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往事(下)

第四十章 往事(下)

尚翎雪盡量使冷靜了一些,語氣冰冷地回道:「好吧,就算你說的全是真的,就算這些曾經確實發生過,那也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你的師兄和魅殉情了,又如何!我是我,王詡是王詡,那些事根本不會影響到我們!」

鬼王道:「那你為何要憤怒呢?」

尚翎雪道:「因為你的語氣彷彿在說,我和王詡會走向和當初一樣的結局!」

「哼……結局?你以為……死亡,就是結束嗎?」鬼王站了起來,在屋裡緩緩踱步起來:「恰恰相反,故事只進行到一半而已。」

他頓了一會兒,再次開口道:「那一天發生了許多事,對你們來說,只是迎來死亡,然後離世而去。但對整個人間界來說,一場震鑠古今的巨變,在同時發生了。」鬼王指著自己腳下:「我師父,鬼谷子王詡,開闢了,創造了,一個平行於人間界的新界層,陰陽界。」

「這世間怎麼可能有凡人能夠創界?」縱然是尚翎雪,也不由得吃驚道。

鬼王繼續講道:「師父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時間已盡,所以用盡畢生之大能,行此逆天之舉。他早已算到師兄會死,這是他最後的一點努力,創造一個第三空間,一個可以讓鬼魂滯留在這個世界並且保有記憶、能力的地方,並且在這裡,還可以進一步提高自己的修為。

而七本鬼穀道術,也被師父有意地散到世間各處去,尋找有緣之人——『暫為保管』。

師父甚至還將你們的靈魂從人界和冥海之間那虛無的『生死境界』中拉了回來,送入了陰陽界。一切的一切,都只有一個目的,為了讓鬼谷派新的掌門人誕生!

做完這所有的事,師父累積的業已經到了天地間無法容下的地步,已經沒人知道『神』會用什麼方法來將師父抹掉了。不過師父也早有打算,他於青溪布陣,引龍屠之,以龍血創法器——破虛鍵,藉以逃離這個時空。

臨行前,他對我說,如果百年後,師兄仍不思轉生再投人間界去取鬼穀道統,就由我來做鬼谷派的掌門。並且把關於陰陽界的一切規則都仔細地告訴了我,讓我可以放心地往來穿梭。」鬼王抬頭看天,眼中儘是滄桑:「一代宗師,便這樣永遠離世而去……」

「師父走後,我便刎頸自盡,直接以鬼魂的姿態來到了陰陽界。哼……說什麼由我來做掌門,我根本就不想當什麼掌門!所以我不再為人,決心永留陰陽界,待師兄回人間界當上掌門,我替他來看管這個界層。」

鬼王慢慢轉身,面向尚翎雪,當然,還是副別人欠他錢的樣子:「你是多麼僥倖,因為師兄的靈魂和你已密不可分,所以師父把你也帶來了陰陽界,成了這裡最初的十個鬼魂之一。

當時能夠進入陰陽界的,都是在人間界卓絕的靈能力者。我們都捨棄了原來的名字,捨棄了一切世間的恩怨、仇恨。經過協定,我們決定以實力給每人一個代號,一同來維護管理這片在『神』治轄之外的無主之地。

從十到二,你是七,我是四。而師兄,他被稱為——鬼。在這個屬於鬼魂的世界里,他是所有人都尊敬的王者,每個人都心甘情願地臣服於他,不是因為主宰之力,也不是因為他的實力最強,大家就那樣單純地聚集到了他的身邊。

沒過多少時日,就陸續有許多鬼魂、妖魔、精怪,從人間界不斷地來到這裡,這也是師父創造這裡的另一個目的——囚籠。

為了讓人間界不再因為一些『非常之物』走向亂世,為了大多數普通人能夠過上平安的日子,師父在創造這裡的時候就想到了,只要不是『人』,那便是進來容易,出去難。

也正是從那個時代開始,人間界的異象越來越少,鬼神之言也漸漸成了政治手段。直到今天的這個所謂文明社會,人類已經失去了信仰,成了一群比鬼怪更可怕的東西,因為他們的心中……已不再忌憚任何東西,甚至不相信善惡有報。」

這番說辭令鬼王自己也不甚唏噓:「哎……世人如何,我已無暇去管,可嘆,師兄縱然是到了這裡,依然對你這妖孽痴情不改,絲毫不思傳承鬼谷派衣缽之事。

百年時光匆匆過去,陰陽界越發混亂,終於在一次戰鬥中,二和三,與兩頭上古異獸同歸於盡。自那天起,陰陽界的天上,成了日月並存的光景。

夥伴的離世讓所有人都不好過,只有你,這個自私的女人,偏偏選在這個時候離開了,在這偌大的陰陽界里,你隱藏起自己的行蹤,就此杳無音訊,臨走前竟對我師兄說,你已經不再愛他了,這是多麼荒謬、可笑!可悲!你把我師兄當成什麼?!」

「別再說了。」尚翎雪忽然蹙眉低聲道:「我全都想起來了。」

鬼王陷入了沉默。

不多時,她再次開口道:「就是在離開的那段歲月里,我忘記了一切,為了不讓任何人知道我的行蹤,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不接近任何有靈之物。不知過多少年月,我能記住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不讓任何人知道我是誰,而那時,我自己都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原來如此,難怪即便你後來成了默嶺的主人,整個陰陽界也不知道你究竟叫什麼。」鬼王道:「哼……你知不知道,你走後,師兄就一直在找你。可你呢……你已經忘記了有這樣一個人存在。」

「故事還沒結束,指的就是這個嗎……」她的語氣變得惝然若失:「從那時開始……他還在找我嗎……」

鬼王道:「現在,我還有必要說下去么?」

尚翎雪嘆息道:「你說吧,不止是我和他的事,那些年裡的所有事,我都想知道。」

鬼王道:「你離去后,師兄便去找你,自此也一去不回。不久后五決意要有所作為,他創立了『鬼將眾』,執陰陽界司法,以武力來維持這裡的秩序,讓各路勢力不再呈割據之勢。

可是他的做法太過蠻橫,結果讓陰陽界變得更加動蕩。師兄不在,師父最後留下的這個界層眼看就要成為一個混沌的戰場,沒想到在這種時刻,竟會是那個樂誠站出來幫了我。

他確實厲害,在我看來,論權謀智計恐怕再無出其右者。

『鬼王』這個稱呼,就從那時起誕生了。我並沒有出手太多次,但每次出手,都按照他所說,只留下一個活口。不多時日,我的實力就被誇大到了天地罕見的地步,『鬼王』變成了一個公認的,最可怕的名字。

而他的另一條計策,讓陰陽界、甚至可以說連同人間界在內,獲得了至今為止的和平狀態。

那就是三大勢力的出現……

他算計的很准,或許是因為所謂的神格化讓他明白了我所不明白的一些事情,他告訴我,『和平』是不存在的,那是人類在無盡的鬥爭中才會體會到的一種錯覺。要讓陰陽界穩定下來,就必須有勢力出來與鬼將眾抗衡,但不能太多,兩到三股勢力為最佳,但決不能超過四個。

我照他說的做了,我封印了五,讓他獨自在枯萎沙漠里靜修,不許他再踏回界層內部,以武亂世。我暗中幫助默嶺崛起,造就了第二股勢力,足以和鬼將眾分庭抗禮。正如樂誠所說,時局穩定了下來。五不在以後,這兩大勢力的頂尖戰力基本不相伯仲。為了佔據優勢,他們不再是一味地剿滅小勢力,而是嘗試著吸納更多的戰力進來,壯大自己。

陰陽界自那時起穩定下來,一直到幾百年前,一個叫賽特的西洋鬼魂在這裡出現,創立了天笑崑崙。他是難得一遇的高手,也是具有王者之象的英才。所以他的組織自然也崛起得相當迅速,我親自去見了他,將樂誠的計劃告訴了他,他欣然答應會幫助我,維護這裡和人間界的安定。

自那時起,天笑崑崙歷代的最強者,都秉承著這個意志,與我站在同一戰線之上。自然,天笑崑崙就成了第三股大勢力。」

鬼王又是一聲嘆息:「多少歲月過去,滄海桑田,有時我看人間界的光景,只覺恍若隔世……師兄的蹤跡,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打聽,可這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陰陽界里,我就是找不到他。

而你,當你數百年前出現在默嶺的第一天,我就察覺到了,可我不想見你,可能的話,如果師兄回來了,我也希望他不要見你,即便默嶺漸漸成為了三大勢力中最具實力的一支,我也只在暗中維持著這裡的平衡,不與你接觸。我怕我對你的厭惡,會影響了大局。」

真是造物弄人,就在二十多年前,師兄的行蹤,又一次出現了。而那時的你,雖然已經忘記了究竟在躲誰,可還是在躲著……當一千多年後,師兄的行蹤再次出現於陰陽界,你簡直就是處於本能地選擇了逃避,逃到了人間界!」

尚翎雪竟低著頭喃喃自語著:「是啊……那時並不是因為什麼無趣……心中其實是害怕,害怕再去面對某個人……可我又不知道是誰……」

鬼王道:「而你又想著有朝一日來恢復自我,所以就用了召魔陣這麼一個幌子來搪塞你的手下們。為二十年後的蘇醒埋下伏筆。

不過始終還是有些意外發生,那就是鍾清揚此人終究是不甘屈於人下,他研製了心病毒、湊齊了各種要素,企圖在不喚醒你的情況下發動召魔陣,當然,最終他被狩鬼者所逼,加上還有你的心腹紅羽作為底牌,命運終究是讓你醒來了。

你可以想想,當你的力量恢復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企圖殺了師兄。那個給了你一切的人,你不覺得自己的本性很殘忍嗎?

你知不知道,當師兄回來后發現你去了人間界,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放棄一切的修為,追隨你而去。你知不知道,他獨自流浪找尋了千餘年,卻不曾像你一樣忘記!

縱然到了這個時代,你那自私和奢侈的本性讓你又一次生在了豪門世家,而師兄為了能早你一些出生,就在和你相同的城市裡隨意地轉生了。

你在那有錢人的家裡無憂無慮地成長,有了新的記憶,再次成了一個大戶人家的獨生女。我師兄呢?你們口中的『另一個王詡』自小過的又是怎樣的生活?你又怎麼能理解那些普通人家的生活是何等的辛酸和艱難?雙親的死只是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讓那個他用主宰之力躲藏了起來。

不過那也是天意,『另一個王詡』說到頭來和你那二十年的少女記憶一樣,什麼都不是,他們只能說是靈魂碎片一般的存在,當真正的人格醒來,終究是要消失的。可悲的是,師兄那『另一個自我』還一直以為自己是存在時間較長的一個。

他還以為是自己『創造』了師兄,其實他只是把那沉睡的靈魂喚醒,僅此而已。

或許一切都是命運吧,我在這裡看著,看著你們的邂逅,看著師兄又一次愛上你,有時我甚至想,上天可能真的被師兄的執著所打動,給了他另一個機會。我應該為你們感到高興,就讓失去記憶的師兄和那個一無所知的你在一起吧。經歷完那不足百年的短暫人生,然後一起去冥海,這也很好。

但召魔陣那晚,你做的事情,讓我知道了,那是不可能的了。」

尚翎雪低著頭,太多痛苦的記憶湧上心頭,她已無言以對,因為她知道,自己就是鬼王口中所說的那樣,自私,無情。無論是否有記憶,無論前世、今生,她對王詡做的事情,只有背叛、傷害和離開。

鬼王已準備離去,他走向門口:「我想你也得到了消息,師兄已經來到陰陽界了。我不會阻止你們重逢,但請你記住……」

這時,門唰得一下被拉開了,但卻不是鬼王開的。

門外站的人一臉不爽的表情:「啊……我知道……我知道……」

鬼王竟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來。

王詡拍了拍鬼王的肩膀:「我用腮幫子想都知道,你想對她說『記住,你配不上他』對吧?」

「師兄……你……」鬼王這時已沒有了高人風範,許多情感湧上心頭,臉上竟是欣喜之色:「師兄!你恢復記憶了嗎?!」他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當年的王詡也是用這種腔調,對他講過無數次上面那句話。

王詡深呼吸一口:「沒有,我只是結合了一下我偷聽到的內容,然後臨場吐個槽而已。」

「嗯……」鬼王陷入了僵直狀態。

王詡接著道:「這位仁兄,我聽了這半天,想必你就是文森特所說的二師弟了是吧,那……我只有一個問題問你。」

鬼王也沒多想就隨口回了句:「師兄請問。」

「你丫準備和我搞基是吧?」

鬼王花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是時間揣摩了一下搞基的定義,然後撥浪鼓似地搖起頭來。

王詡雙手交叉在胸前,點頭道:「嗯……原來如此,那你就是想把老子的好事兒攪黃了,好趁虛而入是吧?」

鬼王又想了想,這哪兒跟哪兒啊?於是他又搖起頭來。

王詡又點頭:「嗯……原來如此,我懂了。」他回過頭,大喊一聲:「妹控,你過來下。」

賀文宏原本離開王詡足有幾十米距離,一聽這句立刻飛身殺到,掏出一把槍就頂在了王詡下巴上:「你叫誰呢?」

「誰搭腔我就叫誰。」王詡推開了他的槍口。

賀文宏有點惱羞成怒,真想抽自己個巴掌,自己這不打自招也太賤了。

王詡又拍了拍鬼王的肩膀:「這位兄控,你和這位妹控去外面隨便找個地方交流一下心得,記得走時帶上門。」他邊說就邊把鬼王和賀文宏推了出去,自己就要強行把門拉上了。

鬼王同學今天聽到的新新辭彙太多,被唬得一愣一愣地,他居然結巴起來:「這……這……什麼……那個……這個……」

「什麼這個那個的!你跟老子的女朋友在裡面聊了那麼久,本大爺現在現身了,你還想當電燈泡?!我勒個擦的!」王詡大喝一聲:「王朝馬漢!張龍趙虎!」

齊冰、劉航、埃爾伯特、吳知走了過來:「我們是真不想和你搭腔的……真的……」

鬼王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師兄……你聽我說……」

王詡粗暴地打斷道:「少廢話!給我押下去,不聽話的,妹控你代表人民代表政府槍斃了他。」說完就噌地一聲把門拉上了。

轉過身,和他日夜思念的人四目相對,他們之間雖然還有些距離,但心卻已靠得那樣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往事(下)

8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