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誤闖

第二十六章 誤闖

魂之井,顧名思義,這確實是一口井。不過從物理意義上來講,它只能算是半口井,因為井底沒有通著地下水,也沒有一般的井那樣深。

在大屋的地下室里,它就那麼靜靜地杵在那裡,也不知多少年了,井上沒有搖擼,井深也不足十米,井底下除了灰塵和普通的泥土外,別無其他。

王詡站在井邊,往下看了許久,終於忍不住說了句:「就這破爛玩意兒能幫我們轉界?」

柴興是那種十分喜歡和王詡搭腔的傢伙:「那你說它是用來幹嘛的?」

王詡道:「我覺得是這樣,以前有個人,他想練輕功,然後在地上挖了個小坑,跳進去,蹦出來,再跳進去,再蹦出來……日復一日,隨著他輕功造詣的提高,他也把坑越挖越深……」

也不知這是他從哪本武俠小說里看來的橋段,反正柴興嘴角**著聽他講完,回了一句:「我真想活埋了你,然後在這兒建個公共廁所……」

「好吧,小夥子們,吐槽到此為止了。」小柳這時已經確認了陣法的圖案準確清晰(用粉筆在地上再三地描了幾遍)。

水雲孤在旁接道:「我來解釋一下,魂之井就是這個陣的陣眼,以我、傾若、裴元三人的靈能力來發動這個陣,開闢一條足夠支撐你們五人通過的隧道前往陰陽界。

因為你們五人在一起擁有相當強大的靈力,所以這條通路不可能維持得太久,你們一會兒一定要迅速地通過,不然就可能迷失在空間與空間的夾縫中,被扭曲的時空壓成瀣粉。」

郭凈天走過來,遞上了一塊石頭:「注意看石頭周圍的顏色變化,分別代表了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在陰陽界沒有日升日落,所以必須通過這種特有的礦石來確認方位。」

王詡非常賤地問了句:「這個白送給我們啊?」

郭凈天露出一個非常腹黑的表情:「那怎麼可能呢……這石頭總比關東煮要值錢吧?」

埃爾伯特道用一種討價還價的語氣道:「你準備收我們多少錢?」

郭凈天笑道:「放心,我知道你們沒錢,所以我直接問貓爺去要,到時候就記在你們和他的債務上面。」

埃爾伯特嘆息道:「王小哥,看來你的負債是永遠還不清了。」

郭凈天瞟了他一眼:「你以為貓爺那裡只有王詡的賬嗎……呵呵……你能這樣想也好。」

「喂……你是什麼意思……我也有嗎!不是真的吧?!」似乎欠貓爺錢這件事比起去陰陽界走一遭更加讓埃爾伯特恐懼。

王詡走過去,拍了拍埃爾伯特的肩膀:「節哀順變這話你們老外怎麼說來著……哦,阿門!」

「什麼阿門呀!我是德國人好不好!還有為什麼你認為阿門就是節哀順變了啊!」

柳傾若拿出一部粉可愛的手機看了一眼道:「午夜到了,別錯過了天時,要吵等轉界完成了再吵。」說罷她便走到了圖陣的一側。

水雲孤和裴元分別走到另外兩側,無魂的其他成員也分別散到井的四周,開始往地上的圖陣里注入靈力。

齊冰從剛才開始似乎就想和喻馨說些什麼,只是此刻看她很專註的樣子,估計是沒機會再開口了。

井口中漸漸亮起了瑰麗的光芒,那似乎是這世上根本不存在的顏色,扭曲在一起十分刺眼,而地上的圖陣也越發明亮起來。

忽然,一陣靈氣在地下室中綻開,井周圍的空間開始了細微的顫動,這詭異的震動感讓人覺得靈魂都要從軀殼中跌落出來一般。

井口上粘稠的靈氣停止了流動,呈飽和狀不再改變,柳傾若道:「就是現在,另一側的門已經打開了,你們快些跳進去。」

五人對視了一下,紛紛躍入了井中,王詡是最後一個,他在跳進去之前回頭問了一句:「最後一個問題,達成目的以後,我們怎麼才能回來?」

水雲孤回道:「如果你成功了,當然是讓你的翎雪把你送回來就好。」

王詡點點頭,想想也是,人家堂堂默嶺的首領,難道還不會個把穿界法術么,於是他揮揮手道了句拜拜,一頭扎進了井裡。

…………

陰陽界,某中立區。

在一塊本該沒有鬼魂或人類踏足的荒涼之地,聚集了兩撥人馬,他們身上劍拔弩張的殺氣將周圍的野獸都驅散不見,雖然兩邊的兵團還有一定的距離間隔,但毫無疑問的,一場惡戰已經一觸即發。

地勢較高的黃土崗子上,一群喇嘛打扮的鬼魂站在那裡,為首的,是一個身材壯碩如綠巨人一般的光頭壯漢,他身著橘紅色的僧侶袍,半邊身子和一條手臂裸露在外,下半身不倫不類地穿著一條軍裝迷彩褲,脖子上還掛一串超大的佛珠,每顆珠子都有拳頭大小。但戴佛珠並不代表他是個和尚,和尚頭頂上是戒點香疤,他頭頂上卻是紋了個詭異的黑色紋身圖案,形似一條黑龍,但細看又似是條巨蟒。

而在地勢較低的那片小樹林里,數以百計的狼人在那兒磨著利爪和尖牙,他們每一個都比王詡當年見過的狼人何家睦更為高大可怖。這個種族本不該有太高強的靈力,但在這裡的每一隻狼人,連他們的鋼鬃上都附著不弱的靈氣作為防禦手段。再加上天空中那輪不落的滿月,其實力可想而知。

全身漆黑的狼人首領走上前來,他用那血紅的雙眼盯著高出的黃土崗子,發出一聲撕破天際的嚎叫,那聲音久久不散,讓人不寒而慄。

而那光頭壯漢也用充斥著暴戾的目光遙望著下面的小樹林,冷笑道:「哼……本座今日就和你做個了斷。」

也不知他們是不是事先打好了招呼,總之,在沒有任何信號和徵兆的情況下,兩邊同時朝對方發動了突襲。

喇嘛這邊,全都用不知哪國鳥語不斷地念著佛經,皆是雙足離地「飄」下崗去。搞笑的是,他們雖然在念經,但身上卻都是妖氣衝天,殺氣滾滾。

而狼人那邊,四條腿盡出,跑得不比你飛得慢。氣勢上更不必說,數百身材高大且靈力不弱的巨大野獸從一片小樹林里衝鋒而上,就是來個裝甲師也未必有這麼恐怖。

正當兩撥人馬要在中間的空地上來一次親密接觸的當口,一個轉界門撕開了虛空突兀地出現了……

要說這門還真是挺奇怪的,不是立著,而是橫在空中,穿過門的五個傢伙,都以一種下墜的姿態穿過了轉界門。

五人身手都不錯,沒有摔個四腳朝天的現象發生,都是穩穩地站定,然後他們看了看周圍。一群禿妖精正從黃土崗子上衝下來,一群狼人正從一片小樹林里衝上來,好,很好,很強大……

王詡的反應很快,他面朝那群喇嘛,扎馬而立,氣沉丹田,一臉認真地道:「如來神掌第一式!」

「什麼!!」光頭壯漢本來對他們的出現已經頗感震驚了,現在對方忽然來這麼一手,他自然是亂了方寸,趕緊揮手制止住後面的大軍,讓他們先停下來靜觀其變。

而另一側,劉航心領神會般,面向狼人群,祭出豪龍膽,大喝一聲:「我乃華山趙金龍!誰敢上前與我一戰!」

「趙……趙……趙金龍?!」狼人們來了個急剎車,還有幾個剎車不穩在地上打起了滾的。狼人首領居然是個結巴,他在那裡揣摩了很久:「趙……趙金龍……好……好像在哪兒聽……聽過啊。」

在全場近千牛鬼蛇神,包括齊冰、埃爾伯特和賀文宏同時愣神的這一刻,王詡和劉航朝著一個無人的方向以拚命之勢狂奔而出,他們淚流滿面,嘴裡還大喊著:「想嚇死爹啊!!跑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誤闖

7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