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絕境?希望?

第三十五章 絕境?希望?

(提供文字章節)一具沒有五官的腐爛女屍從樹林里走了出來,緊跟著是另一具,隨即又是一具……

漸漸的,周圍的樹林中如潮水般湧出無數的女屍,王詡看了就頭大,他根本分不出真身和幻覺,正準備上去蠻幹,出乎意料的事情又生了,那些女鬼的目標,竟然是狼人何家睦!

女鬼動作雖慢,但是數量驚人,她們將何家睦包圍了起來,嘴裡不住地念著:「不要扔下我一個人。書.書.網」隨即開始了進攻。

在王詡看來這種厲鬼的攻擊不外乎一抓二咬三上吊,這狼人的脖子那麼粗,加之膀大腰圓,估計要掐死或者弔死他是不可能了,就看這些女屍能否蟻多咬死象了。

何家睦卻根本沒把這些鬼當回事兒,這些鬼的抓咬在他身上連條白印兒都留不下,就算全爬到他的身上,這種重量對他來說也無所謂,他眼裡此刻只有那個拿手術刀的男人,他被風刃割傷的傷口竟然已經開始癒合了……

「喂,齊冰,這女鬼怎麼來幫我們來了?剛才打傷她的可是我啊。」王詡沖著齊冰喊道。

齊冰正在思索對付狼人的策略,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她只是找靈識最弱的一個先下手而已。」

貓爺在一邊聽了以後「哦?」了一聲,然後特意回頭看了眼王詡,好像在說:原來你竟不是這裡最弱的。在這種關頭他還能做出如此刻薄的行為實在讓王詡無語。

正在此時何家睦又是一聲咆哮,他只是全身一震,那些鬼魂就直接被彈飛了出去,接著他又舉起了巨爪:「爪刀風刃,二連!」

何家睦根本無視周圍的鬼魂,那風刃還是朝著貓爺而去,被風刃掃過的鬼魂瞬間被切成六截。

貓爺這次沒有再跳躍起來躲避,而是側身閃過了前五道風刃,緊隨而來的反手風刃因為鬼魂的存在暴露了軌跡,也被貓爺避開了。書.書.網

「很好,那麼遊戲到此為止了。」何家睦這次舉起了兩隻爪子,似乎要雙手並用。

齊冰在旁邊已經準備了足夠的時間,他面朝何家睦的方向,一手在虛空中一握:「冰棺!」

無數冰塵朝著何家睦涌去,他全身開始快蒙上一層白色的冰霜,越積越厚,短短數秒這狼人就變成了雪人一般,但他似乎還在緩緩移動著。

齊冰此時已是全力以赴地操縱冰塵,隨著冰越來越厚,狼人的輪廓漸漸消失,最後在空地上出現了一塊五米見方的巨大冰塊,這冰並不透明,但也能隱約看見其中的巨大黑影。

「他暫時應該動不了,等到他的身體凍住,我們把冰塊和他一起敲碎。」齊冰邊說邊喘著粗氣,顯然剛才的招數消耗極大。

僅僅數秒后,一聲狼嚎!巨大的冰棺從當中崩裂,何家睦竟然從裡面掙碎了巨冰。

齊冰的震驚無以復加,剛才貓爺牽制住對方他才得以準備這招數,這冰的堅硬度過鋼鐵,竟也壓制不住狼人的力量,何家睦究竟強到了什麼地步!

「用冰的小子,你別急,收拾完了他自然會輪到你。」何家睦的態度還是從容不迫,他又一次朝著貓爺舉起了兩隻巨爪:「爪刀風刃,四連!」

貓爺搖頭苦笑:「哎……情報不足啊,你果然比我想象的難對付。」說完又一次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中。

風刃過處,只有大片女鬼被撕碎,而貓爺竟然比這風刃還要快,他早已躲過了所有攻擊,當身形再次出現時已到了何家睦的側面,一道道紅色的光芒在狼人的軀幹上突兀地出現,血液從肌肉中噴了出來,就在剛才的瞬間他已身中貓爺數十刀。書.書.網

「哈哈哈……哈哈哈哈!狩鬼者!」何家睦被砍傷后竟然笑了起來:「你和我想象中一樣弱!」

何家睦竟對身上的傷視若無睹,一個側踢把貓爺蹬飛了出去,貓爺像炮彈一般撞上了一棵樹,竟把那大樹撞得攔腰折斷,他嘴裡噴出一口鮮血,然後坐在地上生死不知。

「卧槽!」王詡怒吼一聲朝著何家睦沖了上去,他全身不斷升騰出一股熱流,顯然正在使用靈識聚身術燃燒血液。

「哼,他還沒斷氣,你就急著來送死?」何家睦看著跳在空中一拳襲來的王詡彷彿已經在看一個死人,這種度和力量,他只需一伸手就能把王詡做成肉串,但是他剛想動手卻現自己的雙手和胸部以下又被凍住了,一時竟也動彈不得。

王詡奮力一拳打在了狼人的脖子上,在接觸的瞬間他只感到了痛,徹骨的劇痛,就好像用盡全力打在了鋼筋水泥上,整條手臂的骨頭似乎都要碎了,他的拳頭更是被狼人鋼鐵般的鬃毛割得血肉模糊。

何家睦目露凶光,齊冰的能力優勢本已經讓他很是惱火,現在王詡竟也上來打了他一拳,此刻他是動了真火。

何家睦狂吼著掙脫了冰塵的束縛,只是一步就已到了王詡面前,王詡此時剛剛落地立足未穩,就感覺到了呼嘯而至的勁風,但他卻也無能為力,這就是實力上的絕對差距。

何家睦沒有直接洞穿王詡的胸膛,而是抓住了他的脖子,單手將王詡扔了出去,正是撞向齊冰的方向。

還未等王詡撞上齊冰,何家睦的聲音已經伴隨著無數風刃尾隨而至:「爪刀風刃,亂!」

以何家睦為中心,無數的風刃激射而出,這些攻擊毫無目的,如同颶風般摧毀著周圍的一切,樹木被直接切成幾段,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溝壑,本就已經被殺得七零八落的鬼魂現在已是片甲不留。

齊冰接住了王詡,冰盾不斷在他面前形成,破碎,再形成,再破碎,他知道已經抵擋不了多久,乾脆決定孤注一擲放手一搏。

在高空中,一把巨大的冰刀凝聚而成,波音747的機翼也不過如此,它朝著風刃的中心直劈而去,與此同時齊冰口中也溢出了鮮血,這是他的最後一擊,冰盾已經無法維持,他只能拖著王詡朝樹林里躲去。從剛才開始王詡就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齊冰懷疑他的脖子已經斷了,貓爺雖然飛出很遠,但這樣的攻擊下也很難說他是死是活,可以說如果這一擊還不能殺死狼人,他們三人今天都必然葬身於此。

巨大的冰刀重逾千斤,從空中落下更是威勢驚人,瘋狂施為的何家睦察覺到危機迫近時已經難以躲閃,只聽一聲巨響,大地彷彿都在顫抖,接著是漫天飛起煙塵,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彷彿地震才能造成的巨大裂口,裂口中插著一塊巨大的冰。

風刃……停下了!

齊冰扛著王詡走出了樹林,地面的巨大裂口旁,一條斷臂還在抽搐著,連著整個肩膀都被削了下來,手臂的主人顯然已經被整個刀刃壓到了地下,就像是菜刀剁蟑螂一樣,除了這條手臂估計只剩下血漿了。

他們找到了貓爺,他之前沒有昏倒,只是被踢得緩不過氣來,還不至於被亂射的風刃殺死,不過剛才也挨了幾下就是了。

「你看看王詡的脖子是不是斷了,最好現在先處理一下。」齊冰表面上受傷不重,其實已經過度使用靈能力,現在有五內俱焚的感覺,說完這句就靠著樹坐在貓爺的旁邊,又喘氣又吐血的。

但此時,那女鬼卻又來湊熱鬧了,四周又出現了死屍如潮的場面,這三人此時均是帶傷,陰溝裡翻船要的就是這個契機。

不過似乎上天不想讓他們死在嘍啰的手上,何家睦的聲音竟然又一次傳來:「那麼……先從誰開始呢?你們三個的心,味道肯定不錯。」

一個高大的黑影從煙塵中漸漸走來,這個獨臂的狼人竟然還是沒死。貓爺的臉上寫著疑惑,自言自語地說了句,「怎麼還沒死。」

王詡其實一直沒有昏迷,只是他的脖子確是受了重傷沒法兒表意見,此刻貓爺剛把他的骨頭和氣管都擺正,他就叫喚了起來:「喂,你們還有辦法沒有?」

何家睦已經走到了三人面前,他竟然拿著自己那條斷臂大口咀嚼著,「剛才是你們最後的機會,我真替你們感到可惜,如果我不是最後用單手扛下了那冰刀一秒,可能就沒法兒跳開了。」

他扔掉了斷臂,接著說道:「那麼,就先送你上路好了!」

何家睦伸手直取齊冰的級,後者此刻實在是無力再躲,貓爺嘆息了一聲,不顧傷口破裂,想要接這一擊,但是,一秒以後,血液染紅了他的全身。

一條狼人的的手臂飛了出去,這是何家睦僅存的手臂了,他驚懼地看著眼前的王詡,他不敢相信剛才的一擊竟然是王詡接住的!

齊冰長吁了一口氣,對這貓爺說道:「他又變身了?」

貓爺卻笑了:「十五歲以前的王詡確實是厲害,不過……」

王詡回過頭對齊冰罵道:「變你個魂,老子這是實力!」他的頭和眼睛沒有變化,語氣更是旁人模仿不來的,這顯然還是平時的王詡。

貓爺接著剛才的話說到:「不過,小時候的王詡雖然厲害,但我從最初就知道,現在的王詡也是不同凡響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絕境?希望?

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