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獎勵

第二十一章 獎勵

貓爺站在落地窗前,俯視著下面發生的一切,用一種理所當然的漠然語氣道:「看,戰爭和混亂,崩潰與毀滅。」

晴兒自然也有在翻閱論壇,事情的經過她也知道個大概,「你是怎麼做到的?那個鬼谷子是你的同伴吧,難道你們有某種作弊程序?」

「你得從我們的角度出發來考慮這個問題,不然你永遠得不到正解。」貓爺開始來回踱步:「首先,我們不是在玩這個網游,我們玩的是另一個遊戲,那個遊戲要求我們在這個多元宇宙的網游世界中獲得五百個擊殺,並且限定時間為五百個小時。

你可以試著想一想,按照常理,兩個LV1的角色要完成這件事,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想要達到目的,根本就不能遵循常理,我們必須尋找到某種漏洞,幫助我們無視既定的規則,獲得超越常理的巨大優勢。

而那個漏洞的『源』,我很快就發現了,就是我們本身。我們和所有的玩家都不同,你們是通過大腦傳遞出的信號來進行遊戲的,我們嘛,用你可以理解的話來說就是,比如有個玩家,他的身體死了,但他的意識,卻神奇地留在了這個遊戲的世界里,操縱著一個人物。」

「那種事有可能嗎?」

「你們這個世界嗎?我不知道,也不感興趣,反正我們也不是自願以這種形式出現在此的。不過假設這種情況成立,你可以想象一下,我們和系統的交流,自然是不一樣的。

比如我無法嘗出那些食物的味道,也感覺不到飢餓感或者飽食感,不必上廁所,不會感覺到疲勞,因此也無須睡眠,如果我願意,我可以坐在餐桌前,不停地吃虛擬食物,不眠不休地連續吃上一個月還能繼續下去。

這些不同之處看似無關緊要對吧?但往往就是極小的漏洞,卻能造成整個體系的崩塌。正是因為如此,用BUG這個詞來形容是如此得貼切。」

貓爺重新坐回到餐桌前:「坐在這裡進食喝茶也是我試驗的一部分,雖然我在事前基本已經可以確定自己是感覺不到這種虛擬味道的,不過在進行證實以前,任何觀點都是假設,而非事實。」他看了晴兒一眼:「這是你所信仰的自然科學得出結論的唯一方式。」

他繼續道:「當我連續吃了大量毫無味道的食物后,沒有飽食感出現,我就換上了茶水猛灌,想試試液體會給身體帶來的各種反應,仍然沒有。

至此,結合我和我的同伴先前在練級打怪時做的試驗,『可忽略型』的錯誤就試得差不多了,而三大公會的會長也正巧在此時來到這海景酒店樓下,那麼,差不多該試試那種稍微嚴重點的錯誤了。」

晴兒道:「難道你想說,這下面發生的一切,是由於系統本身的錯誤嗎?」

貓爺道:「那當然了,任何系統都不可能是無懈可擊的,你所身處的這個虛擬網游,每天有無數的程序錯誤產生,那些錯誤就像是世界的呼吸,微不足道,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

但還有一些,如我剛才所說的,『可忽略型』錯誤,人們已經可以察覺到了,所以系統才要對其進行『忽略』這個操作。也就是說,承認這種BUG的存在,但這種程度的BUG並未造成太大的影響,至少不會對整個系統造成致命的、毀滅性的打擊。

我和我的同伴在這個世界里沒有味覺,被怪攻擊沒有你們那種輕微疼痛的假象,還有疲勞度不會隨著時間減少,這不會影響整個網游世界的秩序,因此系統選擇了『忽略』。」

他頓了一下,接著說道:「而『忽略』也只是一種系統本身的應對措施,是暫時的。要永久解決這些BUG,自然就需要技術部門的介入與調整。但錯誤實在太多了,人力是不可能處理得完的,遊戲公司一般會將出現最頻繁、最嚴重的錯誤優先更正。遊戲中其他大多數錯誤,則由系統自行執行對應操作。

嗯……你們這個世界的科技確實是領先我們那裡一些,但這裡的計算機根本原理和我們那兒是一樣的,同樣的二進位體系。這個遊戲的系統機能雖然優秀,但他畢竟不是『天網』,再優秀,也只是體現在演算速度和可承受的數據量龐大罷了,可以說是半人工智慧吧。

要攻破一個人的內心很難,但要攻破一台機器,就不是那麼難了。那個『無法忽略』的錯誤一旦出現,崩潰即將開始……

所以,一切都始於我的同伴在城中被人聯手秒殺的那一刻。起先他破口大罵,也是計劃的一部分,除了讓別人下定決心在城裡對他動手以外,更重要的是,動搖人們對系統的信賴。這時他利用的是一個『可忽略型』錯誤,因為精力永遠是滿的,不存在疲勞度的概念,他想怎麼罵人就怎麼罵人,系統也拿他沒有辦法。而其他玩家對這種情況自然會產生疑問。

接著,當他被擊殺的瞬間,其他人與系統間的規則交互依舊如常,可他呢……他沒有死。他確實被擊殺了,化為了白光,可是並沒有死亡,這是個簡單的悖論,經驗確實可以被扣除,裝備也會相應地損壞,可是精力呢……

既然不能減少,那怎麼辦?他說髒話,你可以忽略,因為你無法將他踢下線,那麼他死了呢?」

晴兒道:「那就不讓他死?」

「非常正確,『死亡』這個程序的執行,被終止了。

計算機世界的法律是高效且鐵面無私的,呵……至少比你對自然科學的信仰要堅定得多。我們人類有時會質疑自身,會運用想象力去探索理解範疇之外的世界,會酌情改變一些既定的規則。計算機卻不會這樣,功能函數申請內存失敗,保護機制立即就會啟動,像這麼龐大的虛擬網游,自然擁有一個超乎想象的,非常健壯的系統,因此,我同伴的死亡被終止了。

經驗也沒減,裝備也沒壞,精力更不會減。因為『死亡』根本沒有發生。

而當我的同伴在城中主動出手PK時,在他附近的防衛程序——NPC守衛,根據規則,便去擊殺他,然後嘛……系統這次乾脆縮短了他化為白光的時間,整個就是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發生相同的情況,光腦的演算速度更快了,系統迅速認出了他這個流氓程序,然後終止了『死亡』這一操作。

NPC守衛在這時也受到了影響,就好比被病毒感染一樣,他的職責是將目標擊殺,但當他完成該操作后的幾秒鐘,系統又將這一行為否定了,於是那個NPC程序就開始了自我毀滅。當我的同伴再次攻擊時,該程序便被分解成垃圾數據碎掉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只要有一個人起頭,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爭先恐後地加入戰鬥,新的NPC守衛被傳送到附近,縱然不是去攻擊我的同伴,但系統還是會根據慣性思維執行相同的操作,只要在這個流氓程序附近的防衛系統,都逐一自我崩潰了。最後,這座城市,就變成了類似於無政府狀態的情況,為了保護真人NPC不被這種未知錯誤程序感染,當第一個無法忽略的情況發生時,他們就已全部被強制離線。還有復活點的失效等等,總之,和他『無法死亡』這一情形有關的所有部分都故障了。」

「你就不怕這種犯規的情況導致系統死機?」晴兒問道。

「死機?哼……那就好比是自殺,一了百了。這系統可是光腦,DOS系統才會那麼干。」

「我就不明白了,你已經計算出了種種情況和可能性,試過以後也證明了全都是對的,為什麼你就不能利用你們兩個永遠不死的特性去正常擊殺別人呢?」

「這還不明顯嗎?你覺得我現在殺得了你嗎?」貓爺問道。

晴兒想了想,笑道:「怎麼都得再練個二十級吧。」

「這不就完了,你這種高級別的,站在那兒讓我砍也無妨,回血速度說不定比我的DPS還高,縱然我們挑些只比自己高一兩級的人來殺,也很快就會出名了,人家會說,有兩個開外掛的,永遠打不死的傢伙在外面亂轉殺人,那時我們還殺誰去?就算衝進主城殺人,別人也都跑光了。」

「你們就不能練得高點兒再動手?」

「我們的時間可不多,這遊戲的練級速度也過於坑爹,而且,新手服很難看啊……」

「所以你就製造戰爭是吧?」

「製造戰爭的是我嗎?」

晴兒道:「那還是我啊?」

「你還很年輕,可以花個三五十年慢慢地想。」

「誒,我問你,要是你的大計出了差錯呢?要是那三個傢伙沒有打起來,城裡沒有大亂,你豈不是肯定失敗了?」

貓爺回道:「四十八小時。」

「什麼啊?」

「我的原始布局,將所有的可能性因素計算進去,在每一個關鍵的時間點都發生最壞的情況,也只需要四十八小時,就能達成目標。」

「別吹了,你有這麼神?」

「傲天的任務被別人接了也好,你沒有接任務也好,或者你進來和我說了一句話就離開也無妨。整體的大勢是不會改變的,我不是在玩什麼陰謀,而是明目張胆地在所有人面前行事,我和我的同伴從始至終都非常明確自己該幹什麼。因為歸根結底,在這個多元宇宙中的任何一個人,無論擁有怎樣的他推理能力,都無法洞悉我們的真實目的,即使我告訴了你真相,你不也是表示不信嗎?

所以無論事情如何發展,終究會有大量的人因為各種原因湧入英雄之都,打破秩序以後的混亂必將出現,沒有三大公會,也會有第四個,第五個公會冒出來,二十四小時過了,還有一個二十四小時,我可以再拿兩千萬出來,去買戰魂的命,你的命,我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名字顯示在任務發布者那一欄,能造成最終局面的方法有的是。最不濟……當引發混戰以後,我和鬼谷子一塊兒潛行到城裡,四處放陷阱就是了,那玩意兒……我在商業行會買了很多原料,造了大概一千多個。」

「我們這些人的行動,貌似你還真是完全掌握了呢……」

貓爺回道:「就如我跟你說過的,人類仍然會犯歷史上犯過無數次的錯誤,一切戰爭與混亂的源頭,都是因人與人之間的『衡』而始,『業』累積到了一定的地步,就必然需要釋放。人心就是那樣的東西,靈魂就是那樣的東西,到了哪裡,都是如此……除非全人類都像老子所言,『小國寡民,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否則嘛,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晴兒起身道:「我的疲勞度差不多了,該下線了。」

「請吧……」貓爺道。

「我仍然覺得你只是個瘋子。」她笑著道,但這笑容卻沒有了最初敵意。

「我想,我今天所說的這一切,如果你真的相信了,並且公開出去,連你也會被當成瘋子的。」

「呵呵……另一個宇宙的開膛手先生,再見吧。」

貓爺聳聳肩:「不會再見了。」

晴兒的身形漸漸消失,貓爺剛想發個消息給王詡,問問他殺得怎麼樣了,結果眼前景物突然一個變幻。

又是紐約街頭,還是那個傳送點。

王詡和貓爺兩人重新出現在了原地,連姿勢都和被傳送前一樣,聚攏過來的喪屍們還是在那個距離,好似時間停留在了一個點上,未曾走過一秒。

但此刻,一切又開始了……

兩人一個扭頭飛奔,非常默契地朝著同一個方向瞬間跑出了十餘米。王詡大呼道:「有沒有搞錯啊!還是被包圍著的啊!」

貓爺一個肘擊將側前方的某喪屍男擊翻在地:「上屋頂,開遊戲助手。」

他們一起衝進一條小巷,王詡跳上一個垃圾箱頂部,然後高高躍起,拉下了一棟建築二樓陽台上的消防樓梯。他剛下地還沒站穩,貓爺就踩著他的頭蹦了上去,蹭蹭幾步就到三樓了。

王詡也叫罵著跟了上去,很快,兩人就到了屋頂,再次開始了紐約城屋頂跑步一日游……

「我說,這玩意兒又變形了啊。」王詡發現遊戲助手這次變成了一個電動剃鬚刀。

「少廢話,看。」

王詡打開開關,電動剃鬚刀居然投射出一個虛擬影像,上面幾行字:「火世界S級關卡已確認完成,獲得最終決賽資格,獎勵物品——聖杯,具有神奇的力量,是否現在領取?」

貓爺道:「先別急著領,我們現在去皇後區看看那裡的S級關卡傳送點還在不在。我還有些想要驗證的事情……」

王詡「哦」了一聲,接著往前跑,他剛剛把臉轉向前方,就神色大變,停住腳步喊道:「小心!」

貓爺剛才也在看遊戲助手,沒注意前面的路,不過他反應神速,一個急停,堪堪沒有摔落下去。

此時此刻,兩人眼前出現了一條寬達五十米的巨大溝壑,好似城中峽谷一般,但其形狀非常詭異,不是那種地震震裂開的地形,反倒很像有人開著高達,拿著一把像摩天樓一樣的砍刀,朝著馬路中間劈了一下子。

裂痕下面岩漿涌動,周圍建築物和街道上沾滿了血液和古怪的肉藤,還有許多古怪的生物在峭壁上爬行著,它們身形似是十餘歲的兒童,全身皮膚赤紅,四足行走,面露猙獰,獠牙出口。

王詡道:「跳估計是跳不過去了,繞路吧。」

貓爺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兩個世界之間,有固定的連接處,不從指定的入口,就無法來回。」

「所以說,還是繞路吧……」

貓爺似乎沒有要動身的意思,他看著對面道:「你看皇後區那邊的怪物。」

王詡眯縫起眼,遙望而去,看到的竟是一隊隊四處遊盪的機器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獎勵

8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