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禮物

第二十章 禮物

王詡訕訕一笑,轉移了話題:「嗯……對了,不是說那幫傢伙送了禮物嗎,咱們一塊兒拆吧。」

燕璃回道:「好啊,我也挺好奇的呢,你等一下,我現在就去拿。」她起身回了房間,很快便捧了一大堆東西出來。這些禮物的大小各異,不過基本都是彩紙加彩帶的包裝。王詡可真沒想到以自己的人緣竟能收這麼一大堆東西。

此時燕璃已經把禮物都放到了茶几上,王詡便饒有興緻地走到沙發邊,拉著燕璃一起坐下,然後拿起了最大的那個禮品盒道:「這個是老齊送的吧?」

燕璃道:「你怎麼知道啊?」

「那是啊,咱交情鐵啊,這個所謂好兄弟講義氣……」王詡說得這倒是實話。

「你是現在拆開,還是跟我普及完天地會的知識再拆?」

於是王詡閉上嘴不再扯淡,他拆開了包裝,看到了……一個咖啡壺和一個烤麵包機。

「我說怎麼這麼重呢,原來是家電啊。」燕璃說著還揉了揉自己那纖細的胳膊。

「呵……呵呵……」王詡一抽一抽地笑著,他發現,因為這兩樣東西要換成禮品包裝,所以早就從原來的紙盒子里拿出來了,可是齊冰還非常「體貼」地把說明書留在了裡面,並且在上面用醒目的信號筆寫了一行字:「你們事務所里的那些速溶咖啡配上那種超市裡賣的吐司實在太難吃了。」

「結果你這傢伙是想自己來的時候可以用啊混蛋!!」王詡真想大聲喊出來,不過他還是忍住了,畢竟剛才還說了好兄弟講義氣之類的話,這槽還是吐自己肚子里吧。

「挺務實的禮物,很不錯啊。」燕璃評價道。

「是……是嗎……」王詡道:「那什麼……看看喻馨的禮物吧。」

說起來,王詡這個人,雖說很宅,而且還是右手俱樂部成員,可這並不代表他是個沒有女人緣的人,事實上,他從小學開始,就收到過很多女孩子送的禮物,算是頗受女性青睞的。可是當他家遭變故,另一重人格進入沉睡以後,他基本上就成了既沒有心情,也沒有時間和條件去談戀愛的那種人了。

因此,除了尚翎雪和燕璃,已經有多年沒有受到過女性朋友所贈禮物的王詡,對那盒子里的東西還是相當好奇的。

喻馨送的禮物盒呈長方形,不算太大,拆開后,裡面是一本書。

書的封面上寫著——表白的藝術。

王詡一個凌厲的眼神直接就朝燕璃瞪了過去,後者抬頭看天,作事不關己狀,但那顯然沒用。

「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我什麼都不知道啊。」她依然在狡辯。

王詡看到書籤上還有一行喻馨的留言,他將其抽出來,念道:「齊冰的表白是跟你學的吧?我看你們倆真該一塊兒再鑽研鑽研。」

「你倒是直接去送給他啊!關我屁事啊!已經等不到他過生日了嗎!你到底有多想和他複合啊!自己去說啊混蛋!」王詡差點兒沒把這書給扔出去,他又回頭看著燕璃道:「你們女生湊在一塊兒就喜歡討論被表白的全過程?」

燕璃自知理虧,只好細聲細氣地回道:「女生就是這樣的啦……總比你們男生老湊在一起看些限制級影片好吧……」

王詡嘆了口氣,拿起另一個禮物:「希望接下來的正常點吧。」

這次的禮品包裝呈圓錐形,而且不大,從外面看來,估計是高級鋼筆這類的東西。王詡心想這樣才算禮物嘛,又有紀念意義,又便於保存。

他問道:「這個誰送的啊?」

「傾若送的,說是他們無魂一起給你的禮物。」

「哦?」王詡這下可莫名了,無魂成員和他交情也不深啊,就算現在他們都住在S市了,但也很少有來往的機會。

拆開禮物后,王詡的疑惑就消失了,因為那裡面裝的不是什麼高級金筆,而是……一雙筷子。

這筷子還是玉做的,一看就是上乘貨色,潔白無瑕,拿在手上還有陣陣涼意,兩支筷子上竟用小篆客刻成一副對聯。

百年天地回元氣,一統山河際太平。

「我這是要君臨蹭飯界啊!!搞毛啊!!」他恨不得把這雙筷子給折了,但轉念一想,這玩意兒怎麼說都是個玉器,說不定還真值幾個錢,捨不得……

拆到這兒,王詡越來越覺得拆禮物是個非常可怕的事情,不過他還是想著:既然開始了,就都拆完吧,不可能全都是悲劇吧?

各位觀眾,這世上的悲劇,十有**就是因為有人抱著這種僥倖心理而釀成的。

他這回拿起了一個比較小的禮物盒,燕璃看了眼補充道:「這應該是水大哥送的。」

這下王詡稍稍安心了一些,心想這位閻羅王大人雖說平時不太靠譜,但基本上是人畜無害,他肯定不會送出什麼別有深意的玩意兒來。

於是乎,一張捶背券出現在了王詡眼前……

這東西確實沒什麼意義……

「小學生忘記了自己老爸的生日才送這玩意兒吧!送給你爸去啊!誰要你捶背啊!還不如不送那!話說誰強迫你送禮物了啊!」王詡直接就把這張紙撕了。

燕璃看著他那副樣子,實在是忍不住了在旁邊偷笑起來。

王詡頗有點惱羞成怒的意思,迅速抓起了剩下三個禮物中的兩個,一塊兒打開了。

第一件是水映遙送的,姑且算是件藝術品——瓶中船。

不過水前輩送的這瓶中船可是與眾不同,在那個酒瓶子里……有兩艘船,而且擠在一起,好似搖兩下就會一起散架的樣子,那意思不言而喻。

第二件是埃爾伯特送的,這位德國青年,本著日耳曼民族務實且一絲不苟的精神,將一件由他親手製作的禮物送給了王詡。

「這什麼呀……」王詡將其拿了起來。首先,組成那東西的,是三隻襪子,中間那隻還縫上了眼睛和嘴的樣子,然後另外兩隻襪子連接在其兩側。

「這是襪子兔啊,你把手伸進中間那隻襪子里,可以當做兔子玩偶來玩,我記得小時候我也做過一個呢。」燕璃的回答是正確的,卻不能讓王詡感到滿意和欣慰。

「好吧……以那個傢伙的手工能力,能做出么個玩意兒就很不錯了,只是……」王詡把襪子兔重新塞回了禮物盒裡:「為什麼不用新襪子呢……就算要用舊的,也洗乾淨了再做啊!!這好像是我前一陣子找不著的襪子吧?!原來是被這傢伙偷走了啊!他連自己的襪子都捨不得用嗎?!還讓我把手伸進去啊?!」

終於,在王詡幾近崩潰之時。在這最後的最後,貓爺的禮物要登場了。這無疑將會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事已至此,連燕璃都很想看看裡面究竟是什麼了。

王詡打開了那個只有珠寶盒大小的禮物盒,然後,看到了一整盒,連在一起的安全套。

貓爺還留了一張紙在裡面,上面用沉痛的字句寫到:「當初,我沒能注意到,包裝上寫著,安全性97%的字眼,於是,我成了剩下3%的受害者。希望,你不要步我後塵……」

燕璃看到這禮物竟然是臉不紅心不跳的,她挺淡定地拿起一個,湊近了看了看包裝上的小字,說道:「還真有寫誒,我以前都不知道這個原來不是100%安全的啊。」

王詡的腦子裡估計有哪根弦已經綳斷了,他此刻顯得比燕璃還淡定:「你以前又從來沒用過,能知道什麼呀你?」

「哼……你又知道我沒用過了?」

「廢話……我當然知道……」

燕璃忽然發現自己的爭辯確實毫無意義,王詡讀過她的記憶來著,於是她只能用了個不太恰當的比喻:「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王詡斜視著她:「所以說,女生們湊在一起,不但要嚼舌根子,還要看一些男生們也同樣會看的限制級影片咯?」

燕璃覺得他們的話題開始不太對勁兒了,清了清嗓子道:「好了,禮物你也拆完了,我們切蛋糕去吧。」

「等等。」王詡忽然盯著燕璃的眼睛:「你的禮物呢?」

燕璃的心跳明顯加快,不過她還是竭力控制住了語氣,平靜地回道:「我等會兒給你。」

王詡想了想道:「你給我的時候,我需要用到貓爺的禮物嗎?」

「你去死吧!」她嬌嗔道,順手拿起個沙發上的抱枕就朝王詡的臉扔去。

不過那自然不疼,王詡隨即道:「好吧好吧,我錯了,別生氣。」

…………

房間里的燈已經關了,王詡用打火器點上了自己二十一歲生日的蠟燭。燕璃沒有為王詡唱生日歌,只是道了句:「生日快樂。」

王詡也只是回了句:「謝謝。」

他們對視了一眼,又都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沉默了片刻,燕璃柔聲道:「許個願吧。」

王詡閉上了眼睛,此刻,他在心中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我最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禮物

7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