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囚徒

第四十二章 囚徒

煌天城外,荒郊。

吳知獨自一人站在那裡,似是在等待著什麼。

鬼王如期而至。

「你何時與他們成了一路人了?」鬼王率先開口道。

吳知笑著回道:「我只是好奇罷了。」

「那麼你的好奇心現在滿足了嗎?」

吳知吁了口氣:「做了次很有意思的觀察呢……對了,鬼王大人您也應該注意到了吧,那個齊治……」

鬼王接道:「無妨,他殺死吳游只能說是一時興起,而且他根本不算是狩鬼者,沒有任何理由來破壞陰陽界的平衡。」

「縱然如此,可鬼將眾的實力,確是折損不少。」

「折損?看來你沒遇到他嗎……」鬼王嘆息道:「這樣吧,你帶個話給戚兄弟,就說,鬼將眾現已易主,實力成了陰陽界最強。以後你們天笑崑崙與其接觸時,最好謹慎行事。」

吳知明顯一怔:「鬼王大人……此話當真?」

鬼王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轉身離去。

…………

萬骨城,地下,浮屠煉獄。

一頭巨獸朝著五迎面撲殺而來,後者只是站在原地,右手食指與中指並指為劍,輕輕一揮,那怪物頃刻間被一劈為二,分成兩半的身體憑著慣性繼續前進,擦著五的兩側肩膀而過,落到了他的身後。

那屍體中間的切口平滑整齊至極,世間再快的刀也不可能將一件物體如此完美地分割。直到兩邊的屍體同時倒地以後,內臟和鮮血才剛剛向外湧出,這簡直是在速度登峰造極的一擊。

靈的痕迹從那巨獸身上消失了,五卻是連一滴血都未沾到。他冷漠地說道:「你們關押這種東西……是在開玩笑嗎?」

在一旁站著的羅義已是冷汗遍體:「此乃百年前,我等無意中捕得的異世珍獸,屬下以為,留著會有用……所以就……」

「朱厭,其狀如猿,白首赤足,見則大兵。山海經-西山經記載,此乃古時凶獸,現世則天下將兵爭四起。」五回頭看著羅義:「爾等無一人知曉?」

羅義雖不能稱得上是個文化人,但也不是沒文化。可他實在不明白,自己身為一個已經脫離人世的,鬼怪界黑社會組織的頭目,有什麼理由要去研究一本奇詭怪異、荒誕無經的先秦古籍?

「恕屬下不學無術……」他還是認錯了,沒辦法,人家領導就是學識淵博。

五揮手制止了他:「多說無益。」他繼續前行,羅義只好在後面默默跟上。

從巡視這浮屠煉獄開始,已經數十個凶神厲鬼、妖魔異獸被五給清理掉了。他動手的理由很簡單,我當年親自督造這個地牢,還特意以三十二級浮屠鎮於此地之上,就是用來關一些陰陽界里的極度危險份子的。你們這幫廢物,現在關了一群比你們還廢的東西在裡面,就不怕污了我的地方?影響我的心情!

當然了,他嘴上是不會這樣說的,但已經從各方面表現出來了。

羅義也十分無語,按常理講,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囚犯都是沒有資格挑選牢房的,但同樣也沒聽說過有牢房挑選犯人的說法啊?他當初接手鬼將眾的時候還納悶兒了,怎麼這兒有個設施如此齊全的地牢,下來的門前還掛一牌匾——浮屠煉獄。看那模樣,貌似比他鬼將眾組織本身的招牌還有氣勢……

現在羅義全明白了,原來鬼將眾就是陰陽界的公安局、兼武警部隊、兼檢察院等等等……總之,那個染指人間界,稱王稱雄的夢想似乎越來越遠,且已經遙不可及……

很快,五和羅義來到了另一個牢房的門前,鐵柵欄裡面根本看不到半個鬼影兒,牢房裡面的三面牆,以及地板、天花板上都布滿了玄鐵鎖鏈。在房間正中間,一個巨大的繭被那些密密麻麻的鐵鏈束縛在半空,繭的周圍貼滿了金色的道符,其表面上浮動的能量熠熠生輝。

「這裡面是誰?」五問道。

「他是……」羅義猶豫了片刻,還是答道:「屬下也不知他是誰,我們當年奪得鬼將眾后,很快發現了這浮屠煉獄,他是牢房裡僅存的一個犯人。」

「你就從沒想過要放他出來瞧瞧?」五問道。

羅義還未開口,那繭里就傳來一聲陰森的回答:「他不敢。」

五冷笑道:「看來……這一千多年下來,至少曾有過一批鬼將眾成員,抓了個大人物。」

繭又說話了:「你又是誰?鬼將眾多年沒出現過像你這樣的高手了。」

「你出來不就知道了。」五的笑意更盛。

說話間,那繭突兀地開始了自轉,瞬間掙脫了周圍所有的鎖鏈,然後那些金色道符上的光芒逐漸暗淡、消失。

最後,大繭自行開始剝落,碎成了幾百個小塊。一個高瘦的光頭男人赤身站在了牢房中間,用一種陰狠的眼神瞪著鐵柵欄對面的羅義和五。

五又道:「既然玄鐵鏈和鎮魔符都沒用,那這牢房的鐵柵欄,就更沒意義了,你為何還待在這裡?」

「我在等……等一個像你這樣的人出現,這裡是最佳的地點。」光頭竟如此說道。

「為何?」五問道。

「因為……當年我來投靠鬼將眾的時候,發現了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五這時笑了,他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你發現當時的四相鬼將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光頭道:「我很失望,以絕對的武力震懾整個陰陽界,負責維護秩序的鬼將眾,沒想到竟如此不堪一擊。令我太失望了!所以我就讓他們把我關了起來,等待著,這裡能有一個像樣的鬼將出現。」

「你讓他們關就關?」五又問道。

光頭陰笑著:「哼……想去衙門當官難,想吃官司,還要人教你么?」

「你為何不幹脆殺光他們,取而代之呢?」

「我不喜歡下命令,也不喜歡思考太多事情,所以我對權力這類東西毫無興趣,我只要找一個能『控制』住我的人或者組織,然後……」他的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我就有了殺戮的理由……」

五很高興,很多年沒那麼高興了,他用一種挑釁的目光看著光頭:「你真是太蠢了,只有人才需要殺戮的理由,野獸,不需要。」

光頭回道:「你確實很強,但我還沒有確定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所以,我勸你不要出言不遜。」

五根本不理他,繼續自顧自地說道:「只有人,才需要接受命令,讓自己的殺戮合理化,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因為在人干出那些獸行的時候,他們只有這樣想才能把自己和野獸區分開來。

但是你,我真的覺得沒必要,你大可以出去,殺掉每一個你看見的靈,殺到自己被別人殺死為止,這才是你的命,難道你自己不懂嗎?」

光頭一揮手就撕開了牢籠:「既然你這樣說……那麼此刻,你就是最好的獵物。」

渾渾兩聲濁響,羅義手持他的闇火戰棍,橫在了光頭和五之間,他揮出的音障硬是將光頭逼退了數步,「放肆!鬼將眾的浮屠煉獄怎由得你撒野!」

「哼哼……」光頭陰笑如故:「羅義……你這朱雀將本被我視為草芥一般,沒想到多年未見,你卻是修為大進啊,或許,已經超越了我那個時代的四相鬼將也說不定呢……」他忽然正色,殺氣昭然:「或許你有資格與我一戰也說不定。」

五揮了揮手,把羅義攔到自己身後:「羅義,你且退下。」他說完後轉頭看著那光頭:「巡視牢房到現在,遇到的全是垃圾,希望你能讓我稍微鬆鬆筋骨。」

光頭舔著嘴唇,越發興奮起來:「我要是不慎把你給殺了,別忘了讓你的手下再把我給關起來,嘿嘿嘿……」

五冷哼一聲道:「我在十招之內,定能取你性命,不過我可以手下留情,給你一個機會,你若是認輸,我就給個你青龍將的頭銜,還會給你殺戮的理由,幫你這野獸……栓上條鏈子,直到某天我覺得無用了,來個兔死狗烹。你意下如何?」

「哈哈哈哈哈!」光頭瘋狂地大笑起來:「好得很!」話音未落,一道碧綠的毒光已從他指尖鑽出,直逼五的雙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囚徒

8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