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賭局

第十二章 賭局

王詡在一台老虎機前輸入了10點遊戲幣,拉下搖桿,眼前的三個標誌開始飛速地翻滾起來。這是賭場里成本最低的一種賭博,不過能夠中獎的概率實在是很渺茫,這可不是現實世界中的老虎機,從物理意義上來講,遊戲中的這種老虎機可以吃掉的遊戲幣是無限的,只要概率允許,這台機器一百年都不吐半個子兒也行。

王詡似乎並不急著去拉搖桿,他靜靜地坐在那兒,看著眼前那三個不斷變幻著的標誌,一副正在發獃的樣子。

這時,一個梳著背頭,西裝筆挺的男人走到了他的身邊,他的眼神如毒蛇般具有侵略性,舉手投足間都散發出陰冷的氣質。

「你好,先生。」

「你好。」王詡還是盯著老虎機看,並未轉過頭去。

「如你所願,我來了。」

「我不認識你誒。」

「你也不想認識我,這我明白。」

「呵呵……可你還是來了啊……」

蛇冷笑起來:「我也是職責所在。」

王詡道:「那麼,有何指教。」

「我叫蛇。」

「我看見了,你頭上寫著呢。」

「我是這裡的總經理。」

「我對此不感興趣。」

「當然了,我也是這裡賭術最高明的職員。」蛇伸出手去,他從始至終未正眼去看過那老虎機一次,卻異常堅定地拉下了王詡眼前的搖桿。

老虎機上的三個標誌很快就逐一定格,停留時,是三個「7」,機器發出火災警報般誇張的鈴聲,王詡下注界面上的遊戲幣從10暴增為10000.

「你手氣不錯啊。」王詡笑納了遊戲幣。

蛇回道:「這不是運氣,這是技術。」

王詡笑道:「你覺得在賭博這件事上,技術可以凌駕於運氣之上嗎?」

蛇道:「技術決定了勝負,運氣,毫無意義。」

王詡嘆著氣:「我對著鏡頭笑時,只是想看看,這賭場里坐鎮的高手,究竟是個什麼水平。」

蛇道:「結果呢?」

「結果我很後悔。」

「為什麼?」

「因為你這傢伙相當得厲害呢。」

「你也不必謙虛,我看了你的明細記錄,你在每個桌上先輸少許,再贏幾萬,不引起懷疑的情況下離開,做得天衣無縫,毫無破綻,是我生平少見的高手。」

「那你又是怎麼在人群中注意到我的呢?」

「很簡單,因為你在看攝像頭。」蛇直起身子:「即便這裡是個虛擬世界,但根據**保護條例,我們仍然是不能利用系統對玩家進行任何無協議監視的,因此,在賭場里,我們還是得用和現實世界一樣的攝像頭來監控。

而你……找到了我們所有的攝像頭,包括隱藏的,並且有意無意間,在觀察這些攝像頭的動向。你的動作很快,大多數時候都不用轉過臉,即便轉了,也很好地利用一些小動作來隱藏真實目的,但總有那麼一瞬間,你的眼神會和某個攝像頭正面接觸一下。」

王詡道:「那照你的意思是,你同時監視著這裡所有的攝像畫面,並且在多個畫面中,都捕捉到了我那稍縱即逝的一瞥,從而做出了判斷?」

蛇並未否認,但也沒表現出任何得意:「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王詡攤開雙手:「那我今天,恐怕是很難走出這裡了咯?」

蛇舉起一條胳膊,做了個「請」的動作:「你隨時可以離開。」

王詡道:「哦?真的?」

蛇笑道:「但我知道,你不想走,從發現自己被攝像頭跟蹤后你就斷定,這賭場里有個高手坐鎮,也就是我。從那一刻起,你就不想走了。」

「那我想幹什麼?」

「當然是想賭!」

「和你賭?」

「和我賭。」

「賭多大?」

「能多大就多大。」

「你很了解我嘛,蛇兄。」

「你我這種人,本就已經曲高和寡了,彼此間自然是有幾分共通的語言。」

王詡終於站了起來:「好吧,我得承認……你是我見過的人里最厲害的,今天不和你較量一番,我也會很遺憾的。」

蛇道:「你還沒看到過我的賭術,就斷定了我的厲害?也許我是虛張聲勢呢。」

「哼……你不是已經用『技術』拉了一次老虎機了嗎?」王詡活動了一下手指關節:「還有你那所謂運氣毫無意義的賭博理念,不是一個一般賭徒該有的。」

「這麼說你的理念和我是一致的?」

王詡不屑地回道:「我的理念是……那些稍微掌握了點兒賭術的二流貨色,在某一段時間內要是沒人教育教育他,他就會以為自己已經天下無敵了,然後說出技術王道,運氣無用之類的屁話。」

蛇生氣了,他的臉變得猙獰起來,但他壓抑住自己沒有發作:「你說我是二流貨色,卻又說我是你見過的人力最厲害的?不覺得自相矛盾嗎?」

王詡更加囂張了:「不矛盾啊,一流高手只有我一個,我還沒見過第二個。」

蛇的嘴角怪異地抖動了幾下,似乎是快要憤怒得面目扭曲了,他咬牙切齒地道:「好啊,我能有幸和一流高手過過招,還真是榮幸之至呢!」他側過身,用眼神示意了遠處的一扇門:「那裡可以通往接待VIP的位面,請跟我來吧,鬼谷子先生!」

王詡一副無所謂的神情,跟著蛇走進門去。位面轉換后,眼前出現了一條狹長的走廊,走廊盡頭是另一扇門,蛇走到門前時,開口道:號,蛇。玩家一名,鬼谷子。」

門中傳來了系統機械化的聲音,「NPC腦電波掃描確認,玩家姓名無誤,共兩人,請進入。」

兩人進入門以後,眼前是個十字路口,蛇的腳步不停,陰冷地聲音傳來:「左邊是所謂的高注區,進入時要求的遊戲幣底線是三百萬;右邊叫貴賓區,專供那些下注過千萬的豪客消遣。」他說著,自己卻領著王詡走上了正中間那條路:「那些人不喜歡和一般玩家一起賭,可能是想彰顯自己的身價吧。」

王詡問道:「那我們現在去哪兒?」

「賭桌。」蛇回道。

「什麼?」王詡覺得他說了等於沒說。

蛇又道:「遊戲中的每個賭場,都有一個被稱為『賭桌』的房間,如果有人想要進行一億以上的巨額賭博,就會用到那裡。」

「喂……我身上一共可就一百萬十幾萬啊……」

「沒關係,我是總經理,我有權自由地使用那裡。」蛇又補充道:「與其讓那些只會擺闊的無能之人使用,還不如讓你這『一流高手』表演一下。」他言畢,打開了這條路盡頭的門。

王詡和蛇走進了一間明亮寬敞的房間,房間正中,就是一張賭桌。

「梭哈?」

蛇道:「這是最合適的項目了,不是嗎?」

王詡直接就走到賭桌的一頭坐下了:「有酒嗎?」

蛇道:「當然。」

「那我要喝椰奶。」

那你還問個屁酒啊!蛇很想這樣回他,但人家是有風度的,他清了清嗓子:「嗯……你可以在賭桌邊那個小的窗口上點飲料,還有點心,都是免費的。」

王詡聞言,立刻用臉在那鍵盤上滾了幾下,系統立刻在他身邊刷新了一個放食物的小推車,上面刷了一大堆飲料和食物。

蛇的嘴角**著,他坐到王詡的對面:「規則你應該都清楚,如果要查的話,就在你點食物的那個窗口裡可以查詢具體細則。」

「美女呢?」

「什麼?」

「這種賭桌對決,一般我們得風衣,雪茄,洋酒,全套行頭,最後旁邊再摟個美女的吧。」

「我沒聽說過這種規矩……」

「你自己不要我無所謂啊,給我找一個唄,對了,外面那個負責猜人頭的姐姐……」

「你給我適可而止!當這裡是什麼地方!」

「好好……」王詡開始大吃大喝起來:「我開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嘛。」

蛇的臉色彷彿在說,他快要氣炸了,但他依然努力保持冷靜:「鬼谷子先生,我就和你一樣,以一百萬開始遊戲,你要是贏光了我的籌碼,我就向系統索取,然後再以兩百萬的相同條件,和你繼續賭。」他逼視著王詡的眼睛:「我,就代表了英雄之都賭場,我可以不斷加註,如果你今天又本事贏到一億,我親自送你出門,遊戲公司絕不會追查此事,此後的一切後果,我來負責!」

王詡吱吱嗚嗚地嗯了一聲,他光顧著吃東西了。

蛇繼續道:「反之,如果我贏光了你的錢,你就會被列入一張黑名單,相信我,上了這張名單的人,不只是這遊戲中的賭場,就算是現實世界中的任何一家賭場,都不會讓你靠近他們的建築物十米以內,你將是不受歡迎的客人……永遠。」

王詡好似根本不在乎輸贏的兩種條件,他還是無所謂地「嗯」了一聲,接著吃喝,整個一吃霸王餐的。

蛇覺得自己有些猜不透眼前的男人了,目中無人?瘋子?鬼谷子這名字到底是什麼意思?是人名?或是別的什麼?他比ID是賭神的玩家要強出太多了,那個傢伙最多算是個資深賭博愛好者,但這個鬼谷子,無疑是現實中真正的高手,說他是某個**幫派里養的職業高手都有可能。

「你知道嗎?」王詡忽然打斷了蛇的思緒,他拿起桌上的牌堆,翻了一會兒,抽出了一張ACE,「我可以用意志力把牌的花色變掉。」

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這個瘋子居然說自己可以在這個虛擬世界里可以用意志力改變牌的花色?!你丫開掛了不成?!

「這叫做特異功能!」王詡這句話就像往蛇的耳朵里塞了一坨狗屎。

「喂……你別太過分了……」

「看,這是一張ACE!」王詡用兩隻手把牌的兩面遮住,奮力摩擦了一番,「再看!」他再次把牌翻給了蛇看。

蛇本來以為這傢伙真要干出點兒什麼來了,但是他定睛一看,牌的花色根本沒變啊!

王詡道:「現在……這還是一張ACE!」他捋了捋自己的頭髮:「因為我還沒發功啊!」

「你鬧夠了沒有……」

「哎……你不相信算了,反正我事先和你打過招呼了,一會兒你可別說我出老千啊!」王詡大言不慚地說道。

蛇道:「行行……我知道了。」

這時,一個光頭壯漢推門進了房間,這哥們的遊戲形象絕對無敵了,乍一看起碼二百八十來斤,近兩米的身高,一身黑西裝也包不住那魁梧的塊頭和肌肉,還戴著副遮掉半張臉的黑墨鏡,眉毛那玩意兒壓根就沒有,顴骨還暴突。

根據王詡的想象,這位要是把西裝一脫,基本就是左青龍、右白虎、老牛在腰間,龍頭在胸口,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這是我的同事,小花花。」蛇十分淡定地說道。

「噗」

從我這猶如分割線一般的省略號長度,你們就能看出王詡從嘴裡噴出飲料來的力度。

光頭解釋道:「我也是在官網註冊完ID以後才發現這遊戲的人物形象不能和現實中有太大出入,關鍵是不能改性別。」顯然這傢伙不止一次遇到王詡這種反映了。

蛇接道:「小花花是這裡最資深的荷官之一,遊戲開服后就在這裡工作了,今天由他來負責我們的牌局。」

「不行了……我可能拉在褲子里了……」王詡從地上爬了起來。

「喂……在遊戲里是不可能失禁的……」小花花道。

「哦……」王詡往自己椅子上一摸:「還好,只是坐到了泡芙上。」他居然還把手上沾的那坨玩意兒吃了……

小花花清了清嗓子:「現在牌局開始。」

他俯身開始發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賭局

8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