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混亂

第三章 混亂

紐約,喧囂的午後

對這裡的市民來說,這是一個和往常沒什麼區別的日子。但一陣凌亂的槍聲,徹底地擊碎了一切秩序。

驚訝和恐懼是最先出現在人們臉上的表情,下一秒,就是無法收拾的混亂。

大多數人都選擇了逃跑,可笑的是這些人里有九成都不知道槍聲源自何處。於是問題來了,他們往哪兒跑呢?其實很簡單,往家的方向跑,往工作地點跑,往熟悉的餐廳跑,如果是對這附近地理完全陌生的人,他們往哪個方向來,就會回頭往哪個方向跑。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本能,人的第一反應,永遠認為熟悉的地方,或者是曾經到過的地方,會相對更安全一點。

那麼,勢必就會出現更為有趣的一幕,人們跑的方向是不同的。所以推搡、衝撞、踩踏,很快就陸續出現,接著就能聽到哭聲、叫嚷、爭吵。

還有些人遵循了另一種本能,就是躲藏,他們趴在車裡瑟瑟發抖,盲目地跑進街邊的建築中,或只是抱頭倒地不知所措。

總之,騷亂髮生之時,該有的狀況都有了,而在這種時刻,一些沒有遵循本能行事的人便愈發顯眼起來……

警察,受過訓練的人,在危機時刻,會做出和普通市民不一樣的反應警員們雖不如某國城管的戰鬥力那麼強橫,但他們好歹也是以效率著稱的紀律部隊。在紐約這地方,什麼事兒都有可能發生,曼哈頓街上的條子們個個都是腰裡暗揣著紅領巾的少先隊員——那叫時刻準備著!

開警車穿制服的巡邏警察一般兩人一組,當子夜的進攻打響時,王詡他們附近正好有兩輛警車,一輛在巡邏,另一輛則正停在熱狗攤邊上。

遇到這樣的情況,兩組人做出了完全一致的行動,他們下車,掏出武器,以警車作為臨時的掩體,其中一人大聲表明自己的身份,並試圖控制局面,而其搭檔則用對講機呼叫增援。

不過這種標準流程對現在情況是無用的……

只聽得一聲巨響,其中的一輛警車被炸得衝天而起,旁邊的兩名警員當場倒地,再也沒有動彈半分。

這爆炸無疑又讓騷動的級別再次提升,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內,駐紮在紐約市的反恐部隊、FBI、消防醫護人員、還有各大電視台的一線記者們就像獵犬嗅到獵物一樣,發了瘋似地趕來。子夜第一戰團的直升機也被當成了是某電視台的採訪直升機,並未引起人們的注意。

貓爺的身影出現在了那剛剛爆炸過的警車旁邊,他蹲下身子,雙肩扛起那兩個失去知覺的警員,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是平靜,還饒有興緻地看著那輛報廢的警車:「遠程定向的金屬爆破儀嗎……還真造得出來啊……」

齊治還是站在他們剛才說話的位置,叼著煙,百無聊賴地吐著煙圈,一副無所謂的摸樣,連綿不絕的彈火竟沒有一發能碰到他的身體,他就好似不撐傘站在大雨中,卻也不濕衣襟。

槍聲仍然在響,可齊治身邊再也沒出現一個彈孔,而時代廣場周圍建築的天台上開始了新的槍戰,爆炸在人們的視線以外此起彼伏地發生著,其中有幾次掀起的氣浪非常強烈,幾條街以外大樓的外牆玻璃都被完全震碎。

亂戰就這麼持續了五六分鐘,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幾分鐘就像幾個世紀那麼長。

槍聲越來越稀疏,直至最後徹底消失時,王詡這廝倒是出現了,本來他就在尋劍世界中搞得渾身是髒兮兮的不明液體,現在乾脆弄得從頭到腳焦黑一片,像在煤地里打過滾一般。

「你……你究竟……」一個全副武裝,活像星球大戰中克隆人士兵一般的傢伙已倒在了王詡背後。他,是子夜第三戰團司令,加爾文。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王詡回過頭朝他緩緩走去,表情是讓人窒息般的冷酷,但那烏七八黑的臉龐又顯得十分搞笑:「算了,跟你們老外也翻譯不清楚。用貓爺的話來說,在你對著人群開槍之時,應該已有了……被在場任何一個潛在受害者所殺的覺悟了吧?」

加爾文喘息著,坐倒在地上奮力後退。他沒有去嘗試求饒,因為王詡的殺意已經昭然若揭。第三戰團的狙擊手九人,火力手十二人,爆破組六人,綜合強襲手十人,就在剛才那短短几分鐘里被王詡一人全部殺死。

第三戰團,就這樣被全滅了,而加爾文身為指揮官,完全沒有搞明白王詡究竟是怎麼乾的,這無疑讓他心中的恐懼達到了極點。

王詡走到了加爾文面前,準備結束掉這個人的生命,但就在此時,王詡忽然又停下了。加爾文頓覺鬆了口氣,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僅僅是因為王詡的殺意轉移到了別處。

「雖然是收到了待命的指示,而且他也從來沒見過我,但畢竟同袍一場……哎,我不能坐視你對戰團司令級別的人出手。」一個孱弱陰冷的聲音自王詡背後傳來。

王詡轉過臉道:「哼……從直升機上跳下來了嗎。」

戶部沒有理王詡,他的第一目的是救加爾文,「你可以走了。」很奇怪的,戶部縱然沒有瞳孔,可加爾文卻能感覺到對方是在盯著他看,聽到這句話,加爾文如獲大赦般快速逃離了這個天台。

「你不讓我殺他,他會在理亞迪手上死得更慘,理由嘛……我想會被說成『無能』之類的吧。」王詡也不再去管加爾文,直接轉身對戶部道。

「那就是我們子夜內部的事了。」

「呵呵……我已經讓他跑了,你現在可以把刀放下了嗎?」王詡笑道。

「我並沒有舉起什麼來吧。」

「從剛才開始,你的殺意就像刀鋒一般頂我脖子邊上。」王詡冷冷道:「連齊治都不敢對我做這種事,你可別太放肆了。」

「這可不好辦哪,你的脖子就在我隨手可以砍斷的距離上,再說你又是如此的高手,我又如何會答應呢。」

王詡冷笑兩聲,神情一肅道:「我叫王詡,鬼谷子王詡,狩鬼者。」

「在下,子夜第一戰團成員,戶部新左衛門,略通劍術。」

他們交換完姓名以後,便再也不發一言,站在原地開始了僵持,兩個人像雕塑一般紋絲不動,甚至使人產生了一種他們已與環境交融為一體的錯覺,氣氛真可謂詭異至極。

…………

「這麼快就遇到個難纏的高手,看來暫時是脫不了身了。」貓爺用靈識眺望著王詡所在的方向,有氣無力地道。一邊說,他一邊把兩個警察扔進了一個路邊的噴泉里。那兩位被冷水一激就醒,撲騰了兩下發現水只半米深,於是就爬出來大口喘氣。

「你還好吧夥計。」

「哈啊……哈啊……還沒死,剛才發生什麼了?」

貓爺打斷了他們倆的對話:「你們的車被炸了,受了重傷,我治好了你們,然後把你們扔進了涼水裡。」

那倆警察一頭霧水:「什麼?你幹了什麼?你是誰?」他們覺得剛才聽到的話好像有些不對勁兒。

「我還有事要辦,你們最好聯繫一下你們的上級,再讓他聯繫一下在現場負責的人,疏散市民,迅速撤退。」貓爺說完就走,他知道,子夜的第二戰團很快就要來了,到那時,造成的破壞要遠超剛才的級別。

齊治神態輕鬆地走到了貓爺身邊:「王詡好像把那些使高科技的給搞定了。」

這一刻,毫無徵兆的,貓爺突然出手,右手上四把猩紅的手術刀洞穿了齊治的左胸腔,心臟中的血液直接噴涌而出,飛灑到空氣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混亂

94.26%