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卷 聚散人生 序言

最終卷 聚散人生 序言

終卷聚散人生序言

行文至今,已二載有餘。()我原本是準備寫一個關於地獄四賤客的故事,但因初涉網路寫作,自知才疏學淺,文糙筆拙,所以還是先挑選了比較冷門的靈異類,想用一個短篇故事來練練筆力、看看反響。

《鬼喊抓鬼》便是這個短篇故事。

後知後覺時,這部試驗性質的作品,已佔去了超乎我預計的想象力和時間,我曾數次想要將其結束,卻又總有新的靈感出現,驅使我去進行更多嘗試。

於是,短篇故事,成了個長篇故事。

靈異、穿越、武俠、網游、偵探,都市、異能、西方玄幻。我有些肆無忌憚,得意忘形了。即使是實驗品,本書也該算是超水平地完成了使命,已到該壽終正寢的時候了,或者……至少該先休個假。

開頭總是很容易,但結束太難,網路寫作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單向輸出過程,而是一件周期很長,交互性也非常強的事情。作者本人、讀者、甚至是書中的角色,都影響著未來的情節與最終的結局。

結局,這是紫霞仙子和至尊寶都猜不到的事情,我一介凡夫俗子,實在無能為力,所以我想問問王詡。

和影視作品的不同,作者的想象力造就了一個人物,但每個讀者的想象力,又使這人物變得不同。一百個人的心裡就有一百個王詡,我去問了我心目中的那一個,他會要一個怎樣的結局……我想我得到了答案。

寫到此處,我言之無妨,本書是不會以悲劇收場的,雖然悲劇會讓人記憶深刻,但這種深刻不是我所追求的。小說的根本,避世消愁四字而已。我寧可諸位看完以後打個哈欠就忘了情節,也不願你們多年後想起以前看過一本書,結尾處糾結,悲催,看完后再去跟人推薦,說這個經典……上帝,你放過我吧。

柯南道爾先生曾為福爾摩斯的最後一組故事「新探案」,寫過一篇序言,最後,我想引用其中一段——

「有人認為最好是能夠有那麼一個專門為虛構人物而設的奇異陰間,一個奇妙的、不可能存在的地方,在那裡,菲爾丁的花花公子仍然可以向理查遜的美貌女郎求愛;司各特的英雄們仍然可以耀武揚威;狄更斯筆下那些歡樂的倫敦佬仍然在插科打諢;薩克雷的市儈們則照舊胡作非為。

不定就在這樣一個神殿的某一偏僻角落,福爾摩斯和他的華生醫生,也許暫時可以找到一席之地,而把他們原先佔據的舞台出讓給某一個更精明的偵探和某一個更缺心眼兒的夥伴。」

嗯,我也希望有這麼一個地方……在最後一卷完結后,讓王詡和貓爺也去那兒待著,該幹嘛幹嘛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最終卷 聚散人生 序言

9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