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伏擊

第二十九章 伏擊

陰陽界有七成以上的地方都是萬年不變的沙漠地貌,這和天上那永不落下的日月有很大關係。.k.不過綠洲、山谷、湖泊,甚至城市、密林這些景物也都是存在的,因為這世上終有些東西可以突破環境所限,在不間斷的日照和滾滾黃沙的夾縫中脫穎而出,點綴著這個頗為無趣的時空。

可是也有那麼一片地方,就算是一滴水、一枚綠葉都無法從中找到。那就是陰陽界最外圍的「枯萎沙漠」。

如果說有「生命的溫床」這種概念,那麼枯萎沙漠或許可以叫「生命的碎紙機」之類的,因為枯萎沙漠有一種讓所有擁有靈魂之物都無法靠近的特性——榨取其靈魂的能量。

花朵會在瞬間凋零,動物會在片刻就老死。而妖力、靈力等等,身上的所有能量,都會在進入那裡以後開始流失,就好比是打開了一個水龍頭,只要你還待在枯萎沙漠,它就不會關上,直到流盡你最後的一滴生命力,方才罷休……

這天,在這沙漠的邊緣,出現了一個人影。

他似是已在那兒站了很久,一小時?一天?一個月?沒人知道,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並且不在乎。

他,就是鬼王。

過不久,另一個人影出現了,他竟是從枯萎沙漠的深處飛來,身著金色戰甲,腳踏七色雲彩,當然了,他絕對不是孫大聖,此次前來與紫霞仙子也沒有任何關係。

言歸正傳,但見那來人飛到鬼王跟前站下。他有一張頗為年輕的面孔,長發束起,看著倒似是個古代劍俠。

「怎麼了?居然把我給放出來了?大發慈悲啊你?」他對鬼王說話的態度可是相當不好。

鬼王還是那一臉淡淡的悲切,開口就帶著幾分蕭瑟之感:「把你封在那沙漠盡頭,原本是讓你收斂些戾氣,學著冷靜一些。」

那人哈哈大笑,然後突然一聲暴喝:「冷靜了一千七百年?!」

他的吼聲竟掀起了一陣劇烈的沙嘯,近百米高的沙浪頃刻間席捲了方圓數里內的一切。

「你若是再這樣與我講話,我就把你重新封印。」

「切……」他不屑地啐了一口:「我怕你不成?」

鬼王長吁一聲道:「也罷……既然已經決定放你出來,就由著你的性子也無妨。」他頓了一下,切入了正題:「其實,我有件事想請你辦。」

「哼……鬼王大人。」他說這四個字的時候語氣不善,明顯是有弦外之音:「您的吩咐,我敢不答應么?」

鬼王還是很沉穩地回道:「我想請你回鬼將眾去坐鎮。」

「哈哈哈哈……」他忍不住又一次大笑起來:「這還用你說嗎?我還能去哪兒?」

鬼王繼續道:「一千七百年來,發生了許多事,鬼將眾已經不是你那個時代的鬼將眾了。在數代四相鬼將的更迭后,這個組織逐漸變成了一個滿足個人野心的工具,遠遠偏離了當年你創立它的初衷。」

「那麼,你是要我去萬骨城收拾殘局了?」他已殺氣畢露:「要我清理門戶是嗎?」

鬼王嘆了口氣,神情頗為失望地搖頭:「我是要你去領導他們,不是去毀滅,如果要毀滅的話,我自己也能辦到。」

「呵呵……我該知道,比起重整,我更喜歡全部擊碎,然後換個新的。」

「我當然知道,你中傷、嘲笑、抱怨、吹毛求疵、牢騷一堆、詛咒、抨擊、燒毀砸爛一切,直到萬事萬物都化為一縷塵埃。」鬼王看著他的眼睛:「來掩飾……」

「夠了!」他打斷道:「反正你是鬼王,我聽你的就是了。」他轉身欲走,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了,回頭道:「對了,我也有件事要問你。」

「講。」

他忽然換上了一種期待的神色:「『鬼』找到『七』了嗎?」

鬼王沉默了片刻:「這和你有關係嗎?」

「切……你還是老樣子呢,難道他們在一起不好嗎?」

「我以前就說過了,那個女人,配不上師兄。」鬼王斬釘截鐵地道,看來這次談話已經結束了。

「那麼他們現在都在哪兒?你能告訴我么?」

又是一次短暫的沉默:「『七』現在是默嶺的主人,我這幾日再辦些瑣事,然後……就去見她一面好了,看看她的記憶還在不在。

至於師兄他……你現在回鬼將眾,應該能在路上遇見,不過……他應該什麼都不記得了,你休要騷擾於他。」

「好吧……」他聽完以後再次踏上彩雲,朝著萬骨城的方向疾馳而去,那速度與青龍部的八人相比,又是快上了一個境界。

…………

「我好餓啊~~」

「我好渴啊~~」

「還沒到啊~~」

「真的好熱啊~~」

王詡和劉航一路上不停地重複著這幾句話,這兩個傢伙把帶來的水和食物全都吃完了,齊冰還給了他們每人一塊兒化得很慢的冰塊揣在手上,可他們還在那兒抱怨不止,同行的四人本來還能忍忍,但被這樣持續性不間斷地騷擾,也不免心煩意亂、饑渴難耐。六人就在這種士氣低迷的狀態下走著,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道沙漠中的深谷突兀地橫在了他們面前。

齊治望著對面道:「越過這條峽谷,地貌就開始由沙漠轉變為一般的土地了,這也意味著,我們很快就要離開中立區域,進入默嶺的勢力範圍。」

「那還等什麼,老齊,搭個冰橋,咱們這就過去唄。」王詡一聽要走出沙漠了,順勢就來了精神。

齊冰沒說話,面無表情地聚集起了靈子,他發現在陰陽界中施展自然系的能力比其想象中還要容易得多,在這種靈氣多得冒泡的地方,少說自己的戰力能提升五成以上。

冰橋很快就搭好了,橋面還挺寬,六人並肩走上去都沒問題。他們陸續上橋,腳步異常輕快,看著對面的黃土地,彷彿自己就是從地獄走向天堂。

「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一個渾厚的聲音從他們腳下傳來。

齊治臉色微變:「不妙……這聲音難道是……」

還不知道這峽谷地下究竟有什麼危險,冰橋的兩頭已被大群狼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狼人老大李結巴站在橋頭,率領著他的黑鬃部落,也不說什麼大話,直接就是張牙舞爪地數百聲狼嚎,震得冰橋搖搖欲墜,王詡等人更是覺得耳膜生疼。

而峽谷下則開始響起數百妖僧的誦經之聲,黑色的妖氣逐漸升騰上來,使下面的情況更是詭異難辨。

平承的聲音再次傳來:「本座可留意你們的動向許久了,莫以為與我黑蟒教結下了梁子還能全身而退!」

李結巴也道:「千里之內,就算你們隱藏靈識,靠氣味兒我也能找到你們!」

王詡乾笑道:「看來,人家這是暫時擱置了人民內部矛盾,跟咱搞起了敵我鬥爭啊……」

齊治嘆息著:「之前想放條生路給他們,可人家似乎不領情呢。」

齊冰大體上觀察了一下形勢,面無表情道:「小賀你壓制一下橋頭那邊,我來加固冰橋,我們先過橋,離開這峽谷上空再說。」

埃爾伯特問道:「那下面的攻勢誰來抵擋?」

他話音未落,只見劉航縱身一躍,跳入了那妖氣瀰漫的深谷之中,臨跳時還留下一聲帶迴音的長吼:「我去去就來……來……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伏擊

7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