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牢籠

第十七章 牢籠

貓爺看著晴兒臉上表情的變化,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不過,讓我猜的話,你在進來以前就已經下定了決心不去在意別人的看法了,對嗎?」

「清者自清。」她平靜地回道。

「確實,清者自清,但這是個人言可畏的世界,在混亂平息以前,你仍然在我的布局中發揮著應有的作用。」

晴兒問道:「你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為了出名?還是純粹為了好玩?攪亂遊戲的現狀究竟能給你帶來什麼好處?」

「我的最終目的你是無法理解的。」貓爺回道。

「哼……是嗎,你大概自以為比任何人都聰明吧?」

「你這樣說不確切,就算我的智慧在你之下,你同樣也無法理解我的目的。」

「你要是肯解釋解釋,我倒是不介意聽聽。」

貓爺道:「如果我跟你說,我和我的夥伴,來自於另一個宇宙,你相信嗎?」

「就當我信好了,然後呢?」

「我們被送到這裡來,玩一個遊戲,遊戲規則是,在這個網游里殺死大量的玩家,如果成功了,我們就能回去,失敗了,我們就會死,真正意義上的死。」

晴兒搖頭笑著:「原來你就是個有錢的瘋子,你應該下線,去看醫生。」

「所以我才說,你是無法理解我的,你以自然科學為基礎的價值觀,是你進行理性推理的根本基礎,當遇到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時,哪怕那是事實,你也絕不會取信。」

晴兒還是一副不屑的神色:「哲學家先生,我們人類現在就是生存在以自然科學為價值觀的世界中的,如果人人都和你一樣自以為可以穿越,那人類可就真的要毀滅在混亂和戰爭中了。」

貓爺道:「說得很好,但你有沒有想過,自然科學能解釋得東西實在太少了,那些解釋不了的部分,人類就用神話、信仰、還有推測來填補,難道你不覺得這很奇怪嗎?為什麼我們好像在一個牢籠裡面,一旦觸碰到了邊緣,就會止步不前,只能去臆測『可知範圍』外的世界。」

「那就請你這超人來回答我吧。」晴兒已經徹底把貓爺當瘋子看了,說話時頗有調侃他的意味。

「很簡單,隨便一個命題就能解釋,比如——生命的意義。無數宗教學者窮其一生探討追尋其答案,可你說這東西有固定答案嗎?或許是有的,但人類自己想出來的各種解答,千奇百怪,無法統一,而最麻煩的一點是,無法驗證,因為知道答案的,只有神而已。

所以我們就不要再糾結於生命的意義了,我們直接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神讓我們聰明到知道有答案存在,神卻沒讓我們聰明到明白答案是什麼。」

晴兒笑道:「你的神還真會玩兒啊。」

「這不是玩,這是有目的的。」貓爺道:「設置這樣的思維牢籠,就能明確地劃分維度,也就是所謂的——『眼界』。比如螞蟻,典型的二維生物。它們的世界里,只有前和后。即使往上爬,對他們來說也是向前,往左往右,只不過是換個方向前進,因為它們不可能橫著走。

而我們呢,我們的眼界要寬廣得多,至少螞蟻們不會思考『生命的意義』,我們卻會,我們可以直著走、橫著走、甚至倒立著走;抬起頭看天,低下頭看地,還能體會到時間的流動,我們已是四維生物了,我們清楚地知道,我們比螞蟻要高級,而螞蟻永遠不能理解我們,對它們來說,我們就是神。這就是維度的差距,難以逾越。」

「那麼,你口中的神,他在哪個維度呢?」晴兒似乎對這套理論越來越有興趣了。

貓爺道:「呵……這我怎麼可能知道呢……就算比我們高上一個維度的五維生物,也是我無法理解的存在……就好像那幾個傢伙……就好像所謂的神格化。超越了生死的界限,看淡了世間的恩怨,行事的目的按照正常邏輯來說簡直是匪夷所思。

不過這些倒是無所謂……重要的一點是,維度更高的一方,肯定有殺死低維度一方的能力,運用智慧也好、力量也好,低維度的存在都有著絕對的劣勢。」

晴兒冷哼道:「也就是說,你比我們都高級,所以要殺我們很容易咯?」

貓爺搖頭:「你又錯了,我和你們的維度是一樣的,我也是人類的一員,這顯而易見。但同一維度中的生物,卻也有著『眼界』上的差距。比如我了解許多自然科學範疇以外的東西,而你卻不了解,也不相信。這就導致了你無法理解我所做的一切,你最多會推測我是拿五千萬遊戲幣攪混水來從中牟利,或者藉此出名,又或者根本是個瘋子。我告訴你真正的事實,你卻不予置信。」

「哎……我怕了你了。」晴兒嘆息著,苦笑著喝了口桌上的茶:「最後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把所有這些都講給我聽呢?」

貓爺起身伸了個懶腰,走到玻璃牆前:「理由我早就說過了,『時間充裕』,這就是理由,在我打發時間的同時,可以留你在這個房間里,讓布局繼續順利進行,當然了,即便你真的一完成任務就離開,我的布局也不會有太大影響,因為混亂已經開始,不同的只是每一件事會造成的影響而已。

哦,還有,本人覺得自己的計劃還是非常可圈可點的,當我離開這個宇宙以後,如果這裡連一個知道真相的人都沒有,我這天衣無縫的大計,豈不等於是明珠暗投,永無人知曉了嗎?」

晴兒道:「看來……只有時間能證明一切了。如果你的真的有辦法,僅憑一兩個人,坐在城裡,揮揮手就殺死成百上千個玩家,然後嗖的一聲飛到別的什麼宇宙里去,我今天還真是承蒙指教了……」

貓爺道:「如果我沒能辦到,那你就當是拿了三千萬,陪一個瘋子聊了會兒天是嗎?」

「你這瘋子還是挺有禮貌的,再聊會兒我也不介意啊。」她此刻倒是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

貓爺在房間里來回溜達著道:「那我們來聊聊你的那些緋聞吧。」

「呵呵……這你也知道?」

「不知道我幹嘛約你呢?」

「那算我沒問吧。」

貓爺道:「反正傲天那小子對你有點兒意思,這已經是司馬昭之心了……」

「司馬昭是誰?」

「是個歷史人物。」

「是你那個宇宙的歷史人物?」

「反正他不是什麼流行歌手。」

「嗯嗯,接著說。」

「還有就是『神刀盟』的會長『威風堂堂』,以及傲天的死對頭,『無上』公會的戰魂,都曾經比較委婉的表示過對你有好感。話說你這小姑娘確實還挺有人緣兒的啊。」

「所以你約我來『小敘』?讓他們爭風吃醋?」

「要讓他們的『心』亂,這是個很好的方法。」

晴兒道:「哦,看來我在你的局裡,用處還真多啊。」

「我的同伴曾經說過一句話:『這世上的一切都圍繞著兩樣東西運轉——錢和女人』。如果說他這輩子還算吐出過幾句真理,這句肯定是其中之一。我的布局無非就用到了這兩點,外面就已經像是油鍋里撒鹽巴,炸了鍋了。

當你來這兒和我聊天的消息不脛而走時,小夥子們可就不再是公會會長、遊戲一哥了。他們就是一幫熱血青年,什麼推理、大局,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他們最終要乾的事情是殊途同歸的——滅了我。滅了這個ID是開膛手的囂張傢伙,整到我刪號為止。」

「反正你是另一個宇宙來的,你怕什麼?」她語氣戲謔地道。

貓爺很顯然是不會去理會這種級別的吐槽的:「我的計劃至此也只是走了一半,真正有趣的,才剛要開始。我的那個同伴,才是一切的關鍵。你就在高處等待著……見證那毀滅的一刻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牢籠

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