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差距

第三十七章 差距

一陣紅色的靈力在梁澤的眼前爆散開,血腥味尚未傳至,王詡就已經來到了他面前。

「竟可以在我的線收縮前通過……是二段加速嗎……」梁澤心道:「不過,靠近了也沒用啊……」

王詡的笑意猶在:「你是不是認為,那些『只有你能看見的線』,我還沒發覺?」

雖然被對方識破,梁澤還是顯得很篤定:「發覺了又如何?」

「如何?當然是這樣!」王詡朝著梁澤的臉猛力揮出一拳,下一秒,梁澤的頭碎裂了,看似是血肉之軀,結果打碎以後竟是一塊塊木頭。

王詡抬起頭,朝著更高的天空道:「只要打碎了這個魔偶,那另一個……」說話間,他身後原來和他戰鬥著的那個魔偶就已停止了動作,「也就無法操控了吧。」

梁澤周圍的空間千絲萬縷地剝離,他本人的真身終於在天上出現了:「這些線,是我自身靈能力的高階運用,按理說……即使是我的替身魔偶所使用的那些低階線,別人也很難看清。可你竟連我的高階線都察覺了,確實不簡單呢……」

王詡回道:「不簡單?哼……其實很簡單,你那些所謂的高階線我確實看不見,但我能感覺得到。」

「感覺嗎……」梁澤緩緩下降到了和王詡一樣的高度:「我難以理解的一種解釋呢……」

「看看龍珠你就懂了。」

「嗯……聾……豬?」梁澤的腦海中出現了關於一隻五感不太健全的動物經過刻苦修鍊,最終獲得感知天地之大能的感人故事。

王詡看一向淡定的對手這次卻是神色有異,問道:「怎麼?你還真看過?」

「嗯……沒見過,也沒聽說過,有機會的話,希望你能介紹它和我認識一下……」

王詡一愣,不過也沒多想,他把話題拉了回來:「好了,你躲在那些線里隱藏靈識的把戲就到此為止吧,讓我看看你真正的實力。」

梁澤笑了笑:「如你所願。」他的左右手同時舉起,身前現出了一個鬼魅般的黑影魔偶。

「這個……需要用兩隻手來操控嗎……」齊治看著天空:「究竟會有多強呢……」

埃爾伯特問道:「剛才是發生了什麼?梁澤用了替身術之類的東西嗎?」

齊治回道:「不,他的本體一直在更上空懸浮著,過來和我們對話的那個梁澤,只是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替身魔偶而已,其實從最初他就留了一手呢……

這場戰鬥一開始,梁澤就用單手操控著所謂的『高階線』,將自己像蠶繭一樣包裹起來,使我們看不見他,而另一隻手,操控著他的替身魔偶,替身魔偶再用低階線去控制戰鬥魔偶。如果王詡一直不察,持續纏鬥下去,那麼到最後他費勁力氣,也最多是戰勝那個替身魔偶罷了。」

賀文宏道:「那現在他的伎倆被識破,王詡很快就能佔據上風了吧。」

齊治還沒回答,劉航卻道:「恰恰相反,如果選擇和全力操縱魔偶戰鬥的梁澤正面衝突,會比剛才困難許多……」

齊治笑著點頭:「呵呵……直覺很靈啊,你們看,王詡已經處於下風了。」

他們正說話間,黑影魔偶的拳腳如疾風驟雨般朝著王詡襲來,縱然靈識聚身術已是開啟狀態,王詡還是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力。

「速度這麼快……居然還能有這種破壞力……」王詡無奈之下,只得再次祭出了黑炎劍。

原本他不想用這武器,所以在戰鬥伊始就收了起來,改御劍飛行為御風飛行之術。陰陽界靈子稠密,以王詡靈體合一的程度,即使踐踏空氣中的靈子也可以在空中移動,配合著御風之術,其實空戰也未必不如鬼魂。

再者,人家既然是叫魔偶師,那肯定是個使線的,你拿出一把能斬斷萬物的兵器來,就算亂揮一氣,梁澤的線陣也被你給破了,未免有些欺負人的感覺。

可現在這形勢急轉直下,看來再有所保留也沒什麼意義了,畢竟是王詡自己一副囂張樣說:「很快就能解決的。」這要是敗了,倒也說得通,變**家很快把你給解決了……

劍鋒劃過,時空凝止。

黑影魔偶被攔腰劈成兩節,停止了動作。王詡舉劍朝梁澤一指:「沒了魔偶,你還能戰?」

梁澤依舊從容笑道:「當然可戰,而且……誰說我已經沒有魔偶了。」

王詡聽罷,神色陡變,他這才注意到,黑影魔偶雖已分為兩段,但其身上的靈線並沒有消失。就在他反應過來的一剎那,自己的雙腳已被抓住。

那黑影魔偶的上半身伸出兩條胳膊,死死鉗制住了王詡的行動。而其下半身竟躍到空中,用一種極其怪異的動作對著王詡的頸側發動一記側踢。

「你這是逼我認真啊……」王詡抬眼朝對方一瞪:「本來想用你試試體術功夫的,打得我生疼也就算了,下手還沒個分寸,看來你是想跟老子比比能力是不是?」

黑影魔偶的腳尖已至,可在踢中王詡前撞上了一層明亮的八卦護盾。那魔偶的前半段腳掌居然就這麼被生生震碎。王詡看著自己腳下,一手按在了黑影魔偶的頭頂,口中道出兩個字來:「塌縮。」下一秒,魔偶的上半身急速縮小,一晃神間,便整個消失不見。

他再看著那魔偶的下半身,輕揮手指,「深淵饕餮。」空中突兀地出現了一堵黑牆,漆黑的牆面中,如同活物般的黑暗能量伸出觸鬚,把魔偶的另一半裹了進去。

梁澤心中震驚,那黑影魔偶和自己之間的聯繫已經完全消失,這種情況從前可從未出現過,要知道,別說是劈成兩半,這魔偶就算是切成十段,也可以拼起來接著用的。

「哼……沒辦法了呢……」梁澤也是三分火上頭,畢竟要凝鍊一個魔偶是需要大量時間和靈力的,黑影魔偶還是他最強的一隻,不教訓一下王詡實在說不過去。

於是梁澤本人衝上前來,快速掐了幾個指訣,口中喝道:「迦樓羅——毒焰陣!」

王詡的周圍出現了金色的陣相,耀眼的光芒中似有一個鷹首人身的怪物在陣中飛舞。不多時,那怪物凄呼一聲,從內部開始自我焚燒,口中還吐出了綠色的毒焰。

「八部眾的陣法啊,哼……還真是……弱得可笑!」王詡也掐了幾個指訣,喝了一聲:「破!」

陣相頃刻間全部消失,王詡竟是毫髮無傷地站在原地。梁澤這下可是吃驚不小,這八部眾的陣法還弱啊?而且你還一瞬間就破掉了,就這會兒功夫一般人連陣眼都沒找到吧?你這到底算是什麼妖法?什麼情況?

其實情況並不複雜,姜儒寫過那篇關於鬼穀道術的詩里也說了:「萬象攻御在醫蠱」。學了醫蠱篇,破你個隨手就能發動的小陣還不跟玩兒似的?

「再來啊,還有什麼?來試試。」王詡開始了肆無忌憚地挑釁。

梁澤也算戰鬥風格挺陰險的一個傢伙,這時也徹底被激怒了。其實他是接到過上頭命令的,內容就是讓他放王詡一行人過去,只是梁澤很想和這位傳奇人物鬼谷子交交手,因此他故意隱瞞了事實,想過完招再送王詡他們去煌天城。誰知王詡這廝極其囂張,頗有不把自己羞辱一番誓不罷休的意圖。梁澤他又怎能不怒?

「天羅地網!」梁澤的雙手快速動作,無數高階靈線擴散而出,當把王詡周圍十米範圍包了個水泄不通以後,那些靈線瞬間以高速收縮而來。

王詡冷哼一聲,拔劍繞身舞了幾下,「黑炎散華。」數十道黑炎劍氣朝著他的四面八方飛出,把天羅地網搞得漏洞百出。

梁澤忍無可忍,親自衝到王詡面前,砂鍋大的拳頭揮來:「我就不信你個二十來歲的小子,連靈體合一也比我強!」

誰知這一拳被王詡單手穩穩握住,一經接觸,梁澤就明白了,王詡不但比他強,還強出許多。

王詡慢慢鬆開了手:「你那魔偶的拳頭,反而比你本人的要重呢……明明是具象化系的能力者,卻做些操控系和自身強化系會做的事情,說明你早就從心裡認輸了。」

梁澤似是釋然了:「哈……好,好小子,我服了。」

「那就執行你的命令吧,我已經如你所期望地陪你過招了,相信你也滿意了。」王詡說著就往下降去,對著同伴們喊道:「看看!看看!這就是實力!」眾人的反應基本是這樣的——呸!

梁澤看著王詡的背影,獃獃地愣在那裡,心道:「他早就知道了?!他能讀我思想?!」想著想著,梁澤苦笑起來,「既厲害,又很仁厚呢……我竟還想著和他過招沒準能贏,呵呵……看來我混這幾百年,結果混出個天真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差距

8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