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魔偶師

第三十五章 魔偶師

眼瞅著埃爾伯特就快被沙蟲追上,空中忽然傳來一陣吱吱咯咯的響動,一個古怪的人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埃爾伯特的後背上,接著,這人影像蜘蛛一樣鉗制住了埃爾伯特,將他整個人朝上提了起來,遠遠離開了地面。

沖在最前面的那頭沙漠骨蟲異常兇悍,它竟從沙地里竄了出來,直挺起身軀向著空中張口吞去,也不知在沙子下面它的軀體究竟有多長,反正其衝到了幾十米上空仍然勢頭未消。

埃爾伯特背上的人這時轉過了頭,他的脖子也不知是怎麼長得,竟能將整張臉轉個一百八十度,然後再朝下俯視。

本以為他也就是朝下看看,沒想到這哥們兒嘴一張,一條火柱就從他喉嚨里噴了出去,徑直噴進了沙蟲的嘴裡。

雖說事後想想,這行為頗為噁心,但效果還是非常強大的,只見那全身堅硬無比的沙漠骨蟲從內部開始瓦解,骨甲之間的縫隙里漸漸湧出火苗,直至整個軀體被大火點燃。它在沙地上瘋狂地掙扎、吼叫,足足兩三分鐘才停止了動作,待它完全不動時,也已只剩下那條脊椎骨架了。

埃爾伯特想回頭對這位身後的高人說聲謝謝,誰知他轉過頭,看見的竟是一張木頭臉。

順著這木偶身上的線抬頭望去,在更高的高空中,有個身披紫黑色連帽斗篷的人,正坐在一條飛毯上操控著這個能噴火的厲害玩意兒。

只見他輕輕一抬手指,那木偶就用一股大得無法形容的怪力把埃爾伯特往上一拋,讓其正好落在與飛毯的高度持平之處。

王詡他們幾人飛的飛,飄的飄,也都朝這邊來了。那人忽然開口道:「其實你們再往前跑一陣,那些沙蟲便無法繼續追了。」他指著身後道:「默嶺的領地里,沙漠和其他地質的區域是交錯存在的,就像一張網,你們只要跑到地質硬一些的地方,沙蟲即便仍能掘地,也絕不可能如沙漠中一般快了,到時就會被你們甩掉的。」

埃爾伯特坐在飛毯上總算鬆了口氣,他對那人道:「謝謝你救了我,我叫埃爾伯特,請問你是?」

那人道:「我就是你想招來幫你們金蟬脫殼的……嗯……所謂『默嶺的人』,哦,也不能說是人,應該稱鬼吧。」

另外六人剛飛到他跟前,就聽到了這麼一句話,氣氛立即緊張了起來。尤其是吳知,這傢伙一聽到對方表明身份,冷汗那是刷刷地流了下來。

「不必那麼緊張,你們剛剛踏入這裡,我就注意到了,如果要與你們為敵,我早就叫來大群的幫手,趁你們被沙蟲攻擊時發動偷襲便是。」

王詡神情數變,似是想到了什麼,問道:「那你是接到了上頭的命令,任我們通行?甚至是……幫我們去煌天城?」

「呵呵呵……哈哈哈……」斗篷下的臉雖然面目難以辨認,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笑得甚歡:「你就是王詡對吧,我倒是聽說過你,不過我可沒有接到過你說的那種命令。」

他止住笑意,接著道:「召魔陣時,雖然我沒有去人間界參戰,但後來多少也聽過一些風言風語。你們這一行人來陰陽界的目的嘛……」他盯著王詡,看了幾秒:「我基本也猜到了。該怎麼說呢,有點欽佩你的勇氣吧,不過……我有我的職責,既然沒有接到讓你通過的命令,就該照規矩辦事。」

王詡看著他道:「說了半天,不還是要打?」

「不,我的職責是領地內的治安,將不受歡迎的人驅逐出去就可以了,你們要是聽我一聲勸,自行離去,就不必打了。」

「好,各位,後會有期!」吳知轉身就想閃。

王詡繼續和飛毯上的神秘人對視著,他頭也不回,伸出一手,把吳知頭上帽子給摘了。

剛才大伙兒飛天的時候,王詡就注意到,吳知的飛行手段就是換頂帽子戴。他把原來那頂牛仔帽摘掉,換上一頂裝了兩個白色小翅膀的棒球帽,接著就一飛衝天了。

所以,此刻王詡想都沒想就陰了吳知這一下子,那小子「哎呀」一聲慘叫,就開始往下面掉。好在他沒掉多少距離,又被齊冰用冰塵提了上來。

「你要我命啊?!沙蟲還沒散光好不好?!」

王詡根本不理他,仍舊瞪著神秘人說道:「我要是不走呢?」

「哎……為何你要如此咄咄逼人呢……」他嘆息著,把身上的斗篷摘去,從飛毯上站了起來:「你們每個都很強呢……而我只是個維護治安的小卒,真是不想和你們動手啊……」

吳知從王詡手上奪回了飛天棒球帽,他一邊戴上一邊道:「我說這位大哥啊,你就別裝了,什麼小卒啊……就你剛才那兩手,連我都看出來了,你就是魔偶師梁澤!」

梁澤眼中一亮,朝吳知看了一眼道:「哦?你居然認得我?」

吳知一縮脖子,退出十米開外:「英雄啊!!真的跟我沒關係啊!!實在是您威名遠播!婦孺皆知啊!無論如何放我走吧!!」

梁澤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上次和鬼將眾一戰就此成名了嗎……呵呵……」

「喂,在那邊自鳴得意夠了沒有,我們還趕時間呢,是你直接放我們通行,還是先讓我揍你一頓,你倒是表個態啊。」王詡道。

齊治已經淡定地點上了煙:「他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職責所在嘛,怎麼可能連一招都沒過就讓我們過去呢。」他吁了口氣:「梁澤既然沒有偷襲我們,而且還幫了埃爾伯特一把,我們以多欺少就未免太難看了,王詡你自己搞定怎麼樣?」

「啊……正合我意。」王詡把兩手的骨節拗得劈啪作響:「很快就能解決的……」

劉航踩著豪龍膽慢慢靠到齊冰身旁,悄悄道了句:「他為什麼很生氣的樣子?」

齊冰面無表情,用腹語回道:「他不是針對梁澤本人,只是對梁澤『沒有接到那種命令』感到不快。」

「哦~~」劉航恍然大悟般:「那確實是會惹他發火的樣子呢。」

這時,梁澤對埃爾伯特說了句:「飛毯幫我看一下,謝謝。」然後便一躍而起,飛到了更高的上空,那個會噴火的木偶不知何時已坐在了梁澤的肩頭。

王詡腳踏黑炎飛劍緊隨而上,兩人的較量,即將在那日月交輝的高空展開。

…………

與此同時,萬骨城,城中主幹道上。

隨著最後一個青龍部的鬼兵倒下,羅義的清剿行動正式告捷,雖然鬼將眾的實力等同於折損了四分之一,但他並不在乎。只要他的手下是一個統一的鬼將眾,那這點損失毫無疑問是值得的。

羅義、施虎、曹夢,還有他們身後的二十一星宿,每個人的武器上都沾著鮮血,那些血的主人,前一刻還是他們的同袍,而此時,已化為了靈子、塵埃。

「吳游的靈識消失未必代表他已魂滅,或許他與對方接觸后又因為什麼原因而放過了對方,自己則將行蹤隱藏了起來,伺機而動。這是極有可能的,因為他手下的七宿分明還有六宿的靈識仍在,他們的道行不夠,即便刻意隱藏自己,也無法逃過我的靈識追蹤。」羅義擦拭著手上的血跡,他已經在考慮吳游可能帶來的後患了。

曹夢撫須道:「以他的心機、算計,應該也已明白自己的命運了,短時間內,他是不可能再回來了,更不可能攪起什麼大浪了吧。」

「短時間?哼……是永遠才對,那個蠢材,他已經玩兒完了。」

這一句話,如驚雷之聲,傳遍了整個萬骨城的每一條街道,三鬼將的臉上皆是神色陡變。他們幾乎在同時猛然轉身,將目光投向了三十二級浮屠之巔,在那高塔的最頂端,站立著一個身披金甲的劍客。

他,也正看著他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魔偶師

8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