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規則,路線

第九章 規則,路線

隨著一隻長相很有喜感的豪豬應聲倒地,王詡身上泛起了一陣光暈,他頭上的等級變成了LV5,貓爺也在同時升級了,不過他到目前為止還一刀未動,所有的怪都是王詡去砍的,貓爺只是坐在旁邊分經驗。

「我說……你準備看到什麼時候?你倒是看出BUG了沒有啊?!」王詡不耐煩地問道。

其實貓爺也不是什麼事兒都沒幹,他剛才問新手村的NPC要了一本「遊戲手冊」,此物呈電子詞典狀,內含相當驚人的信息量,基本等於這個遊戲的說明書了。

「這種每個人都能免費問NPC要到遊戲手冊上,怎麼可能找得出BUG來?」貓爺繼續看著遊戲手冊的屏幕,他可以做到一目十行,並且迅速地理解與記憶,但這遊戲的說明還真是博大精深,王詡已經以一己之力幫兩個人練了五級,他還沒有把整本都看完。

「那你還看個毛啊?!單純地想坑爹經驗啊!」

貓爺的目光完全不動,有氣無力地回道:「你接著砍怪,我從現在開始一邊觀看並分析後面的內容,一邊把我已經掌握的解釋給你聽。」

王詡嘆了口氣,只好再次抄起劍朝著豪豬們殺去。

貓爺開始了他的講解:「首先,在五百個小時內殺死五百個玩家是我們的根本目的,一切都為了這條而服務,為了達成這點,我們等級的提升是必須的,這是網路遊戲的規律,級別越是高,就越接近核心內容。而這期間,只要不是人品過於低下,根據概率學來講,裝備肯定也會發生相應提升。」

王詡道:「你是想對我至今還沒爆出過任何裝備發表些看法是吧?」

貓爺完全沒聽到一樣繼續說道:「這是一款腦電波導入式的網游,在這個多元宇宙,他們的科學文明大約領先我們星球三十餘年,已經可以做到將人類的腦電波轉化為計算機語言,用意識代替手指作為操縱手段。說直白些,和黑客帝國非常相似,玩遊戲的人在載入遊戲之後幾乎分辨不出在這裡操控虛擬人物和操控自己的身體有什麼區別。

不過大腦雖然連接了遊戲,但和真實世界身體的聯繫依然存在,玩家仍然可以立刻摘下遊戲頭盔強制下線,因此可以總結為,玩這樣的遊戲,就好比是在用意念操縱自己的第二個身體,無論怎麼練習,終究不可能做到和現實世界的身體那樣契合。」

王詡貌似完全沒抓住這段話的重點,他第一個想到的問題是:「你的意思是,三十年以後,我們地球上也能有這樣的網遊了?」

貓爺嘆了口氣:「事實上,有個你所不知道的領域——『軍用科技』,這玩意兒一般要領先民用科技二十年左右,因此,理論上來說,十年以後,只要有哪個超級大國的政府頭腦一熱,決定讓該國國防部用現有的全部手段去開發一個這樣的網游,那就能成功了。你還有什麼和我們的最終目的毫無關係的腦殘問題沒有?」

「覺得腦殘你答什麼?!」

「我無所謂啊,反正一心二用也並不困難,況且回答這種問題根本不用動什麼腦筋,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就和吃飯睡覺一樣,屬於不經思考就能完成的工作。多做些這樣的事情可以激活我的下丘腦,有助於大腦進行更高層次的思考,你看,我的閱讀速度明顯加快了,僅僅是和你這傻宅對話都能讓我覺得思如泉湧。」

王詡非常不爽,卻也沒法兒反駁,只好更加奮力地劈野豬來發泄一下。

貓爺很快找回了剛才的話題:「和其他的玩家不同,我們的存在本身就是BUG。最明顯的一點就是我們和這個二進位世界的交流方式,別的玩家都在用腦電波遙控角色,這中間存在的一個非常短暫但確實存在的延遲,那是將人類的神經系統語言轉換成計算機語言的必經過程。而我們沒有這種問題,我們就像是用靈魂去打一個遊戲,能夠百分之百地高效使用在這遊戲中的身體。

當然,隨之而來的就是無法強制離線的問題,畢竟靈魂無法離開身體嘛,但那也不算什麼問題,我們還因此得到了在遊戲中的另一項優勢——精力正無窮。你可以檢測一下自己的人物狀態,從你剛開始砍怪到現在,精力一直是滿的,可見我們永遠不會出現『疲勞』狀態。」

貓爺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他好像在遊戲手冊上看見了什麼關鍵性內容,那頹廢的雙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狂熱的光芒,不過幾秒后,他又恢復那張睡不醒的面孔,接著道:「因為『無法』下線,所以『獲得』無限的精力。任何參與『尋劍』的人進入這遊戲以後都會很快發現這點,就算分析能力不如我,要得出『這是魔鬼們的提示』這點也不難。

綜上所述,結論是,在這裡,我們的與眾不同會帶來中性的、不利的各種條件,發現,並將這些條件轉化為對我們有利的BUG,就可以迅速地變強。」

王詡又是一劍挑翻一隻豪豬:「你要是過來和我一起砍怪,我們可以更迅速地變強,真的。」

貓爺打了個哈欠,**沒挪動半分:「關於殺人PK的部分我著重研究了一下,這個遊戲沒有切磋決鬥系統,沒有專門用於PVP的戰場,更沒有以小隊形式參與的NVN競技場。

你可以在野外,對任何一個你看著不順眼的人出手,只要你的行為對其造成了傷害,並且在同一場戰鬥時間內他死了,就算是你殺的。比如有個人正在和怪戰鬥,這時你偷襲了他,他先殺了你,後來卻被怪給殺掉了,這樣你也可以獲得一個擊殺數,當然,你被幹掉會先減一個,還是等於零。

另外,像我剛才說的那種情況,因為你是先出手的,兩人復活后,雖說擊殺數量都沒變化,但你會紅名,對方則是藍名。

這遊戲的PK非常自由,所以紅名的懲罰也異常嚴厲,首先就是在NPC處買東西會很貴,賣東西賣不了高價,其次是殺怪的經驗會減少,掉寶率降低,自己掛了可能被爆掉裝備。還有精力消耗比一般人大,疲勞得很快,疲勞度滿了以後會被強制離線,其實這有點像傳說中的『防沉迷系統』,該遊戲為了保護玩家的大腦不至於因玩遊戲而受損或過度負荷,設置了這個無法用任何手段去提高的屬性,也就是說,一個玩家在線的時間最多是虛擬時間十六個小時,等同於現實中的八小時,時間到了,精力也就減空了。系統還有一個非常複雜的計算公式,針對中途下線休息,換個虛擬頭盔和賬號重連等等情況作出應對,讓玩家的大腦必須休息。

從這點上又能看出伍迪他們的安排周密了,殺五百個玩家,我們必定會紅名,因為只有二十一天差四小時的總時間來達成目的,而且在這個多元宇宙中根本沒有提供我們下線的身體,所以無限的精力同時也解決了紅名的問題。

正如我先前所說,魔鬼們設置的關卡,絕對是『可以完成的』,重點就是看我們的遊戲能力。」

王詡手上動作不停,頭也不回地道:「那我們十級以後,專挑那種人不多不少的練級點,找個什麼犄角旮旯隱蔽起來,看準了那種落單的,打怪打了一半的,咱就一擁而上,順勢拿下。」

貓爺很快又潑上了一盆冷水:「剛才我只說了紅名,另外還有藍名和白名。白名玩家可以主動進攻紅名玩家,殺完后名字不會變色,但紅名的爆裝備幾率總比怪物高點吧。至於藍色名字的傢伙,那可就厲害了,要從白名成為藍名,唯一的途徑就是當你在白名時被人先手攻擊,最終你還把對方給殺了。於是乎,你可以獲得NPC折扣,經驗加成,不過沒有額外精力,疲勞度還是照減。但最重要的是,當藍名去主動砍死紅名時,名字的顏色會變得更深,那麼……更大的折扣、經驗。聽出來了吧,紅名就是過街老鼠,砍砍更健康,哪怕兩個紅名見面,也會由於想要互相爆掉對方的裝備從而動手。

按照你那個戰術,在殺死二十到三十人以後,我們可就得紅得發紫了,那以後就絕對不能暴露在別人的眼前,甚至不能去打怪,只要我們到了明處,每個看見的人都會想要殺了我們。

最離譜的是,如果你有足夠的精力,在有限的上線時間內把名字刷紅到一定的地步,你就連安全區都進不去了,城裡的衛兵會攻擊你,商業NPC也會攻擊你,街上的狗、村裡的牛、凡是活物都想殺了你。城牆上還會貼出你的通緝令,算是個任務,接完任務的人出城把你幹掉以後可以回城領賞。」

王詡的嘴角**著:「喂……我們可是要殺五百個人啊,按這種機制,到時候豈不是天打雷劈啊?」

貓爺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此遊戲顯然是鼓勵PK的,紅名和藍名都會因為不在線時間的增加而逐漸變白,由於從白名變藍名的難度頗大,藍名玩家自然會在名字變回去以前想辦法多殺一些紅名來維持。而紅名則更是無法避免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一群人聚在一起打怪練級穿裝備,沖錢裝逼一夜情,那肯定得演繹出不少仇深似海、情比金堅的故事來。

因此,我們面臨一個選擇。」

王詡的下丘腦估計也沒閑著,他立刻回道:「你是說,除了紅名路線,我們還可以走藍名路線?」

貓爺道:「要起步也不難,比如十級以後,我主動進攻你,然後故意讓你把我殺了,只要你不死,我就不算殺了人,依然白名,而你則成功變成了藍名,我的死和你的擊殺正好抵消,五百的殺人數還是零。藍名以後,只要不去主動攻擊藍、白名的玩家,你的藍名就會一直持續著,因為你是『無下線時間』的。

這條路線的優點是不會成為過街老鼠,降低了被人先手偷襲的概率,加上我們有五百個小時的連續上線時間,你的藍名只會越來越深,可以獲得讓人難以置信的加成獎勵,錢和經驗來得飛快,萬一死亡,裝備被爆的概率也很低。

當然,缺點和優點一樣明顯,那就是此路線只能殺紅名玩家,而紅名的傢伙肯定不好找,人家也不是白痴,落單出去必然躲躲藏藏,三五成群也不敢太過囂張。至於那種敢於招搖過市的,估計都是幾十號人,拉幫結派,仗勢橫行,憑我們二人勢單力薄,估計也吃不下來。

還有,別忘了根據尋劍遊戲的規定,我們必須殺『等級更高』的玩家,到了後期,由於藍名練級速度非常快,紅名本就很難找了,等級比你高的,還敢於落單的紅名,沒準就是什麼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之類的角色了,這幫孫子玩遊戲玩到最後失去樂趣,決定把名字弄紅單槍匹馬四處亂轉,哪個不開眼的欠教育就給你滅了。」

貓爺合上了遊戲手冊,看來他終於是研究完了:「第二條路線,紅名路線,優點是,我們可以無視名字的顏色隨意殺人。

缺點么,我先前也說得差不多了,按照我們這種沒有疲勞度的狀態來看,一開始也就是走在街上有點兒人人得而誅之的意思,練級打裝備會逐漸變得很慢……假如我們僥倖能把擊殺數量弄到二百以上,那之後,NPC估計就得發動城管小隊夥同玩家上山剿匪了。基本上到了那個時候,就別提什麼城市村莊了,哪怕是荒山野嶺的,我們也不要在公共場合露面了吧……

接下來,經驗會變成漲停板,想從怪身上爆出裝備來那就是白日做夢,自己身上穿的就是全部家當了,人家要是殺你一回沒準能給直接整成裸奔。裸奔以後依然無法獲得裝備,怪的掉寶率是沒指望了,於是只能想辦法殺人爆裝,但沒裝備就打不死人,打不死人就不可能獲得裝備。如此循環往複,殺人數慢慢減成負的,我們卻還是紅名。」

王詡想了想道:「藍名路線會很艱難,但紅名路線基本是死胡同,嗯……那白名路線呢?」

「一樣是只能殺紅名,和藍名路線相似,還沒有加成,並且還增加了一些被同是白名的人攻擊的危險,你要明白,藍名本身就是一種實力的象徵。」

「什麼象徵啊,按照你的方法,人人都可以從白變藍嘛。」

「是可以,但僅僅一次,如果被系統查出某人兩次都用這招變成藍名,就會受到永久無法變藍名的懲罰。你可不要低估了這個遊戲的人工智慧,這畢竟是領先於我們的技術。像這種小伎倆,在第一次就封殺顯得太不符合人性了,凡是玩家都會想耍些小聰明的,因此系統可以通融你一次,但在名字第一次變藍之後,如果你沒有能力維持住,終究還是會變成白色,這無形中就促使了玩家更多的上線活動,因為想維持住藍名,所以要不斷殺死紅名玩家,於是……他需要變得更強,於是……沖錢買裝備,於是……PK火爆,於是……紅名的反擊,於是……恩怨,於是……江湖,最終……沖更多的錢。」

王詡聽得都糊塗了:「好好好……總而言之,白名是個雞肋路線,紅名是死路,藍名是超高難度,反正三條路都是選了以後就得一條道兒走到黑的,你就說吧,哪條?」

貓爺猥瑣地笑了起來:「我只需要……四十八個小時。」

「哈?」王詡驚了。

「其實答案很簡單,分道揚鑣就是了。」

「哈?」王詡懵了。

貓爺拿起劍,朝怪走去:「我們兩個一起砍怪,大約可以在三個小時後到達十級,在這個過程中,我來解釋一下全盤布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規則,路線

8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