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瘋狂思維(上)

第四十二章 瘋狂思維(上)

文森特再次擔當起了裁判兼主持人的職責,他依然微笑著,視線從每個人的臉上匆匆掃過,然後開口道:「顧問可以隨時給決鬥者獻策,但決鬥中每一個步驟動作,都以決鬥者本人對決鬥盤的操作以及『宣言』為標準,所以最終的行動決定權還是在決鬥者手上。

投降判負,生命值扣完判負,牌組消耗完判負,可以直接決定勝利的卡片效果發動時,對方判負。

至於決鬥中的其他規則,相信你們都了解過了,如果還不是很清楚的話,那恐怕就得請你們為自己的理解能力不足而買單了。

好了,開始吧,兩位。」

話音剛落,王詡和理亞迪的決鬥盤都亮了起來,一條綠色的能量值出現在了上面,這是「瘋狂思維」特有的LP顯示方式。

兩人各自從牌組中抽出五張牌以後,理亞迪作了個請的動作,十分禮貌地道:「王詡,你可以挑選先攻或是後攻,我無所謂。」

王詡毫不客氣地開始了抽牌,第六張牌到手,他大略地掃了一眼手牌,立刻就抽出一張,蓋到了決鬥盤上的怪獸卡區域:「召喚『單細胞』,正面效果擺放。」隨著他的召喚宣言,一個看上去足有籃球大小的細胞影像出現在了王詡這一側的場地上。

理亞迪根本無需看卡片說明,他現在就能背出每一張卡片的效果,「單細胞」的正面效果為,當進入戰鬥階段遭到攻擊時,可進行分裂,以一枚替身TOKEN抵擋對方的攻擊,無論結果如何,戰鬥階段結束后TOKEN自動被破壞,該效果整場戰鬥只能使用一次。

「再蓋上一枚陷阱卡,回合結束。」王詡將另一張卡片插入決鬥盤的陷阱魔法卡插槽中,做出了結束宣言。

「呵呵……單細胞,真是很合乎你風格的卡片啊……」理亞迪笑著從牌組中抽了一張卡,他顯得十分從容:「召喚史前長矛兵,正面效果表示。」一個手持長矛,身著獸皮,顴骨突出,膚色黝黑的壯漢,順勢出現在了理亞迪的場上。

「史前長矛兵,攻擊單細胞。」理亞迪作出了戰鬥宣言。

王詡場上的單細胞也發動了其正面效果,在對方的長矛投來之時,分裂出了一個完全一樣的替身,吃下了這一擊,替身隨即便被破壞,但王詡場上的單細胞依然存在。

「然後……我的回合結束。」理亞迪居然沒有蓋牌,就這樣終止了行動。

王詡抽了一張卡,加入手牌,然後直接道:「發動陷阱卡。」

理亞迪心道:「當我攻擊的時候,這張陷阱卡並沒有發動,所以它九成以上概率是一張裝備卡,哼……居然不召喚更強力的怪獸來裝備,而是直接裝到單細胞這種雜魚怪獸的身上,看來他完全是個外行人。」

可王詡接下來的話讓理亞迪驚了:「全場效果陷阱,哈勃望遠鏡。」

「什麼?!」理亞迪忍不住出聲道,王詡的第一個舉動就讓他的判斷發生了偏差,不過理亞迪很快冷靜下來,腦中浮現的是這張卡的具體效果,根據光的傳播理論,天文望遠鏡所看到的,是遙遠的「過去」,因此,在哈勃望遠鏡影響下,全場怪獸將以「現在」的形象出現。

王詡場上的單細胞瞬間完成數千萬年的進化,演變,已成為了一種非常強大的太空生物。

決鬥盤上,單細胞卡片的圖案也發生了變化,卡片名被更為:「侵吞者。」

「怎麼了?那種表情是在說,這張卡你沒見過,所以不知道它的特效嗎?」王詡開始了挑釁。

「呵……哈哈哈……」理亞迪大笑起來:「別忘了,這是一張全場效果卡,看清楚了,我的怪獸經過歲月的洗禮,可並沒有化為一堆骨灰啊。」

確實,理亞迪場上的怪獸也變化了,竟成了一個全身被黑色裝甲覆蓋,手持重型激光炮的未來士兵。

王詡冷哼一聲:「侵吞獸,攻擊未來士兵!」

只見那太空巨獸高吼一聲,撲向了對方場上的未來士兵,結果激光炮的炮口一閃,侵吞獸被打成碎渣,全場下起了一陣血雨,還是綠色的那種,噁心非凡。

王詡的生命值,在這一舉動之後大概減少了10%左右,他再放上一張牌到怪獸卡區域:「以反面效果蓋上一張通用卡,回合結束。」

理亞迪抽卡后,得意地道:「看來同樣是未知變異怪獸,我場上的依然比你要強些呢。」

王詡道:「少廢話,有種你就攻過來唄。」

「呵呵……覺得自己的通用卡能夠扭轉形勢嗎?那麼我也給你看一張有趣的東西好了。」理亞迪隨即也打出了一張通用卡:「發動通用卡——海盜的寶藏。關聯效果為萬能,可選擇場上任意兩張卡片,在不觸發其效果的情況下,移出遊戲五個回合。」

於是,王詡場上的哈勃望遠鏡和怪獸區里的蓋牌,被一口黃金大箱子裝了起來,沉入了土中。

「才剛剛開始呢……我再從手牌召喚正面效果怪獸,斯巴達勇士。」理亞迪的場上又出現了一個身著古希臘人裝束,手持短劍與盾牌的肌肉大漢。他接著便揮手一指場上空空如也的王詡:「未來士兵,斯巴達勇士,直接攻擊玩家!」

按說這兩下子打過來,王詡至少得再掉40%的生命值,可他居然擺出一副有恃無恐的表情,在對方發動攻擊宣言后,還露出了奸計得逞般的笑容:「嘿嘿……你才應該看清楚了,我的決鬥盤上,還有一張卡片。」

理亞迪這時才察覺到了事情不對,王詡決鬥盤上魔法陷阱卡的插槽里,居然還插著一張卡。

「這不可能,你根本沒有說出蓋牌的『宣言』,手牌數量也是4沒錯,這張卡是哪裡來的?!」

王詡笑道:「侵吞獸死亡后的特殊效果發動!」

這句話如平地驚雷,讓理亞迪很是提神,可謂恍然大悟,但無論如何,戰鬥宣言已經說出,他的兩隻怪獸是再難回頭了,只見未來士兵和斯巴達勇士朝著王詡的場上衝去,然後地面上那些綠色的、粘稠的未乾血液,匯聚起來,成了一張形象噁心至極的血盆大口,阻斷了他們進攻的道路。

「侵吞獸死亡后,自動轉換為陷阱卡——最後的晚餐,埋伏在場上,效果為,強行終止對方戰鬥階段,並選擇一隻發動攻擊的怪獸同歸於盡。」王詡斟酌了大概……嗯……兩秒,說道:「我選擇,未來士兵。」

宣言講出,場上的綠色粘液巨口便吞噬了未來士兵,斯巴達勇士則急速後退,回到了理亞迪那一側。

「看來是低估你了,很有一套啊……」理亞迪竟是一種興緻被激起表情:「不過這樣還不足以削減我的生命值。」他又動用了一張手牌:「我在魔法陷阱區蓋上一張牌,結束這個回合。」

王詡總算是逃過一劫,輪到他的回合了,他從牌組裡抽了一張牌,還沒加到手牌里,只是看了一眼,就立馬打了出來:「說來還就來了呢!這麼快就讓我抽到了,哈!你認命吧!發動通用卡!感恩節的獵人!關聯效果可選為怪獸或玩家。我當然是選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瘋狂思維(上)

9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