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臨陣脫逃

第三十二章 臨陣脫逃

吳游對自己一直是很有自信的,在羅義出關以前,他認為自己才是四相鬼將的最強,或許事實也確是如此。k.可當羅義達到新的境界以後,吳游的自信動搖了,也可以說,他終於認輸了。正當他考慮著如何繼續在鬼將眾安身立命的當口,羅義給了他一條路走——離開。

就如同吳游曾經對角木蛟講的一樣,羅義的盤算幾乎都被其說中了。可吳游偏偏不走那條生路,他看到了一個翻本的機會,一個傑出的陰謀家自然也是一個鐵杆的賭徒,他絕不會放棄這種契機。

於是,他選擇了去爭取自己的命運。

可是此時此地,這個叫齊治的人,又一次讓他動搖了。承認自己的實力被羅義超越是可以容忍的,因為那是一個具有領袖氣質、勤奮且有野心的強者,一個和他一樣已經在陰陽界修鍊了數百年的鬼魂。但承認自己被眼前這個小子給超越,是吳游不能接受的。他只是個人,生存在靈氣稀薄的人間界,就算從三歲就開始修鍊,也不過二十多年光景,怎麼可能戰勝得了他?

吳游絕不相信會有這種事發生,可剛才切身體會過對方的殺意,又使他萌生了一種隱隱的不安。所以當蒼龍殺陣使出時,他並未投入全部的靈力與七宿相合,雖然看似與他們一同朝著齊治衝殺而去,但其實吳游的行動明顯比他人慢上一線,且還有所保留。

齊治周圍的每一個角度,每一絲縫隙,都已被蒼龍殺陣的靈力所包圍,縱然他有上天入地的本領,恐怕也逃不出這由靈力編織的天羅地網。

他也不準備逃。

這片充斥著殺伐之氣的星空上,有八個鬼將,有滔天的靈力洪流,還有那洪流具象化而出的千軍萬馬。只要一經接觸,齊治的**恐怕就會被這股靈力碾碎,但他卻迎了上去。

那對藍色的光翼展開,綻放出的光芒比這陣法造出的璀璨星空更加耀眼。它攜著齊治自由地翱翔於陣中,每一根光羽都如利刃般收割著那些靈力所構成的兵馬。

吳游立刻就停下了動作,他心中震驚,齊治那對光翼上的靈力密度實在是太可怕了,蒼龍殺陣中,合他們八人之力造出的靈力與其觸碰后竟落了下風。

就如同用撞球和乒乓球對砸,密度高的一方,更加堅硬,碰撞后形狀也不會改變,其物理結構更穩定,不易被摧毀。

同理,凝結的靈力碰撞,強者勝。

吳游萬萬沒想到雙方的差距竟如此巨大,那光翼撕開蒼龍殺陣的整合靈力就像是拿刀切豆腐。難道自己和七宿的戰力加起來對上齊治,結果就是一觸即潰?先前那小子的話——「沒有看不起你們的意思,只不過,請你們八個……聯手起來,再與我一戰吧」。現在想來,實在是讓人毛骨悚然。

「就從你開始吧。」齊治已經殺至第六宿尾火虎的眼前。

後者雖然吃驚於對方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看出自己是此陣中最易受攻擊的「龍尾」所在,但卻也不甚慌亂。既然是弱點,當然就早已有了防備。

只見尾火虎疾退而走,驅動靈兵湧上前去阻擋,自己則開始醞釀起了一記殺招。心月狐、箕水豹這兩宿離其最近,二將心領神會,幾乎在同時趕來照應,兩翼的靈兵亦是洶湧而來。

可是可怕的一幕再次出現,齊治在光翼的掩護下速度絲毫不減,尾火虎身前的靈兵根本就毫無作用,而他的殺招卻已是箭在弦上,全身上下靈力空虛、毫不設防,這準備的時間也是最容易被攻擊的空隙,以對方的靈力來看,光翼至,自己無疑就會被切成數段。

誰知齊治在破開所有阻滯殺到尾火虎面前時,突然停住不動,還擺著他那悠哉的神情說道:「你似乎要使出什麼來是嗎?」他嘴角竟出現一抹笑容:「人生啊,老是匆匆忙忙的,該多累啊……放心,我就在這兒等你出招,你可以慢慢準備。」

尾火虎此刻是又驚又怒,齊治的這種行為說得通俗點可以概括為倆字兒——找抽。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尾火虎似乎應該高興才是,本來被人秒殺的局面,現在倒是緩和了。

心月狐和箕水豹二宿皆是愣在當場,他們也都明明白白地聽到了齊治的話,這小子就像是在打仗時衝到一個正在給子彈上膛的敵人面前,放下自己的武器,看著對方道:「別急,慢慢來,我站在這兒等你準備好了讓你開一槍,沒關係。」

所有人當中只有離這裡最遠的吳游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他不由自主地後退,兩隻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來了:「不可能……目中無人也不會做到這種地步的……他只是單純地想要被攻擊,他……」

這時,齊治彷彿聽到了吳游的心聲般,緩緩回過頭去,淡然地看了他一眼,接著,便是一聲冷笑。

吳游當真是三魂被嚇去了七魄,心裡的念頭不由自主地說了出來:「他……從未嘗到過被攻擊的痛苦……」這是個令人窒息的結論,也是個很難讓人相信的結論。

可事實,就是如此。

尾火虎命應星宿、五行屬火,靈能力自然也與火有關,一個爆燃著的赤色骷髏頭漸漸在其雙手中凝成,他面露狠色:「你自找的!大冥火!」

一聲大喝過後,那赤色骷髏便朝著齊治飛掠而來。

赤色骷髏是由靈力所聚,命中目標率100%,而且……會爆,爆炸后的冥火除了造成巨大的**傷害以外,還會燃燒被擊中者身上的靈力。不得不說,尾火虎這招除了準備時間長點兒,從技能優越性上來講,非常強。

齊治沒有躲,他知道這招躲不開,他又笑了,苦笑,在那短短的一瞬,他腦中的想法竟是:「我為什麼連這都知道呢?」

自小就被稱為天才的齊冰,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和別人究竟有多大的差距,可是他卻從不知道,自己和哥哥間的差距有多大。

這就是齊治,天才中的天才,真正意義上的怪物。

戰鬥的本能就像是血液一樣在他身上流淌,勝利就像呼吸一樣容易,雖然他不喜歡戰鬥,更不喜歡靈能力者的身份,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戰鬥天賦無人能比。

為什麼會攻擊尾火虎?因為他是陣中的弱點,可為什麼會知道他是弱點?齊治自己也不知道。對方的招式有怎樣的特性、會造成多大的傷害,靈能力是怎樣的性質,這些事情,一瞬間就能全部明白,可為什麼呢?他還是不知道。

那些答案就像一加一等於二,不需要筆算,也不需要心算,直接就能從嘴裡蹦出來。齊治戰鬥時就是這樣,一切的一切,只會讓他感到無趣罷了。

他伸出了左手,輕鬆地接住了骷髏,沒有爆炸,也沒有燃燒,那骷髏好似化作沙礫般消殞。

「你看,這並不奏效。」齊治對已經徹底目瞪口呆的尾火虎道:「你的整體靈力太低了,至於這招式嘛……還可以吧。」他飛上前,一手摁在尾火虎的肩膀上,另一手握起了拳頭:「那麼……就這樣結束吧。」

一聲巨響,尾火虎從空中被擊落,他甚至沒能落地,因為在下墜的過程中,其身體就和剛才的赤色骷髏一樣逐漸分解消失了。

齊治吁了口氣,他回過頭:「接著就是你。」他看著亢金龍道。

當齊治擊潰尾火虎后,這陣就有了一處破綻,就如千里之堤潰於蟻**,一個陣法,哪怕是完整性被破壞了一星半點兒,其威力也和完整時不可同日而語。所以接下來,只要扼住龍頸……蒼龍殺陣就會徹底陷入混亂。

如果說每個陣法都有個標準的破解流程,那麼齊治選擇的順序就和教科書上寫的別無二致。但令人覺得恐怖的是,這事兒沒有教科書存在,而且齊治也沒怎麼去思考,他就是知道答案,因為一切都太簡單了。

正當他朝亢金龍飛去時,周圍浩瀚的星空忽然完全消失,千萬靈兵在頃刻間化為烏有,剩下的六宿臉上寫滿了驚訝,因為造成這情況的是吳游,他居然逃跑了。

身為坐陣大將,卻臨陣脫逃,還是在這些平日里對他敬畏有加的手下面前。這是徹底捨棄尊嚴的做法,但吳游偏偏就這麼幹了,事實證明,這個在片刻前還自詡為龍的青龍將,根本沒有與別人賭命相搏的勇氣。如果不是有絕對的把握和優勢,如果危及生命的局面擺在面前,他就會果斷地逃走。

「這倒是幫我省下了不少事呢……」齊治看著吳游的身影越飛越遠,他也不急著追,而是對身邊其餘的六人道:「你們追隨的人,已經舍你們而去,再和我戰鬥下去也毫無意義,所以,你們還是走吧。」

剛才情形最危險的亢金龍心中可以說是大起大落,他聲音顫抖地問道:「你……肯放過我們?」

「我沒有狩鬼者的義務,和你們也沒有仇恨。再者……明知你們根本無法贏我,我為什麼還要和你們打?」齊治再次展開雙翼,「至於那個叫吳游的,我現在要去殺了他,希望你們不要來阻攔。」他話音未落,人已消失,留在空中的只有一道藍色的殘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臨陣脫逃

8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