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嚮導?沙蟲?!

第三十四章 嚮導?沙蟲?!

齊冰去了十分鐘左右又回來了,他還是面無表情的樣子,開口就道:「它走開了。。」

另外五人愣在那裡,好像根本沒聽明白齊冰在說什麼。吳知問道:「你是說它逃跑了?」他慌忙探出頭去,發現那隻板龍真的不見了。

「事實上……」齊冰說道:「他不是靈獸,而是妖怪。」

王詡問道:「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有,就好比動物和人的區別,靈獸有著和我們不同的語言體系、交流方式,說得再簡單點,妖怪會說人話,而靈獸不會。能說人話的靈獸幾乎是不存在的,現實生活中,我只聽說過孫家的老家主,萬獸神孫朗的靈獸——碎雨,似乎可以說些話,至於其他能說話的靈獸,就只在一些傳說中出現了。」齊冰用那冷靜的口吻慢慢解釋著。

王詡嘴角**著問了一句:「那你又是怎麼知道,他是妖怪,而不是靈獸呢?等等……該不會是……」王詡的表情忽然變得非常邪惡。

「這與我有一個半妖前女友沒有任何關係。」齊冰十分準確地解讀了王詡那邪惡的嘴臉,並且飛快地轉移了話題:「其實,剛才我走過去的時候,他先跟我說話了。」

王詡道:「他說什麼了?」

齊冰回道:「他說:『你們這幾個劫道的,到底長沒長眼睛,老子在這裡乘涼,連條褲衩兒都沒穿,哪兒來的錢讓你們搶?!』」

王詡虛起眼:「那你說了什麼?我想劫個色?」

齊冰道:「我說,『其實我們只是路過,但是被你堵住了去路,我們還以為你是劫道的呢。』然後他就笑著說是誤會,接著就離開了。嗯……現在想想,其實是個脾氣不錯的傢伙呢……或許是因為你們的攻擊行為對他根本沒什麼作用吧……」

劉航不知何時戴上了一副手套:「我可沒有攻擊他。」

賀文宏暴跳如雷:「說什麼那!意思是只有我認真動手了嗎?!告訴你們,剛才只是我實力的百分之一啊!不!千分之一!」

埃爾伯特這時好像想起了什麼,他回頭對吳知道:「那你剛才說什麼板龍之類的,還要吃了它,又是怎麼回事?」

吳知滿頭大汗:「嗯……這個……其實……我偶爾也會有些判斷失誤地……」

王詡平舉手掌,另一個手握拳往上一敲:「哦!我明白了,你丫其實是個殺手吧?想玩一招借刀殺人,讓我們替你殺了那個妖怪對吧?果然是干無本買賣的人呢!看不出來啊!你還挺陰險啊!」

吳知回道:「你那種推理到底是怎麼得出來的啊?!我明顯是和你們一樣誤以為他是靈獸好不好?」

王詡口中嘖嘖有聲,輕揮手指:「你就不要再狡辯了,我的推理永遠是正確的……真相只有一個。」他說完以後還作推眼鏡狀,雖然他並沒有眼鏡。

「模仿誰呢這是?!模仿那誰就能瞎掰了啊?!話說那誰的實際年齡到底幾歲了啊?應該比你還大了吧?!你那種推理根本沒有合理的中間邏輯就得出一個看似正確的答案,太扯淡了吧?!」吳知看來也是個挺能吐槽的。

正當王詡他們和吳知在那兒討論一個並不重要的問題時,齊治已經解決完了戰鬥,迅速追上了他們。

看著他從遠處行來,除了齊冰和一無所知的吳知兄以外,其他幾人皆是露出了驚訝之色。

「喂,治哥,你也太給力了吧?半天功夫不到就把他們幹掉了啊?」王詡問道。

齊治點上一支煙,吐了口道:「殺了一個二十八宿,放走了六個,不過那六個以後也沒什麼威脅了,至於那個青龍將,見我隨手殺了一個,就立刻逃跑,我可是非常討厭這種人的,已經是非常無聊的戰鬥了,居然還要半途而廢……於是我就追上去,把他處理掉了……」

聽到這話的六人全身上下每一塊兒肌肉都僵住了,尤其是吳知,作為一個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他忍不住第一開口問道:「這……這這……這位大哥,你是說,你以一敵八,殺掉了一個鬼將眾的星宿,嚇跑了一個四相鬼將,然後你還追上去把他給滅了?」

齊治看著他:「你是誰?」

吳知還沒回答,王詡就插嘴道:「他是神秘的邊緣人,游弋於陰陽界各個鬼跡罕至之處的頂尖殺手,人稱『剃刀吳知』……」

「你乾脆說我是黑暗組織的兩大殺手之一好了!有沒有搞錯啊你!」

齊治笑道:「是嗎……剃刀吳知啊,聽上去很唬人的樣子啊,我對同是邊緣人的傢伙挺有好感的,有機會我們切磋一下啊。」

「那種機會暫時就不要製造出來了吧……最好三十年之內都不要出現吧……」吳知的冷汗那是刷刷地流著。

劉航伸了個懶腰:「好了,路也清出來了,人也到齊了,咱們就出發吧。」

吳知道:「嗯……那麼……各位,雖然是很短暫的相識,但相處還是蠻愉快的,咱們後會有期啦。」

可王詡沒和他告別,他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道:「對了,你這是要去接著找獵物對吧?」

吳知不知道王詡這句話的背後有多大的陷阱,所以他毫不設防地回答了實話:「是啊。」

王詡一邊的嘴角翹起,眼泛淫光:「靈獸這種東西,只要是荒郊野地里,到處都有的吧,那跟我們走同一個方向,應該也能遇上的吧。」

吳知感覺到了情況不妙,他聲音顫抖地問道:「你……你你……什麼意思……」

王詡接著道:「根據我無懈可擊的推理來看,你這種常年混在陰陽界的傢伙,又是乾的偷獵這種勾當,想必對各處的地形都比較熟悉吧,也就是什麼小路暗道、地下密徑、水源食物之類的……」

「其其……其實……我也沒有走到過三大勢力領地太深處的地方過……越往裡走,防衛就越嚴,人手就越多……」

齊治這時道:「那能不能請你為我們做個嚮導呢,至少把我們帶到你走到過的極限距離去。」

「極限距離?!默嶺的地頭可不好闖啊,你們這到底是要去哪兒啊?」

王詡上去勾住吳知的肩膀:「也不遠,煌天城。」

吳知「哦~~」了一聲,然後表情陡變:「那不就是走到最中心去了嘛!送死啊這是!」

齊治的那支煙已經抽完了:「不好意思,我來陰陽界的次數不錯,基本也沒離開過中立區域,而他們幾個根本都是第一次來,所以現在確實需要一個得力的嚮導。當然了,是走是留,你自己來選,我們只是懇請你的幫助,並沒有用人數多來威逼你的意思。」

那是啊……要威逼這傢伙,你們隨便出來一個就行了,不必六個一塊兒上啊……

吳知想了想道:「嗯……那我走了……」然後轉身就跑。

王詡也沒再去追他,只是無奈地攤開了雙手,齊冰道:「算了吧,人各有志,剛剛才認識的人,不可能跟我們一樣陪著你拿命去瘋的。」

結果他們這兒才說了兩句話,吳知這小子又跑回來了,他一路狂奔,身後沙塵漫天,氣勢如虹。

王詡道:「喂,就算你突然改變主意,也不用那麼激動吧?」

吳知表情扭曲地大喊:「沙漠骨蟲啊!!」

齊治剛想點起第二支煙,但一聽到這四個字,立刻又把煙盒和打火機收了回去,然後說了聲:「不好!快跑!」

齊冰對老哥的命令那是絕對信任,第一個跟著跑了出去,其他幾人也陸續奔跑起來。只有王詡這傢伙還站在原地,跟逐漸靠近的吳知喊話:「不就是只蟲嘛,你至於怕成這樣嗎?」

吳知這時從王詡身邊跑了過去,他叫喊著回答:「這蟲很大的啊!!」

「切……能有多……」大字沒有出口,王詡自己的嘴就張大了,因為那滾滾沙塵中,出現了一扇如凱旋門般的血盆大口,那沙蟲就像加粗版的地鐵一樣粗壯,身體一半沉在沙里,一半露在上面,背脊上還有利刃般的波浪形骨刺,最令人震撼的就是它可怖的頭部,其口閉合時,沙蟲的頭部就像個鑽機,使其能夠在沙漠之下任意穿行,而當那長滿倒刺的嘴一旦打開,恐怕真的能把一整列地鐵直接吞進身體里去。

王詡扭頭就逃,兩秒間就和吳知跑了個並肩:「你這是引來什麼玩意兒啊?!話說默嶺那幫王八蛋平時到底有沒有在打掃啊!現在養出來只蟲子比我還大!有沒有搞錯啊!」

吳知用那不滿血絲的眼睛轉頭望著王詡,從嘴裡擠出又一句要命的話:「不止一隻……」

王詡的表情似乎麻木了,他轉過頭,看見身後的地平線彷彿被沙嘯給掀了起來,數以百計的沙漠骨蟲結成大軍朝他們湧來。

跑在最前頭的齊治此刻正在跟他老弟解釋:「這種沙漠骨蟲呢,往往是成群結隊出沒的,一旦因為什麼原因盯上獵物,它們可以在沙漠里瘋狂奔襲幾日幾夜去將其追殺吞噬。」

齊冰還是沒什麼表情:「難怪連老哥你都要逃跑呢。」

「現在是拍馬屁佩服他的時候嗎?!想想辦法兒啊?!」王詡和吳知已經追了上來。

埃爾伯特道:「我倒是有個主意。」

王詡道:「什麼?!」

「我們可以想辦法飛上天去,觸發默嶺領地內的防禦陣法,引點默嶺的人馬過來,最後製造混亂,趁機逃跑。」

聽到了這麼高的一招,王詡簡直驚得無以復加:「喔靠!埃爾!沒想到你丫在這種情況下能想出這等妙計!實在是意外地可靠啊!」

埃爾伯特訕訕笑道:「啊哈哈……其實我因為空閑時間實在太多,看了幾本中國兵法什麼的,金蟬脫殼、過河拆橋之類的計策還是可以……」他話還沒說完,發現身邊已經空無一人,那幫人渣招呼都沒打,直接各顯神通,上天是也。

埃爾伯特這時才想到了一個很致命的問題——他自己不會任何飛天的手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嚮導?沙蟲?!

8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