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往事(上)

第三十八章 往事(上)

煌天城,闕閣。

這是默嶺首領所居住的屋子,從外面看富麗堂皇,其實裡面的傢具飾物等倒是十分普通,只是這屋子的佔地有點兒大得離譜,如果把牆啊柱子啊什麼的全砸了,房間之間全部打通,估計辦場足球賽不在話下。

與其說住在這裡清幽,不如說是冷清得讓人發憷,一嗓子朝偌大的客廳里嚎過去,沒準會有回聲過來……當然了,尚翎雪是不會這麼乾的,不過有時她會想,要是某天王詡來到這裡,以這傢伙的性格來講,學著人猿泰山連綿起伏地喊一陣都有可能。

冗長的門廊上有人快步行來,一個女子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主上,大事不好。」她的聲音略有些顫抖,不知是害怕還是慌亂。

尚翎雪卻是很平靜地回道:「鬼王要見我對嗎?讓他進來吧。」

「是……」她並沒有問為什麼主上會知道她還未說出口的事情,只是應了一聲便快速離去。

大約過了盞茶功夫,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尚翎雪道。

鬼王拉開門,對自己第一眼看到的情景有點難以置信。默嶺的尚翎雪大人,當年的「七」,此刻正裹著一件貂皮大襖,坐在一個火爐旁,左手端一個小碗,右手拿一雙筷子,兩眼死死盯著火爐上正煮著的一鍋不明肉類。

他合上門,自顧自地走過來,搬了張凳子,往尚翎雪對面一坐,用那彷彿與生俱來的哀傷氣質緩緩道出一句:「鳴蛇?」

「嗯……我親自出去抓的。」她回道,兩秒后,似是想起了什麼,又抬頭補充了一句:「我可不會分給你的。」

鬼王用一種極其複雜的眼神看著尚翎雪,最終嘆息了一聲:「沒想到,多年後再見,你竟會道出些師兄他才會說的話來。」

尚翎雪夾起一塊蛇肉,輕輕吹了一小口,然後放進嘴裡,一抹紅暈很快飛上她動人的臉頰,接著就是個滿足的神情,貌似就差打個飽嗝兒了。

享受了美味后,她方才回道:「多年後?我們以前見過?」

鬼王道:「我是『四』,你不記得了嗎?」

「沒印象,加入默嶺以前的事我全都忘記了。」尚翎雪笑著道:「怎麼?你我是舊情人?」

鬼王的語氣越來越冷:「你真的越來越像我師兄了。」

她問道:「你開口閉口的師兄,指的該不會是王詡吧?」

鬼王再次嘆息:「看來你真的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尚翎雪也在這時正色道:「過去的事情我不感興趣,我看重的……只有未來。」

「不感興趣?」鬼王竟是冷哼一聲:「你的未來和過去,那紐帶從未被切斷,靈魂的秉性始終不變,即使你自以為已經不同了,即使你自欺欺人地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可在我的眼裡……」他逐漸有些激動起來:「你仍然是那個『七』,在這個世界上,我最想……也是唯一想要除掉的一個靈魂……」

尚翎雪繼續吃起了蛇肉,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哦?那麼說來,不是情人,而是仇人?那我是怎麼和鬼王大人結仇的呢?」

鬼王坐正了身子,恢復了原本平靜的樣子:「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怕你記性不好,把自己當年的所作所為給忘了,所以,我來親自告訴你。」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以你的修為,我根本讀不了你的記憶,萬一你此行的目的……其實是來編故事的呢?」

「我從不騙人。」這是他的回答,也是句讓人毛骨悚然的實話。

「好啊,那我姑且聽聽,你這『從不騙人』的鬼王,能編個什麼故事出來。」尚翎雪已經吃完了蛇肉,準備喝湯了。

鬼王道:「那些記憶,本就在你自己心中,我從頭開始講,或許你自己也會想起來的。」他理了理思緒,再次開口:「戰國末年,七雄並立,諸侯爭強。我師父鬼谷子王詡,在人間界已度過一百五十餘年,其學識本領通天徹地、人不能及。在鬼谷授徒多年後,他便不再留跡於塵世,以道術隱藏山門,參悟天機。

有一年,師父至天壇山訪友,歸途時在山中發現一個嬰兒。這嬰兒卧於虎**,猛獸卻不傷他,師父算到這孩子與自己有緣——非常相,非常事,非常得,非常失。這命相與師父自己出生時完全一致。師父認為這是上天給他的一個啟悟,說明自己在人世間的時日恐怕已經不多,而這個孩子,就是天賜於他的傳承之人。於是,師父便將其帶回鬼谷,撫養長大,並將自己的全部衣缽傾囊相授。

十年後,我拜入師父山門,那年我七歲,而王師兄,已經十歲了,卻還不會說話。」

尚翎雪這時打斷道:「等等,你說的王師兄,應該是王詡的前世,這一世他和鬼谷子同名同姓那是有緣,但那個時候,他不可能和師父用一樣的名字,你還沒說他究竟叫什麼。」

鬼王道:「叫傻瓜。」

「哈?」她不得不問一下,因為鬼王這回答聽上去像在開玩笑。

鬼王其實很嚴肅的:「師父是個怪人,他說,既然他不是這孩子的父母,就無權起名字,作為養父,這孩子可以跟著他姓王,等師兄長大了,愛叫什麼叫什麼,由其自己決斷。」

「那為什麼被叫成傻瓜了?」

「我和師兄算是關門弟子,但鬼谷派還有其他的一般弟子,你讓他們管一個十歲了還不會說話的孩子叫什麼?」

尚翎雪一拍桌子:「傻瓜是你們能叫的嗎?!」

鬼王當即一愣,然後就明白了,「哦,就你能叫是吧?」當然了,他是不可能把這句話說出來的,心裡想想罷了。

「我對師兄一向敬重,從未這樣叫過他,那些叫他傻瓜的人,又怎知師兄是何等的聰穎才俊。那些庸人,見我是趙國王儲之後,便以為我天資過人、必成大器,其實在我看來,和師兄相比,我才更像個傻子。」鬼王似是回憶起了往事,不禁有些感慨:「師父每天將我二人一同叫去授業,他總是會在期間問我些許問題,我即便對答如流,也不會得到誇獎,而師父每天講完課業,卻都要將師兄讚許一番。

最初我難免以為是師父偏心,但不到一年後,我就明白,師兄就算一言不發,修為也是一日千里,我和他之間,永遠有著不可逾越的差距……

至秦王政十年,師父讓師兄和我自行下山遊歷,那年我們十六歲,師兄仍舊不曾說過一個字。

我下山後周遊列國,訪各國名士,尋山隱道友。而師兄……竟然跑到孱弱的燕國,當了個乞丐。也正是那一年,他遇到了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往事(上)

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