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狼的最後

第三十六章 狼的最後

(提供文字章節)失去雙臂的何家睦狂嘯一聲向後退去,他從震驚中恢復了過來,剛才的一擊確實是王詡接下的,他的利爪在即將觸及到齊冰的咽喉時,王詡竟用和他幾乎相同的度出手了,緊接著何家睦只覺得肩膀處一涼,自己的手臂就被斬斷飛了出去。書.書.網

何家睦疾退到遠處的樹林中隱藏了起來,他似乎仍未打算逃走,看來是想伺機而動,畢竟王詡三人也已經是強弩之末,勝負還是很難說。

貓爺安逸地靠著樹坐了下來,點上了一支煙,嘴裡像牢騷般又說了一遍:「他怎麼還沒死。」

王詡手中此刻多了一把短劍,比匕略長,劍身很窄,通體如漆黑的晶珀一般,剛才就是這兇器瞬間斬斷了狼人如樹榦般粗細的胳膊,而且竟是一滴血都未沾。

「王詡是怎麼回事?難道他真的一直隱藏著實力?」齊冰見貓爺態度從容,所以暫時也沒有要上前去追的意思,而是抓緊時間恢復氣力,同時問出了自己的心中的疑惑。

貓爺在那裡直笑:「應該是在危急時刻突破了一個瓶頸,那個武器就是他靈識提升的證明。」

王詡見何家睦後退,也沒有追上去,而是朝著如潮的鬼魂中衝去,他已經可以分辨出這些鬼魂只是幻覺所致,所以他直取女鬼的真身。

王詡從鬼潮中抓住女鬼的脖子把她抵在一棵樹上,用右手的劍指著她的咽喉,「女人,你如果不想魂飛魄散,就給我安分點,維持住鬼境,別讓那狼人跑掉,不要傷害我的朋友。」

此時女鬼現出了真身,是一個長遮面的女人,她似乎屈服於王詡的威脅,點點頭,然後退回了黑暗中,周圍如潮水般的幻影也消失了。

王詡解決了女鬼的問題就沒有了後顧之憂,他回頭朝著那片狼藉的空地走去,準備慢慢收拾何家睦。

此刻的何家睦雙臂皆斷,已經不能使用最擅長的風刃了,他畢竟不是嘴裡能噴衝擊波的賽亞人,剩下招數看來也只有咬人和踢人了,但是肢體殘缺后平衡感變化,他的度勢必也會受影響。書.書.網

而最大的問題還是心理優勢的喪失,原本在三人中被何家睦視為草芥的王詡竟突然使出驚人的實力,這是讓何家睦躲藏起來的重要原因,如果一不小心,這次被砍斷的可能就是自己的脖子。

王詡一副很囂張的樣子站到了空地中央,他此刻也確實有囂張的資本,連貓爺也無法重創的狼人,竟被他手中這把黑色的劍給輕易劈殘了,他聽貓爺說過,當靈識提升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得到屬於自己靈魂的武器,所以他已經有點得意忘形得以為自己現在已經和貓爺是一個級別的強者了。

「喂!姓何的!你剛才抓著老子的脖子當鉛球扔的時候不是挺狂的?現在怎麼改走猥瑣路線了?快出來給爺跪下認錯領死,沒準老子心情一好,給你留個全屍!」王詡朝著樹林里大聲吼道:「哦,對了,你已經沒有什麼全屍了,不如我順便殺條狗跟你一塊兒葬了,那就算齊活兒了」

王詡在那裡肆無忌憚地數落著何家睦,齊冰在旁邊聽了直搖頭,估計古時那種堅守城池的戰役,要是由王詡去罵街索戰,不到十分鐘,人家全都出來跟你拼了。

何家睦在樹林里吸收著滿月帶給他的力量,他兩肩的傷口迅癒合,對他來說這種傷也並不會讓他永遠殘疾,只是要重生雙手最少也要三個月以上的時間,而且這段時間需要不斷地覓食人類的心臟來幫助恢復,一想到今後的日子可能會相當難過,令他他更是痛恨眼前的三人,今晚一定要至他們於死地!

隨著一聲咆哮,何家睦衝出樹林向王詡起了進攻,他的度已經和戰鬥最初相差甚遠。而王詡此刻的實力比剛才提升了許多,他運起靈識聚身術以後竟與何家睦鬥了個旗鼓相當。

齊冰卻對這場面很是疑惑:「貓爺,這狼人似乎有些不對,即使他的雙手都斷了,但這傷也不至於影響他到如此地步,他的度和力量怎麼只有最初的兩成左右?現在的他應該沒有理由再留餘力啊。」

貓爺只顧抽煙,都懶得去看場上的打鬥,「切……我倒是覺得他強過頭了,就算是月圓之夜也太誇張了點,怎麼到現在還不死……」他又牢騷似的說了一遍,好像這狼人還活著就是奇迹一樣,還能打鬥簡直就是神跡。書.書.網

看齊冰好像沒明白自己的意思,於是貓爺只好接著解釋道:「你記得我最初在空中砍他那次嗎?」

齊冰點點頭,雖然貓爺的動作快到他幾乎沒看清,但是何家睦那句「只有度還過得去,砍在身上和蚊子咬也差不多」他還是明白的,當時貓爺肯定是用手術刀攻擊過何家睦。

「還有一次就是我被他踢飛前砍的,那次我稍微認真一點了,在我的估計中,第一次他就該死的,可是他竟還可以和我戰鬥,所以我又砍了第二次,結果他竟然還有力氣把我踢飛。」貓爺一副很不爽的表情吐了一口煙,「後來他在那裡又是亂風刃,又是棄臂躲刀的,直到現在還沒死,簡直是個怪物……我真的很難想象一個內臟已經全部被我砍得四分五裂的東西居然還能像現在這樣跟我的傻員工玩肉搏戰。」

齊冰聽了心中一驚,開膛手……原來是這個意思!那些手術刀可以切開靈體是因為貓爺的靈識強大,而在與狼人戰鬥時這種直接攻擊內髒的技巧,簡直就是神技了!到底要怎樣才能在那種度下完成這種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你能夠明白嗎?只要刀快到一定的地步,就可以做到切開傷口以後只要輕輕撫過,切口就會消失這種事。」貓爺語氣輕鬆地說著。齊冰在心中已經把這個男人定義成了真正的怪物。

此刻何家睦與王詡的戰鬥已經進入了尾聲,何家睦的口中不住地有鮮血湧出,即使狼人的恢復力再強,破碎的內臟卻是無法像外部的傷口那樣快癒合的,所以何家睦其實早就已經輸了,即使他剛才選擇逃跑,也絕對活不過今晚。

王詡漸漸佔據了上風,他的劍在何家睦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新的傷口,這狼人現在已經放棄了撕咬和腳踢,只有躲閃的份,但縱使如此他也漸漸不支,死亡的命運已經不可改變地降臨,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王詡的肘擊打在了狼人的身上,劇痛從何家睦的身體內部傳來,他跪坐在地上口中不斷湧出血沫。王詡的劍朝著何家睦的脖子砍去,這一擊他已經避不開了,這狼人閉上了眼睛等待最後一刻的到來,他心裡好恨,他憎恨這些狩鬼者,他憎恨這個世界,他憎恨著自己……

但是何家睦的頭顱沒有飛起,王詡的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王詡只是站在那裡看著他,卻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什麼意思!你不是要殺了我嗎!為什麼!你們還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何家睦憤怒地咆哮著,他的狼嘴裡鮮血直流,即使是大聲咆哮也讓他覺得痛不欲生。

「哦,我剛才說要殺你是想把你引出來而已,要殺你的是他,不是我。」王詡指了指身後走來的貓爺和齊冰,「我這個人一直是本著正當防衛的原則做事的,這是有口皆碑地,不信你可以到處去問問。」

「你還是省省吧,你是從來沒殺過人,所以下不去手吧?」貓爺還是懶散的樣子,他的傷竟然已經好了大半,也不知他抽得煙到底是什麼靈丹妙藥。

「哈!哈哈哈哈!你們這些狩鬼者還會下不去手?哈哈哈哈!」何家睦狂笑起來,「我十二歲的時候,父母就被狩鬼者殺了,就在這樣一個晚上,他們就在我面前被殺死,我像狗一樣逃跑,跳下山崖才僥倖活了下來。我的父母做了什麼!你們有什麼權利殺死他們!誰給你們的權利!」

「狼人會受本能控制殺人食心,狩鬼者這樣做只是為了保護無辜的人。」齊冰依舊錶情冰冷地回答。

「無辜?這世上有誰是無辜的?我生來便是狼人就有錯嗎?這是我選擇的嗎?人類吃其他動物就無辜,狼人天生就需要吃人,這就是罪嗎?」

何家睦哀嚎著,他從小就過著逃亡生活,父母在他面前被殘忍地殺害,使他非常害怕狩鬼者,他這些年來從未睡過一個安穩覺,就彷彿自己在睡夢中都隨時會被別人獵殺。他希望自己是個普通人,這樣他的父母就不會被殺,這樣他就不必去吃人。但是狼的血讓他瘋狂,他曾經不受控制地吞食了收留他的老人,等他清醒時看著地上的屍體整整嘔吐了一天。

隨著時間的推移,何家睦只能屈服於命運,他盡量少殺人,不斷在各地流亡,不去交什麼朋友,因為他害怕有天會吃掉自己的朋友,對他來說生活只有逃亡和痛苦……

直到這晚他看到了貓爺,他知道狩鬼者終於還是找到他了,他恨這些人,他要報仇,他雖然害怕這一天的到來,但是卻又時刻準備著迎接這一天,他的招數磨練已久,對他來說今晚就是報仇雪恨的時刻,他要讓狩鬼者懼怕他,讓他們也品嘗同伴在眼前被殺的痛苦。

可是到了現在何家睦才明白,即使殺光了眼前的三人,自己也只會更加痛苦而已。

「何家睦,我希望你明白,我們在奪走別人生命的時候,都有著被別人殺死的覺悟。」貓爺深深吸了一口煙:「今晚我們如果被你殺了,也不會有任何怨恨,說句難聽的,那是我們自找的。狩鬼者不是佛,不能讓這世上眾生平等,我們只是保護那些無辜的人,那些人沒有死的覺悟,也沒有義務去為了你的悲慘命運而犧牲。」

「難道你就從來沒有昧著良心殺過一人!」這是何家睦的最後一個問題。

貓爺哈哈大笑了起來:「可能我比你幸運吧。」

何家睦聽完也笑了起來,他突然覺得死也並不是那麼可怕,對他來說活著已經太累了,他需要休息,需要救贖,需要著死亡!

從他放棄對吃人的行為懺悔時,從他屈從於命運時,他已經失去了所謂的覺悟,已經成為了一個怨天尤人的可憐蟲,他與自身宿命的抗爭早已敗下陣來,他需要的只是解脫而已。

王詡的劍揮了下去,何家睦的頭顱落到了地上,狼人的眼中竟有淚水流下,王詡沒有給何家睦再說話的機會,他的笑聲已經告訴了王詡一切,狩鬼者也好,狼人也好,或許都早已註定了這樣的結局……

中秋的月依舊如此美麗明亮,夜空中似乎有吼聲傳來,這聲音來自狼的靈魂深處,這聲音永遠訴說著它們蒼涼,孤獨的命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狼的最後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