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夢魔將至

第二章 夢魔將至

(提供文字章節)陰陽界,萬骨城。書.書.網

這裡是「鬼將眾」的領地,天空中並存的日月照耀著已被風乾的大地,這裡為數不多的鬼魂每天要做的就是吸收日月精華,不斷提升自己的靈能力,期待有朝一日可以跟隨自己的君主重返人間,統治世界。

萬骨城的街道皆是北宋年間的建築風格,城市的最中央矗立著一座氣勢磅礴的高塔,直入雲霄。

在這三十二級浮屠的第三十層,鬼將眾的四相鬼將之一青龍將吳游正聽著手下的報告。

「你是說楊四海已經魂滅?」吳游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

正在給吳游報告的是青龍部的鬼將角木蛟:「是的,他私自逃離萬骨城以後,就回到人間界去尋私仇,因為他實力很弱,所以無需通過轉界門就可以找到縫隙完成穿界,再加上他的能力善於逃跑,屬下實在無力追回,請將軍責罰。」

吳游凝視著角木蛟的臉,後者的冷汗已經浸濕了後背,吳游緩緩走到的身邊,一手拍了拍角木蛟的肩膀說道:「我說小角啊,你是不是古裝片看得太多了,我說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將軍,叫我吳總,你不是抗戰的時候死的嗎?怎麼就跟不上時代呢。」

角木蛟的臉變成了一個囧字:「可是其他幾位將軍說這是規定……」

「你管他們做啥?他們仨整個一幫老古董,死了幾百年沒去人間界見過世面,整天在那裡閉關閉關,我讓他們打打麻將,居然說我玩物喪志,嘿,我死的比他們都早,現在他們教育起我來了。書.書.網現在陰陽界三個勢力我們最弱,他們還整天在那裡做夢要打回人間界,無藥可救了。」吳游坐到沙上直接就是一通牢騷。

這全是古物的萬骨城裡,也只有他的房間里有那麼多現代「走私貨」。陰陽界的鬼魂雖然有**,但是對於物質的需求也是可以完全無視的,所以這些享受的東西確是很少見。

「不過……」吳游面色一正:「楊四海好歹也是我們鬼將眾的一員,雖然還沒到你們二十八宿的級別,但人家也是練成靈體合一了的,比城裡那些孤魂野鬼總是好點兒的,現在他死了,我這個人事部經理也不能無動於衷,至少得給那些狩鬼者一點兒顏色看看。」

「將……吳總,其實現在正是教訓那些狩鬼者的好機會,最近他們正在舉行一個所謂的新人評估比賽,許多狩鬼者都聚集在s市,楊四海的靈識就是在那個城市消失的,不如我們藉此時機與他們大幹一場。」

「呸,你也不動動腦子,現在又不是清明,轉界門那東西我們四相鬼將根本過不去,就是你們二十八宿也沒幾個能過去的,難道派一群雜兵過去跟人家斗?人家新人評估可有三個十殿閻王坐鎮,是你教訓人家,還是人家教訓你?」

「吳總說的是……是屬下愚鈍……」

「我看,現在該是把『那個東西』放出來的時候了。」吳游的眼中閃過一絲陰冷的神色。

角木蛟驚訝地看著吳游:「吳總……難道,您說的是『夢魔』?」

「他在地牢里也關得夠久了,是該讓他透透氣了,轉界對他來說也不成問題,如果是他的話,要解決幾十個狩鬼者也不難。書.書.網」

「可是……夢魔他要是再次謀逆……」

「放心,地牢里無法吸收日月精華,三百年前和朱雀老闆旗鼓相當的夢魔,如今獨戰三個二十八宿估計已經是極限了,這些年來你們的成長也是可觀的。我主要看重的是他的能力,雖然對不眠不休的鬼魂無用,但是對付那些活人,可就另當別論了。」

角木蛟的喉結上下**了一下,他帶著吳游手寫的命令離開了房間,向地牢行去,他正要放出一個被囚禁了三百年的怪物,一個在鬼將眾成立之初可以與最強的朱雀鬼將戰成平手的鬼魂……

人間界,翔翼食堂。

「什麼?你三年前只拿了個第二?」王詡對齊冰喊道,就差把嘴裡的飯噴到齊冰臉上了。

齊冰還是面無表情:「沒錯,各大家族的後輩,因為不存在入行三年的概念,所以都要到十六歲以上才能參加新人評估,每三年也基本都是各大家族的包攬前三,上一屆的頭名是成都劉家唯一的孫子碧影尖槍劉航,不過劉家年輕一代就這麼一個人,所以你不用擔心今年他會有弟弟妹妹來跟你打。」

「哦,這麼說來,那劉家接下來最少十六年內就和這比賽無緣了?」

「沒錯,不過家族勢力很多,這些世家在現實中也很有背景實力,計劃生育之類的基本無視,二十年算一代,這期間可能會出三四個新人,還不包括旁的親戚這類。」

「那對我們這些純粹新入行的狩鬼者不是很不公平?」

齊冰鄙視的眼神再次朝王詡投去:「六年前的比賽,剛入行一個月的貓爺得了第一。」

「噗!」王詡終於還是把飯噴了出來,「什麼?那年是不是正趕上各大家族的後輩青黃不接啊?那廢柴男也能拿第一?」

齊冰不想和他糾結這種已經過去的事情:「那年的情況我不知道,不過今年,我倒是略知一二。」

「哦?這話怎講?」

齊冰從懷裡掏出一本小冊子,上面居然寫著「選手資料及賠率」,遞給了臉部正在抽搐的王詡。

「喂……賠率是什麼東西……這種東西都有,太囂張了吧?完全變成黑市拳賽了吧?」

「有一部分人,他們有靈能力,但又不願加入狩鬼者的行列,我們把這些人稱為『邊緣人』,比如喻馨,這些人有時會私自往來於陰陽界和人間界之間做些類似走私的事情,還有就是在各種狩鬼界的大事件中設法牟利,人間的法律管不了他們,狩鬼界覺得他們促進了經濟繁榮,所以他們的日子其實過得比我們好多了。

這本冊子要三千鬼幣,全部都是只有靈視才能看見的文字,上面還有下注的諮詢電話,可以說是非常有用的情報,當然,如果有陰陽界的鬼魂要買,也可以買到。」

王詡翻著那小冊子,上面的人是按照賠率來排列的,也可以說是按奪冠呼聲和實力排列,不過這只是那些邊緣人根據有限的情報分析出來的實力,比如稱號,家族背景,或者就是你的能力被邊緣人通過種種手段打聽到了。

這東西雖然可以拿來參考,但作用也並不算大,大多數排在前面的人還是因為他們是某家族成員,或者是在入行的幾年裡解決過幾件大事。

王詡先看了最前面那三位。

排第一那個叫諸葛維,綽號橫笛,男,十八歲,能力不明,後面還特別寫著「秦廣王之弟子」。經齊冰解釋,王詡知道了諸葛家和劉家一樣是成都的狩鬼者大家族,而十殿閻王中秦廣王縛天的本名就是諸葛參,既是諸葛維的師父,又是他的親舅舅,再加上秦廣王是這次裁判的因素,諸葛老弟這賠率斷然是上不去的……

排第二的叫程秀峰,綽號北手,男,三十二歲,入行三年,使一對拳套,近幾年在北方很有些名氣,他和王詡一樣半路出家,但實力出眾,很被看好。

單看這兩位,王詡就覺得自己希望不大了,結果他一看排第三的,自己居然還認得。

孫小箏,綽號天無月,女,十六歲,操縱猙獸,其他能力不明,孫家三女。

王詡臉上出現了陰險的笑容:「呵呵……這叫不是冤家不聚頭啊!希特勒有句話——復仇的時刻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夢魔將至

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