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決鬥者之魂

第四十七章 決鬥者之魂

第四十七章決鬥者之魂

一聲巨響過後,白色的碎骨和海洋球的碎片漫天紛飛,在那一堆亂七八糟的廢墟里,王詡的身影卻遲遲沒有重新回到眾人的視線中。小說網

「被精神衝擊殺死了嗎?哈哈……哈哈哈哈」理亞迪大笑著,忽然又歇斯底里沖著貓爺怒道:「這樣你還覺得你們能贏嗎?啊?」

貓爺沒有回答,因為王詡的聲音又一次傳來:「早說過了,我們已經贏了。」他顫顫巍巍地從一堆海洋球中站起來,臉色蒼白,兩眼深陷,活像個病入膏肓的病患,只是他的眼中,仍然有堅定的光芒:「我的LP,還剩下2%」他竟還得意洋洋地舉起決鬥盤現了一下,那左手的小臂只能勉強舉起來兩秒鐘,然後便立即無力地垂下。

「這樣居然都沒死……」理亞迪咬牙切齒地道:「不過也無所謂了,你的牌組總共還有兩張卡,也就是說你只有一張卡可以抽了無論那是什麼通用卡,只要你不能用那張卡把我擊敗,你就完蛋了」

王詡道:「那麼,你就快點結束你那要死不死的回合,睜大眼睛看著自己是怎麼被擊敗的吧。」

「那就如你所願,我結束這個回合。」理亞迪故作姿態地嘆息著:「哎……我真的有點佩服你了,事到如今還能說出這種話來,你只有2%的LP,場上、手牌都沒有卡片,牌組也已凋零,就連墓地里都沒有怪獸。

而我,撇開那已經無法攻擊的街頭舞者不談,我還有最強破壞力的Siegfried,最強牌組統領——冥界石板。我的LP,是100%這就已經能說明我的全勝戰略是無懈可擊的到現在為止,我根本沒有受到過任何損傷。

難道這樣,你還堅持認為自己可以贏嗎?還不放棄嗎」

「放棄?呵呵……」王詡強支起身體,站直了,盯著理亞迪的雙眼道:「我本以為,你我還算有些共同語言,可現在,我不得不說,你根本不配贏得這場決鬥。」他扯開嗓子喝道:「御宅,乃專心投入某一世界,正直向前永不退縮的究極意志你這要死不死的廢物,總把什麼『抽完牌輸掉』、『不受損傷』、『拉不下面子投降』等等屁話掛在嘴邊,以廢柴之心揣測老子的決鬥者之魂……

我可是火大到極點了的非要逼老子他**的說髒話告訴你丫的

吾輩以卡組為劍,決鬥盤為盾,將榮耀寄於右手的卡中,將靈魂交到決鬥盤內。老子是真正的決鬥者不管你拿出什麼無恥的道具,今天就算什麼奧爾卡剛的結界出來,就算你的牌組統領是諾亞方舟就算戰到最後一張牌,我也絕不認輸」

理亞迪被罵了個狗血淋頭,心情惡劣至極,但也很難反駁什麼。畢竟他拿出冥界石板以後王詡還一直和他決鬥了過來,換作自己,遇到這樣的情況,十次都投降過了,因為從理性的角度出發,冥界石板已是不可戰勝的存在,可以讓對手絕望的道具。

王詡的最後一個回合,他抽出了決鬥盤中的卡:「就在這一刻,決定了我的勝利」

理亞迪道:「沒用的你的卡片千年眼都能看見這只是張加強怪獸能力裝備型通用卡,你輸了」

王詡的嘴角,在此時,泛起了比理亞迪腹黑百倍的邪惡笑容:「是嗎?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事情了?」

艾倫的表情第一個變了,他瞬間便瞳孔收縮,面無血色。

「察覺到了嗎?呵呵……看來你哥哥也比你聰明些。」貓爺笑著對理亞迪道。

「你在說什麼」理亞迪茫然地看著四周的幾人,王詡已是勝券在握的表情,貓爺則是惡劣的嘲笑,艾倫低頭一言不發,冷汗遍布了整張臉。至於那兩個魔鬼,他們竟投來了同情般的怪笑。

王詡道:「還不明白是嗎?看看你的冥界石板吧」

理亞迪把視線投到場上,冥界石板上,千年天秤的鑲嵌處,竟有許多細密的裂痕緩緩擴散開。

「抽完卡以後,我應該要扔掉牌組中一半的卡進墓地呢……」這回輪到王詡故作姿態地嘆息了:「哎……可惜啊,我的牌組裡,現在卡牌數量是……一」

冥界石板在理亞迪的眼中崩塌,他的決鬥盤上,那100%的LP值消失,取而代之顯示出來的是四個英文字母——LOSE。

「作為道具加入遊戲的冥界石板,不但擁有眾多可怕的效果,更加具備無法被怪獸、魔法、陷阱、通用卡破壞的恐怖特性,確實可說是無敵的牌組統領。」貓爺在旁解釋道:「根據規則,牌組統領一旦被破壞,直接宣告決鬥的失敗。但你認為冥界石板是不可能被擊敗的,於是就把因此因素而輸掉的可能性給忽略掉了。

王詡卻從未放棄過任何一線勝利的可能,他早就洞悉了這唯一的,甚至可以說是渺茫的勝機,計算並控制牌組與手牌的數量,一直撐到了這個回合。

在擁有多張牌時,可以由下四捨五入地決定『一半』的概念,可是一張牌,是無法分割的。於是和剛才的『木乃伊石棺』相仿,當無法滿足發動條件時,冥界石板被破壞」

十幾秒后,雙方手上的決鬥盤消失了,虛擬場地也不復存在,天空又一次恢復了清明。

黑暗遊戲的契約解除,王詡一下子又來了精神,他根本懶得去看理亞迪一眼,徑直地走到文森特面前,說了三個字:「交出來。」

「交什麼?」

「廢話,錢和女人。」

「呵呵……這遊戲的獎品可不包括錢,只有一把劍罷了。」文森特微笑回過頭:「席德,帶王詡去確認一下人質安全,然後把人送回家,再帶王詡去取劍。」

王詡還沒來得及說話,席德的一隻手就搭上了他的肩膀:「跟我來。」

下一秒,兩人就突兀地消失了。

伍迪這時揮了揮手指,艾倫和理亞迪二人突然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嘿嘿嘿……我知道你想和我們聊聊,所以讓他們先睡一會兒。」他推了推眼鏡,猥瑣地笑著。

文森特道:「我們可以慢慢聊,席德帶王詡領完劍,會直接把他送回宇宙機甲那裡,去救出其他的遊戲者。所以時間還很寬裕。」

貓爺道:「遊戲是快要結束了,可一些非常煩人的事情,才剛剛開始對吧?」

伍迪笑道:「嘿嘿……子夜三個戰團中的所有精銳,在幾天前已從世界各地被調集而來,早就包圍了大半個曼哈頓,只要我們和議會的保鏢們一離開,彭羅斯階梯就會消失,這裡的所有禁錮也會消失,你們的能力雖然會回歸,但我想理亞迪是不會輕易放過你們的……」

「為什麼不自己動手呢?」貓爺莫名其妙地問了這麼一句:「你們還真是喜歡做些借刀殺人的事情。」

文森特道:「一切都是命運使然,我們也只是促成既定的歷史罷了,至於在一些細節上,我個人倒是從不吝於提供一些助力。」

貓爺冷哼道:「你認為只需要一些『助力』,我們這些遊戲者就能顛覆整個子夜?」

文森特笑了起來:「我可從沒說過是所有遊戲者都要對抗子夜啊……」

「嘿嘿嘿……」伍迪接道:「被PAUSE的第一階段遊戲結束后,除了你和王詡,其他的遊戲者和所有的人質,都會由議會的辦事員們負責送走。」

貓爺的臉色沉了下來:「那就是說……」

文森特回道:「要對抗子夜的,只有你們兩個。」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決鬥者之魂

9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