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雨夜

序章 雨夜

(提供文字章節)這場暴雨已經下了數小時,凌晨三點的天空烏雲滾滾電閃雷鳴。書.書.網王詡披著雨衣拿著鐵剷出了門,朝著公寓旁的那片墳地走去。

挖掘工作就這樣開始了,一般郊區的路上在這個時段連車都不會有,更不要說行人了,當然在這樣的暴雨中,即使王詡的身邊十米左右聚集了一圈圍觀群眾也看不清他到底在幹什麼,甚至看不清他是人是鬼。

王詡此刻的心情鬱悶無比,他當然不是因為讀了幾本鬼吹燈以後心血來潮想靠盜墓財,而是被逼無奈。其實他搬到這墳地旁的公寓才三天時間,本來他的想法是墳地旁邊的房子租金便宜是理所當然,反正爺們我是個唯物主義者,做宅男只要盯著電腦屏幕看就行,難道我還沒事站在窗前眺望遠方吼出自己的人生理想啥的?墳地就墳地唄。

結果他入住的當晚詭異的事情就生了,上網到十二點的時候,窗外不斷的有心跳聲傳來,撲通,撲通……不緊不慢地迴響著。起初王詡還以為是自己上網太久出現幻聽了,於是關了電腦想睡覺,結果悶頭倒下后那聲音卻越清晰起來,絕對是心跳聲!

王詡此時只覺得喉嚨干,冷汗瞬間浸透了全身,要知道窗外就是那片墳地,別無他物,心跳聲這東西如果不是貼著別人胸口聽根本就聽不到,那麼現在是怎麼回事?於是唯物主義者的他想到了一個解決問題的好方法,就是什麼都不去想,吃安眠藥……

第二天頭疼欲裂的王詡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他又開始了一個宅男該乾的工作,上網,吃飯,再上網,然後吃晚飯……不知不覺又到了午夜。隨著那聲音的再次響起,王詡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於是當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睜著眼睛,分別用手機,隨身聽,老式收音機進行了長時間的錄音,如果能證明這聲音確實存在那說明一定有辦法解釋,這是他唯物理論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了。書.書.網

第三天早上,王詡的雙眼布滿血絲,聲音是什麼時候停止的他不知道,甚至自己是否一夜沒睡他也記不清了,他目前知道的就是所有錄音設備里只有他自己的呼吸聲。於是他打開手機,重新按下錄音鍵。

「如果我聽到這段錄音並且記得是自己錄了此錄音,那證明我並沒有幻聽或者精神分裂,而且錄音設備也在正常運轉。」

接著他又把這段錄音放了兩次,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出門去買了一把鐵鏟。

這片墳地解放前就存在,根本沒人管理,甚至有些連墓碑都沒有的土堆,王詡買了鐵鏟以後走到墳地中間咬牙切齒地說道:「你們這幫老不死的,居然敢騷擾宅男,都做好魂飛魄散的覺悟了吧,老子告訴你們,宅男這種生物,只要關上門,就和這個宇宙處於不同的位面了!不同位面懂不懂!今天晚上誰要是再敢撲通撲通啰嗦個沒完,老子就過來鞭屍!」

他氣勢洶洶,面露猙獰,說了一套自以為很有威懾力的歪理,心裡覺得很解氣,結果話音未落天上一個響雷,差點沒把他嚇趴下。但畢竟他沒有趴下,於是又整了整衣衫,背著手大搖大擺地回屋了,也不知道他這樣子是做給誰看的。反正街對面的西瓜鋪老闆被他嚇得夠嗆,看這個新鄰居拿著鐵鏟在墳地當中張牙舞爪的樣子差點就直接打

其實像王詡這樣社會經驗較少的年輕人往往會這樣,什麼事都覺得自己能獨立解決,他就根本沒想過要向周圍的鄰居打聽下,他只要問問對面這個西瓜鋪的張老闆就能知道很多事,比如這片佔地不大的墳地以前其實是清末一個大戶人家的宅邸,後來一場無名的大火使其成了一片廢墟,三十年代又有人在這裡造了幢歐式的小別墅,就是王詡現在所住公寓的前身。書.書.網到了抗戰時期,這幢樓曾經被日軍當做臨時的作戰指揮部使用了幾年,而旁邊的墳地也就是那幾年裡漸漸形成的。

如果換做一個天生奇才,具有王霸之氣的帥哥豬腳之類的人搬到這裡,說不定能從這些信息里分析出許多有用的東西,可惜王詡只是個平凡的宅男,要說特別之處也就是吐槽比一般人強些……

於是在這樣一個雨夜,王詡歇斯底里地鏟著土,這場暴雨彷彿是想幫助他一樣,土地已經泥濘得一觸即爛,本來挖墳這種體力活對體格纖瘦的王詡來說是很艱巨的工作,但此時他幹起來卻也不費什麼力。

心跳聲還在繼續,這聲音根本就是直接傳達到他的腦子裡面,捂著耳朵也無濟於事,在滂沱的大雨中依然聽得非常清晰,就是從這個土堆下面,這個連墓碑的沒有的土堆下肯定有著什麼!王詡瘋狂的挖著,他已經忘記了害怕,有的只是憤怒,不停地低罵著「要死不死的東西,埋土裡了還一直撲通撲通,完全不理別人感受是吧,看老子把你給整死透了。」

正這樣說著,聲音突然停止了,接著鐵鏟明顯碰到了什麼硬的東西,王詡的第一反應是骨頭,但是當他看清挖出來的東西時,嘴裡叼著的手電筒差點掉了下來。

「嘿……嘿嘿嘿……」叼著手電筒傻笑了足足半分鐘,王詡的心情還是無法平復,「這個怎麼看都是個寶物吧,這下財了財了。」

他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把那東西完全挖了出來,此時他已經挖了一個深兩米多的深坑了,按說應該已經精疲力竭,但是一看到這個木盒,就突然來了精神,動作居然又快了幾分。這個盒子不大,只有鞋盒大小,卻出奇的沉重,王詡費勁全身力氣才勉強把盒子**了坑。挖的時候自己也沒注意,不知不覺這個坑已經過了他的身高。他攀爬得全身是泥,卻絲毫不在意,飛也似地開始填土,等他走進家門的時候也不知過了多久,總之他已經累得快要脫力了。

王詡又看了一眼窗外,確信自己沒留下什麼明顯的痕迹,這時他也顧不得汗流浹背且一身泥污,坐在沙上隨手抄了塊布把那木盒外部仔細擦乾淨就端詳了起來,他確信此物值錢的依據並不是因為這是墳里挖上來的,而是他現這個木盒在土裡埋著居然絲毫沒有腐爛,而且被鐵鏟鑿過以後也毫無傷痕,於是宅男豐富的想象力此時揮了作用。這種現代高科技都沒辦法製造的木頭盒子里究竟是什麼呢?估計就是什麼瑪瑙玉石啊,金銀珠寶啊,月光寶盒啊之類的吧……

「你好像挖出了不得了的東西呢。」

「是啊,這下真是時來運……啊!你是什麼人!?你怎麼在我家裡!?」王詡驚得跳了起來,他背後居然站著個人,而且在他正要打開木盒時和他突然說話了。

「這東西既然選中了你,那說明你必有過人之處,這是我的名片,今天來我的事務所找我吧。」那人說著就走到了王詡的前面,然後欠身將名片放到了茶几上,王詡此時才看清這人大約三十來歲,有著邋遢的型,鬍子也沒完全刮乾淨,臉色卻蒼白如紙,有一刻王詡心中甚至想到:也許我繼續做宅男,十年後也會變成這個樣子。

把奇怪的念頭趕出腦子,王詡憤怒地大吼:「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究竟是誰,我可要報警了!」而那人卻好似根本沒有聽到他說話一般,也不動怒,還是沉靜如水,有氣無力的說道:「如果今天下午四點以前,你還沒找到我的事務所,那麼……呵呵,還是不說了,你自己萬事小心。」

神秘人邊說邊走,說完以後就自顧自地推門出去,他的背影很快融進了暴雨中,王詡被他說得愣了幾秒,等他追出去的時候卻已經是徒勞了,外面能見度極低,不可能追得到那人了。

王詡回到屋裡的時候又開始了自我說服,可以說從小到大他就是靠這個才沒有瘋,他說服自己那人只是個小偷而已,只不過是看見了自己拿著鏟子回來,又拿著個盒子,所以藉機故弄玄虛一下好脫身逃跑。王詡這樣「想通」了以後,拿起茶几上的名片想扔進垃圾桶,接下來他看到的景象卻又讓他如墜冰窟。

名片上寫著:靈異偵探事務所,貓爺。而地址那一欄居然是空白的!

王詡兩眼直直地盯著「靈異」二字,嘴角抽搐著:「開玩笑的吧,一定是開玩笑,呵,呵呵……居然還跟我說什麼萬事小心,小心什麼,哪種程度上的小心,小心自己送命嗎!喂!大叔!你倒是回答我呀混蛋!」

一杯熱咖啡終於讓王詡冷靜了下來,倒不是因為他喝了,而是因為手抖灑了自己一褲襠。反正事已至此,多想無益,乾脆就走一步算一步吧,於是他把門窗都鎖好,把木盒帶到卧室,凝重地深呼吸以後,他打開了木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序章 雨夜

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