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Reload(上)

第二十六章 Reload(上)

傳送依然只花了一瞬間,這次王詡和貓爺被送到了一個不算太大的房間里,屋裡沒有燈,不過半透明的天花板上面持續發出柔和的亮光。

房間的四壁和地板都呈一種冷金屬色調,其材質具體是什麼,王詡他不清楚,但他只是摸了一下牆壁基本就判斷出,這牆就算遭到導彈攻擊都沒事兒。

「沒有門呢……」貓爺抬頭看天,一副頹廢樣:「牆和地板連一條接縫處都找不到,這屋子該不會是密封的吧?」

「不要這麼隨意地講出恐怖的話!」王詡大吼道。

貓爺挖了挖耳朵:「瞎激動也是浪費體力和氧氣罷了。」

王詡想想也是,努力使自己冷靜一些,然後道:「那你現在有什麼對策?」

「殺了你我能多活一倍的時間。」他淡定地回道。

「這種對策啊!」

「我還可以食用你的屍體來補充水份和充饑。」

「生吃你就不怕嚼不動啊!」

「還可以觀察屍體的**過程來尋找樂趣。」

「變臭很好玩啊!」

「最後一臉滿足地死去。」

「想殺我已經很久了吧!喂!」

「我的遺言一定要酷一點,比如這句——啊……真是不錯的人生呢……」

「你這人生到底算什麼啊……」

第三個人的聲音打斷了這兩人的交談,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聽上去沒什麼特別的,語氣也很平常:「你們好,我現在開始解釋遊戲規則。」

王詡四處尋找著聲音的來源,但很奇怪的是,好像每個方向都是來源:「你誰啊?豎鋸?!」

那個男的不理他,繼續說著:「這個S級關卡不需要花去你們太多時間,你們每人闖過三關就可以離開,拿走獎勵。」隨著他所說的,那看似沒有任何接縫的地板突然打開,蹭蹭幾聲,房間兩側靠牆處升起了六台街機。

貓爺道:「每人打通三個街機遊戲就是關卡任務嗎?」他把視線移到那些街機上,六台看上去都一樣,通體黑色,沒有任何圖案,只是屏幕上方印著一行彩色字母:「RELOAD」。

王詡問道:「我們有多少個硬幣?」

未知的聲音答道:「你不需要硬幣,你只有一條命,把所有打到底。」

貓爺笑道:「我們兩個加起來兩條命是吧?」

「啟動遊戲的方式就是,爬進屏幕里去,每台同一時間只能爬進去一個人。全部打完就贏,在任何一個遊戲中失敗即人亡。這屋裡氧氣用完,同樣也會死。最後,祝你們好運。」那聲音說完這句話以後,就再也沒有在這房間里響起過。

王詡望著天花板,一臉獃滯:「神啊……你讓耶穌來打,他也不可能把一個首次接觸的街機遊戲用一條命打完吧!而且他老人家是可以原地復活的好不好?這是擺明了要我命啊!」他轉過頭,對貓爺道:「喂!顧問!想想辦……啊!!」

貓爺已經不聲不響地爬進了其中一台的屏幕中去了,王詡的視線正好看到了他的兩條腿緩緩沒入屏幕之中。

「哈……哈哈……」王詡乾笑著,心想,與其浪費氧氣,不如我也挑一台進去再說吧。

於是,他也隨意找了一台街機,一條胳膊慢慢伸向了屏幕。這沒有接電源的詭異街機,屏幕是一片漆黑的,當王詡的手指與其接觸的一剎那,發現這傾斜的屏幕猶如一潭漆黑的泉水,泛起陣陣漣漪,然後一股巨大的、粗暴的力量,將王詡整個人迅速拖拽了進去……

眼前景物驟然變化,當王詡發現自己已經兩腳站定在地時,他看到了一個人,這竟是一個他認識的人。

無魂核心成員之一,因創世計劃的實驗失敗,在二十歲前一直保持小孩樣貌的邊緣人,柴興。

「喂,你不是說要上了嗎?怎麼突然愣在那裡一副失神的樣子?我可等著呢。」柴興發話道。

王詡剛想問他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面前時,他忽然發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情況,自己竟有了靈能力!但這感覺又不太對,他本能低頭看了看自己雙手,然後目光就掃到了自己的身體,接著他又發現了一個神奇的情況,自己長高了,還成了白種人……

「我明白了……」王詡低聲道,他說出這話時,聲音都不是自己的。

柴興道:「在故弄玄虛嗎?你還不動,我可要先動手了啊!」

王詡此刻已經接受了自己正操控著埃爾伯特身體的事實,他也明白了街機上為什麼寫著「RELOAD」,於是他深呼吸了兩下,對著柴興道:「好!來了!」

一聲爆響過後,地上留下了一個足印,而王詡消失在了原地。

柴興瞪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一個新人狩鬼者的速度,因為剛才還在眼前的埃爾伯特,此時已經徹底離開了他的視線。這隻能說明一點,埃爾伯特的速度已經到了柴興連看都無法看到的地步,那就更別提行動可以跟上他了……

「裝甲鐵拳!」王詡再次出現,從背後,攔腰一擊結結實實地打在了柴興的身上。

柴興的表情抽搐了,這拳的力量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竟被打得一口氣接不上來。只得一手捂著後背,人跌跌撞撞地朝著牆邊挪了幾步,另一手則本能地伸出去扶住牆……然後實在撐不住了,跪倒在地,吐了口類似胃液的東西在地上,乾嘔了兩聲,這才喘上氣來。

王詡毫不留情地再次使用超高速到達了柴興的背後,一個下壓肘擊,欲將其打暈了事。

沒想到這一擊下去,卻是落了個空,柴興人已出現在了房間另一邊,怒不可遏道:「德國佬你這是扮豬吃老虎啊!」他舉起一手:「音沼!」混沌的音律在耳邊響起,王詡發現自己膝蓋以下突然無法動彈了。

柴興這招用得高明,他知道埃爾伯特是外國人、又是狩鬼者中的新人,這樣的傢伙肯定不懂陣法類的東西。所以柴興就將自己的靈能力結合陣法發動,既限制了對方那種恐怖的速度,又讓自己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可他萬萬沒想到啊,這自身強化系、又不懂道術陣法的外國靈能力者,居然還有遠程攻擊手段!還是威力巨大的那種。

王詡又是一次深呼吸,扎了個四平大馬,兩手握拳置於腰間,丹田聚氣,靈力匯到雙拳之上,猛然伸直雙臂,對著立足未穩的柴興打出一招。

「攻城炮!」隨著他一聲大喝,一股磅礴的拳型氣浪,以幾乎要撐破整間斗室之勢轟向了柴興。

柴興倒退幾步,心中可是懊惱不已,在一開始的驚訝中,被人突然襲擊打了一拳,現在胸中一股氣勁未散,連呼吸都沒調整過來,連靈能力都沒怎麼用……就這麼被一個狩鬼者中的新人給幹掉了。

王詡很快恢復了行動能力,因為柴興被打暈了過去。他慢慢走到柴興面前,得意洋洋道:「真是個笨蛋啊……在這麼小的斗室里打,你要是像對付鳳仙一樣,上手就來兩招『靜室』加『震魂』,埃爾肯定是立即吐血,結果你居然讓他先出手?哈!

這小子平時把即時開放型的能力給強行封印了,一旦進入戰鬥中,在他那不算多的靈力用完以前,可以在短時內將體術強化到匪夷所思的程度。

哎……可悲啊,明明是可以贏的。」

王詡這就是標準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對著個失去意識的人還要現一下。不過他也沒現多久,因為一股和他來時同樣巨大而粗暴的力量把他拽得兩腳離地,抽離了眼前的世界,瞬間又回到了四面鐵壁的房間中。

他剛才進入的那台街機,吱吱響了幾聲,然後平穩地沉入了地板下面,地板也再次合上,成了看不出半點縫隙的狀態……

王詡回頭看了看房間,剛才貓爺進去的那台機器還在,看來他不是被打敗后斃命了,就是還在戰鬥。他也顧不上休息,因為在這氧氣量不多的屋子裡,呼吸是很奢侈的,乾脆還是去RELOAD裡面喘氣兒吧。

這樣想著,王詡又走到了另一台街機前,他調整了一下情緒,心道:由於主宰之力的存在,每個我曾遇到過的傢伙,其能力我都知道個十之**,所以我基本上也都會使用。而貓爺這廝,天才是沒錯,但肯定沒我打得這麼得心應手……嗯……看來我得盡量多打掉幾台,能降低他被人幹掉的概率……

與此同時,在貓爺的RELOAD世界。

他此刻正控制著齊冰的身體在戰鬥著,而對手,是喻馨和林曉霜。

「這就是齊冰的實力嗎……」貓爺自言自語地道,他完全不理會兩位美女的攻勢,因為對方根本就打不到他。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可怕啊……或許他自己都沒注意到,已經隨時都能進入超靈體的領域了……」貓爺轉著那賊溜溜的眼珠子:「在成都對無魂一役時我就該注意到的,而在bozite小鎮對抗曼森時我也把他低估了。

銀白獠牙……以後會成為一個很可怕的名字吧,哼……真是有趣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Reload(上)

8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