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入侵內部

第三十四章 入侵內部

進化機甲的鐵蹄……哦對不起,那叫履帶,攜山呼海嘯之勢迎面壓來,這最強野外領的壓迫感不言而喻。

不過王詡他似乎不怕,不但腿沒哆嗦,連呼吸也沒亂,臉上的表情冷靜依舊。

貓爺緩緩走到他身邊道:「雖說呢……無論怎麼看,和這傢伙對著干都是必死的局面,但如果非要說有那麼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我們可以擊潰它的方法,應該只有一個……」

王詡的目光並沒有離開逐漸逼近的巨大黑影,只是接著貓爺的話道:「從內部瓦解。」

貓爺打了個響指:「沒錯。」

「你帶著瑞文,選一條路線,在不離開皇後區的情況下,最大限度地吸引並牽制住進化機甲的行動。」王詡忽然號施令起來,「哈馬和我,儘可能多地帶上高威力武器,衝進內部,摧毀其核心。」

貓爺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那現在就開始,分頭行動吧。」他說著就沖了出去,一把將瑞文這小子扛到左肩上,然後扭頭就跑。

瑞文和哈馬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皆是一時沒能反應過來,雖說王詡剛才的話他們也聽見了,但貓爺這實施起來的效率也快得離譜了些,招呼都不打一聲,也沒徵求一下另外兩位當事人的意見,說干就幹了。

「接著!」貓爺聲音傳來,伴隨其一塊兒飛過來的是一個黑漆漆的鐵匣子。這玩意兒差點兒砸到哈馬的臉上,不過他終究還是將其接住了。定睛一看,這個應該是瑞文的遊戲助手,也不知何時變化成了這種形態。

王詡這時道:「很好,武器準備就緒,我們上吧。」

哈馬看著貓爺的背影已經遠去,無奈地聳肩:「我說……你這計劃到底有把握嗎?」

王詡回答他的聲音聽上去頗顯不耐煩:「啊?比起你那個自己單獨留下送死的計劃來不是好多了嘛?」

哈馬聽了這話心裡也怪不是滋味的,不過此刻可沒有時間讓他站在那兒瞎惆悵,進化機甲已經開到了咫尺之遙。趕緊收拾起情緒,他的精神一振:「好吧,夥計,咱們上吧!」

王詡早已看好了路線,他一個箭步邁出,哈馬緊隨其後。兩人快速爬上了街邊的一棟建築,順著消防樓梯一路狂奔,三十多秒就上了天台,還來不及喘息,進化機甲已經殺到。此時二人所站的高度已經超過了進化機甲的底盤履帶高度。王詡絲毫沒有停頓,一陣助跑,從天台朝著進化機甲的底盤上跳去,哈馬自然也不甘落後,要說身體素質,大家都沒超能力的情況下,還是這光頭更強悍些。

幾乎就在兩人縱身躍出天台邊緣的同時,建築物的下層被壓垮,隨之而來的是整體坍塌,不過他們倆都安然地落在了進化機甲的底盤上。當然了,說是安然,那也是相對的,沒摔個斷手斷腳而已,人肉撞在鐵上,疼還是相當疼的。

不過依然沒有時間讓他們喘口氣兒,進化機甲的巨手就在此刻轟然壓來。要說王詡這人還真是眼尖,尤其在這種危難關頭,他一眼就看到了一條出路。

「這兒!快來!」王詡吼道,他從進化機甲的人形上半身軀幹和坦克底盤履帶之間的接縫處找到了一扇門。

哈馬剛落地,打了個滾卸掉點撞擊力,一抬頭,還沒站穩呢就現頭頂有一片陰影壓來,我估計孫猴子要是能往回穿越五百年,那當他再看見五指山時肯定會和此刻的哈馬有同樣的心理感受。

也不及多想,哈馬拼了命地朝王詡那邊衝去,在這短短數秒的過程中,王詡也不知怎麼乾的,他就把那扇門給打開了,然後他自己還就鑽進去了。當進化機甲的巨手幾乎都摸到哈馬的後腦勺兒時,他也成功地鑽進了那扇門裡。

這下他倆暫時算是安全了,舉個比較噁心的例子,就像兩隻蒼蠅,在被人拍死前的剎那,一起躲進了人體上的某個窟窿里……

門後面是一條狹長的通道,通道的四面上布滿了明亮的電光軌跡,至少在這裡,光線不是什麼問題。

「哈啊……哈啊……我說……你是怎麼進來的……」哈馬坐在地上喘息著。

王詡道:「那扇門……其實是輛車的引擎蓋,一掀就開。」

「是嗎?」哈馬忍不住回頭看了看,不過從內側也看不出什麼來。

王詡接著道:「這個怪物,隨著體積的變大,用到的機械零件越來越多,越來越雜,不只是低階機器人身上的部件,就連城裡的車輛、家電用品、垃圾箱的鐵皮、交通信號燈等等,它統統不放過。因此,要完成外觀細節上的統一改動,那就幾乎不可能了。」

「我們的運氣還不錯,要是這條通道的盡頭是一扇銀行保險庫的安全門,我們可就完了。」哈馬道。

王詡很想吐槽他,「運氣好的話我就不會和你一老爺們兒一塊兒在這兒爬隧道了」,他心裡這樣想著,隨後立即選擇扯開話題:「這是個好現象,說明它的『進化』並不是無止盡地變強,其弊端也同樣明顯。就比如,它只有坦克那麼大的時候,可以隱形,變形,吸收其他機械以後,還能保持整體外觀的和諧。但現在,他有幾幢大樓合起來那麼大,卻反而不能完全掌控住每個細節了。」

哈馬道:「因為體積越來越龐大,需要處理的信息量也劇增,指令傳達到各個部位的速度會變慢,回饋速度也是……看來它的長處和弱點都一樣,那就是『進化』。」

王詡點頭道:「機器和人不同,它可不管自己能否駕馭得了身上的力量,它只會無限吞噬擴充而已。其實這傢伙最強的時刻,應該是可控機能和最大體積的平衡點,當那個時候,它就該停止增大體積,然後開始不斷地更替自身各個部件的強度和能力。

不過很遺憾的,這個時刻已經過去了,接下來,它哪怕進化成一顆星球那麼大也無濟於事,因為這顆星球上80%的事物它無力監管。」

哈馬笑道:「看來這很好地解釋了,為什麼我們此刻就在它體內,它卻不能改裝這通道,讓那些拆低階機械人的機械臂從牆裡伸出來撕碎我們。」

王詡這時邁開步子往通道深處走去:「好了,休息到此為止吧,我們要是真的一直坐在這兒聊天,說不定它會抽出空來,把注意力放到這裡,然後機械臂可就要來了。」

哈馬點點頭,他站起身來,跟在了王詡後面。

這通道很窄,雖然能站著走,但讓人直不起腰,所以兩人只得貓著腰前進。在這種幽閉的環境中,人總會不經意地思考一些事情,比如哈馬現在就想著,眼前這個年輕人究竟是怎麼回事?他是瘋子嗎?還是天才?他在某些時刻會同時表現出瘋子的勇氣和天才的智慧,可你要是對其刮目相看了,沒多久,他會說些話來刷新自己的下限……這真是一個難以捉摸的人,如果說那個貓爺讓人覺得深不可測,那王詡這廝,只能說是根本無從測起了。

正當王詡的形象在哈馬的內心世界中慢慢升華之時,這漆黑的、狹窄的、幽閉的、帶有一絲難以名狀的怪誕氣氛的通道里……有人放了個屁。

「你……」

「不是我。」王詡否認道。

「這兒只有我們倆……」

「好吧,是我,但我覺得這味兒其實還行。」

「對,還行,我想大吐提神的話是還行。」

「好吧,那就不是我。」

「你剛才都已經承認了吧!」

「我看你挺認真的樣子,配合你一下,活躍一下氣氛。」

「難道你覺得現在再否認有用嘛!」

王詡只當沒聽見這話:「也許是這通道放的,對,沒錯兒,我們身處的這是根排氣管。」

「哪種機器會這樣排氣啊!」

「是啊,我也從來沒見過啊,真的是非常邪惡的機器呢,噗的一聲就排出來了……」

「借坡下驢地就全推給機器了啊!難道以為我會當真嗎!!」

「啊……突然間覺得身體好輕快啊……」王詡眼神渙散地道。

「你是轉移話題還是暗示自己不小心失禁了啊!!話說這股凝而不散的異臭究竟是什麼啊?!」

「可能這機器吃了許多兩個月前生產的巧克力棒吧。」

「你在說自己吧!又推給機器了啊!」

「都說了是排氣管了,你就忍忍吧。」

他們糾結於這個問題的時間也不長,因為通道沒走多遠就到了頭,兩人探出頭去張望,外面是一個較大的空間,光線不太好,但還能看見十米左右的東西,似乎有許多零部件在這個空間中運動拼裝著,沒有機械臂之類的東西操作,看來這裡是進化機甲進行內部自我調整的一個預留空間。

哈馬道:「就這兒了吧,我們放下所有炸彈,定時,然後撤,這主意不錯吧?」

王詡回道:「炸毀這些沒有意義,我們得繼續找路,直到確定『核心』的位置,才能動手。不然摧毀再多東西,它也能重新拼裝回去。」

哈馬還未再度話,三四條黑影進入了他的視線,他的瞳孔收縮起來,一種危機襲來的緊迫感自然而然地產生:「快看!那是什麼!」

王詡也在此時注意到了靠近他們的異物,他的嘴角抽動著,冷汗順勢就冒了出來:「嗯……這恐怕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內部防禦機器人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入侵內部

9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