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專家

第十八章 專家

「結果我們就在大排檔談啊?」王詡找到了貓爺所在的那桌,和埃爾伯特一起坐了下來。

貓爺回道:「其實非常嘈雜的環境有時比那種十分安靜的環境更好說話。」

柳傾若和水雲孤正坐在貓爺的右手邊,見到王詡來了,水雲孤笑著道:「王詡啊,我都聽說了,真是讓人感動且欽佩啊!」

小柳同學卻是瞪了他一眼道:「腳踏兩條船的傢伙,你欽佩他哪點?」

「嗯……那個嘛……」他想了想,最後決定閉上嘴,繼續往汽水裡吹泡泡。

王詡嘆了口氣,看著柳傾若道:「我就知道,貓爺口中的專家,肯定就是你了。」

柳傾若道:「不管怎麼說,貓爺也幫了我們無魂很多忙,所以既然他現在開口了,我幫你一把也是應該的。不過這可不代表我支持你的做法。」

「行行……我現在是女人眼中的公敵嘛,了解了解。」王詡早已經無所謂了:「那麼,說說轉界門什麼的吧。」

柳傾若回道:「我知道你對許多基礎的知識都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先講講什麼是轉界。

轉界首先得找到『道路』,第一種道路,是時空間的縫隙。兩個世界不可能完全平整契合,因此時空裂痕幾乎無處不在。

太弱小的靈,還察覺不到陰陽界的存在,所以一般是沒什麼可能依靠自己進行轉界的。而比之更強大一些的靈,在人間界徘徊久了,實力逐漸提升,甚至有了靈能力,那麼他們就會感應到一個靈氣稠密,且平行於這個世界的空間存在,那裡就是陰陽界。

這些靈,大致上的實力,類似於你曾經消滅掉的那個楊四海。因為他們『還不夠強』,所以可以找到一些非常『狹小的通道』,任意往來於兩界之間。

但強大的靈是沒辦法通過裂痕轉界的,這也是時空對於他們的限制。打個比方,就像一個鐵籠子,老鼠鑽進去以後修鍊一段時間,就能變成強大的獅子。可是當它變成獅子時,卻已經無法鑽出這個鐵籠子了。」

水雲孤這時在旁補充道:「就是這個規則的存在避免了陰陽界那些最高戰鬥力同時湧入人間界的情形發生。」

柳傾若接著道:「再來說說第二條道路,那就是轉界門了。用道法、靈能力、妖力或者別的任何性質的能量,只要足夠強,或者達成了某種儀式的條件,就能自行開闢出一條時空間的通道。

這些通道的出現都有著一定的規律,比如從陰陽界打開轉界門通往人間界,那麼這一側的門所出現的位置,其實都是有跡可循的,因為人間界靈氣稀薄,在一定的區域內,門只可能出現在幾個靈氣較高的位置,因為時空通道自己會尋找最簡單的路徑來貫通兩界。

而從人間界去陰陽界,選擇的方位變數就很大,因為那一側到處都有充盈的靈氣,除卻三大勢力的領地被他們用自己的陣法結界保護起來,其他地方大多都可連通轉界門。」

水雲孤又接過了話茬:「還有,轉界門開啟后,通過的『靈』可是有數量上的限制的,這也是時空的制約之一,具體能過去多少人,和開啟者自身的實力有關。召魔陣時,集合默嶺眾堂主之力,還有大鬼境的支持,也只是過來了三千多魂魄。

當然了,如果召魔陣這樣的儀式成功發動了,那就會打開一個幾乎無上限的時空通道,這就是另一種情況了。」

王詡聽得似懂非懂:「那以我的靈能力,也能打開轉界門嗎?」

柳傾若回道:「可以啊,只要學會相應的法術或儀式,你這樣的實力,自然是可以打開轉界門的,只是能通過幾個人就不好說了。」

「哦?那你隨便教我個唄。」

「不要。」

「啊?」王詡好似是沒聽清對方的話。

水雲孤道:「她的意思就是不教。」

「我知道……但為什麼?」王詡問道。

「給我十萬鬼幣,我教你一兩個方法,怎麼樣?」柳傾若道。

王詡的表情抽了。

「怎麼了?嫌貴啊?好吧,那打個八折,八萬。」

王詡轉頭看著貓爺:「她這叫幫忙嗎?這是趁火打劫啊!」

貓爺攤開雙手:「轉界法術可都是稀罕貨,別說要你八萬,就算八十萬,放到外頭也是有價無市。她又不是你媽,憑什麼白教你?」

王詡的嘴角**了兩下:「我拿鬼穀道術跟你換吧。」

「噗……」水雲孤直接就把嘴裡的汽水都噴出來了。

柳傾若居然還搭腔了:「哪本?」

「神算篇怎麼樣?」

「學完了。」

「醫蠱篇呢?」

「沒興趣。」

「屠龍篇?」

「我是女生,不喜歡那種粗暴的戰鬥方式。」

「那我只好把伏魔篇給你了。」

「我又不是狩鬼者,伏什麼魔?我自己靈能力夠強了,謝謝。」

王詡一拍桌子道:「哇靠!三八!你就是吃定我了是吧!」

水雲孤蹭地站了起來,用殺氣凜然的眼神瞪了他一眼:「你叫她什麼?!」

王詡被對方的霸氣所懾,灰溜溜地縮回了座位上,心道:好你們這對狗男女,一搭一唱、夫唱婦隨、狼狽為奸、肆無忌憚。

不過他臉上卻是作可憐巴巴狀:「哥!你就行行好!跟咱姐求個情,讓她施捨小弟我一兩個法術吧!」

「誰是你姐?」柳傾若冷哼道,自從她那偽神格化崩毀后,其態度變得和水雲孤這長不大的孩子非常類似,簡直就是兩個小屁孩兒。所以此刻她用得意洋洋的神情看著王詡:「叫師姐!」

「啊?」王詡一愣:「什麼時候出現這種關係的?那咱師父是誰?」

「鬼谷子啊。」

王詡想了想:這三八現在算是鬼谷派所有傳人中的第一高手,而且我又有求於她,就先叫著吧。

於是他恬著個臉,畢恭畢敬地叫了聲:「大師姐!承蒙關照,請賜教師弟我幾個轉界法術吧!」

柳傾若戲謔地笑著:「嗯,很好,叫得挺誠懇的。」她說到這兒頓了一下:「但還是不行。」

「三八!老子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王詡暴起咆哮著,要不是埃爾伯特從後面鉗制住他,估計連桌子都被掀了。

柳傾若這時才道:「我這次親自送你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專家

7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