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命懸一線

第四十六章 命懸一線

理亞迪抽了一張牌,看了一眼便直接召喚上場,「我以正面效果召喚怪獸『突擊步兵』,立即發動特殊效果——物資侵佔

場上,一個穿著軍裝,端著一挺衝鋒槍的老兵瞄準了王詡本人。

「由於『物資侵佔』的效果,玩家從牌組中丟棄與手牌數量相同的牌進入墓地。」

王詡聽完宣言,也不多話,把牌組最上面的三張牌丟進了決鬥盤的墓地。

「於此同時,我的千年積木再次將這些卡中的怪獸卡靈魂囚禁起來。」理亞迪說著,又有兩個虛擬影像飛入了冥界石板中。

「突擊步兵,對王詡發動直接攻擊!」

王詡應道:「發動陷阱卡,『回合跳躍』。在這一刻,視為雙方各自經歷了一個回合。」

隨著陷阱卡的發動,理亞迪場上的突擊步兵竟瞬間化為一具穿著軍裝的枯骨,倒在了地上。

王詡道:「被召喚上場的那個回合,怪獸不受哈勃望遠鏡的影響,不過回合推進一下,像那種怪獸就無法接受時間的摧殘了。」

理亞迪道:「無妨,既然你用了『回合跳躍』,那我們雙方還都可以抽一張卡。」他說著就抽了一張,「另外么,雖然你我都跳過了一個回合,但你有哈勃望遠鏡的永續效果,我也有冥界石板的永續效果。」

王詡也抽出一張來:「哼……又要用那個了嗎……」

理亞迪道:「是你自己太蠢,要知道,回合過得越多,你就離勝利越遠。千年天秤再次讓你丟棄牌組裡一半的卡。」

王詡那已經所剩無幾的牌組,又被丟掉了幾張,現在張數只有個位數了。

「另外,依靠千年首飾,我依然可以看到你的下一張牌是什麼。」理亞迪得意道:「哦,差點忘了,回合跳躍后,我仍然被視為處於戰鬥階段,我在這個瞬間從手牌發動剛才抽到的速攻魔法『情報竊取』,其效果為,強制發動對方所有里側表示的陷阱卡,並將永續陷阱卡破壞。」

王詡場上的哈勃望遠鏡在此時被破壞,而他的三張蓋牌中,一下子被強制發動了兩張:「骨牢」和「木乃伊石棺」。

理亞迪道:「『骨牢』可以在玩家遭受直接攻擊時,以犧牲兩回合戰鬥階段為條件,將玩家受到的傷害降為零。」他說話間,王詡就被許多巨型白骨圍了起來,「現在我並沒有攻擊你,所以抵消傷害的效果被浪費,你白白損失了兩個戰鬥階段。

『木乃伊石棺』則可以從己方墓地挑選一隻怪獸,將其轉換為腐屍復活上場,上場的怪獸被視為特殊召喚,無法作為祭品使用,被召喚的回合無法攻擊。

哼……很可惜,你的墓地里沒有半隻怪獸,所以這張卡因為無法滿足發動條件而被破壞。」

王詡看著理亞迪:「鬧騰完了?你的戰鬥階段還真長啊,該發動直接攻擊了吧。」

理亞迪道:「怎麼?因為還有一張魔法卡可以保命就有恃無恐嗎?Siegfried,對玩家發動直接攻擊!九天游龍拳!」

王詡無奈地發動了最後一張蓋牌:「發動通用卡——丟盔卸甲,我捨棄所有手牌,強制結束對方的回合。」他說著就把手上的四張牌全都扔進了墓地。

理亞迪道:「終究還是用光了所有卡才撐住啊,哈!你的下一張牌我已經知道了,是怪獸卡『街頭舞者』,那麼,快抽卡吧。」

「不用你說我也會抽的。」王詡抽完了卡,理亞迪又道:「那麼,請你再從牌組裡扔掉一半的卡進墓地。」王詡扔完牌,理亞迪接著說道:「好吧,你現在是準備把怪獸召喚上來,然後被千年錫杖轉化為我的僕人,還是準備就這樣拿在手上等死呢?」

王詡道:「我召喚『街頭舞者』上場。」一秒后,一個穿著寬大T恤和七分褲的潮人出現在了場上。

「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千年錫杖,控制它的意志,讓它成為我的僕人!」隨著理亞迪的宣言,王詡場上再次空無一物,「王詡,我知道你是想利用街頭舞者的特殊效果——『冷清的街道』來獲取手牌,但抽牌對你可沒有任何好處,你在這一回合和下一回合都無法進入戰鬥階段,牌組也已經見底了,即使我不發動攻擊,你也會在幾回合內因為牌組清零而失敗的……哦,等等,我明白了,這就是你的打算,不惜一切代價讓自己不受直接攻擊是嗎?你想讓牌組耗盡而輸掉,那樣就不必承受黑暗遊戲帶給精神上的傷害了嗎?哈哈哈!原來如此啊!我不得不說,這是我今天看到的最明智的策略!從剛才開始,你一直用這種不溫不火的態度,原來是暗中盤算這這種事嗎?哈哈哈哈!真是可笑的人呢,直接投降拉不下面子,所以才用這種方式吧……」

「適可而止吧,不要再自取其辱了。」貓爺打斷了理亞迪那無止盡的挑釁。

「你說什麼!」

「你已經輸了,輸得一敗塗地。」貓爺用標誌性的頹廢神情回了他一句。

「哼……到了這種時候還要吠嗎!好好看看場上吧。」一直不發一言的艾倫,這時也忍不住道:「王詡能不能活過下一回合,還得看運氣和我們臉色呢,你難道想說,事到如今,你們還能贏?」

「應該說,我們已經贏了。」貓爺道:「理亞迪,你的頭腦確實不錯,不過智商並不代表一切,也許你可以過目不忘,可以擁有計算機一般的分析速度,但你的智慧和決心,卻遠遠比不過王詡。」

理亞迪咆哮道:「你們這幫庸才!失敗者!有什麼資格對我講這種話?!」

貓爺道;「庸才?我已經看到王詡的勝機,而你的雙眼卻還被蒙蔽著,誰才是庸才?!」他的話充滿了自信,不像是單純的胡說或者挑釁,更不像是瘋言瘋語。

理亞迪動搖了,可是眼前的一切,沒有一樣能讓他推算出自己失敗的可能,「胡說八道……我不相信!快點繼續決鬥!我下一回合就讓你死!」

王詡冷哼道:「雖然『街頭舞者』離開了我的場上,但其特殊效果卻因此發動,『冷清的街道』——當街頭舞者以任何形式離開我方場上時,可以從牌組抽兩張牌。」他抽出兩張牌,居然看都沒有看一眼,直接蓋到了場上:「我將這兩張通用卡,蓋到場上,結束我的回合。」

在這個剎那,理亞迪感到的前所未有的恐懼,千年眼顯示,這兩張牌確實是通用卡,可王詡是看不到自己牌組裡有什麼牌的,他為什麼可以這樣?

「很奇怪嗎?」王詡看著理亞迪道:「其實也沒什麼奇怪的,我的決鬥盤裡一共還剩四張牌,全部都是通用卡,無論抽到哪兩張,我都會全部蓋上場。」

「你怎麼可能知道?!」

「為什麼不知道?我每次將卡棄入墓地,都可以看見棄掉的是什麼,這是我自己組的牌組,還剩下點什麼我當然知道。」

「你……」理亞迪道:「原來你也能記下所有的卡?!你一直是在裝傻嗎!」

王詡回道:「以前做過幾次暗樁,在玩21點的時候,我可以坐在那裡,慢慢算六副牌,然後誘使冤大頭入套。

這點本事和你或者貓爺是沒法兒比的,你們可以記下幾千張牌和每一張的效果,過目不忘。而我只能在短時間內記個幾百張吧,不過呢……牌組這東西,最少四十,最多八十,這種數量,記一下也不奇怪吧。」

理亞迪很快也冷靜下來,沒錯,說破了確實不奇怪,他也能做到,事實上,現在他自己牌組裡還剩下的幾十張卡,他都知道,只是不清楚下一張什麼什麼罷了。

王詡接著道:「從你的表情看來,這兩張牌,又可以使我撐過一回合了,不是嗎?」

理亞迪抽牌一張,憤然道:「街頭舞者!對王詡進行直接攻擊!」

王詡也相應地作出了宣言:「發動『仙豆罐子』,關聯效果為全場怪獸。」

街頭舞者從嘻哈帥哥,順勢成了一個體型呈球形的大胖子,癱坐在地,站都站不起來了。

「看來他變成只能用來防守的怪獸了呢。」王詡笑道。

「那又怎麼樣?!」理亞迪道:「Siegfried經過一次哈勃望遠鏡的進化,已經免疫變化效果,至於冥界石板,根本不會因為時間流逝改變,更加不是那種可以進食仙豆的怪獸,你還是得發動場上最後的一張卡!」

王詡道:「那我就發動它好了,通用卡『海洋球』!關聯效果為玩家,這張卡可以使怪獸發動的攻擊偏斜,削弱其威力。」

這下可熱鬧了,王詡本來就站在白色的骨牢里,現在這裡面又充滿了多彩的海洋球,把王詡腰部以下都埋了進去。

理亞迪的雙眼露出了興奮的光芒:「就算LP值不減光,你的精神也未必能承受!Siegfried,直接攻擊玩家!九天游龍拳!」

「哇靠!」王詡見神鬥士大哥迎面襲來,立即作出了一個非常強大的迴避動作——他鑽到海洋球里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命懸一線

9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