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怪物

第三十一章 怪物

吳游並不在意五離開時所說的話,因為他根本就不信。齊治確實很強,憑感覺就知道他比身邊那五人厲害得多,可是如果說他對吳游這個已經在陰陽界修鍊了數百年的強者能構成威脅,恐怕還是很難讓人信服。

雖然對「五」和鬼將眾之間的關聯頗為好奇,但吳游暫時也沒打算深究,在他的計劃里,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決這六個活人,然後搶走王詡的鬼穀道術,只要得到了那個,一切的問題就都不再是問題了。

「哼……既然那不速之客走了,那咱們就接著解決事情……」吳游終於把目光移到了王詡身上:「你就是那個狩鬼者——鬼谷子?」

王詡冷哼一聲反問道:「那你就是青龍將吳游咯?」他在夢魔的回憶中看見過吳游的長相,所以知道他是誰。

齊冰似是想到了什麼,對吳游道:「為了楊四海和夢魔的事情來尋仇了嗎?」

「哈!哈哈哈哈……」吳游大笑道:「楊四海算個什麼東西?我可記不下那麼多鼠輩的名字,至於夢魔嘛……我還真應該謝謝你們,得知他魂滅以後,羅義臉上的表情可真是精彩呢……哈哈哈……」

王詡對齊冰道:「老齊,可別以為他會是那種為同伴戰鬥的人,他根本沒有同伴……」

吳游接著道:「你們這些整日將同伴、情義掛在嘴邊的渣滓們,能不能暫且停下這無趣的言論,乖乖地……」他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王詡身前不到寸許之地:「去死!」

他不用任何武器,僅用手刀攻向王詡的胸口,但在場任何一人都不曾懷疑,只要這一擊擊中,王詡的身體和靈魂都會被貫穿,碎裂。

可這突如其來,又快如閃電的攻勢並沒有成功,吳游還未碰到王詡,就自行收回了手刀,並且立刻疾退數丈。他再次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齊治,眼中竟布滿了驚恐,冷汗從他的臉頰緩緩落下。

「既然你不是尋仇,就沒有什麼私人恩怨的因素存在,誰來做你的對手……都無所謂吧?」齊治邁著隨意閑散的步伐,擋在了五人前面。他望著吳游和其身後的七宿:「沒有看不起你們的意思,只不過,請你們八個……聯手起來,再與我一戰吧。」

王詡悄悄對齊冰道:「喂喂……你哥行不行啊?吳游至少也是默嶺的堂主級別吧,再說另外七個也是強得沒邊兒的樣子……」

說實話,自己的老哥究竟是怎樣的實力,齊冰還真不清楚,畢竟已經這麼多年沒見了,就算是在當年,齊治的境界也始終在齊冰無法探知的高度。

「老弟,跟你的夥伴們先走吧,我處理完這裡的事會追上來的。」齊治頭也不回地說道,他倒是還不忘旁邊的另一個傢伙:「這位狼人兄台,那個叫平承的和尚似乎還有口氣,而且也已經回復人形了,你現在跳下去把他抬走我想是沒人會介意的。」

「啊?啊……」李結巴終於從獃滯中回過神來,他的特點就是,平時不結巴,但只要心裡一慌:「啊……是……是……謝……謝謝……他他……他日……定定當圖報……」也不知他為什麼要說報恩之類的話,或許是李結巴的本能告訴他,如果齊治不說這句話,自己留在這兒早晚是死路一條。當然了,另一個問題李結巴也沒考慮,他自己跑就是了,平承可是他的老冤家,幹嘛還費那勁去救啊?

其實細想想,這事兒也是有理可循的,比如,絕世高手此生最好的朋友或許就是他那最強的對手,因此,我們可以揣摩……資深的地痞流氓和管他那區域的片兒警之間,沒準也是惺惺相惜。那麼,反觀一下平承和李結巴,那就不難理解了。實際上他們誰都缺不了誰,要是彼此間不隔三差五發生點兒衝突摩擦,打個群架、搞場械鬥什麼的,估計生活會少了很多樂趣……

好了,言歸正傳。

齊冰稍稍考慮了片刻,綳著那張萬年不變的臉道:「我們走吧。」說完,他竟是第一個扭頭便跑。

「你這是大義滅親啊……」王詡說完這句以後也跟了上去。

其他幾人看了齊治一眼,也紛紛跟上。但說實在的,他們個個兒心裡沒底……

「你以為他們逃得掉嗎?」吳游死死盯著齊治的眼睛,似乎對方的一個念頭都是殺機四伏:「氐土貉……」

「屬下在。」

「跟緊了,千萬別讓他們用什麼法術隱藏了靈識或者行蹤。」

「是!」氐土貉應了一聲,朝著王詡他們跑離的方向飛去。

齊治站在原地未動,但當氐土貉經過他身側的一瞬間,他開口道:「我說過,你們八個,得一起上的。」

然後氐土貉就停下了,他的身體僵在那裡,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齊治抬起頭,望著側方上空的氐土貉:「所以,請你留下來。」

這不是命令的口吻,但似乎比吳游親口下令更有效。對方竟真的慢慢落下,退到了吳游和另外六宿身旁,氐土貉的聲音略有些顫抖:「他的殺氣……」

「哼……」吳游憤怒地道:「廢物!」其實他倒不是怒其不爭,只是自己剛才對王詡突下殺手時,也同樣體會到了致命的威脅。

在剛才那短暫的一瞬,只有吳游才捕捉到了齊治稍縱即逝的殺意,他明白,如果那一記手刀真的伸出去,非但王詡毫髮無傷,他自己還得損一條胳膊。

感應到齊冰他們已經跑遠,齊治貌似鬆了口氣,他點起一支煙,撓了撓那雞窩似的髮型,神色慵懶地望著天空:「你們一定在想,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人,你們卻一次都沒聽說過吧?」他吐了口煙:「其實這也不難解釋,因為我根本沒怎麼和別的靈能力者發生過衝突,我只是一個常年混跡在北美洲際公路上的流浪者,在那個國家,他們用鹽和槍就能解決大多數靈異現象,當然了,還得去上幾節拉丁語課……」

「小子,我可沒有興趣和你閑聊。」吳游面露狠色,揮手喝道:「布陣!」

七宿應聲而出,紛紛上天入地,於一定的距離內,將齊治的周圍圍住。

連同吳游自己在內,八將身上的靈力驟然提升,日月並存的天空忽然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竟是浩瀚的星空。

而每一宿的身後都有相應的星系出現,角宿:屬木,為蛟。東方七宿之首,有兩星如蒼龍雙角。龍角,乃斗殺之首沖。

亢宿:屬金,為龍。東方第二宿,為蒼龍的頸。龍頸,有龍角之護衛,變者帶動全身。

氐宿:屬土,為貉。東方第三宿,為蒼龍之胸。龍胸,乃龍之中心要害。

房宿:為日,為兔。東方第四宿,為蒼龍腹房,古稱「天駟」,龍為天馬和房宿有四星之意。龍腹,五臟之所在,萬物將消殞於此。

心宿:為月,為狐。東方第五宿,為蒼龍腰部。心為火,龍腰,腎臟之所在,新舊交替之處,元氣之源泉。

尾宿:屬火,為虎。東方第六宿,尾宿九星形成蒼龍之尾。龍尾,是斗殺中最易受到攻擊部位。

箕宿:屬水,為豹。東方最後一宿,為龍尾擺動所引發之旋風,乃生性好風之凶星。

由這八將聯手創造之鬼境,並應其星相所布之陣,便是那鬼將眾中自古流傳的蒼龍殺陣。說起來,當年還是「五」親自鐫刻在三十二級浮屠之中的陣法。

齊治只是稍稍遲疑了片刻,便重新露出了輕鬆的神色:「哼……這陣用來對付千軍萬馬都行啊,真是厲害呢……」他將煙頭隨手一扔:「可惜……對付我,還不夠。」

吳游心頭早已是無名火起,原以為這陣法一出,對方即便沒有立刻嚇得面無人色、口吐白沫,至少也得給個震驚的表情吧?誰知齊治卻連呼吸絲毫不亂,要說亂,最多是頭髮比較亂……

「給我殺!殺得他魂飛魄散!將其碾成瀣粉!」隨著吳游這一聲暴喝,八人身後的星辰竟化作千軍萬馬,和這八將一同衝殺而來,靈力的洪流似有開天闢地之威能。

齊治的眼神變了,此刻,這是一個十分認真的齊治。

「在這個世界上,有所謂『努力的凡人』和『懈怠的天才』。當然了,也有像我弟弟那樣『努力的天才』存在。」他一邊說著,自身的靈魂武器也逐漸浮現,那是一雙翅膀,一對從背後延伸而出的藍色光翼:「可是,還有一種人,他們不屬於以上任何一類,比如星龍、鳳仙……姑且再算上那個貓爺好了。」他的靈力逐漸提升到了一個可怕的密度,光翼上的藍色越發明亮:「我也是其中之一呢……我們這種人,不是凡人,也不是天才。或許只有一個不怎麼好聽的詞才能貼切地形容我們的才能——怪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怪物

8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