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全勝

第二十五章 全勝

當齊冰從其中一間斗室走出來的時候,埃爾伯特和劉航已經在最外面的大廳里等了許久。

他還是面無表情地走了過去道:「這麼快就分出勝負了?」

「哼……我還是第二個出來的呢,埃爾伯特比我還早一些。」話雖如此,劉航言語中流露出的得意也是昭然若揭。

埃爾伯特攤開雙手:「柴小哥覺得自己是因為輕敵被陰掉了,非常不快地離開了。」

劉航補充道:「洛影也是。」

「其實我本來並沒有什麼不快。」洛影的聲音這時橫插了進來,他和柴興正從門外走來,這胖子被劉航揍得更胖了:「我剛才只是去廁所了而已……」

柴興也站在他旁邊,用鬱悶的語氣道:「至於我嘛,像傻瓜一樣去外面生了會兒悶氣,現在又像傻瓜一樣回來了。」他頓了一下,轉頭對埃爾伯特道:「我想明白了,這和輕敵無關,輸了就是輸了,你確實很厲害。」

埃爾伯特回道:「謝謝。」

這時林曉霜和喻馨也從齊冰身後走了出來:「這麼說來,目前為止,我們無魂的人全輸了。」

柴興看著她們反問道:「不會吧?你們也輸了?」

喻馨冷哼一聲,把頭轉向了一邊,林曉霜回道:「如果不是齊冰處處留手,我們的落敗不會花那麼久的。」

劉航一聽這話倒是來勁了:「呀喝!看不出來啊!你小子現在實力見長啊!」他拍了拍齊冰的肩膀,用很認真的表情道:「不過作為被追趕者,我是不會放水的。」

齊冰綳著臉,牙縫裡擠出一句:「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忽然,又一間斗室的門打開,眾人回頭望去,只見裴元走在前頭,郭凈天扛著昏迷不醒的賀文宏從裡面走了出來。

還未有人發問,裴元卻是搶道:「真沒想到,我和老郭會輸給這個小子。」

「啊?」幾乎所有人都是這種反應。

郭凈天也道:「同為中遠距離的槍斗系能力者,會在自己的看家本領上輸掉,我也沒想到呢,呵呵呵……」他豪爽地笑著,把賀文宏放到地上:「別擔心,他只是消耗過度,並沒有什麼傷,很快就能醒過來的。」

齊冰若有所思道:「我們四個人……全勝嗎……」

劉航表現得很興奮:「看來大家都有些新的絕招呢……嘿嘿……」

埃爾伯特這時把視線轉向了最後那扇未開過的門:「那麼……最後就要看,王小哥的勝負了。」

…………

時間稍稍倒退一會兒,回到王詡、水雲孤和柳傾若剛剛進入房間時。

一關門,王詡就道:「我先聲明,現在的我很強,你們最好能一起上。」

水雲孤冷哼一聲,跳上前來,學著北斗神拳中的經典挑釁動作,把手指拗得劈啪作響,「小子,你太囂張了吧!」

柳傾若也學著小水的語氣道:「小子,不想活了是吧?」

這對活寶的吐槽功力在王詡面前顯然不值一提,王詡不屑地回道:「小朋友們,這種同仇敵愾的氣勢是好的,可惜對我沒用。」

柳傾若道:「我看你這是發春啊,你們這次去陰陽界,根本就是因你而起的發春行動吧,搞不清楚狀況也要有個限度吧?」

王詡瞪著她:「我發春?哈!哈哈哈哈!」他癲狂地大笑:「小水同學啊,我告訴你個事兒啊,你知道小柳她為什麼要放棄創世計劃嗎?」

柳傾若聽了這話神色微變,王詡得意地看了她一眼,接著道:「不是因為伍迪的布局,也不是因為戰前神算篇的提示,更不是因為我的一番話……其實是因為她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情……」

「空壓!」小柳同學突然就出手了,在王詡話說了一半的時候,她便使出了一招。

王詡順勢單膝跪地,兩手撐在地板上,似乎被什麼很重的東西給壓得直不起腰來。

「改變分子密度啊,這種事都能做到呢……」縱然如此,也阻止不了王詡繼續說話:「小水啊,她想到的事情可是和你有關哦。」

柳傾若瞬間出現在王詡面前,對著他的臉就是一腳橫掃而去,王詡用雙手護住那自以為十分英俊的容貌,結果整個人被踢飛而出,直接撞上了房間的牆壁。這屋子的牆看來也都經過改造,如此強烈的衝撞,根本連塊油漆都沒掉下來。

「嘿嘿嘿……你覺得這樣就能阻止我說出來嗎?」

柳傾若氣急敗壞道:「你長本事了啊,連我的記憶都能讀了呢……你敢接著說,我就把你給……」

「王詡。」水雲孤忽然打斷他們道:「不管你要說什麼,我不想聽,所以,請你不要再說了。」

「啊?」這下王詡倒停在杠頭上了:「喂喂……這事兒聽了對你沒壞處的,相信我。」

「要聽的話,我也不想從你嘴裡聽到。」他回道。

柳傾若停下手裡的動作,回頭看著水雲孤,那眼神很是複雜,不知是感動還是感激。

王詡這下可鬱悶了,他本來想抖個包袱,當年柳傾若小朋友第一次得到神算篇明示,問的問題是——家人。結果到了城北墓園,就遇上了少年時的水雲孤。

這個在當時沒能想明白的問題,柳傾若後來想明白了,王詡在讀到她的記憶后,也很快明白了,沒血緣關係,還家人,得,孩子他爸。

你要不說王詡發春,他沒準還不想提這茬,你一說,他就不爽了,他一不爽,就要發表些別人的**來發泄一下,比如「你這個思春少女為了個男人把成神的機會給放棄了」之類的。可正在他要講出來的當口,那缺心眼兒的忽然說了句這麼「善解人意」的話。

王詡此刻就像一個綁架犯,正在他以撕票為威脅,與受害人家屬談價錢的時候,家屬們在電話里紛紛表示:「改天我們自己撕了他吧……」

「好!」他奮力站起來,挺直腰桿,惱羞成怒地喝道:「你們這對狗男女!是你們逼我的!看老子把你們打成墳頭上的蝴蝶!」

…………

時間回到現在。

最後那間房門也開了,王詡他們三人看上去都是毫髮無傷,陸續走了出來。這時賀文宏也已經醒來,他第一個忍不住開口道:「哪邊贏了?」

沒人回答他,柳傾若直接道:「無魂成員,一同到地下室來,給魂之井的運行做些準備。」

水雲孤對王詡他們五人道:「大家休息一會兒,午夜出發吧。」

這兩位說完,就帶著眾人離開了,大廳里只留下了五小強。

齊冰雖說臉上無表情,心裡其實最好奇,他又問王詡:「你該不會真的把那兩人都給擊敗了吧?」

劉航湊了上來,一本正經道:「哼……男人間的勝負,不需要讓外人知道。」他說完對著王詡做了個勝利的手勢,兩眼放光道:「本大爺贏了哦~~」

「不需要讓外人知道你還在那兒賣弄個屁啊!!再說跟我打的還有女人好不好!!」王詡一腳就往劉航的面部踩去。

然後兩人就像蟋蟀一樣在地上扭打成一團,嘴裡還罵罵咧咧地說些宅男語(總之……那不是西班牙語系,但也不是中文)。

齊冰嘆了口氣:「哎……其實是贏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全勝

7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