了(好吧,我忘了,也懶得查)。

再來說陰陽界,據說這個空間最早出現在秦末,具體是哪一年已經無從考證。而其形狀么,打個比方,就像個荷包蛋。」他真的在紙上畫了個類似的玩意兒:「蛋黃的地方,和歐亞大陸加起來的面積差不多,陰陽界99%的『靈』,都在這個範圍內活動。

至於蛋白的地方,沒人……哦,或者說沒有鬼能到得了,那裡儘是荒蕪的沙漠,一旦進入其中,靈魂就會被一種古怪的能量榨乾。在傳說中,這圍繞著整個陰陽界的沙漠倒是有盡頭的,而盡頭那裡,也只是空無一物的扭曲虛空罷了。

我知道你肯定要問,既然沒有人到過,又怎麼會有傳說是吧?事實上,這個情報出自『鬼王』之口,是多年前他老人家親自宣布的,那麼我們可以基本確定,鬼王這傢伙肯定去過那裡,而且只有鬼王那個級別,或者和他差不多的傢伙才能去到那裡而保證不會魂滅。」

貓爺喝了口咖啡接著道:「再來,時間的流動……那兒的日期其實和凡間是一致的,永遠走在同一條時間軸上,可是進入以後你基本難以察覺歲月的流逝,因為那裡的天空中永遠都並存著日月,沒有風**雪,也沒有溫度變化,那裡如果有天氣預報的話,陰陽界每天,每個地方的氣候、溫度都是相同的。

再說說生存的問題,也就是你去了那兒以後的吃飯問題。進入陰陽界的,其實不單單是鬼,還有別的東西,一些你只在古書上讀到過的妖魔鬼怪,只要到達了一定的級別、只要他們對靈力有更進一步的渴求,就都會被吸引到陰陽界去。

鬼終究是鬼,即便以靈體合一重塑肉身,仍然可以忽視掉一切生理需求,他們每天要做的只是吸取靈氣罷了。但那些妖魔,有時就需要食物。它們自然是不可能在那兒發展什麼農業的,氣候條件也不允許,因此,能吃的就只有陰陽界特有的野獸和少數怪異的植物了。

如果你要在那兒生存,有三條路,第一,自己帶好充足的乾糧,至少可以用到你回人間界那天為止;第二,和那裡的鬼或者邊緣人做交易,這條最簡單,只要你帶上足夠的鬼幣就行;第三,就是和我剛才提到的妖魔們一樣,設法去獵捕陰陽界中的猛獸和植物。」

「這些雜事並不是什麼關鍵性問題,你還是說說關於默嶺的事情吧。」王詡道。

貓爺瞪了他一眼:「雜事?哼……我告訴你的,可都是性命攸關的要點,別以為在那裡吃頓飯是容易的事情。人可是又脆弱又麻煩的生物,沒有食物,自然就會死,沒有錢,你就沒有食物。而在陰陽界捕獵……有時甚至比對付具備靈能力的鬼魂更困難。」

王詡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多帶鬼幣去就是。」

於是貓爺繼續在紙上畫了起來:「陰陽界,除去鬼王,存在著三大勢力,分別是我們之前打過交道的『鬼將眾』;還有你那翎雪統領下的『默嶺』;以及……人稱『霸王』的戚克英所率領的『天笑崑崙』。

能進入陰陽界的鬼魂,即便沒有靈能力,也該屬於冤魂厲鬼中比較厲害的存在了。要滿足這兩個條件,也無非幾種情況,而最多的那種就是,生前留下的怨念、執念非常強大。

從這些魂魄進入陰陽界,到他們逐漸成長為一個強者那時,他們在人間界的仇人、親人,基本都早已經不復存在了,甚至他們自己對前一世的記憶都早已忘卻。所以到最後,他們留下的,只有仇恨、執著。

綜上所述,縱然陰陽界各大勢力的背景、創始者、根基全都不一樣,但他們的最終目標是一致的——君臨人間界。」

「也就是所謂的報復社會吧?」埃爾伯特問道。

「你要這麼理解也行啊,嗯……再說說鬼王吧,他倒是個和稀泥的角色呢,首先,其實力自是毋庸置疑,他就好比是那個界層里的神,無人能敵的最強存在,而且還是公認的。

可他卻又不能算是什麼統治者,他從未有過強迫別人臣服於他的言論或行動,好似就是個旁觀者、局外人。再加上其深不見底的實力,無論是鬼魂、狩鬼者、邊緣人,都沒人會去主動招惹他。當然了,他也不來惹你們。

不過我倒是曾經聽余安老狐狸提過,其實鬼王是身負『使命』的,三大勢力的形成,似乎和他在背後的推波助瀾脫不了干係,他也在維繫著某種我們所不知道的『平衡』。」

王詡道:「打醬油的傢伙你就不要多介紹了,說點兒我遇得上的。」

貓爺聳聳肩道:「從地界分佈來看,三大勢力占的地盤差不多,夾雜其中的中立區域里還有很多小勢力存在。由於地方實在是頗大,鬼口密度不如我們人間界的人口密度那麼高,無人涉足的地方其實佔了最大一部分,裡面有些什麼兇險的玩意兒,恐怕是沒人知道了。

而你要去的煌天城,就在默嶺勢力範圍的最中心,有陰陽界最強堅壁之稱。召魔陣事件時,鬼將眾趁默嶺實力空虛,曾試圖一舉將其攻下,可最後還是沒能攻入城中,只是在城外的戰鬥中佔了些上風。當仇武趕回去以後,他們便見好就收,迅速撤回了自己的領地。」

貓爺在草圖上又畫里幾筆:「從人間界到那裡的安全轉界門,都是存在於中立區域或者無人區的,位置並不能掐的太准,我估計,你到陰陽界后,大約最多能在這兒。」他用筆點了點:「從這兒到達煌天城,就算路上沒任何阻滯,也得十天半拉月的。

再樂觀估計一下,哪怕你真到了煌天城下,有什麼計劃么?打算站在城牆根子那兒大喊『老婆,快跟我回家吃飯』?」

王詡道:「這你就甭管了,說說,我怎麼才能找到並通過轉界門?」

貓爺放下了筆:「這事兒嘛……你要是急的話呢,今晚咱們尋個地方,約個時間,我找個專家來幫忙,只要她肯幫你,什麼都好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陰陽界

7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