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PAUSE

第四十章 PAUSE

「到此為止了嗎?」小安西婭盯著自由女神像內的監視屏幕,她看上去和瑞文差不多年紀,語氣卻和成年人一樣,竟透出些對短暫人生的無奈來。

馬特接道:「我們這些只完成過B級以下關卡的人,實在是幫不上什麼忙呢。」

貓爺頭也不回道:「明明只是想在遊戲中生存下去而已,結果一個個都跑來管我們的閑事。」他嘆息了一聲:「你們也有著不錯的覺悟嘛,不過……現在可還沒有到必死的局面。」

艾倫那胖子惱怒地回頭:「從剛才開始你那種超冷靜的態度究竟是怎麼回事?!一塊兩千七百英畝的陸地從天而降還不是必死?!」

貓爺神色如常:「不是。」

艾倫差點被貓爺這句話噎死,不過接下來事情的發展確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

王詡緩緩睜開了眼睛,一陣頭疼的感覺襲來。眼前有許多複雜的儀錶和裝置,王詡只看懂了一個按鈕,上面用潦草的寫著――「點我」。

點完以後,視線豁然開朗,因為王詡從一個棺材般的東西里被放出來了。

他站起身,看了看周圍。這裡是紐約時代廣場,廣場上卻沒有行人,而是放滿了和他腳下一模一樣的幾十口「棺材」。

文森特和伍迪正坐在廣場的大屏幕正下方下棋,下的還是斗獸棋……

此時,伍迪怪笑出聲道:「嘿嘿嘿……很不錯的判斷。」

「那是當然。」貓爺回道。

王詡聞言一驚,他猛然回過頭,發現貓爺正翹著二郎腿,坐在離他不遠處的一口棺材上玩nds。

「喂……怎麼回事?」王詡問道。

回答他的卻不是貓爺,而是理亞迪的聲音:「他只是醒來比較早。」

王詡往另一邊一瞧,理亞迪也一樣,坐在那兒玩掌機呢。

「誰能解釋一下……」

貓爺放下手裡的nds:「一切的開始應該是那句話。」他指了指正在微笑著的文森特:「『誰再敢打斷我,我就把他的靈魂撕成碎片,磨成粉末,加到大麻餅乾里,然後扔進社區大學的男生寢室。』」

理亞迪接著他的話頭:「從文森特開始他的講解時,我們就被催眠了,作為當時沒有任何超能力的普通人而言,魔鬼們的催眠是很難被察覺的。於是,我們就看著那個大屏幕,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沉睡。」

貓爺繼續道:「說是睡也不確切,其實是躺在遊戲艙里進行遊戲。」

王詡這才明白,自己剛才是躺在什麼東西裡面。

「你再看大屏幕。」貓爺仰起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王詡順著他的目光抬頭,發現此時大屏幕上的畫面正是片刻前自己所在的皇後區街頭,宇宙機甲立於鏡頭正中間,高舉雙手,天空被一塊陸地遮蔽,自由女神機器人的殘軀則在鏡頭右側。

而此刻這畫面是靜止著的,上面還閃動著一個單詞,e。

文森特道:「我們暫停了遊戲,並喚醒了你,以此來開始最終的決戰。」他說話間,又有一個遊戲艙的艙蓋被打開了,出來的是胖子艾倫,他倒沒有像王詡一般作迷茫狀,只是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然後來了幾句國罵,最後問了理亞迪一句:「怎麼不叫醒我?」

「艙外的人無法對你產生任何影響。」他攤開雙手。

「好了,四位,現在過來吧。」文森特道。

待四人都向他走去,他清了清嗓子再次開口,「我需要對情況具體解釋一下,來滿足你們中某些人的疑問,並糾正另一些人的曲解和錯誤判斷。」

「嘿嘿嘿……也就是說滿足王詡的疑問,糾正其他人的判斷。」伍迪做了一個非常惹人厭的補充說明,不過惹人厭能讓他得到一種快感,因此沒人能阻止他……

文森特道:「由於資源緊張,本次遊戲並沒有足夠的預算來支持建造一整個鏡像城市,更沒有那麼多妖魔鬼怪的靈魂來充當怪物,你們該明白,從煉獄那邊拉贊助一直是一項困難的工作。嗯哼……總而言之,最終我們找到了一個低成本的解決方法,就是用一個建立在你們這些遊戲者意識層面上的世界來作為舞台。」

王詡虛著眼:「怎麼聽著那麼耳熟呢……」

文森特笑道:「呵呵……我們確實借鑒了你的小三曾經用過的手法,不過這次由我們地獄的四人所構建的世界,有著全新的世界觀和科學文明體系,你不覺比單純的回到某個時代要有趣多了嗎?」

「啊……那是……被原創的畸形世界怪物們連續追殺十幾個小時是一種多麼暢快的遊戲體驗啊……」王詡一邊說著,一邊給那兩個惡魔每人豎了根中指。

文森特尷尬地一笑,轉移了話題:「時代廣場及其周圍地區已經被我們設置了彭羅斯階梯,這點地方的控制權我們還是可以爭取到的。於是你們就在遊戲艙中開始了尋劍之旅,而我們在大屏幕上可以實時更新一些遊戲細節,或者通過這個……」他也拿出了一個掌機似的東西:「用這個東西在遊戲里建立一個自己的影像,以第三人稱視角進行控制並製造一定的干預。當然了,我們用的類似於管理員賬號,能力和你們不可同日而語。」

伍迪猥瑣地笑起來:「嘿嘿嘿……接下來就要說說意外情況了,就是……有人自己醒過來了,還不止一個。」他眼鏡片上的白光也阻擋不了那不懷好意的眼神射向貓爺。

理亞迪冷哼道:「我也才剛醒過來沒多久而已,沒什麼值得誇耀的。就像黑客帝國中充當電池的人類意識靠著自己蘇醒一樣,這確實太難了。」他停頓了一下,看了貓爺一眼:「而這裡居然有人能比我更早醒來……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性是,這個人曾經經歷過類似的情況。」

貓爺用死魚眼瞪著天空:「明明是因為你笨……」

王詡懶得理這兩個人,他問道:「那醒過來的人怎麼接著玩呢?」

「很簡單,給他一個和我們手上一樣的nds,接著玩。」文森特回道:「只不過,醒過來的人可以通過一個更清晰的思路和視角來進行遊戲。」

艾倫恍然大悟道:「難怪那個傢伙一開口就能叫出『宇宙機甲』這個名字,並且大致知道其能力。」

貓爺的死魚眼仍然瞪著天空:「我還知道聖誕老人入侵煙囪的正統方法呢,廢物。」

艾倫衝過去抓住貓爺的領口:「你很囂張啊!你還知道點兒別的不?!」

貓爺冷笑一聲:「我只看一眼,就知道,你從小就是那種企圖逃離減肥夏令營的人。」

「我才沒有那種經歷!」

「哼……我想想,一定是因為太胖,最後卡在鐵絲網上被人發現的。」

艾倫惱羞成怒:「我是想救一隻受傷的松鼠!」

「不……你肯定想吃了它……」

艾倫慘叫一聲,跪倒在地,噴出一口血來:「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王詡用手遮著臉直搖頭:「我早說他是半仙了……」

文森特清了清嗓子,中止了這幫傢伙的胡鬧:「好了,孩子們,還有一件事就是。」他指了指身後的大屏幕:「宇宙機甲已經是最強的怪物了,如果沒有人將其擊破,除了已經醒來的……你們四位,其他人,都會陸續死在遊戲里。」

王詡似乎想說什麼,但被文森特直接打斷了:「不必跟我說,你想回去接著和它斗之類的,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們,以你們現在的條件,是無法毀滅它的。」

「yeah!」伍迪沖他們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你液個毛液啊!」王詡叫道。

文森特聳聳肩:「從進化機甲到宇宙機甲,基本概念都是他設計的,他要液,你們也沒辦法……

那什麼,總之呢,目前階段,貓爺還是作出了一個比較關鍵的正確推斷,他知道在一種條件被滿足的情況下我們會中斷遊戲的。」

理亞迪的邪笑又回到了臉上:「決戰名額的最終決定是嗎……」

文森特道:「沒錯,就是看穿了這點,某人才會一直持有一種有恃無恐的態度。火、地、水,三個世界的s級關卡已經被完成,隨著氣世界的陸地被毀,傳送機制無法正常運行,最後一個能夠進入決戰的完整名額就消失了。

那些A級關卡中提供的非完全名額,目前能夠湊齊一整套的,也只有理亞迪一人,其他遊戲者單組拿過A級獎勵的,沒有一個去嘗試第二次進入A級關卡。

因此,在這個時刻,王詡和貓爺,理亞迪和艾倫,你們就成了僅有的兩組,具備決賽資格的遊戲者。」

伍迪的怪笑聲又起:「嘿嘿嘿……簡單地說就是,最終的勝者,你就可以拿著你的大獎,重新啟動被暫停的遊戲,回去擊敗宇宙機甲,把其他所有遊戲者給救出來,否則他們的身體就會伴隨意識一起在遊戲中死去。」

理亞迪冷笑道:「難道你們覺得我會在乎那些人的死活嗎?」

魔鬼們還未說話,王詡竟突然用一種比理亞迪還要冷的語氣說了一句:「可你很在乎自己的輸贏。」

「哦?」理亞迪對上的王詡的視線。

王詡接著道:「你對於成為贏家的熱衷,已經超越了對生命的尊重,不要說別人,就算是自己的命,恐怕也無所謂。」

「哈哈哈哈……」理亞迪大笑起來,「說得好啊,只有你才了解我,用你們中國人的話說,知己啊。」

王詡也笑了:「可我並不苟同你的觀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PAUSE

9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