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考驗

第二十三章 考驗

陰陽界,萬骨城。

在那三十二級浮屠的頂層,羅義從入定中睜開了雙眼,就在剛才,他突破了一個境界,達成了修為上質的飛躍,就像狩鬼者修成超靈體一樣,邁過了這一步,對他的意義非常重大。從此以後,他不再是三大勢力中最弱小的首領,他與戚克英、鍾清揚這樣的強者站在相同的高度。

「前後閉關數十年,雖然期間因為一些事中斷了幾次,但最終,大哥你還是成功了。弟恭喜大哥,神功有成。」施虎的外表看上去五十齣頭,一臉嚴肅的表情,絲毫看不出半點高興的樣子。

一旁的曹夢用他那低沉的嗓音接道:「老施你就不能笑笑么?」

施虎只有眼珠子在動,頭卻沒轉過去:「哪裡好笑了?」

曹夢聳聳肩:「這種時候,就該笑啊。」

施虎卻道:「是嗎?」他似乎很認真地想了想:「我還是覺得沒有笑的必要。」

曹夢似乎是放棄了,撫著自己下巴上那一大撮漂亮的鬍鬚:「好吧,隨你了。」

羅義倒是面帶微笑道:「好了,二位賢弟,沒有兩位的扶持,我羅義也不會有今天的造詣,既然今日我正式出關,首先自然是要論功行賞。」

施虎抬眼看著羅義:「賞確是不必了,我能追隨大哥,為您出力,已經是賞了。」

曹夢撫須笑道:「要是別人說出這話,便是句馬屁罷了,只有你施虎講出來,才讓人相信是句真心話。」

「不要賞,還有個原因。」施虎繼續道:「我們當初邀吳游一同閉關,他假裝毫無興趣,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可恕我直言,此人城府之深,整個陰陽界也鮮有比肩者,他一定有他的目的。如今大哥出關,再賞我二人,鬼將眾上下一定會有種看法,那就是我們三人與吳游不和,彼此間相互排擠。

這些年,吳游趁我們閉關,伺機發展了不少自己的心腹,屆時,我怕鬼將眾里人心不齊,導致最後一分為二。」

曹夢又笑,他道:「放心吧,你這些顧慮,大哥和我都早已想到了。」

羅義接過話茬:「所以,我不但要賞你們二人,我還要賞你們的屬下,鬼將眾里,除了屬他青龍部的人,我都要賞。」

施虎很快便明白了:「大哥這可是宣戰?」

羅義冷哼道:「不至於,這只是給他一個信號,讓他不要以為自己是鬼將眾的元勛之一就有恃無恐,像他那樣野心勃勃、心機歹毒之輩,我羅義覺得有用的時候就用,我要是覺得他無用了,或是他對鬼將眾這基業構成了威脅,哼……」

曹夢接道:「如今大哥修為再進一步,要收拾吳游那老匹夫自是手到擒來。他若是安分守己,好好當他的青龍將,以後大家還好說話。他若是狗急跳牆,呵呵……到時,他和他的黨羽,全都會一個個自己跳出來,也就省得我們去查了,一網打盡便是。」

施虎低語道:「實力……決定一切嗎……」

…………

成都,郊區。

一幢豪宅坐落在荒無人煙之地,一輛旅行車正往那裡疾馳而去。

王詡坐在副駕駛席上,緊緊盯著駕駛員那張臉,裴元實在是忍受不了這位的目光灼灼,他問道:「你這一路上,到底在看什麼?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接天連夜無窮逼,硬日荷花別樣紅。」王詡念道。

裴元糾正道:「應該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還真是你丫啊……」王詡似乎難以置信。

齊冰坐在後排拋出了一個問題:「打斷一下二位的雅興,嗯……王詡……你剛才念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王詡挺隨意地回道:「哦,這首詩呢,是這位骷髏老大第一次見我時淫的……說一個叫接天的男人,和一個叫荷花的女人……」

「那故事只存在於你自己的想象中吧!」裴元吼道:「你究竟是怎麼誤解到那種地步的啊?!」

「那個嗎……暫且不提,我只是很驚訝啊……雖說上次也看見過你長肉以後的樣子,但今天這湊近細一瞧才發現,你很帥啊……」王詡道。

「哦,謝謝誇獎。」裴元依舊很淡定地開車。

但王詡立刻講出了他後半句話:「我說劉航啊,你這手藝不錯啊,這肉貼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

「我只是恢複本來的長相而已!又不是他用靈能力造肉出來!」裴元又吼了起來。

王詡用一個詢問的眼神望著坐在後面的劉航,後者攤開雙手,看看天,然後王詡似乎就明白了,也不知這兩個傢伙為何能如此默契。

「切……原來是天生的嗎……」

「你好像很失望啊!那是什麼語氣啊!好像是想讓劉航幫你整容的樣子啊?!幹什麼!眼神突然變成這種充滿怨念和嫉妒的樣子了嗎?!」

他們一行人把裴元逼得吐槽無力后終於到達了目的地。直接用鑰匙開門進去以後,進入他們視線的是一間空曠的大屋,雖說外表是豪宅,可裡面完全沒有裝潢過,也沒有傢具。

柳傾若也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將除裴元以外的五人逐個掃視了一遍:「埃爾伯特,自身強化系,靈識不過新人水準;齊冰,自然系,能力優越,靈識強於一般城級負責人,不過還不及十殿閻王;賀文宏,武鬥系靈能力,以靈識來看介於埃爾伯特和齊冰之間;劉航,特殊系,持有豪龍膽,武鬥能力是你們五人中最強,靈識亦然。」

這時,水雲孤打著哈欠從隔壁的房間走了過來:「至於王詡嘛,沒辦法用靈能力進行偵查,姑且當他是最強的一個好了。」

柳傾若接著道:「以這樣的組合,活著到達煌天城的幾率……不到百分之十吧。」

王詡不屑道:「小兩口一唱一和的挺好玩是吧?不就是說我們此去九死一生嗎?這話我聽得多了,你們能說些新鮮的不?」

柳傾若這時竟露出一個相當詭異的笑容:「這個屋子的地下,有一口『魂之井』,具體是什麼年代就存在於那裡的,連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前些年,我發現了它,於是我把這裡建成了無魂的眾多據點之一。轉界的話,通過魂之井可以十分便利地完成。」

「眾多據點……還之一……」王詡道:「你那黑社會組織好像還挺龐大的呢……」

對方也直言不諱:「哼……肯定比你想象中龐大吧,雖說我們現存的成員都去了S市,不過成都畢竟曾經是無魂的根基所在,這樣的設施要利用的時候隨時可以找出很多呢。」

王詡問道:「那我們現在就利用那個什麼井出發?」

水雲孤道:「不,出發前,你們五個還有一件事要做。」

劉航是聽完這話以後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或許應該說,他這人直覺很靈敏,第一個感到事情好像不太妙。他緩緩回過了頭,眼前的場面充分證明了他預感很正確。

王詡他們也陸續回過頭去。發現除了先前來接他們的裴元外,屋裡又多了喻馨、郭凈天、洛影、林曉霜和一個他們並不認識的青年。

水雲孤接著道:「打贏這屋裡所有的人,你們才可以上路。」

王詡吁了口氣:「啊……我就知道,這次無魂的諸位傾巢而出,不可能全都是為了準備什麼轉界門而來,結果還真有這樣的發展呢……」

那個陌生的青年道:「哼……如果連我們都打不贏,去了陰陽界又能做什麼呢?」

王詡道:「你這傢伙果然是柴興吧……嗯……」他用不懷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柴興一番:「發育了是吧……發育了你就抖起來了是吧……」

柴興用極度不爽的語氣回道:「我本來就二十歲了,不比你小多少!」

柳首領這時打斷道:「好了,都不必吵了,自己挑選對手吧,我們這邊人多,你們中必然有人要以一敵眾,到了陰陽界以後,相信大多數戰鬥都是這種情況,所以你們最好習慣起來。」

王詡竟第一個站出來道:「那就都不必和我爭了。」他看著水雲孤和柳傾若:「能同時對付你們兩口子的人,非我莫屬吧。」

齊冰綳著那張撲克臉,走到喻馨那邊:「我跟她打。」

喻馨用極度鄙視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後道:「曉霜來幫幫我吧。」

林曉霜面無表情,語氣也冷若冰霜:「可以。」

而劉航和肥版洛影那邊,兩人早已是王八綠豆對上眼兒了,皆是作凶神惡煞狀,同時講出一句:「單挑!」

而埃爾伯特權衡了一下自己的實力,還是選擇了和柴興戰鬥。

於是,最後賀文宏只得以一人之力對抗裴元與郭凈天兩個,但看他的表情,卻是那種勝算頗大的樣子。

眾人選好的對手,水雲孤道:「你們各自挑個房間吧,打開門走進去以後,再把門關上,就會變成一個與外界隔絕的斗室,裡面的牆壁是很難打穿的,可以放心地戰鬥。」

王詡冷哼一聲:「還真是早有準備了呢。」他率先邁開步子走了出去。

其他人也陸續四散而去,很快,這豪宅的大廳里又變得空無一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考驗

7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