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局中

第十六章 局中

「我有約了。」一位全身裝備都發出耀眼光芒的大美女對著海景酒店的服務NPC道,而在她身後,酒店大堂外的街上,無數雙眼睛正透過落地窗朝這兒看著。鄙視、不屑、含情脈脈、悲痛欲絕,總之和這幫圍觀群眾中任何一人來次目光接觸都會讓你很不好受。

晴兒也沒回頭看,她知道這群人怎麼想,不過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就根本不在乎這種眼光。NPC微笑著將晴兒領到了一個傳送點,因為一百零五層那個單間被貓爺包下了,所以只有他認可的人才能進入,晴兒自然是唯一一個能進去的玩家。

傳送陣的白光一現,晴兒就已站在了貓爺那間房的門口,這間屋子很寬敞,正中間孤零零地擺著個餐桌,牆角裝飾著高大的植物,房間的三面牆都是十分柔和的暖色調,還有一面是完全的玻璃牆,可以俯瞰到英雄之都最大的一條主幹道和大半個城市的景色。

頭上頂著「開膛手」三個字的男人正坐在桌前吃飯,身著的是一套休閑西裝,晴兒的第一印象是,這人應該是個純商業玩家。原因很簡單,會在這遊戲里買「時裝」的傢伙多半都是商業玩家,不出城的人身上老穿著新手服或者幾件一般般的裝備,就顯得不太講究了,他們多半會花個幾千幾萬的遊戲幣,買幾套生活裝束,對生意人來說,即使純粹為了撐撐場面,這也是必要的。

貓爺都懶得抬頭看她一眼,只是用紅酒把口中的食物帶進了喉嚨,然後道:「你好,請坐。」

「你知不知道,你這句話一出口,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晴兒道,她來之前非常仔細地看了傭兵行會那個任務的細則,結果驚訝地發現根本就沒有她想象中的各種流氓條件,和任務一樣,細則也就短短一句話:「海景餐廳一百零五層餐廳」。現在貓爺已經和她有了語言交流,系統直接就判定「小敘」這個行為完成,可以領任務獎勵了。

「知道。」貓爺的回答就這兩個字。

「哦?那我現在扭頭就走,領掉那三千萬遊戲幣的獎勵你也沒意見咯?」晴兒挑釁般地說道。

「那筆錢已經與我無關,請坐吧。」貓爺再次伸手示意對方坐下。

「喂!你這人是不是秀逗了?聽不懂我剛才的話嗎?」

貓爺懶洋洋地道:「那你請便吧。」他接著低頭吃起菜來。

晴兒生氣了,但她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反正她終究是沒走,而是乖乖地坐到了貓爺的對面。

貓爺再次放下了餐具:「所以,你現在又決定要坐下聊聊?」

「哼……你早就知道我是不會走的。」

貓爺回道:「當然,三千萬不是你的目的,你來這兒,只是想問我幾個問題。放心,我可以解答你所有的疑惑。」

「莫非你連我要問什麼都知道?」

「你要問的是,取傲天首級的任務是不是和我有關?」

兒並不否認。

貓爺道:「放出任務的不是我,但指使那傢伙的人是我,至於接任務的嘛……是我本人。」

「你究竟是想幹什麼?」她真的是發自內心地疑惑著。

「我想要戰爭和混亂,崩潰與毀滅。」

「就憑你?」綜合實力榜第三的紅月公會會長,遊戲中單挑最強的女玩家,用嗤之以鼻的神情,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綽綽有餘。」

「你的答案很可笑。」

貓爺道:「是嗎?作為我計劃中的一部分,你卻在質疑我,這才是可笑,就好像一部已經在運轉的引擎,卻對整輛車的存在表示否定一樣。」

「你什麼意思?」

「反正時間充裕,我把事情從頭捋一遍給你聽好了。」貓爺按了虛擬界面上的服務鍵,一名真人扮演的NPC服務員很快傳送到了他跟前:「先生,請問需要些什麼?」

「酒菜都撤了,上茶。」

服務員回道:「好的。」虛擬世界里的食物撤起來很快,服務員簡單操作一下,整個桌子就被清空了。

「先生,今天的飯菜還合您胃口嗎?」他模式化地問道。

貓爺給出了一個他這輩子都沒聽過的答案:「如果『邪惡』有味道,嘗起來估計就是這樣的。」

短暫的沉默……

服務員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事實上,這種系統製造的飯菜,都是以最頂級素材和奢華高級的烹飪方法為資料基礎的,進食的人,說白了,他們的大腦在接受虛擬的味覺信息。因此每一道菜都是美味的,而且永遠是這個味道,玩家的大腦會無條件地確認,吃這裡的食物,絕對是一種享受。

但遊戲公司還是有這麼個很愚蠢的規定,在這兒打工的,你們得和真正的高級餐廳一樣,問人家一句:味道如何?這是句廢話,但也算是禮貌,回答的人出於禮貌,應該也會回一句廢話:很不錯。

貓爺見服務員有些愣神了,便接著道:「當我的大腦無法接收虛擬的味覺信號時,吃這個世界里的東西和嚼蠟就沒什麼區別了。」

「嗯……先生……您說什麼……」他是真的越來越糊塗了。

「算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這只是個實驗,你接著忙你的吧。」貓爺道。

服務員點點頭,用虛擬界面點選了茶點,離開前道了句:「請慢用。」

他離開后,貓爺端起茶抿了一口,「果然,跟喝白開水一樣……」

晴兒道:「你的事兒還真多呢,現在可以說了嗎?」

貓爺吁了口氣,便開始了解釋說明:「本遊戲從內測、公測、到正式運營,直至今日,已經有三年多的歷史了,通過對這段又臭又長,毫無新意的人類虛擬世界鬥爭史的透徹了解,以及對遊戲本身各種規則的掌握,結合我本人的實際情況,我擬定了一個計劃。

目前為止的基本發展是這樣的……

首先,我想你也應該清楚,本遊戲的傭兵行會任務系統,在遊戲初期,也鮮有上千萬的任務出現。公測時著名的『一千萬尋有能力公會幫忙殺B』事件,算是第一個由傭兵行會任務引起轟動效應的事件,後來的超千萬任務也多與其類似。

隨著遊戲進程的展開,高端的玩家們和普通休閑玩家漸漸拉開了差距,兩個群體接觸到的遊戲內容已經不再是同一個層次的了。許多出於的純商業性目的的財團,還有你們這些背後或商或官的公會領頭人們,嗯……我估計你們這些人在現實中本身就是一群少爺小姐吧,總之,你們這些高端玩家組成了自己的勢力,來瓜分這遊戲金字塔最頂層的利益。

至此,傭兵行會中超千萬的任務宣告徹底絕跡,因為那些上千萬任務的委託者們已經大致清楚了遊戲中哪些公會或哪些人會有能力達成他們的目的,他們可以跳過傭兵行會,直接和承接方聯繫,何苦去花那2%的服務費,又搞得滿世界皆知,增加利益被他人瓜分的危險呢?

於是,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人們似乎已漸漸淡忘了信息中心的公告板上還能跳出上千萬遊戲任務的新聞。偶爾有人往傭兵行會裡扔個三百萬的任務,當字幕出現在看板上時,就已經足以引起圍觀了。」

貓爺喝完了杯中的茶,端起茶壺給自己滿上:「人類真是種很奇怪的生物啊……我們會學習歷史,審視過去犯下的錯誤,從而反思、改正……但無論經過多少年的循環往複,我們在許多時候,還是會犯同樣的錯誤。」

晴兒冷笑道:「你這麼說話,好像自己不是人類一樣。」

「那麼你呢?你是人類的代表嗎?」貓爺問道:「顯然不是,你只是人類的一員,人類是不可能有代表的,一個人的靈魂自身都存在著自我、本我、超我……種種的矛盾性,這樣的生物太複雜了。所以說人……一個,代表不了另一個;一個,更代表不了一群。」

「我們什麼時候變成在聊哲學了?」

貓爺笑了笑:「那麼就說回剛才的話題,當咱們人類太久沒有看到上千萬獎金的任務后,就會形成一種習慣,一種思維定式,一種在「沒有千萬級任務」的遊戲中生存下去的慣性。如果我突然打破了這個慣性,你說回怎麼樣呢?」

晴兒蹙眉沉思著,她此刻竟是感覺到,這件事不放到哲學意義上似乎就很難領會了……

「答案很簡單,『秩序』會被打破,一切『常規』將被『非常』所代替,人類們,在這種時期會就會恐懼、彷徨、無措。

最終只會有兩種結果產生,第一是人們思考、團結、適應、然後在新的慣性中生存下去。第二么……呵呵……戰爭和混亂,崩潰與毀滅。

當然了,兩種結果可能會先後出現,甚至交替出現,反正笑到最後的,就是勝利者。」

晴兒搖了搖頭,好像是想把貓爺的話從腦子裡趕出去:「行了,別再故弄玄虛了,說得直白些,你做了一件很久沒有人做過的事,還是件蠢事!只賠不賺的買賣!」

貓爺往椅背上靠了靠:「你口中的『賠』和『賺』,指的是遊戲幣,也就是錢,可是我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追求錢這東西,概念不同,何以見得是在干蠢事呢?」

「我不和你爭這個,那你繼續說吧,混世魔王先生。」晴兒似乎用自己的那套理論代替了貓爺的邏輯,以一種自欺欺人的觀點完成了內心中的自我說服,這和當年的王詡倒挺像的……

「當我的任務出現時,秩序就已經被打破了,在整件事情有個結果出來以前,是不可能會恢復的,因此這二十四個小時,無論有沒有人接這任務,混亂都將不可避免地出現。」貓爺一杯杯地灌著茶水:「我給了人們三個小時去思考,完成最初步的適應與反應,這段時間,足夠當事人傲天以及其他利益關係人群冷靜下來了,而你們這些人最初步的推理,也會在這段時間裡完成。

以你們的智慧,能夠得出的『最合理』結論就是——放出此任務者是為了騙取違約金,至於其他那些不太靠譜的,我就不一一列舉了。當然,這唯一看似合理的結論,也是錯的,你們根本不可能猜得到我的真正用意。

於是乎,在三個小時后,我自己接下了任務。這個行為並不能推翻『騙取違約金』這個結論,但卻足以讓推理者動搖,就好比你在下棋時覺得自己已經算透了下一步,但當棋子真的被擺到那個位置時,你總會發現一些新的東西。

同時,接下任務的行為,可以引起那些非相關利益者的興趣,也就是那些普通玩家,他們自然會很好奇的,因為正如我剛才說,『恐懼、彷徨、無措』,每個人都會經理這樣的過程,至少經歷這三種情緒其中之一。

那麼,戰爭與混亂的條件就已經湊齊了,一個無法以個體代表群體的生物種群,大規模地聚集在一起,秩序已經被打破,這時,一切矛盾就會變得尖銳起來,最後的一些約束很快就會因為不可測的人心而崩潰。恩怨、利益、或者……」貓爺停下來,看著晴兒的臉:「或者只需要一個女人,就可以點燃一場戰爭的導火索。」

晴兒頓時神色大變,她又驚又怒,內心深處甚至產生了一種恐懼的情緒:「所以你在五個小時后,又以三千萬的任務引我入局?」

「你早已入局,我說過了,你也是人類的一員,你並不比外面的任何一個同類高級。當我放出兩千萬任務的時候,你已身在局中,當和你有關的三千萬任務出現時,你自然會思考、推理,然後得出一個結論——在一天之內有兩個上千萬的任務突然出現,那麼我和第一個任務的發布者,很可能是有關聯的。

為了驗證這個結論,所以你才來到這裡不是嗎?所以你才會坐在那裡,聽我說了這些……還一共花去了……」貓爺看了看時間:「你進來已經半個小時了。你說外面的人,現在又在進行著怎樣的思考和推理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局中

8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