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往事(中)

第三十九章 往事(中)

「當時你是大戶人家之女,自小錦衣玉食,養尊處優,原本不可能和師兄有任何交集的。但偏偏就是那一年,你家遭變故,一場大火,毀了你的家業,還燒死了你的雙親。你僥倖逃出,但在火中被燒得容貌盡毀,滿身遍瘡,嗓子也被灼啞。最終只能流落街頭,乞食為生。

師兄就是見到了那樣一個你,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尚翎雪聽到這裡忍不住問道:「他說的什麼?!」

鬼王搖頭:「我不知道,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我所說的,只是後來從師兄那裡聽到的,還有我自己的所見所聞。」

「那你接著說吧。」尚翎雪顯得頗為失望,考慮到王詡也不記得那一世的事情了,或許那「第一句話」就成了個永遠的謎。

鬼王的敘述還在繼續:「從你們相遇以後,師兄便不再當乞丐了,他去找了個住處,找了份像樣的活計,像個普通人那樣生活,並把你接到了家中。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過什麼,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喜歡一個容貌盡毀的啞女人。一年後,當我來拜會師兄時,他已和你結為夫妻,並且對我說,他不再回師門了,他要做個平凡的人,照顧你一生。

我當時非常吃驚,卻又不知該和師兄講些什麼。不過我尊重他對於人生的選擇,所以自行回了鬼谷,將這事告知了師父。師父得知后竟並不吃驚,且說什麼機緣將之,然後便閉關不出,開始修撰鬼穀道術。

在師父閉關之前,他告訴我,天下不久后將生巨變,而我身份特殊,尚不能完全斬斷於塵世的瓜葛,必有一劫要應,所以讓我下山回趙國,赴家國之難。

我雖然不及師父,但也識些天下大勢,我當然知道所謂的巨變,就是秦的崛起,可當年的我卻根本想不到,嬴政竟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滅六國,平定天下,稱始皇帝。

很多年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在嬴政的背後還有一個人,就是那個樂誠。那個上山僅一年,卻讓師父都覺得害怕的人……」

尚翎雪托著腮幫子,顯得很無聊的樣子:「怎麼說著說著變成在說你了?我和你師兄呢?」

鬼王的神情越發陰鬱起來:「秦王政十三年,桓齮攻趙國平陽,殺趙將扈輒,斬首十萬,趙已至存亡之秋。我已為國殫精竭慮,可無奈是旁系庶出,實權有限,無力回天。情急中,我想到可以請師兄來幫我,以他的才能,定能扭轉乾坤。於是我日夜兼程至燕國,找到了師兄。他依舊和你隱於市井,只是有一點不同了……

那是我第二次見你,你竟變成了一個很美的女人,就和現在一樣,我甚至可以說你這容貌是挑不出一點瑕疵的。根本難以想象你是兩年前那個又丑又啞的病人。

而且……我竟然感覺到了你身上有著靈識。

很快我就明白了一切,你根本不是人,而是一隻『魅』的轉世。魑魅魍魎本是山神水怪化身的精怪,你應該算是它們之中的一個異類,居然會選擇捨棄原本的全部修為,將自己寄於婦人的腹中,轉生**。

多年後的大火,無疑是你這舉動引來的業果得報而已,這也就是為什麼,偏偏只有你能夠自火里逃生,但最後卻只能在人世間飽受饑寒病痛之折磨。」

尚翎雪的臉色變得不太好看,當然這也是情理之中的,被人說成是妖精還能洋洋自得的,那不是人,是妖人……

鬼王卻是不管這個,他只管接著說:「不過顯然,你身為魅的本性是不會變的。或許你先前還以為自己已是個人了,但當師兄和你朝夕相對時,你卻出於本能地開始吸取他的靈魂之力。

就是那段日子,你得到了無數人夢寐以求也得不到的東西——支配之力。」

「你說什麼……」尚翎雪這時的神情已是殺意凜然。

「哼……憤怒嗎……你該憤怒嗎?」鬼王那哀傷的語氣未變,很明顯,他一點兒都不怕:「該憤怒的人是我才對啊,聽下去你就會越來越明白,我對你的恨,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因為你對師兄所做的一切……」

尚翎雪強壓下怒火:「好,你說,我倒要聽聽你這故事還能編到哪兒!」

鬼王接著道:「你得到了支配之力,在師兄的悉心照顧下逐漸恢復了往日的容貌,並且可以開口說話了。這些我都可以接受,因為我明白,師兄一定從最初就知道你的一切,他只是心甘情願地為了你付出所有。如果師兄他覺得這樣活下去幸福,我不會幹預他的。

於是,我離開了,我放棄了讓師兄出山幫我的念頭。就這樣,又過了數年,至秦王政十九年,王翦破邯鄲,俘趙王遷。趙公子嘉帶領宗族數百人逃往代(古時地名),自立為王。趙國至此已名存實亡。

我母親早亡,父親在城破時不肯離開邯鄲,以身殉國。那天以後,我與塵世已緣盡,也應了命中之劫。這世間雖大,再也無我容身之處,我便想,該是時候回鬼谷了。

在回去之前,我決定再去見一次師兄,看看他過得如何。畢竟生逢亂世,身不由己,燕國也不是安全之地,如果可能,我想讓師兄和我一起回鬼谷,避開外面的戰火紛爭。」

他說到這兒,忽然緊緊盯著尚翎雪的眼睛:「可那天,我找到師兄家中,卻見他形容憔悴,坐於榻旁,而你,已身患不治之頑疾,命不久矣。」

鬼王的聲音突然也變得憤怒了,他本不是個易怒之人,卻在說到此處時難以自制:「你知道我聽到了什麼嗎?我親耳聽到了,你竟要師兄……陪著你一起去死!」

尚翎雪似是被定格一般,眼前、腦海、心中,許多片段在這一刻閃過。

她彷彿看到王詡,就在眼前,微笑著,溫柔的神情,從未見過他這樣,最後,那畫面化為了一縷塵埃,隨風而逝。

「不!不可能!我不會那樣……」

鬼王可不這樣認為:「哼……那只是個開始罷了。後來發生的事讓我越來越肯定……你絕對是這世間最自私的惡魔,你永遠是一味的索取,不付出任何東西,不管過了幾千年,你的本性還是一樣的。」

「我不想再聽下去了。」她已提升了靈力,顯然不懼與鬼王一戰,那驚人的靈壓令整座煌天城都在顫抖著。

「可我還是要繼續說。」鬼王完全不理美女的感受,淡定依然:「我當時就想殺了你,殺了你這個迷惑了我師兄多年的妖孽,你遭天譴業報,終究難逃一死,居然還要拉我師兄陪葬。

師兄察覺到了我的殺意,發現了我就在屋外。我沒想到的是,他出來對我說,讓我離開,讓我回去傳承師父的衣缽,而他……」

鬼王握緊了拳頭,半響后,他吁了口氣,平復了些情緒:「在我回鬼谷的途中,師兄的靈識就從這世間永遠消失了,我無法理解,為什麼,那樣一個驚世之奇才,他受到了上天那麼多的眷顧,還有師父那麼高的期望,他是那樣的寬仁善良,才智過人,卻因為你,放棄了自己的人生……或者說,被你毀去了一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往事(中)

8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