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S級關卡

第八章 S級關卡

王詡躍出窗外,借著慣性來了一空中后翻,奮力朝上伸腿,他知道貓爺一定會抓住他的,這是一種毫無根據的信任,卻又莫名其妙地準確。.

貓爺扒在四樓窗沿外,轉身單手抓住了王詡的腳脖子:「準備好上那邊的屋頂。」他說著就咬牙用力,開始搖晃王詡的身體。

王詡此刻是倒立狀態,他轉頭左右張望了幾眼,看到這棟建築的旁邊有一所屋頂只有兩層樓左右高的便利店,貓爺想幹什麼是不言而喻的。

順著貓爺用力的方向,王詡放鬆身體的同時,還要躲開那些從三樓窗戶里伸出來的喪屍手臂。如同盪鞦韆一般,王詡漸漸來回擺動到了一個很大的幅度,接著,在一個十分突然的瞬間,在完全沒有打招呼的情況下,貓爺鬆手了。

王詡卻也沒有慌亂,他蜷起身體順著那個落下的方向滑行,在空中翻滾了幾周后,滾落在了便利店的天台上。

把王詡拋出去以後,貓爺甩了甩自己的胳膊:「比想象中還花力氣啊。」他吁了口氣,轉頭用淡定的眼神看了看窗戶裡面,喪屍們此刻正好闖進了他眼前的房間:「行動確實比殭屍片里的快,但智力仍然不行,提前突破到四樓來進行包圍的話,我就沒時間去管那廢柴了。」他低聲念道:「看來這遊戲在遇到傳送點以前,是不會有太大的難點了……」

他正思考著,喪屍們卻已馬不停蹄地朝窗戶撲來,貓爺在第一隻喪屍即將觸摸到自己的一剎那,飛身一躍,也跳上了那便利店的天台。

落地后他道:「接下來就在天台上前進,應該不會遇到太大的阻滯,因此你最好學著加快動作。」

王詡道:「你跑前面……我參考參考……」話雖如此,其實他也知道,照搬貓爺的動作難度太大,基本還是得靠自己跟上。

兩人翻過了一個又一個屋頂,有時遇到比較高的建築擋在眼前,就繞道而下,地面上喪屍的數量不像剛才那樣密集了,貓爺明白,這是遊戲規則,保持快速移動,危險係數就低。

趕了二十分鐘路,兩人算是毫髮無傷地來到了目的地,對應著生命樹圖陣中Atziluth的區域。

王詡坐在地上就是一陣猛喘,貓爺依然很輕鬆的樣子道:「據我的推算,在原地逗留兩分鐘左右喪屍的數量就會增加,五分鐘后陷入包圍,十分鐘后喪屍們開始突破門、鐵柵欄等障礙,超過十五分鐘,天知道他們會幹什麼。」他摸出手機看了眼時間:「所以我們現在有二到五分鐘來找出傳送點的確切位置,超過這個時間,就得考慮放棄此傳送點,另尋他途。」

王詡明白他的意思,二話不說就拿出了那個GAMEBOY,他此刻深深地體會到了那些魔鬼們為什麼要一再強調遊戲助手的重要性了,因為這一次,那東西的屏幕上居然寫著:「已確認傳送區域到達,該區域為火世界S級難度關卡,請確認傳送。」

「喂……S級啊……聽上去特難啊……」王詡道:「要確認嗎?」

貓爺很平靜地回道:「當然要確認,我找的就是難關卡。」

「喔靠!難道你早知道還有其他簡單的?」

「卡巴拉生命樹圖陣中,還有另外三個階層,其世界的對應處應該也有傳送點,如果S為最高級,那麼另外三個可能是A級,以此類推,十原質、三支柱,也可能有對應傳送點,只是難度不一樣罷了。」貓爺道:「文森特說傳送點有很多個。那麼……既然其分佈是有規律可循的,難度就不可能是隨機,因此,我挑選了從『火世界』的遊戲理念出發最有可能,最困難的地方。」

「你有病啊……」王詡問了以後覺得應該換個問法:「你又想玩死我啊?」

貓爺道:「我想幫你贏而已,快確認,喪屍過來了。」

王詡回頭一看,還真過來了,沒辦法,他硬著頭皮按下了GAMEBOY上的START鍵,兩人一瞬間就消失在了空氣中。

下一秒,他們竟出現在了一片鳥語花香的青青草原之上,身上穿著一模一樣的淡藍色布質短衫和長褲,腰間還有一把西式的雙刃長劍。

王詡問道:「這是S級難度?」

貓爺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用手指指了指他頭頂,王詡抬眼一看,自己頭上一根血條,上面還寫著「鬼谷子LV1」,他再看貓爺,果然也有——「開膛手LV1」。

「這……」

貓爺道:「快去查查遊戲助手,找找有沒有一個選項可以讓我不穿和你一樣的蠢衣服。」

「你在意的是這個啊?!」王詡大吼之時,旁邊竟又走過去幾個和他們穿得一樣的傢伙,另外還有幾個女孩兒,一副的款式和材質相近,只是顏色是粉紅色的。

王詡和貓爺看著他們走出去,拿著相同的長劍,開始砍殺遠處一些長得很可愛的小兔子,兔子的頭上也有血條和等級。

「我得離開這兒……」貓爺很嚴肅地說道。

王詡的冷汗也是蹭蹭地從額頭上冒出來,他掏出遊戲助手,發現這玩意兒又變形了,這次是一個包子狀的小機器,有一面是屏幕,按鍵也變多了,拿在手上以外地順手,感覺像是某種來自未來的掌上電腦。

「關卡已開啟,年代:未來。地點:多元宇宙某處。背景:一腦殘網游,我沒記住名字。關卡任務:在五百個小時內擊殺五百名玩家。」這是那包子機屏幕上顯示的全部內容,角落上還有一幅伍迪的電子版漫畫肖像正在猥瑣地笑著。

王詡的嘴角**著,他按下了那機器的其中一個按鍵,按鍵上印著「FAQ」。他在機器上輸入:「五百個小時沒達成任務會如何?」

屏幕上顯示出一個字:「死。」

王詡額頭上青筋暴起,他又輸入:「五百個小時的過程中,外面有其他人贏得了遊戲會如何?」

包子機的回答是:「進入任意傳送點后,將與原世界的時間軸分離,通過關卡后,將回到原世界傳送時的時間點。」

王詡滿臉不爽道:「嗯……那就是說,我們待在這裡渾渾噩噩混到紐約有贏家產生也是不可能的了。」他轉頭看著貓爺:「瞧你選的鳥關卡……這任務幾乎是不可能的!」

貓爺道:「為什麼說不可能?」

王詡道:「你聽說過哪個網游開完賬號建完人物以後能夠在五百個小時內殺死五百個等級比你高的人啊?!」

貓爺道:「只要是變相收費的遊戲都可以吧……」

「你人就在遊戲里!怎麼沖錢啊!」

貓爺摸著下巴:「嗯……這倒是個問題。」

「這是最大的問題吧!」王詡在那裡急得直打轉:「根據我與國內網游史幾乎相同的游齡,這類遊戲的內容主要是打怪、練級、穿裝備,而核心主旨是,沖錢、裝逼、一夜情。我們不能沖錢就會淪為被虐殺的對象……實現別人自我優越感的發泄工具……天吶!!救命啊!!」他跪在地上,雙手抱頭,仰天長嘯,路過的其他玩家們對他投來了既疑惑又鄙夷的目光。

貓爺道:「這裡是『多元宇宙某處』,也許我們正被傳送到一個國民素質非常完美的星球,在這裡的玩家玩網游都是為了寓教於樂、和諧共處。」

王詡抬頭望著他:「你真這麼想?」

「我本來想安慰你一下的,但說出這話來以後我有一種想要大吐提神的衝動,你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吧……」

王詡突然靈光一閃般道:「等等,我們有兩個人,如果我們其中一個一直保持在LV1,而另一個不斷升級,然後盡去殺一些LV2的人,五百個也不是不可能啊!就算這遊戲助手是取我們兩個等級的平均數,只要我們有一個LV1的,也能保證殺的玩家等級比殺人者低,這樣勝率就大大地提升了。」

貓爺道:「在實施你自作聰明的計劃以前,先打開遊戲助手的FAQ問問如何,我估計99%是不可行的。」

王詡道:「你怎麼又知道?」

貓爺回道:「首先,我想這種遊戲是有新手保護機制的,貌似要先升到一定的級別才能進行PVP之類的事情。另外,遊戲助手是伍迪設計的,按照此賊一貫滴水不漏的作風及其陰險程度來看,十有**會以我們二者中級別高的那個作為等級標準。最後,如果你那個鳥辦法都可以成功,我有個更簡單的方案,我們現在就可以舉起劍,我捅死你一次,你復活,然後我再捅死你一次,你再復活,以此類推,五百次就OK了。」

王詡雖然很不服氣地拿起包子機確認了一下,但結果顯然和貓爺說的相同。

具體的規則對他們處處不利,殺死玩家的級別必須比他們兩人中等級高的一個更高,兩人之間要對殺也可以,但這遊戲里無論是被人還是被怪殺死,懲罰都是降低10%的經驗,殺多了降級,降到十級以下就不能主動或被動進行PVP動作了。還有,就算兩人結伴去偷襲人家一個,也保不準別人是一身強力裝備,加上等級本來就有優勢,縱然不能以一敵二,拚死一個也夠本兒了。那時,最要命的一條規則就會生效,無論王詡和貓爺哪個被殺死,無論他們被人或是怪殺死,五百人的殺人數,會減……

「完了……我這一輩子,最後就死一腦殘遊戲上了,要是讓我死在《Diablo3》里,就算是一出營地就被砍死也值啊,結果沒想到啊沒想到,竟是這種破遊戲里死啊!上天是在懲罰我啊!懲罰我每次玩這種網游都練個十幾級就刪遊戲啊!懲罰我玩變相收費的遊戲從來不沖錢還到處罵人啊!這是報應啊!現世報啊!!」王詡再次雙手抱頭,仰天長嘯。

貓爺嘆息著:「不可能通過的關卡嗎?呵呵……能設計出那種東西的人,只能說是水平拙劣,而且沒有責任心和榮譽感,因此他在完成一件作品后根本沒有進行測試。伍迪絕不可能是那路貨色,文森特……更不可能,所以,我們一定有機會,這個S級關卡肯定是可以完成的,而且根據我的推測,越是難的關卡,獎勵自然就越強力,得到以後,贏得『尋劍』遊戲的勝算也就更高。」

王詡一個鷂子翻身跳將起來,抄起新手長劍:「那就再信你一次,反正死之前搏一把也好!」他徑直朝前走去。

貓爺問道:「你去哪兒?」

王詡想當然地回道:「打怪、練級、穿裝備。」

貓爺不屑道:「那是不可能幫助你成功完成任務的。」

「那你剛才說一堆都是放屁啊?!」

貓爺道:「最強的玩家不是按照設計者的思路走,而是自己找一條路出來。」

王詡神情陡變,忽然兩眼放光道:「你是說……」

「別忘了,『尋劍』可不是什麼打怪練級的泡菜網游,那是一個解謎類遊戲,我們在五百個小時的時間內,真正要玩的是一個小遊戲,叫做『找BUG』。」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S級關卡

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