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夜襲

第三十一章 夜襲

「地世界S級關卡已確認完成,獎勵物品——黃金護身符,具有神奇的力量,是否現在領取?」王詡的遊戲助手上出現了這樣的一行字。

而此時正在開坦克的瑞文小朋友,他的遊戲助手上顯示著:「該關卡已關閉,無法傳送。」

哈馬道:「你們還真是厲害,又打通一個S級關卡!」

貓爺道:「並不是什麼很好的回憶呢……」

哈馬又道:「你們現在已經有兩個S級關卡獎勵了,下一步打算怎麼辦?」

王詡道:「當然是去拿第三、第四個獎勵了。」他倒是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

貓爺卻道:「我看不必了,你在廣場上遇到的那個臭味相投的小子,他叫理亞迪,如果你想要贏,他就是你這次唯一的對手,我們只要等他把另外兩個S級關卡通關,應該就能順利進入遊戲的最終階段了。」

「喂……身為顧問,你竟然提出將尚未決定的獎勵拱手讓人?」王詡不爽道。

貓爺冷笑著:「你對那個理亞迪了解多少?」

「嗯……好像是個不錯的人呢……」王詡說了句廢話。

「他可是子夜的爺道。

這句一出口,同乘一輛坦克的瑞文和哈馬自然是吃驚不小,哈馬道:「你說的是『那個』子夜?」

「還能有哪個子夜。」

「這麼年輕的傢伙竟會是他們的頭兒?」

貓爺道:「很顯然,這個組織的領袖如果能夠有幸活到退休年齡,他們還是會抽空為自己找個接班人的。而這一代的領袖,就是這個小子,據我所知,他在學生時代就已經是這個犯罪集團的首腦之一了。」

瑞文這時頭也不回地道:「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估計他是想表達,自己在年輕這點上更有優勢。

王詡打斷了他們的話:「那就更不能坐等了!我怎麼能把勝利拱手讓給邪惡組織頭目呢!」

「決出勝者是在遊戲的下一個階段,目前來講,四個S級關卡的獎勵我已經獲得了兩個,他們再努力,也無法拉開太大的優勢。」貓爺回道。

王詡想了想:「那好吧,那咱們就隨便溜達溜達,等著遊戲進入決賽吧。」他說到這兒頓了一下:「對了,我這獎勵要不要領出來?不是說有什麼神奇的力量嗎,我先熟悉熟悉。」

「你怎麼知道這種力量是消耗型的還是永續型的,你試一下就沒了呢?」貓爺道。

「那我不試一試怎麼知道用法啊?」

貓爺道:「魔鬼們的設計很周到的,不要低估了他們的智慧,那些獎勵,你到決賽時直接拿出來用就是了,一切都遵循『命運』而運轉,到時你自然就會知道怎麼用了。」他說完這番模稜兩可的話,就靠在坦克的角落裡閉目養神起來,不再理睬另外三人了。

王詡鬱悶得緊,貓爺的解釋,基本等於什麼都沒解釋,他最近說話行事越發高深莫測起來,給人的感覺……他越來越像那些魔鬼了。

在火世界的S級關卡中王詡就有些意識到了,這傢伙幾乎什麼都不幹,卻還是順利搞定了一切,好似是一個能看穿未來大勢的人,他從最初就知道,命運將去向何方。

難道貓爺和那個「神」有什麼關係?王詡不禁想到了這點上,但這想法很快被自己推翻了,如果真是這樣,那更高位的那些魔鬼、撒旦什麼的,應該更值得懷疑才對。

…………

不知不覺,已是深夜,瑞文在身上蓋了件外衣就躺在坦克里睡下了,小孩兒到底是小孩兒,在這樣的環境里也能睡得著。

貓爺負責值這晚的第一班,他駕駛著坦克緩緩駛過街道,遠離那些最高級怪物活動的區域。這不是個多難的事情,畢竟紐約城還是很大的,外面那些機器人如果不是有意識地聚集在一起,同一個地點也不會出現太多。

王詡和哈馬也都靠在裝甲上睡了,當然他們是睡不著的,坦克行動時的動靜可比打呼嚕響多了,只有瑞文這樣的小孩兒才能在這等噪音下進入睡眠狀態。他們倆嘛,姑且算是閉目養神吧,有一陣沒一陣的眯瞪著,頭越來越暈,越來越疼,不過這已是很好的休息了,總比在漆黑一片的紐約街頭逃避怪物追殺強。

忽然,王詡背靠著的裝甲板上傳來滾燙的熱量,他吃疼之下,本能地向前翻滾出去。回頭一看,那塊裝甲板就像是被燒紅的烙鐵般,連顏色都變了。

貓爺回過頭,注意到了這異狀,他立即衝過去,像提兔子一樣,一把拽起瑞文的后領子將其拎了起來。打開坦克的頂艙蓋,順手就把這小子扔了出去。

他的動作極快,整個過程才花了短短數秒,他一邊自己往外爬,一邊道:「快出來!」

王詡和哈馬也不及多問,跟著他一起爬出了坦克。外面是一個寬闊的廣場,夜間清冷的空氣讓每個人都清醒了不少,當然,瑞文是因為撞擊而清醒的……

此時,在這失去了一切照明設施的紐約城裡,有兩處光源,其一自然是月亮,其二……距離他們並不遙遠——一道橘紅色的、螺旋狀的激光,正對著他們身旁坦克的裝甲板持續射擊著。而射出那激光的,是停在不遠處另一輛坦克。

「是別的遊戲者嗎?」哈馬道。

貓爺道:「不知道,剛才雷達和電子地圖上都沒有出現那個東西。」他說話間,他們的坦克整體開始變紅,發光,就像合金彈頭2中的自爆兵一樣,這種變化最後會導致什麼結果是很明顯的。

四人也不用打招呼,想都沒想就沖著同一個方向狂奔而出,才跑出十米開外,身後的坦克就爆散成了無數碎塊。這爆炸如同夜空中絢爛的煙火,橘紅色的裝甲碎塊飛得到處都是,砸碎了街邊的櫥窗,敲斷了路燈桿,還很不巧地撞爆了一個消防栓。然後,此地就空降了一場小雨般,也不知人類滅亡兩月以後,這些水管里的水是個什麼味兒……

王詡從地上爬起來,花了兩秒鐘確定自己沒缺胳膊沒少腿兒,然後看了看身邊,另外三位離他也不遠,運氣不錯,看上去沒人受傷。

哈馬起來還不忘開個玩笑:「看來對方的坦克比我們先進啊。」

沒想到,他話還沒講完,更先進的就來了,只見那輛襲擊他們的坦克,其周圍景物詭異地扭曲起來,然後坦克裝甲開始發光,顏色變得五彩斑斕,最後又成了無色,因為它竟然原地隱形了……剩下一個透明的輪廓,伴隨著重型裝甲移動時必然發出的噪音,向四人緩緩逼來。

貓爺摸著下巴道:「很厲害啊,隱形飛機也只是可以在雷達上消失,這玩意兒竟然可以在視覺上做到這種地步……」

王詡驚呼:「現在是佩服別人的時候嗎!」他這麼緊張也是有道理的,附近已經有不少地世界的機器人怪物朝這裡走來了,看來圍攻就要開始了。

瑞文這小孩兒倒顯示出了驚人的冷靜:「先搞清楚這東西立場,再決定應對之策。」

貓爺道:「是其他玩家的可能性可以排除,從它能夠調動低階怪物來包圍我們看來,這也是個小頭目級別的怪物。」

哈馬道:「沒想到還有可以隱身的敵人存在,真是個狡猾又無情的遊戲啊。」

王詡道:「我們現在就剩下瑞文保存在遊戲助手裡的軍火了吧,能搞得定嗎?」

貓爺顯得很輕鬆:「對鎖定熱源來瞄準的武器來說,隱身的意義不大,我們可以先試著攻擊它看看。」

哈馬可是個行動派,他才不會事先去考慮能不能搞定這種問題,在貓爺說話的同時,這光頭大漢已從懷裡掏出幾枚手雷,奔跑出了一段距離,揮起膀子就朝那個透明的輪廓奮力擲了過去。隨著兩聲爆炸傳來,那隱形坦克竟真的停了下來。

「哈哈!這樣就熄火了嗎?」哈馬得意地大笑。

這一刻,王詡好似是聽見了什麼聲音,然後,他突然神情陡變,順勢暴起朝著哈馬沖了過去,一個魚躍將其撲倒在地。

同一秒,又一道激光破空而來,擦著王詡的後腦勺就過去了,如果哈馬還站在剛才的位置,胸口鐵定被貫個大窟窿。

驚魂未定之際,哈馬喘息著道:「謝……謝謝……」

「啊……沒什麼,注意聽,這東西調整炮管的位置,還有發射時都會有聲音的,大致可以推測它在瞄準哪兒。」王詡這閃避專家出奇的從容,讓哈馬對其不禁生出幾分敬佩來。

「啊呀!」王詡剛想站起來,動作做了半截兒,忽然一下子跪倒在地。

哈馬緊張道:「怎麼了?你受傷了?」

「不,腿軟了,緩緩就好。」他的語氣依然很從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夜襲

8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